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司機陡然嚇了一跳,「靠!你搞什麼,趕緊給老子坐回去!」

「停車!」秦舒再次警告,銀針逼近他的脖頸。

司機眼裡凶光一閃,突然踩著剎車朝秦舒反撲過來,試圖搶走她的銀針。

秦舒哪能讓他得逞,一邊看死死護著手裡的銀針,質問道:「是誰派你來的?是不是韓家?!」

司機瞪了她一眼,眼神陰測測地,給人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在秦舒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只見司機趁著車速慢下來,突然一把拉開車門,跳了下去。

秦舒怔了下,卻來不及去控制車子。

砰!

車身驟然一震,和對面來的車撞了個正著。 二人一路向著靈獸園內部走去,望著家族才剛剛建造沒幾年,靈獸園裡生活的各種靈獸,葉昭明也不由得感到些許驚訝。

葉昭渠也在不斷的向他介紹著其中各種靈獸的習性,培育事項。從他的話語中,葉昭明可以很明確的感受到他對靈獸的喜愛。

他也不由得發自內心的讚歎道,「十五哥,你可真是厲害啊。能夠將家族的靈獸照料的如此好。」

一聽葉昭明對他的讚歎,葉昭渠憨憨的笑著道,「十七弟,我也就只有這點照料靈獸的本事了,哪裡比的上你啊,修鍊天賦這麼高,等你修為更高,家族還得靠你守護啊。」

「十五哥,你太謙虛了,短短几年時間,就將家族的靈獸照料的如此好。再給你多點時間,想必在你的照料下,靈獸園給家族帶來的收益也會更多。」

「嗯,我也就只有這點手藝能為家族帶來更多的利益了。」

說話間,兩人來到了青靈鷹生活的一片樹林中。

看到葉昭明二人結伴而來,葉聖林驚訝道,「昭明?你怎麼來這了?」

「族長,我聽大長老說你來靈獸園了,來這裡看看。」葉昭明回答道。

「族長,十七弟,你們聊,我先忙去了。」葉昭渠說完后便離去了。

葉昭明和葉聖林二人在靈獸園待了半個多時辰,便也離開了靈獸園。

二人走在青玄島上,葉聖林對著葉昭明開口道,「昭明,你來靈獸園找我是有要事吧?」

「果然瞞不過族長你,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哦?何事?」葉聖林好奇的道。

「族長,不知道您是否聽說過藍鰭魨?」

「藍鰭魨?有點耳熟,我好像在哪裡見到過這個名字。」

「族長,我來猜猜看,你應該在家族藏書閣內見到過吧?」葉昭明望著他神秘的笑道。

「對對對,我想起來了,我在家族前輩修士的一篇遊記上見到過藍鰭魨,它似乎是冰靈魚的異種吧。」

「沒想到,昭明你也讀過這篇遊記。不過你為何會突然提起?難道你知道哪裡有藍鰭魨存在?」

面對葉聖林的詢問,葉昭明並未回應,而是從靈獸袋中取出了裝著藍鰭魨的水缸,遞給了他。

「這是?」瞬間,葉聖林的目光便被水缸里遊動著的靈魚吸引住了。

葉聖林如今是紫府期修士,神識之力強悍無比,在他的神識觀察下,很快就發現了這幾條靈魚體內精純而充沛的靈力。若是煉製成靈膳后服食,便能增加體內靈力,對鍊氣期修士的修鍊大有裨益,能夠節省大量時間。

「鱀,屬也,體似鱘,尾如魚。喙小,銳而長,齒羅生,上下相銜,鼻在額上,能作聲,少肉多膏,胎生,健啖細魚,大者長丈余……」想起遊記中對藍鰭魨的描述,葉聖林瞬間激動了起來。

