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同樣的自己,可卻光溜溜地站在原地,葉晨復活歸來。

其實他可以更早復活歸來?

面目全非。。。。。。。葉晨有點不忍直視,雖說那是自己,可他還有一種見了鬼的感覺。

強忍著不適的感覺,扒掉被虎哥咬的破破爛爛的衣服,雖然破爛了,可好歹還能遮擋一下,葉晨可不想讓自己俊美的身體就這麼直挺挺地暴露在世人面前。

褲子還好,雖然缺了一條腿,半截袖那是完全的破爛,只剩下兩條胳膊。。。。。

不過不管怎麼說,有的穿總比什麼都不穿強。

嘆了口氣,對曾經的自己行了一個注目禮,葉晨撒開腳丫子就沿著小路狂奔。

他可不想再次成為野獸的盤中餐。

這雖然是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可這種體驗著實算不上好。

必須要儘快離開這裡!

独宠顾惜 一路狂奔,也不管膝蓋受不受得了,會不會岔氣,反正不死不滅,大不了死一回就能刷負面狀態了。

大概天黑的時候,葉晨終於跑到了一處小村子中。

小村子不大,只有七八戶人家,看起來是以狩獵為生,男人大都背著弓箭。

「這位公子。。。您這是,遇到了猛獸?」

村門口,一個大鬍子,三十多歲左右,身上穿著獸皮衣裳的男人打量了一番葉晨身上衣服的慘烈,看出了一些端倪。

「碰到了一隻猛虎,差點被他吃了。」

喘了口粗氣,葉晨開口道。

「虎口逃生,公子真是命大,只是看你身上似乎沒有傷口?」獵戶很是好奇地打量著葉晨。

他看葉晨的樣子,確實是越遇到了猛獸的樣子。

可明明一身碎裂,露出來的皮膚卻是沒有任何的損傷,這就很奇怪了!

「恰巧碰到了一個江湖高手,這才讓我劫後餘生,說起來這身上的衣衫還是從一個被老虎啃了的人身上扒下來的。」

葉晨解釋道。

山村淳樸,雖有疑惑,可對於葉晨的話不疑有他。

「如今天色已晚,公子不妨現在我們這兒將就一晚,等明日天亮再離開,如何?」男人問道。

「萬分感謝!」

學著電視劇里的樣子拱了拱手,面前男人的話正中葉晨心頭,他本來還想著用什麼理由留下來,沒想到人家熱情好客,直接開口,這可是太好了。

男人是個獵戶,有妻有子,三口之家,家人也和他一樣淳樸與熱情,對於葉晨的到來很是歡迎。

晚上,招待了葉晨一頓鹿肉,鹿肉做的一般,不過對於跑了一天飢腸轆轆的葉晨來說也算是難得的美味了。

第二日。

「王大哥,我想留在村裡,和你學學打獵,從此以後就在村裡生活,你看可以不?」

天亮了,按照常理葉晨是要走了,可他不想走,初來乍到,在這古代世界里他什麼都不知道,衣食住行,一臉懵逼,他想要先在這個小村子里熟悉一段時間。

而面前的男人就是這個小村子最有威望的人,他若是願意收留葉晨,那葉晨便算是在這裡落了戶,否則。。。。

他還得走!

「公子現在不方便回家?」

男人有些警惕地看著葉晨,弱雞一個,他倒是不害怕葉晨對村子造成什麼危害,可他擔心會給村子帶來麻煩。

「大哥放心,我不會給您帶來任何麻煩,家中老小全都已經不在,孤身一人,實在沒什麼地方去,還請王大哥能夠收留。」

深深地鞠了一躬,葉晨言辭懇切,對於淳樸的人,用真誠來換真誠。

「我沒有別的本事,不過有些知識,可以教導一下村裡的孩子們。」

「好!」

王虎一口答應。

這個時代,學問是天大的事情,王虎做夢都想讓村裡的崽子們學點東西,可是誰會?

哪來的的錢請先生?

