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嗯,什麼?

楊建聽到手下的話,眼睛瞪圓。

「啪!」

他猛地揮出一巴掌,抽在這人的臉上,怒吼一聲:「你該死啊,你竟然敢騙老子,老子抽死你。」

怒吼著,他便是直接騎到這個人的身上。

耳光,不要錢似得落在他的臉上,抽的他慘叫連連,嘴裏也是不斷的吐出血水。

連抽幾十下,這才住手。

「滾,給老子滾,以後不用跟着老子混了……你這種雜碎不配,」

他怒吼完畢,又是一拳砸在此人的鼻子上。

「啊!」

此人發出一聲慘叫,他的鼻樑骨被一拳砸斷。

但他不敢墨跡,惶惶如狗的離開,連滾帶爬的離開包廂。

「現在都解釋清楚了,我沒有說過那些話,事情解決你可以走了吧。」葉天傾收回威壓。

然而!

楊建已經是盯上韓菲菲了,他還沒有得到韓菲菲那,現在讓他走……可能嗎?

哼!

楊建心裡冷哼一聲,他從地上爬起來,死死的看着葉天傾:「想讓我走,不要做夢了,你剛剛還打了我一巴掌了,這筆賬咱們還沒有算那。」

「嗯,所以那,你想怎樣?」

葉天傾玩味的看着他。

「我要她!」

他伸手指著韓菲菲:「我要將她帶走,我知道你是高手,你只要別插手就好了……讓我將她帶走,咱們的恩怨就算過去了,我不在找你麻煩,如何?」

他眼裏閃爍著期待的神光。

眼底深處則是掩蓋不住的猥瑣和貪婪。

「咕咚!」

但他的話說完后,更是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沒辦法,真的是沒辦法,韓菲菲真的是太美了,身材火爆的讓他的心瘋狂跳動。

如果能得到這個女人,那他少活十年都願意。

「哼,你是在找死嗎,姑奶奶我是你想帶走就能帶走的嗎?」

葉天傾還沒來得及說話。

韓菲菲就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面,冷聲喝道:「姓楊的你不要自討沒趣,你知道老娘是誰嗎,你敢對我起歹心,你就不怕你們楊家倒霉?」

韓菲菲的眼裏也是怒火噴涌,氣的胸口起伏。

然而!

「咕咚,咕咚……」

楊建看到她胸口起伏,看到那驚心動魄,攝人心魂的弧度,瞬間就失去所有理智。

他的大腦轟的一聲,空白一片。

腦海里就只剩下那最原始的慾望和得到韓菲菲的想法了,至於其他的,他已經沒有去思考的能力了。。 第三十八章警告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起這話的時候,魏遠的神色忽然就變得有些奇怪。

突然意識到在自己成為現在這個身份以前,原主對這幾個孩子可稱不上有多好,收回爪子的張瑜想到這裡動作一頓,只能尷尬的沖著孩子擠出一點笑意:「你先跟他們收拾東西,我出去和幾個嬸子打聲招呼,拿好東西咱們就直接去縣城。」

魏遠乖巧的沒有提起以前的事情,雖然過去過的很苦,面前的女人對他們也很苛刻。

可是現在這樣,從前做夢也想不到的生活,讓他有些不太願意醒過來。

咬住嘴唇沒怎麼吭聲,他低著頭默默地整理著自己的衣服。

良嘉 看著這孩子的模樣,張瑜有心想要在勸慰兩句,可頂著這個身份,實在沒什麼立場說話,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起身跟魏川打了聲招呼,便匆匆忙忙地走了出去。

婦人是李氏。

本以為帶走阿巧的事情,都是由李氏的女兒一手策劃。

如今看來,之前刻意留下了這些人的性命倒是輕的。

按照記憶,張瑜來到了李家家門口的時候,正好看著李氏從屋子裡頭走了出來。

見到了她的時候,李氏的臉色一瞬間就變得慘白無比。

看著她這個樣子,張瑜心裡頭就有數了,冷笑了一聲,一把就推開了本來就沒鎖上的院門。

「聽說在村尾的地方發生了好大的一件事情,驚動了村子里不少人呢!就連里正也跟著過去了,嬸子怎麼沒去湊熱鬧?」

李氏其實是去過的。

可是那個時候過去的村民太多,她也沒敢出現在人前,遠遠的看了一眼,看著張瑜已經把孩子給帶走的時候,就默默地回到了家裡。

「你想說什麼?」

勉強讓自己保持了鎮定,開口說話的時候,聲音裡頭不由自主的總會帶上了顫抖。

「計劃的挺好啊!先是是到我家裡頭去砸東西,後來乾脆就把孩子也一起給擄走了!如果魏遠沒有拚命的攔住你們,是不是打算把那三個小丫頭一起抱走?」

張瑜眯起眼睛,緩緩的朝著李氏走近:「這麼喜歡替別人家裡頭的孩子做主,不如也把你們家的小孩拿出來!讓我帶著到人牙子面前去走一圈怎麼樣?」

鋪天蓋地的壓迫和心頭泛起來的恐慌,讓李氏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可是,在迎上了那樣的目光時,卻又奮力的梗著脖子:「這件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誰讓你自己出門的時候不看好孩子的!現在出了事,怪到我頭上幹什麼?」

