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同時,他也知道自己大意了。

之前的普通子彈讓他失去了必要警覺,以為這只是一個並無什麼威脅的槍手。卻沒想到,對方還藏有煉金槍彈。

不過,面對黑黝黝的槍口,西斯嘴角卻溢出了一抹冷笑:「哼,天真!」

他也是警覺之極。

其實早在發現卡伊選擇硬碰硬的時候,他就察覺了不對勁。

現在看著自己防風鏡被打掉,他明白意識到了蘇倫二人的目的。

呵呵,打破護目鏡,不就是為了命中眼睛?

想法倒是不錯,可惜…如果職業者就這麼容易被槍殺,那麼也太遜色了。

哪怕是煉金彈,想要殺自己,也得命中身體為數不多的幾個「弱點」。

西斯的危機反應能力,讓他在面罩打掉的第一世間就本能地扭轉了頭顱。這個角度是射擊的盲區,他覺得,子彈根本對他沒有威脅。

可就是下一秒,讓他絕望的一幕發生了。

西斯扭頭的瞬間,餘光就看著對面的蘇倫突然做出了一個奇怪的射擊動作,火舌噴出槍口的時候…

他竟然在「甩槍」?

看到這裡,西斯嘴角譏諷笑意還沒散去,便變成了驚恐。

想要再反應卻已經來不及了。

生命最後一刻,這位老牌蒸汽黨隊長滿眼絕望地想到了一個「奧義級」的槍械技法:「槍斗術!」

原來…

敵人里藏著一個這麼恐怖傢伙啊。

像是藏在枯葉堆里的劇毒蝰蛇,會在獵人不經意的時候,發出致命一擊。

…….

蘇倫眼裡有著近乎麻木的冷靜,換槍,預判敵人偏頭角度,計算彈道,扣動扳機的同時甩槍。

沒有任何失誤細節,根本不會給敵人任何翻身的機會。

煉金穿甲彈從那柄有三個銀色骷髏的火槍中射出,在空氣中打出了一個弧形彈道,剎那間便精準命中了鋼鐵猩猩的左眼眼眶。

「嘭」的一聲,血光在眼前炸裂開來。

煉金彈穿透了西斯的頭顱,那頭一秒前還凶威逼人的鋼鐵大猩猩轟然倒地。

這一槍,一擊斃命。

……..

蘇倫鬆了一口,走了過去,扶起了被摔得七葷八素的卡伊。

冷暖不知 同時,他也順手把屍體上的灰霧給吞噬掉了。

「獲得『西斯·阿諾德』的記憶碎片*3」

「你獲得了少量『中級機械知識』…」

「你掌握了『初級機械臂動能裝置改裝技巧』…」

「格鬥經驗+8」

「精神力+0.12」

蘇倫只覺得腦子裡突然多了很多機械技巧,卻沒來得及多想。

因為這個時候,戰鬥遠遠沒有結束。

他攙扶起卡伊,問道:「隊長,你沒事兒吧?」

「沒…」

卡伊想說沒事兒,可話還沒說完,便沒忍住喉嚨腥辣吐出了一口濁血。他晃了晃被砸的有些頭暈的腦袋,苦笑道:「暫時還死不了。」

轉眼,卡伊再看著地上眼眶中彈的西斯屍體,又看了一眼蘇倫,神色變得極其複雜。

蘇倫的一次次驚人表現,刷新了他對這個「新人」的認知。

原來,他不僅僅是「槍械專家」,還精通奧義級槍法【槍斗術】。

這可是真正天賦級職業槍手才能掌握的超難度槍技啊…

「有這槍技,怪不得他如此有底氣。」

卡伊心感慨了一句,也慶幸自己選擇了相信。

…….

從爆炸聲響起,到那西斯衝過來纏鬥,然後被蘇倫和卡伊兩人配合擊斃,整個過程不過二十多秒。

遠處的「紅毛」坤圖本以為西斯親自出馬,即便殺不了兩人,至少也能拖住那兩人。

而後他和一干幫眾趕過去,也足以將對方輕鬆殺掉。

可不想,計劃不如變化,爆炸聲引來了藏在暗處畸變怪物!

那些敏捷超常還能爬牆的畸變怪神出鬼沒,它們用那長長地口器,咬死了一個又一個的幫眾。

蒸汽黨眾人,竟然被拖在了原地。

慘叫聲不絕於耳,槍聲亂成了一團。

可沒想,就是這片刻拖延的短暫時間,局勢斗轉直下。

僅僅是這幾個照面的功夫,他竟然就眼睜睜地看著同為正式職業者的西斯被人殺了,還是爆頭?

坤圖大驚失色,這才明白為何明知道炸彈沒用,那兩人會安裝一個在這裡。

原來,目的不是傷人,根本就是為了吸引怪物的注意力!