現在這麼一個從天而降的先生,王虎可不想放棄。

「先生,你也不用和我學什麼打獵,從今以後你就負責教那些小崽子,吃的穿的,我們會幫你解決。」

王虎拍著胸脯保證道。

「王大哥說笑了,我還是喜歡自食其力的。」

暗暗鬆了口氣,不管怎麼說自己總算是留了下來。

王虎聯絡了其他幾戶人家,說了葉晨的情況,眾人都很高興,村裡來了個文化人,這在他們看來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先生,你先在俺家湊合幾天,這兩個月我和大傢伙幫你把房子蓋起來。」

葉晨感覺自己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待遇,很多東西都不用說,王虎都會主動幫他做好。

「多謝王大哥了。」

葉晨真誠感謝。

這樣的熱情鄰里是他現代從未感受過的,葉晨很享受這種感覺。

人家幫自己蓋房子,準備各種生活用品,葉晨也要展現自己的價值。

當日,他就開始了教學。

小村子三十六人,十五歲以下的娃娃男女共十人,他現在就負責教導這十人。

不過在學習的時候,其他人也隨時可以過來旁聽。

「今天,我先教你們數字,以後你們長大了,出去打獵,然後去集市販賣,這些都要用到數字,若是不懂這些,以後可是要吃虧的。」

葉晨不懂得這個時代的文字和典籍,所以,他直接把現代的東西搬來用。

一塊大樹皮上,手中一個頭部燒黑的木棍,葉晨在樹皮上寫下了從0到10的阿拉伯數字。

「這是0,就是什麼都沒有,這是1,看看你們的手指,一根手指就是1。。。。。。。」

都是些沒有接觸過知識的孩子,葉晨的教導很認真,很樸實更很基礎。

PS:新書求收藏、求推薦,還請各位看官大大多支持~~~ 「你這麼着急去找言景祗做什麼?難道昨晚的苦你還沒受夠?」陸懷深漆黑的眼眸深邃無比,彷彿一望無垠的深海,很容易就讓人沉淪其中。

盛夏別過頭去淡定的回答:「我去找我老公還能有什麼事情?現在時間不早了,我自然是找我老公吃飯,回家睡覺了。」

「夏夏,你明知道言景祗對你沒什麼感覺,你還要和他在一起,這算不算是自取其辱呢?雖然我們已經分手了,但是我也不想你一直活在痛苦中。昨晚你一個人在酒吧喝酒的時候,言景祗在哪裏?」

盛夏有些吃驚,昨晚的事情,言景祗怎麼知道?難不成昨晚真的是他救了自己?盛夏的腦子現在有點懵,她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見盛夏不說話,陸懷深繼續道:「夏夏,你和言景祗的關係已經鬧僵了,在整個寧城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既然是這樣,你何必還要和他在一起?一個根本沒將你放在心上的男人,你這樣死咬着不放有什麼意思呢?」

盛夏沒法解釋,就算她說得再多也沒人會相信的。既然是這樣,那她乾脆就什麼都不說了。她也不再為言景祗辯解,畢竟言景祗那些花邊新聞,已經早就傳遍了。

「言家和盛家的關係,沒你想的這麼簡單。」盛夏冷靜的說着。

陸懷深輕笑一聲:「夏夏,做人還是不要太天真了。你雖然和言景祗結婚三年,但你對言景祗一點都不清楚。你以為這幾年他瘋狂做大集團是為什麼,是因為你嗎?」

面對陸懷深的質問,盛夏竟然說不出話來。她自然清楚言景祗做的那些不是因為自己,因為在言景祗的心裏,根本就沒有自己的位置。

陸懷深很滿意盛夏保持沉默的樣子,他繼續道:「你以為從我手上搶地是因為什麼?在海邊買地,不是因為想給你,而是想給溫言打造一個童話王國。夏夏,言景祗現在可是你的丈夫,但他心心念念的卻是別人的未婚妻。」