張瑜冷笑了一聲:「不要辯解了,現在這個地方就我們兩個人,孩子為什麼會被抱走,你我心知肚明!要不然我吃飽了撐的來為難你?」

李氏目光躲閃,瞧著她離自己又近了一些的時候,忍不住往後退了兩步,結果沒站穩,一屁股就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這不是你自己一直都想做的事情嗎?我不過就是幫你動了手而已,什麼時候你居然也有臉來怪我了!」

知道沒辦法瞞過了面前的人,李氏乾脆擰笑了一聲:「少在這個地方假裝你自己很關心這些孩子了!當初這幾個孩子在雪地裡頭快要餓死的時候,也不見得你出來表現一下慈母心懷!」

「你不是一直都很討厭這幾個拖油瓶嗎?現在我給你指了一條明路,這些孩子不僅可以送的遠遠的,自己也可以拿一筆錢!你有什麼資格來怪我呢!」

李氏說著,忍不住笑了一聲:「別是因為現在魏川回來了,所以你這女人才故意收斂了以前的真面目,刻意在這幾個孩子面前裝的吧!」

「我可警告你!如果不想讓魏川知道你這女人的真面目,現在就給我滾!我們自家的人做了什麼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

苛待了孩子的人是原主,又不是她。

張瑜目光冰冷,並沒有在第一時間開口,可是這樣的態度,卻被女人誤以為,張瑜這是被自己抓住了小辮子,所以不敢吭聲了!

於是,忍不住一邊罵罵咧咧的,一邊嘴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意:「……如果不想被他知道的話,最好老老實實的把錢給我交出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個狐狸精在外頭勾搭上了野男人,最近從那個男人手裡拿到了好多錢吧?反正你都有這麼多錢了,給我們一點又怎麼了!」

「說什麼自己到後山裡頭找到了野菜和藥材才能換到銀子,這種話你唬鬼呢!老娘在這個地方生活了這麼幾十年,可從來沒在後山找到過這麼多好東西!」

女人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就站到了張瑜的面前,準備自己動手搜了。

張瑜一把就掐住了她的手腕,冷眼看著面前的人:「去啊!我又沒攔著你,當著里正和所有村民的面,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都嚷嚷出來!」

這樣一副坦然大方的樣子,反倒是讓李氏有些猶豫了。

張瑜懶得再跟這個女人掰扯什麼,一把就用力的扯著她的手腕,將人往自己的面前一帶。

空出來的另一隻手,則是揪住了李氏的衣領。

「我可警告你,要是再敢打這幾個孩子的主意,讓我在村子裡面聽到什麼風言風語,我可不介意把你們一家人全都送進大牢里去!」

說著,張瑜冷笑了一聲,看著這個女人下意識的抖了抖身子,微微的鬆開了一些力道:「就像你剛才所說的,我現在有的是錢,有的是資金可以請縣官好好的審一審你們一家子!就看到時候你們有沒有這個命,能活著從大牢里走出來!」

