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可隨即一想,就算自己和余小曼屁事沒有,但名聲早已在外了。

警方不是懷疑他謀害徐世軍的動機就是為了得到余小曼和徐世軍在公司的股份嗎?既然已經背上了這個名聲,那乾脆就讓它名副其實算了。

說實話,他對余小曼也有點怨氣,因為上次要不是她在馬達縣堅持開一個房間的話,他應該不會這麼做。

既然余小曼自己都不在乎,又何必杞人憂天呢,何況,眼下他真正想乾的女人就是余小曼,別的女人可能還硬不起來呢。

。追尋著趙輝的實時定位,秦林很快就來到了定位的目標!這裡就是一個廢棄工廠!

工廠門口停放著兩輛車,一黑一白,一臉便是趙輝的,而另一輛,想必便是雲氏集團的車了。

下了車,秦林跟藍玉渲步步,靠近工廠!

工廠很大,周圍還有一些爆裂的氣管,不斷的漏氣。

……

《戰神歸來》第九十七章再戰古武者 「哎,都快死了,能開心一天就開心一天吧!處死不過就一刀子的事兒,國師,想開點兒!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昱帝與冶伽的對話,胖子聽得一清二楚,所以自然知曉冶伽此時的心情。

冶伽抿抿薄唇,低聲詢問:「你什麼時候被處死?」

「好像是後天,菜市口!」胖子說這話,咧著嘴依舊傻乎乎的笑着。

「你倒是看得開!」

胖子俯下眼笑笑:「我這一輩子,家中一個人也沒有,沒有老母老父,沒有妻兒,有何牽掛?」

「是啊!我也只剩下一個人了,自然也了無牽掛!可是……」冶伽一想到玲瓏夫人,臉上就佈滿了淚水。

她不能為玲瓏夫人報仇了,她不能手刃昱帝,不能讓付家付出代價。她如今,只能在這大牢中等死。

「可是什麼?」

「沒什麼!」

胖子見她還是面色蒼白,身上的血都凝結在了囚服上,心中也是有些難受。

可他們都是將死之人,也沒有什麼好在意的。不過胖子的心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國師,你可有還可能會來救你的人?」

凯翰 「救我?呵!傾皇都放棄了,還有何人能救我!罷了,罷了!」

不能給玲瓏夫人報仇,對冶伽而言,就算是活着也沒有什麼意思。更何況,傾皇如此態度。

她甚至不知道,當初為了她派出五十萬大軍的傾皇,或是對抗青鬃獸,為她不惜拔出玄劍的傾皇,到底還在嗎?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到天黑,月牙高掛。冶伽忍住渾身疼痛翻了個身,平躺着透過小窗看着外面的黑夜。想起自己這一生,着實是可笑至極。

墜入萬妖窟之前的自己,太過懦弱,任人欺辱,才會導致玲瓏夫人慘死,而她也被推入萬妖窟。

之後的自己,太過愚蠢,竟然會依附在仇人的身邊,還甘願為他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這樣的人生,何其可笑啊?

想起這些,冶伽突然認為,自己死了也好!

第二日,昱帝的旨意到了。明日冶伽將被處死,而在處死之前,她得換上辛古國的服飾,另外處刑她的人,是牧史。

雖說冶伽十分不解,但她如今也沒什麼在乎的了。死在誰的手裏,不是死呢?

