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可她一個大活人,大好年華,怎麼能夠將一生都困在家裡呢?

她央求父母,「女兒終究有一天要長大的,我不能一輩子都靠你們來保護。我不怕危險,我要變強,終究有一天,我要把你們擋在我的身後,保護你們。」

從那之後,她依舊低調,可她實現了自由,也開始憑著自己的能力跟想要傷害她的人搏鬥,一晃十年,從無敗績。

那伙人衝上來,車門被鎖了,他們拿著鐵棍哐哐哐砸著玻璃,南琳嚇得直捂耳朵,花容失色。

「姐姐,他們是什麼人?是為劫財嗎?」

「下去問問就知道了。」

南頌頗為淡定地從底座掏出一個黑色的袋子,換了一身防彈衣,給槍裝上子彈,上了膛,扔給顧衡,「拿著。在車上待著,保護好南琳。」

說著,她就要推門下車。

「姐姐,不要!」南琳一臉驚恐地抓住她的手腕,拚命搖頭,「我的命不值錢,你的命才值錢!讓顧師兄保護你,我沒事的!」

南頌看著這個一心向她的妹妹,久違的親情在心中注入暖流,挑唇笑了笑。

「放心吧,就憑這幾個小嘍啰,要不了我的命。」

南頌下了車,將車門關上,眼風掃過去,「嘿,別敲了,這玻璃是特殊材質的,子彈都打不透,省省力氣吧。」

那七八個打手一看南頌就這麼堂而皇之地下來了,一時間愣怔住,都沒能反應過來。

離她最近的大漢打得手掌發麻,一陣罵罵咧咧,「別聽這婆娘的,要是子彈都打不透,你老老實實待在車裡不就得了?下來幹什麼?」

南頌淡淡笑道:「在車裡待著多沒意思,當了三年小媳婦,我也是很久沒有打過架了,正好活動活動筋骨。」

她說著,毫不客氣的一拳沖大漢搗了過去,這一下沒收力,直接斷了他的鼻樑。

「啊——我糙!」大漢疼的捂著鼻骨罵娘,滿手都是血,一米八幾的漢子疼的直跳腳,「揍她,給我往死里揍!」

七八個大漢,一下子將南頌包圍了起來。

南頌面無懼色,眼風淡淡掃過他們,「你們是誰派來的,目的為何?死總得死個明白。」

「你得罪了什麼人,自己不知道嗎?」一個臉上有一道斜疤的刀疤男嗤問。

南頌懶懶道:「我很少得罪人,除非有人先挑釁,得罪我。」

刀疤男道:「聽聽你這欠扁的口氣,這就是你挨打的理由!小姑娘長得挺漂亮,怎麼就長了這麼一張嘴?你嘴上的功夫這麼厲害,不如來伺候伺候我們啊?」

他說起葷話來,其他幾個兄弟不由哈哈大笑,看著南頌凹凸有致的身材,目露淫光。

在這荒郊野外辦那種事情,想想都令人興奮。

「大哥,我還帶了繩子呢,咱們待會兒把這小娘們隨便吊一棵樹上,誰先把她拿下,誰就先上,怎麼樣?」

「好主意,就這麼定了。」刀疤男當即應允。

他們討論的熱火朝天,南頌面色冷然,男人腦子裡裝的怎麼全是些黃湯,難怪越來越退化、油膩,相比之下,她的前夫要清新乾淨多了。

「聊夠了嗎?不如你們接著聊,我回車上睡會兒?」南頌聽得不耐煩了。

刀疤男面色一沉,陰惻惻地看著她,「小娘們等不及了,兄弟們,還愣著幹什麼?上!」

一群大漢拎著棍子就朝南頌沖了過來,南頌面不改色站在原地,清涼的晚風微微撩起她耳側細軟的頭髮,一張皎潔如玉的漂亮臉蛋冷艷、高貴,澄澈的眸子里卻蓄滿鋒芒。

像是電光火石之間,幾個漢子眼睜睜看著南頌轉了一個圈,他們眼前一暈,胸口一疼,低頭一瞧,就見身前多了一道長長的血口子。

血痕極深,往外滋啦啦淌著血,很快就染紅了上衣。

眾人不敢置信地抬起頭,只見那個站在中心,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女人,嫩白的小手上把玩著一柄刀子,刀柄鋒利,在月光下散發著銀白色的寒芒。

她不是南家大小姐嗎?大小姐不是養尊處優,手無縛雞之力的嗎?

她居然還會玩刀?!