「沒錯,昭明,這就是藍鰭魨。不過,藍鰭魨不是早就已經絕跡了嗎?你從哪裡得到的?」

「族長,修仙界這麼大,沒有哪位修士敢保證那些在眾多修士眼中已經滅絕的靈物,在那些修士未去過的地方不會還生存著呢?」

「至於這幾條藍鰭魨,是我在拍賣會前夕在流雲坊市中的攤位上獲得的。」

「昭明,沒想道你運氣這麼好,一旦家族能夠將其培育出來,家族修士的實力必將大增啊,你真是家族的福星啊。」

「族長,當今之際還是儘快將這藍鰭魨培養起來再說吧。」

「你說的對,不過你覺得這藍鰭魨該培育在哪裡比較合適?」

「我之前送請柬時見到石家在島嶼外的海域的培育靈貝,不如咱們效仿他們在海岸邊不下陣法培育藍鰭魨?」葉昭明想起了在石家島嶼外見到的場景,建議道。

一聽葉昭明的建議,葉聖林立即搖頭拒絕道,「不妥,石家培育的靈貝有三階的靈貝王統領,再加上他們在那裡布置了三階陣法,派遣大量人手日夜巡查,能夠將風險減到最低。」

「而如今咱們獲得的這幾條藍鰭魨最高不過一階上品,若是在海中培育不說風險太大,不說投入的資源,就是如今咱們家族的人手大部分都投入到了靈石礦中。」

痴想无用 「咱們還是在島上找個合適的地方好好安置它們吧。」

葉昭明聽了族長的話語,也覺得還是將藍鰭魨留在島上培育較好。

「不過族長,這藍鰭魨的培育似乎要消耗大量的靈水吧。」

「不錯,藍鰭魨在靈水充足的環境中,體內的靈氣也會更加的精純,將來進階的機率也會大一些,可以讓家族的修士在坊市中大量收購靈水,用來培養藍鰭魨。」

接下來的幾天里,二人都在查看著島上的地形,確定著適合藍鰭魨生存的地方。最終,二人決定在一處靈泉的附近開挖池塘,用來培養藍鰭魨。

確定了培育地點后,在家族眾多修士的努力下。很快,一個數畝大的湖泊很快完工。

眾人施展各種水屬性法訣將其灌滿水,種植一些水屬性靈藥、靈植,投放入一些普通魚類或者一些溫順的低階妖獸。

最終,葉聖林在觀察了周圍的地勢后,布置上了合適的陣法,培育藍鰭魨的湖泊便打造好了。

「好了,等家族收購的靈水運回來就可以開始藍鰭魨的培育了。」望著在湖泊中遨遊的幾條藍鰭魨,葉昭明道。

「是啊,藍鰭魨比較珍貴,還是要多安排人手照料,畢竟這是家族第一次培養這種靈魚,還是需要多看顧啊!」

「族長,這樣吧,我剛剛才使用破障丹突破,正準備多花費些時間打磨法力呢。」葉昭明自動請纓道。

「嗯,也好。這藍鰭魨畢竟是你帶回來的,你也了解過藍鰭魨的一些情況,由你看顧也行。」葉聖林沉吟道。

「族長,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照料這些靈魚的。」

在接下來的一個多月里,葉昭明趁著族內修士不注意,將少量月華靈水稀釋,倒入了湖泊內。

有了稀釋的月華靈水的滋潤,藍鰭魨也漸漸的適應了湖泊的環境,恢復了活力。 海瑟黑著臉坐在監控大廳的角落裏,同樣緊張的還有克里斯和弗蘭。大家黑著臉看着那些人清理喪屍群,要不是海瑟的提醒,只怕現在的他們已經在地上躺平了。