說完,成功的看著女人臉色鐵青,張瑜才一把鬆開了手。看著這人四肢無力的,癱軟在了剛才的椅子上,也不打算再留下任何眼神給這人,她轉頭拍了拍手,就準備離開。

可誰能想到剛一轉身,就感覺到身後有什麼動靜,下意識的往身旁一躲。

回頭就看著李氏貓著腰,準備抓住自己腰間的錢袋,誰能想撲了個空,姿態狼狽的撲到了地上。

。 幽州,前往廣陽的路上。

曹操和關羽率領着一千騎兵朝着廣陽郡方向一路疾馳。

「敢問曹公,你就如此信任關某嗎?」

曹操轉過頭看向身旁的關羽,輕笑一聲道:「雲長既然能問出這種問題,就足以說明曹某的信任沒有錯!」

關羽深深地看了一眼曹操,淡淡的說了一句。

「多謝曹公信任,關某此行定然保你無恙,不過,關某與大哥三弟義結金蘭時,說好了生死與共,可能要辜負曹公的厚愛了。」

雖然關羽不知道曹操為什麼對他如此另眼相看,但是他的靈覺告訴自己,曹操對他的態度不一般,所以他對於曹操一直都是採取不予理會的態度。

可他沒想到的是,曹操竟然有如此氣魄敢將性命全部託付給自己這個剛認識的人,這讓關羽有很大的觸動。

曹操聽后,哈哈大笑一聲,什麼也沒有說,但卻在心中嗤笑了一下,「關雲長,不是每個人都會像你這樣想的,來日方長,我們慢慢看就知道了!」

急速的趕路,大約幾個時辰后,兩人靠近了廣陽郡。

曹操一抬手放緩了前行的速度,對着關羽說道:「雲長,前面應該就是黃巾的伏擊圈了,我們要做的事,就是假意中伏,然後撤退,將黃巾賊眾吸引到房山。我是救援幽州的騎都尉,黃巾賊眾應該認識我,所以這件事只能由我去,雲長能否勞煩你在一旁接應我,曹某的性命可就全權交給你了!」

關羽輕撩長髯,對着曹操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得到關羽的答覆,曹操不在猶豫,帶着八百騎徑直朝廣陽的方向,如同沒頭蒼蠅一般直衝而去。

……..

廣陽郡,薊縣附近。

「地公將軍,你說那些官軍還會來嗎?」

張寶得意的對着手下副將高升說道:「當然會來,發出救援的可是幽州刺史,除了正在幽州邊疆抵禦烏桓的公孫瓚以外,其餘的哪一個敢不來,就會被狗皇帝扣上大罪。」

高升連忙諂媚的吹捧道:「地公將軍真乃淮陰侯在世,略施小計,就能將整個幽州收入囊中,要小的說,天公將軍實在是太小心了,直接讓地公將軍您率領咱們太平道百萬大軍,直搗洛陽踏平了狗皇帝的皇宮多好!」

張寶神色有些不渝,他也認為自己大哥實在是太謹慎太膽小了。

「行了,我大哥行事豈是你能評價的,都吩咐下去,讓他們小心着點,算算時間第一批救援的官軍應該要到了,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聽我號令,若是有人敢破壞計劃,就休怪我不留情面!」

「諾,小的遵命。」

高升還沒來得及離開,就看到一個黃巾士兵朝着這裏跑來。

「報!報告地公將軍,大約有八百騎兵正朝我們急速而來,看樣子像是從涿縣方向來的,我等應該怎麼辦,還請地公將軍定奪!」

張寶聽后皺了皺眉,問道:「只有八百騎?」

「稟地公將軍,小的看的真真的,人數不多,絕不超過千騎!」

張寶晦氣的擺了擺手,對着高升說道:「就這麼點人還想救援廣陽,為了他們出動伏擊簡直是浪費,高升你帶五千人去將這八百騎擊潰,動作麻利點!」

高升聽到張寶竟然將這件大功送給自己,不由得喜出望外,連忙對着張寶千恩萬謝道:「多謝地公將軍,在下這就去將那狗官的頭顱提來,獻給地公將軍。」

……..

曹操此時已經能遠遠的看到薊縣的一個影子了,同時他心中那股危險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

「他爺爺的,以後絕對不親自做這樣危險的事情了,除了當年與本初一起搶那個小新娘時,我還沒有這麼心慌過!關雲長呀關雲長,我要是不把你收服了,這次的罪我豈不是白受了!」

曹操緊握着手中的倚天劍,感知力探尋到最大,反覆不斷地探索周圍可能會有伏擊的地方。

就在這時,曹操原本緊張的神色突然變得有些古怪。

「小的們殺呀,斬殺狗官!」

一隊黃巾賊正從前方朝着曹操殺來。

「這是什麼意思?」曹操古怪的看着前方光明正大出現的黃巾賊,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哈哈一笑道:「原來如此,是覺得我這八百騎太少,不值得出動伏擊是嗎,哈哈哈,這樣也好,看來計劃可以改一改了。」

曹操仔細看了一下前方殺過來的黃巾賊,大部分都是步兵,僅有幾百名少量的騎兵,心中突然有了想法。

「傳我號令,等黃巾賊眾靠近我軍五百米時,瞄準天空三段拋射,然後隨我不斷後撤,邊撤邊朝後放箭,將雙方間的距離控制在兩百米!」

「諾!」

很快,黃巾賊就在高升的帶領下接近了曹操的八百騎。

「放箭!」

曹操高喝一聲,三輪利箭拋***準的落在黃巾賊軍中部,黃巾賊根本毫無紀律可言,所以當面對襲來的箭矢時,混亂的中部將黃巾賊軍微微分割成前後兩個部分。

曹操見狀輕笑一聲,「比我想像的還要容易,全軍隨我一同撤離!」

看到曹操帶着八百騎竟然掉頭就跑,高升不由得急了,這手到擒來的戰功,可不能就這樣讓他飛走了,連忙大喊一聲:「快給老子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