那個人是牧史,或許對冶伽來說,是一種安慰吧!至少不是她恨之入骨的昱帝,也不是她失望至極的傾皇。

「我們竟然會死在同一日,真是有緣!」隔壁牢房的胖子見傳令的宮人走了,立即對冶伽道。

「是啊,我也沒想到,竟然會與你在同一時間死去。黃泉路上,一起走!」冶伽勾勾唇角,釋然一笑。

胖子也跟着笑了:「當然要一起走了!到時候投胎,也好有個照應。」

可還未到次日,就在當晚,一群人突然殺進墟府大牢,看守的衙役全被殺死。

他們身着黑衣,面帶黑巾,手上拿着將近一米長的大刀。

「在這裏!」

他們停在冶伽的牢房外,帶頭的黑衣人緊盯着冶伽如今的模樣,眉頭緊鎖著。

「將她帶走!」

冶伽見來人,根本不知曉他們是誰。事到如今,還有誰會來救她呢?可不管是誰,現在殺進大牢的,肯定是想讓她活着的人。因此,她也有機會救胖子一命。

「你們既然救我,就將隔壁的胖子也一起帶走吧!算我欠你們一個人情。」

聽到冶伽的話,帶頭的黑衣人愣了一愣,隨後對旁邊的人做了個手勢。一群人以最快的速度打開牢門,將冶伽與胖子一同救走。

次日清早,冶伽被救走的事情才被發現。而他們這個時候已經被送出墟府城,正在趕往一個安全的地方。

「你說什麼?冶伽被救走了?誰幹的!」昱帝坐在帝位上,滿臉鐵青,火冒三丈。

「還不知是誰,他們好像是昨夜動的手。」

「昨夜……趕緊去追,生死不論!」

「是!」

昱帝稍稍沉了口氣,抬起手扶著額頭,滿臉的焦慮。

本來抓住冶伽昱帝就準備將她處死,可牧史進宮求見,他好不容易等到傾皇同意。如今人竟然被不知名的一群人給救走,昱帝都恨自己沒有直接將冶伽殺死。

聽到冶伽被救走之事,身在使館的牧史心中也十分着急。本來傾皇已經想到用什麼辦法能讓冶伽死裏逃生了,只需要按計劃行事。可突然之間冶伽竟然被救走,到底中間出了什麼岔子?

「牧史,現在可怎麼辦?萬一那些將國師帶走的人,將國師殺了,那……」

。 張院使一句話說完,轉頭衝刺一般從大殿跑了出去。

速度快的,北燕三皇子連攔都沒來得及攔,關鍵是,他也沒想到一把年紀的張院使能這麼衝出去,或者說,壓根沒想到有人會沖。

他前腳一動作,趙爽跟著就跑,緊跟著趙醫官帶著自己組裡的其他幾個醫女也追了過去。

他們幾個一有動靜,其他太醫醫女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稀里嘩啦也追了出去。

場面徹底失控了。

北燕三皇子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了宴席大殿又是怎麼走向了那竹林小屋,就知道隨著靠近,有不堪入耳的聲音越來越清晰。

聲音越清晰,身邊的議論聲就越躁動,北燕三皇子的頭皮就越麻。

定遠侯看了郁宴一眼,心裡有點打鼓,要是郁小王爺發瘋在這裡殺人,他攔嗎?

靠!

早知道這樣不管陸姨娘怎麼央求他今兒都不來了。

竹林小屋。

叫了快一刻鐘的學子嗓子都開始冒煙了。

最一開始叫出來的時候,他羞恥的腳指頭都是扣著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羞恥倒是不羞恥了,他就盼著趕緊結束。

趕緊給他一口水喝吧。

真的要不行了。

生無可戀的癱在床榻上,學子一邊兒欠著屁股顛床塌,一邊兒熟練的哼啊嗯啊,忽然,外面傳來轟隆隆的動靜。

這是……

晴天驚雷了?

學子聲音頓了一下,轉頭去看外面。

緊跟著眼睛倏地瞪圓了。

透過大窗,他看到無數人頭嗖嗖的湧進了院子,並且奔向了屋子。

這特么……被時間消耗掉的羞恥心,在這一瞬間,烏泱泱的裹上心頭,學子驚恐的聽著腳步聲望著湧來的人頭,以頭搶地爾的心都有了。

被捉姦都沒有現在尷尬好嗎!

被捉姦,挨罵的都是女方,說不定還有人誇男方有本事呢!

現在呢,他特么的感覺他在自己日自己!