看著西斯被殺,坤圖瞬間萌生了退意,可是,似乎已經晚了。

关系 密密麻麻的爬牆畸變怪物已經把他們包圍了…

……

原本是雙方對決,因為畸變怪物的加入,立刻變成了三方混戰。

蘇倫看著怪物,神情凝重地問道:「隊長,你還能戰鬥么?」

卡伊臉色也不輕鬆,又拿出了一支藥劑打在了自己腿上,道:「還能堅持一段時間。」

說著,他看了看遠處正在和怪物激戰的蒸汽黨眾人,臉上露出了嘲諷:「現在誰能活下去,就看真本事了。」

蒸汽黨幫眾現在自顧不暇,不用他們動手,也不見得那些傢伙能從怪物堆里活出去。

相比之下,蘇倫和卡伊的雖然處境不太好,可也不比之前更差。

一些怪物也被槍聲吸引爬到了他們頭頂。

不過,兩人的配合還不錯,一個槍法彈無虛發,一個近戰一刀一個。

這些畸變爬牆怪雖然速度驚人,兩人邊戰邊退,一時也還能撐住。

可突然!

蘇倫殺著殺著,意外地再怪物屍體堆里發現了一團「灰霧」。

「咦…精英怪居然產生靈魂碎片了?」

即便怪物因為智慧低下,它們的屍體上幾乎不會有「灰霧」出現。

而這時候,他剛爆頭了一頭強壯的畸變怪,卻在屍體上看到了碎片。

因為屍體落下的距離就在腳邊不遠,蘇倫開槍射擊的同時,隨手就吞噬了。

可是…消化了這團灰霧的信息后,他的臉色突然又變得有些古怪了。

「獲得『變異畸變怪』的記憶碎片*2」

「你獲得了『下水道的局部管網布局信息』…」

「你獲得了一些殘缺的畫面…」

「你掌握了『中級攀爬』技能…」

冷暖不知 「精神力+0.01」

…….

這畸變人形怪能爬牆,蘇倫學到了一個【中級攀爬】技能倒也不意外。

那「下水道局部管網圖」也在意料之中…

可這後面的「殘缺畫面」,就讓蘇倫覺得不對勁兒了。

怪物的感知系統並不像是人類一樣看到的東西清晰可見,蘇倫在這怪物的記憶中,看到了一張像是熱成像拍出來的暖黃色畫面碎片。

但即便是不清晰,他也分辨認出了,那是一柄鐮刀形狀的物品!

PS.兄弟們,票來~

。 「然後,也別開到娜塔家裏,要往娜塔家的相反方向開。然後,選個小鎮下車,下車后再聯繫,娜塔會派車去接你們。這樣的話,完全可以排除被跟蹤的可能性。」

「好吧,說來說去,就是要拖時間唄?也不知你在忙什麼!」

筱雪已經意識到一些東西,說完,便掛了電話……

5天以後,大華國邊境,一座中等城市。

張凡和筱雪,在傍晚時分走進一家五星級酒店。

先睡了一覺養足精神,醒來后吃了點東西,已經到了8點鐘。

「可以開始了。」張凡道。

筱雪撥通了對方的號碼。

電話里馬上傳來了生硬的大華國語:

「筱女士,晚上好啦!可以過去嗎?」

筱雪冷冷的說了四個字,「可以過來!」

說完,便給對方發去了酒店名稱和房間號碼。

放下手機之後,筱雪和張凡面面相覷,忍不住笑了。

對方就像一頭豬,發現了撒在地上的玉米粒,正在蹣跚的走過來。

待宰的豬!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豬上門了。」張凡小聲地說道,拿起一隻黑色的大口罩,給優雪帶上,「不要讓來人看清你的面孔。」

筱雪稍顯緊張,握著張凡的手,「一有動靜你就馬上出來。」

「沒問題,你放心,只要有事兒,我立馬把對方扔出窗外。」

說完,轉身回到卧室,把門關上,伏在門邊,傾聽着客廳里的聲音。

筱雪慢慢走到門邊,打開了房間。

一個黑影,一閃而進。

此人一副R國人相貌,手裏拉着一隻新秀麗大號拉杆箱,一進門,便警覺地把門帶上,四下里打量了一下客廳,彷彿在嗅着危險的味道,許久,才重新把目光落到筱雪臉上,「沒有埋伏?」

筱雪心中嗵嗵直跳,盡量平靜地道:

「笑話!東西帶來了?」

那人向前走了幾步,來到客廳,把拉杆箱放下,「嗞」地一聲,拉開了拉鏈,掀開箱子。

裏面現出幾件古玩來!

筱雪看了對方一眼,揮揮手,示意對方後退。

對方後退幾步,坐到沙發里。

筱雪伸手拿出來一件瓷瓶。

這是一件明代中期宮廷御用花瓶,應該是批量製造的,不是獨品,筱雪在拍賣行時見過,起拍價當時定為8000萬,應該說是明代瓷器里上乘的價位。

看了幾眼,確信是真品無疑,輕輕放在自己事先準備好的毛毯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