雖然海瑟開啟了B計劃,可是還是被幾人安全的逃離出來。這一次的包圍計劃,敵方僅僅損失了一人。作為計劃的策劃人,海瑟自然是心情極差。

「你們看着放,不用請示我。只要達到目的就可以了。」被打臉的海瑟心情極度不爽,讓兩人甩開了膀子隨便玩。

「那個賽娜,你打算怎麼處理?」雖然怪物已經投放到森林裏面了,不過最棘手的『勇者』還沒有解決。

「她現在在那裏?」海瑟自然不會忘記這個破壞了自己計劃的人,相反她要好好的想想,怎麼回報她的努力。

「她和馬丁一起返回了木屋,我們已經把最近的魚人投放過去了。」

魚人只要在水裏,這個移動速度堪比快艇。他們只需要一點點的動靜,就能把魚人從湖的另一邊,挪動到木屋這邊。

「你有幾分把握?」海瑟的視線就沒有從監視器的屏幕上挪開過,即使和捲髮男商量對策的時候,也不捨得離開視線。

「六成,能弄傷他們。」捲髮男對於自己研究過的怪物很有自信。就算這個賽娜開掛了,這一次也定能傷到她。

「我覺得應該是0成。」海瑟看着屏幕,魚人已經進了屋子。

此時賽娜在二樓找棒球棍,馬丁已經換好衣服來幫忙了。幾人緊張的看着魚人越來越靠近兩人,在魚人一躍而起的時候,幾人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F**K,她還是不是人了,別是什麼實驗體!」捲髮男看着自己挑選的魚人,被解決了開始破口大罵。

「這是一個好問題,去問問,有沒有誰家的實驗體跑了。」

「難道她真的是實驗體,可是名單我來來回回檢查了很多遍。這個班級全是普通人,最多也就幾個體育生,怎麼可能。」弗蘭不是很相信他們的判斷。

如果真的是實驗體,那麼賽娜是怎麼通過之前的體檢。當時為了弄清楚這些人的身體狀況,他們還哄騙了一波體檢。每個人都是健康的,沒有異常的特徵。

「一種可能而已,我們做科學實驗的,不就是要建立各種假設,然後推翻它。」海瑟揮揮手指,讓捲髮男先去查看情況。

「海瑟,我已經把小粉紅放出去了,應該可以收割一波祭品。」就在大家討論各種可能的時候,克里斯又放了一波怪物出去。

「別的還有嗎?儘可能的多放幾個。」

「差不多有七八種,已經在逐漸喚醒了。」

「你放的是有實體的?還是傳說故事?」海瑟開始在屏幕上尋找克里斯放出去的怪物,目前也就水蛭出現了一下。

「實體的破壞力強,需要的能量少。剩下的都需要不少的時間,我需要裝備一下。」

海瑟似乎很滿意克里斯的決定,拍拍他的肩膀,示意自己要去喝口水放鬆一下。今天他們所有的預想和計劃都被破壞了,她需要暫時的冷靜一下。

大家緊張的看着所有的怪物都出現在坐標上,現在只能祈禱那個『勇者』不要在來搗亂了。尤其是弗蘭,這件事情基本上都是他在負責,這一次可是玩命。

不過賽娜並沒有辜負他們的期待,到了後面大家直接開了一局。開始推測賽娜能解決多少怪物,能活下去多少天。畢竟邪神出來了,整個世界都完蛋了。

「克里斯你還是選擇最後?你這是詛咒我們,還是詛咒你自己呢?」捲髮男看着克里斯選擇了一個沒人要的格子。

「她身上有一種神奇的力量,能保護她活到最後。我甚至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或許我們都犧牲了,她還活着。」

「你是不是熬夜熬傻了,邪神一出世界毀滅。她去哪裏活,怎麼她和邪神合二為一了咯。」

「不知道,就是一種感覺。我去洗把臉,你幫我看着一點。」大家因為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意外,已經整整一夜沒有休息了。