「夏夏,你真的不會生氣嗎?看到這些你無動於衷?還是你覺得這些都無所謂了呢?因為你已經不愛言景祗了。」

盛夏因為陸懷深這番話震驚了,微微張了張嘴巴。是了,她怎麼可能會覺得言景祗要買那塊地是因為笑笑呢,那是因為溫言啊!笑笑在言景祗心裏算得了什麼,他費了那麼多心思,還不是想給溫言一個驚喜。

想到這,盛夏覺得很難受。她才是言景祗明媒正娶的妻子,結果她在言景祗的心裏,永遠都比不上一個外人。

言景祗可以為了別的女人一擲千金,甚至是為了溫言買下整個寧城最貴的一塊地,只為了滿足溫言,讓溫言高興。

盛夏這時候忽然懂了為什麼當初唐明皇會這麼寵愛楊貴妃,不惜萬里給貴妃送荔枝,只希望能看到貴妃展顏一笑。

因為,他愛慘了貴妃。正如今天言景祗做的這些一樣,他做這麼多,只是因為想讓溫言高興而已。

。 兩個月前!

神龍殿就還只有葉天傾這一位帝級,而且還是帝級一品!

短短兩個月不到!

神龍殿的帝級就多大三十多位,帝級九品巔峰就兩位,帝級五品巔峰則是又七八位。

剩餘的也都是帝級三品。

莫說是凌天南想不到了。

就算是葉天傾在這裡,若是這樣的事情不是發生在他們自己身上,如不是發生在神龍殿,他也是不會想到的,就算是有人告訴他,他也是不會相信的,只會覺得這是一件很扯淡,誰相信誰就是白痴加弱智的假消息。

「凌霄,你安心養生,我立即就去找太上殿的人。」

「此乃華夏領土。」

「在華夏領土之上,我們寒月閣的人被傷了。」

「太上殿必須要給我們一個說法。」

「我這就去找他們,讓他們親自安排人傳呼神龍殿。」

「到時候,我不光要將那傷你的人抓過來,我還要讓那神龍殿的殿主,那個叫葉天傾的小狗跪在你的面前向你懺悔。」

凌天南冷聲說道。

他倒是不知道,其實打傷凌霄,並且將他廢掉的人就是葉天傾。

凌霄聽到他三叔的這番話,臉上露出激動的表情,不斷的點著腦袋。

凌天南繼續說道,滿臉冷笑:「神龍殿,咱們沒必要放在心上,記得三年前……我還親手斬殺過神龍殿的四大金剛之一的天狐,三年前我斬殺天狐,三年後……我倒是不介意將其他的幾位也都殺了。」

他冷笑著說道。

神龍殿四大金剛,黃泉,軒轅,海神,毀滅!後來增加到第五金剛,秦無爭!

但實際上在三年前的時候。

毀滅並不是第四金剛,第四金剛是天狐,只是天狐意外身死,神龍殿調查三年,直至今日也沒找出是誰動的手。

只是沒有想到!

三年前殺天狐的人,竟然是凌天南。

「凌霄,你安心的等我回來,我先去太上殿了。」

凌天南再度開口,說罷便直接離開。

他速度很快,三十分鐘不到便是來到太上殿的總部。

但他並不知曉!

葉天傾已經在這裡恭候,在他前往太上殿的時候,葉天傾就得到消息。

所以他便提前來等候。

太上殿,巍峨的宮殿佇立在雲霧當中。

太上殿的總部,乃是在一座山峰之上。

山峰高度超過五千米。

這裡不對外開放,只有三千米下是對外開放的,三千米之上便是不對外開放了。

若是想要偷偷溜上去。

還要是出現在三千五百米高度以上,那就會觸動陣法。

到時候太上殿的守山人,就會感知到有人擅闖,會直接通過陣法的感知,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闖山之人的所在位置。

不管是誰!

不管是何原因闖山,都會不由分說直接抓起來,然後永久監禁。

這些年前前後後有數百人闖山,

這些闖山者,無一例外的被抓起來,丟進不見天日的地牢當中,永久的囚禁起來。

對外,則是不會放出任何消息,

因為這些闖山的人被囚禁,外界又不知道任何消息,所以漸漸的就使得這座山變成大眾口中的靈異之地,禁區之類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