喻晉文趕到的時候,就看到一柄銀色的軍刀在南頌手裡滴溜溜地轉著,她臉上的神情是那樣的不羈,狂放,「下一個誰來?」

這場景,一下子就把他拉回到了十年前,他們一起並肩作戰的日子。

。 示範賽結束后,月測試正是開始。

經過幾個回合后,方寧他們在觀眾席上看到輪到了小丁走到比賽對戰場上,拿出精靈球來放出蚊香蛙。

而小丁的對手是火系的鴨嘴火龍。

方寧看着比賽場上的鴨嘴火龍,又看了看小丁的蚊香蛙:「對方是火系的,小丁屬性上佔優勢。」

「鴨嘴火龍,火焰拳。」

「蚊香蛙躲開后,用泡沫光線。」

蚊香蛙躲開后對着對方的鴨嘴火龍使用了泡沫光線,又接着使出了連環巴掌,來攻擊鴨嘴火龍。

「噴射火焰」

「噴射水注」

…………

在半個二十分鐘后,小丁和對方的精靈都沒有體力,都把希望放在這最後一招的上面,看誰先倒下去。

小丁很是緊張的大聲喊到:「蚊香蛙,用噴射水注絕招。」

「噴射火焰!」

方寧從觀眾席上面看到這一幕,對着坐在一旁的艾麗莎說道:「現在就看,哪一隻精靈先倒下。」

比賽場上,最後倒下的是小鴨嘴火龍。

在幾個小時后比賽結束了,小丁的成績還是不錯的,方寧他們聽到公佈的成績,小丁他的還是不錯的。

「走吧,去考核第二職業證。」

在走出學院後過了一個小時,就直接來到了平城訓練家協會,來考取第二職業的正式資格。

進到協會裏,看到裏面非常多的訓練家,而且他們有的人手裏拿着證書,都是通過考核的訓練家。

他們走到前面櫃枱前,方寧看着櫃枱前服務員:「你好,我是來要考核第二職業的訓練家方寧。」

服務員很有禮貌:「請出示你的精靈圖鑑。」

方寧從背包里取出精靈圖鑑遞給服務員,接着方寧的資料很快就被錄入了電腦裏面,不一會就好了。

服務員把精靈圖鑑和一個編號給了方寧:「你的資料已經全部被錄入到電腦里了,這是你的號碼,過一會到了你號碼你就進去。」

兩個小時候大廳廣播響了起來。

「請666號訓練家方寧,請到第六號考核室來,進行第二職業的考核。」

方寧進到第六考核室里,在裏面看到幾個年紀稍微大一點的中年男子,正在上下打量著自己。

灰發中年男人看着方寧,開口問道:「資料上說你現在一共才有三隻精靈,你這精靈有點少呀。」

方寧點頭回答了自己的精靈分別是什麼后,他們看着方寧又接着詢問:「那你想考核什麼樣的第二職業?」

方寧想都沒有,直接脫口而出。

「商人」

「那你打算賣什麼?」

方寧從背包里掏出自己製作的精靈食物,遞給前面三位評審人員:「而這個是我做的精靈食物,同樣的他也是賣出去的商品。」

其中一個評審人員:「那你應該考精靈糕點師呀,不是什麼精靈商人。」

方寧點了點頭,覺得說的有道理。

看着評審人員,認真道:「我決定了,我考精靈糕點師。」

「考核方式很簡單,你只有製作出一種精靈食物,就算你通過了。」評審人員看着方寧認真的說着規則。

「這裏什麼工具都有,來做吧。」

方寧來到了製作精靈食物的工具哪裏,而且看到都是最精美最好的工具,揉了揉鼻子,笑道:「我的技術加上這麼好的工具,結果不想就知道是百分百通過。」

方寧拿起工具開始自信滿滿的製作精靈食物,而在外面等待的時間艾麗莎着急的來回徘徊:「不知道,方寧需要多久出來?」

精靈食物做好后,方寧送到了幾位評審人員面前:「評審員,精靈食物我已經做好了,請看。」

他們拿起精靈食物仔細的觀看,對着方寧做出了很高的評價:不錯不錯,色澤飽滿香味濃郁,而且,它的樣子還比較奇特。」

「通過」

評審人員拿出第二職業的精靈糕點師資格證,拿着桌子上的印章往著上面一蓋戳后,將其遞給方寧「通過考核,這是你的精靈糕點師資格證,一旦丟失概卜補發。

「內個,我還要考核三級糕點師。」方寧看着把資格證號遞給自己的評審人員,笑着提出要求。

「你確定?」

「嗯」方寧點了點頭。

評審人員,看着方寧表情嚴肅認真,而且還讓他知難而退:「考核二級和三級,不只是做出精靈食物而已,而且還要在各個方面,讓它更加提升一個水平和檔次。」