顧珞翹著二郎腿,擺出一個齜牙樂的表情,面對著屋門坐著。

第一個衝進來的是趙爽。

雖然不知道張院使為什麼帶頭沖,但趙爽秉著自己率先進來能脫個衣服給顧珞遮蓋一下的原則一頭奔了進來。

然後差點一頭跪在那裡。

震愕的看向顧珞,又震愕的看向床榻上的學子,嗷的一嗓子就朝後面叫起來,「天啊,顧醫官~~~~~」

何雅詩被這一嗓子刺激的,興奮的鑽過前面的人群,奮力撲到最前面,滿腔歡喜和亢奮在看到顧珞穿的整整齊齊坐在那裡的剎那,沒控制住表情,臉上的肉結結實實抖了抖。

北燕三皇子在看到屋裡一幕的剎那,深吸一口氣,那氣就有點吐不出去了。

他甚至連慶幸都沒了。

就剩下滿腔的……屈辱憤怒。

他堂堂大燕朝的學子,當做國內優秀代表,現在被人這麼綁在這裡,自己和自己哼哼嗯嗯?

可這火,他能撒嗎!

他沖誰撒!

不過事實也由不得他多反應,跟著來的那些北燕學子眼見同伴這樣被綁在床榻上,正是血氣方剛一點就著的年紀,轟的就鬧了起來。

「這怎麼回事!誰綁的!我們堂堂學子的尊嚴呢!」

「你們是不是也太不把我們當人看了!」

有亢奮的學子轉頭看向郁宴,盯了一瞬,殘存的理智讓他感覺惹不起,又看向定遠侯,怒斥道:「我們不遠萬里來這裡和你們切磋交流,就被這樣對待?」

定遠侯:……

我特么!

眼見郁宴根本沒有開口的意思,也見顧珞似乎一點事沒有,定遠侯吸了口氣,冷著臉揚了一下下顎。

「你們也別著急就質問,事情到底如何,還沒問清楚呢,雖然是你們的學子被綁在這裡,但這地盤也是你們的驛館。」

「驛館里伺候的下人還不是你們的人!」有學子反駁。

「對,伺候的人守衛那些,都是你們的人,現在卻鬧出這種事,你們必須給一個說法!」

北燕三皇子讓叫的腦仁疼,沉著臉一聲吼,「都閉嘴!」

有學子被吼得一懵,轉頭委屈又不甘的義憤填膺,「殿下!不能就這麼算了!」

三皇子快嘔死了。

擺擺手,總算是嘆出一口氣,目光落向顧珞,顧珞立刻朝他齜了齜牙。

北燕三皇子:……

讓這一齜牙給刺激的差點一口血噴出來,收了目光看向床榻上的學子。

那學子蜷著身體,恨不得把自己腦袋塞褲襠里去。

「怎麼回事?」三皇子咬牙切齒的問。

學子哆哆嗦嗦不抬頭。

顧珞就拍拍手從椅子上起來,朝著北燕三皇子福了福,「是這樣的殿下,臣女和趙醫女來赴宴的時候,在宴席大殿院外被一個宮女潑濕了衣服。」

趙爽立刻道:「是的,沒錯,一個宮女,圓臉,杏核眼,胖瘦高矮和我差不多,厚嘴唇,嘴唇底下有顆黑痣呢。」

把張院使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顧珞有些意外趙爽的記憶力,看了她一眼,然後又朝北燕三皇子道:「那宮女把臣女帶到這裡來換衣服,她說去取衣服了,結果她沒回來,這位學子來了。」

「你說這些做什麼,你就說,為什麼我們的人被綁在床上,還被這樣羞辱!」

有北燕的學子不耐煩,吼道。

顧珞沒看他,只對三皇子道:「然後這位學子告訴臣女,是一個叫玉嬌的姑娘讓他來玷污臣女的,玷污的過程中被人捉姦,捉姦完畢,臣女就順其自然被你們走的時候帶回去呢。」

瞬間全場嘩然。

吼顧珞的學子張了張嘴,有點說不出話了。

這……說啥?

「胡言亂語,若是他要玷污你,那現在為什麼他被綁在床榻上,你卻完好?」

顧珞聳肩,「那就要問他了啊。」

所有人的目光落向了那位手被綁在床榻上的學子身上,他哆哆嗦嗦把腦袋從腹部抬起來一點,「我身為大燕朝學子,豈能做出那等無禮的狂悖之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