洗漱間內,克里斯看着鏡子之中的自己。因為熬夜眼球已經充血了,他揉了揉眉心,試圖緩解自己的疲憊。

「嘶沙沙沙……嘶嘶沙沙……」一種奇怪的聲音從牆內傳來。

神經敏感的克里斯睜開眼看着鏡中的自己,聲音瞬間消失了。彷彿是他太過於疲勞的幻覺,洗漱間內又恢復了正常。

「嘿,累的都出現幻覺了。果然有些研究,過猶不及,過猶不及。」克里斯又看了一眼鏡子,快步的走出了洗漱間。

門關上的一瞬間,嘶沙沙沙……嘶嘶沙沙……的聲音又從牆內穿了出來。持續了一會兒之後,以一聲幽幽的嘆息聲結束了一切。

研究所里的怪異現象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現在所有人都被賽娜和怪物吸引住了。大家彷彿再看遊戲直播一般,不停的為了賽娜的勝利而歡呼。

畫面之中,賽娜快速的解決了三個仙子,引起了大家的歡呼。不過也有人因為荷的偷襲,開始破口大罵。

「看來,所有人都躲不過人心的嫉妒。」海瑟端著咖啡站在大廳的最後面。

原本她是來分析賽娜的戰鬥規律的,結果看到了賽娜因為荷的偷襲而暈倒了。她有了新的想法,似乎不用怪物就能解決賽娜了。

「要來一杯嗎?」海瑟看着克里斯洗漱回來了,順手端了一杯咖啡給他。

「小粉紅輸了?」克里斯正好趕上馬丁解決最後一隻芭蕾仙子,倒是有點意外這個煙神馬丁什麼時候變的那麼厲害了。

「我有了新的想法,或許我們可以挑撥他們之間的關係。藥劑你們還有多少?」海瑟喝完了杯子裏的最後一口咖啡,她現在又有活力了。

「第二波藥劑要等到十二小時之後才能注射,不過我可以暫時激發他們的怒氣。」

「那就開始吧,我現在很期待,被信任的人背叛的畫面了。」說着海瑟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了三天之後,她一定會讓這個局面掌握在自己的手裏。

「彙報死亡人數。」自從湖邊人群跑散之後,他們已經投入了不少的怪物。幾個小時過去了,應該有所收穫了。

「死亡三人,這些小子在湖邊被嚇了一下,都開始學乖了。」

「開始釋放氣體,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他們自相殘殺了。」海瑟的語調微妙的上揚了一下,難言的興奮。

「那怪物還繼續投放嗎?」克里斯看着屏幕上各種躲起來的人,他們也應該活動一下了。

「繼續,等到這一波玩厭了,再放新的。」

。 日頭高了些,張金打算帶霜寶找個位置坐下來。

霜寶又發現了好玩的事情,大眼睛一直盯着村裏忙忙碌碌的那些婦女。

「大哥,她們看起來好忙呀。」

霜寶的小手拉了拉張金,跟他說着話,她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麼熱鬧的景象,心裏喜歡,覺得高興極了。

「是啊,村子裏有了什麼喜事,村裏的女人都會來幫忙的。」

張金也陪着霜寶一起看,又在旁邊解釋了一句。

有了這句解釋,霜寶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樣,看來看去的,有什麼疑問都追着問張金。

「大哥,她們殺豬的時候,豬會疼嗎?」

看着幾個男人殺豬,霜寶卻不覺得血腥,抬起頭來問了一句。

這倒是讓張金吃了一驚,平日裏別的孩子見了殺豬,都多少會害怕,可霜寶看上去完全不怕,眨巴著大眼睛看着。

「霜寶,你都不害怕殺豬的嗎?」

張金好奇的看了一眼霜寶,發現她的臉上絲毫沒有害怕的樣子,看上去平平靜靜的。

「這有什麼好害怕的呀,我們平常吃的豬,不也是這麼來的嗎?」

霜寶毫不害怕的回答道。

「我覺得豬是會疼的吧,你剛才沒有聽到它的慘叫聲嗎?」

張金回答著,對於這個問題,他倒不是很感興趣,畢竟豬牛在他眼裏只是牲畜罷了,不必那麼關心。

「為什麼殺雞之後要用熱水燙一下呢?」

對於前面的動向,霜寶觀察的十分仔細。

「因為用水燙一下的話,就會更方便給雞拔光身上的毛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