方寧說的很是肯定:「我要考。」

陪審人員在聽到后滿臉錯愕,沒有想到他通過一級的考核就要考三級的精靈糕點師,他們都是一臉驚訝得看着眼前的少年。

「好的,這是二級考核的題目。」評審人員把考核題目和內容都遞給了方寧的手裏,讓他製作出來。

方寧接過看了看上面的題目和內容,接着就開始動作烘焙只做了。

艾麗莎在外面很是着急的等待着,等了大概又三四個小時後方寧和評審人員都從裏面走了出來。

艾麗莎有些着急:「方寧結果怎麼樣,那你就是不是通過了?」

穿着一身白色長袍的評審人員賈老,看着方寧和艾麗莎搖了搖頭,艾麗莎看到后看着方寧急忙:「方寧,你該不會是考核失敗了?」

賈老先是搖頭,緊接着看着方寧笑了笑:「你可真是個小變態呀,這麼小的年紀就通過三級考核,就成為了一個三級的精靈糕點師。」

艾麗莎一臉錯愕的看到方寧,要是他通過二級自己回信,因為他有這個實力,沒有想到連三級也通過了。

十幾歲的二級糕點就足夠稀罕了,又通過了三級考核成為三級糕點師太不可思議,而且方寧他的年紀,也僅僅只有十八歲呀!

幾位評審員看着方寧一臉的苦笑,眼前的少年就是一個妖孽呀,自己十八歲的時候才是一級的水準。

評審員賈老看着方寧,笑道:「你是我們見過的,在平城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三級精靈糕點師。」

方寧看着評審員賈老:「糕點師有什麼待遇?」。宋明孝果然急了,立馬捂住弟弟的嘴:「瞎說什麼?!告訴什麼告訴,你這倒霉孩子!一會不準亂說話!不然大哥以後見你一次就揍你一頓。」

宋明孝這時候完全想不起來自己身手不如弟弟的事情了,就算想起來他也不會改話。

因為他是哥哥呀,長兄教訓一下調皮的弟弟多正常,做弟弟的是不能還手的知道

《寒門婆婆不當誥命》第一百二十七章回家 「在我的世界裏,他們是勇敢的奧特兄弟,無數次從侵略者手中救下了地球,可是在這個世界好像不同。」

未來趴在欄桿上,目光放空,那種明明認識但就是無法相認的感覺讓他的心堵得難受》

大古站在他身旁,想了想,說道:「其實在我的世界裏,他們也是英雄。不管到了幾歲,都沒有忘記自己的夢想,瀟灑的活着,是我從童年時代就開始尊敬的人,所以,他們一定會想起來的!」

未來笑了:「你說的對!這確實像他們,永遠堅持自己的夢想,值得尊敬!」

永遠堅持自己的夢想嗎?

自己的夢想是什麼來着?

大古陷入沉思,好像想不起來了,是當一個企業老總,還是縱橫政壇?

······

這部劇的核心就是尋找兒時的夢想,隨着成長,人們忘記了小時候的夢想,變的越來越圓滑、越來越虛假。

夢想已經岌岌可危了。

電影從這一部分開始,講述的都是大古如何回想起自己最初的夢想。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黑暗影法師召喚出來了龐頓王,未來變身夢比優斯迎戰,引起了世界轟動!因為這個形象跟影視作品對的上!

那個世界的哈哈樂集團總裁被高層拉去約談,問他是怎麼提前知道怪獸形象的。

如果他什麼都說不出來的話,可不排除被享受一些小手段的可能性···

現在的小夢,已經渡過了TV劇的青澀期,變成了一個強大的戰士。

儘管龐頓王是一隻不弱的怪獸,甚至比賽文遇到的那隻強很多,但是想要戰勝夢比優斯還是痴心妄想。

最終,他死在了夢比優斯的射線下,變成了一團火光。

全程觀戰的大古伸出大拇指點了一個贊,不知道是不是平成老大哥有毒奶屬性,小夢剛想回應,自己身邊就出現了一個玻璃罩子,把他困在了裏面。

是手辦狂魔象拔蚌星人!

象拔蚌星人趁著小夢剛剛贏得戰鬥,精神有所鬆懈的時候,使用自己的拿手好戲把小夢變成了青銅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