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圖薩不情不願地把手朝宋九月伸了過去。

「不用,我不需要把脈,我就看你的氣色,就知道,你最近火氣大,睡眠不好,有口臭,還便秘,對吧?」

宋九月這話一出,聽得祁明修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這禁軍頭子也是不長眼睛,以為女人好欺負,就拿宋九月開刀,想要給落日圖一個下馬威。

誰知道,宋九月,可是他們裏面,最厲害的。

葉老頭和他們三師兄弟,平時都不敢輕易招惹宋九月的,這小子居然不怕死的往上湊,大概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吧。 馮昭嘲諷的看着李永清,「你認為我不敢動你?」

李永清一臉你奈我何的表情,「你不過是個沒有品階的黃毛丫頭,我可是嘉陵長公主封地的人,皇上一向敬重長公主,你敢動我嗎?」

要是換做旁人,包括君天瀾,都會對嘉陵長公主有所顧忌,可是,她馮昭不會,恰好,還有一個君無紀也不會。

「巧了,你可知道你面前這個丫頭在京城最近可是幹了幾件出了名的大事?」

君無紀搖著摺扇走過去,笑嘻嘻的說,「本皇子猜你也不知道,你可知我家阿昭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幾個月前將馮昭公主的女兒華平郡主打得臉毀了容,之後又將其打得卧床不起!」

「她連嘉陵長公主的女兒都敢動,你覺得你一個封地知府算什麼?」

君無紀越說,李永清臉上的表情越黑,沒想到這個女子居然如此的狂妄,連嘉陵長公主也不放在眼裏!

「我可是堂堂的一洲知府,今日不論是王爺,還是你這個黃毛丫頭,都不能拿我何!」

李永清心中發虛,可是氣勢上面仍然是一臉硬氣,只要今日這個罪沒有定下來,那麼一切都還有轉圜的餘地!

馮昭知道他是在等人為他開罪,等她一回京,作為梁州使者的身份沒有了,那靠在嘉陵長公主的面子上,他還真的有可能撿回一條命!

可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你若真是這樣以為,那就是太小看我蕭昭寧了!」

「刷——」

馮昭伸手從驚嵐背上取下一把劍,霎時一陣寒光閃過,緊接着,冰涼的劍尖就指向了李永清的喉嚨。

「你可知,這把劍叫什麼名字?」

李永清看着劍上的雕花龍紋,身子不可控制的顫抖了一下。

「龍吟劍!」沈遠風驚呼出聲。

緊接着其他人也認出了這把劍,因為普天之下,敢在劍上面刻着龍紋的,也就只有皇上了。

在場的眾人都沒想到,今日竟然能夠有幸一睹這傳說中的龍吟劍,個個都面帶興奮的打量著。

「皇上在我出行前,曾交給我兩件東西,一是金牌,見牌如見皇上,可號令百官!二是一把龍吟劍,可斬貪官,可誅奸臣!」

「李永清,你以為皇上就真的不敢動長公主的人嗎?你莫不是忘了,這個天下到底是誰的了?」

聽完馮昭的話,李永清臉上的囂張氣焰終於也一點一點的消失殆盡了。可嘆自己一開始就押錯了寶!

「但我願意再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說出你背後是誰指使你動用災銀,殺死何總督的,可以將功補過,從輕處理!」

見他此時氣焰已經有消散,馮昭開始放緩了語調勸解。

李永清苦笑一聲,「那人位高權重,我即便是說出來了,又能怎麼樣?橫豎不過是一死!」

「那你可有想過你的女兒李妍?大好的一個姑娘,從此成為罪臣之女,不是發賣就是為奴,你當真捨得嗎?」

說道李妍,馮昭果然從李永清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猶豫和鬆動。

「妍兒……」

李永清眼睛泛紅,漸漸的開始濕潤。

「你若今日說出那人是誰?我蕭昭寧向你保證,會護住李妍的周全!」

馮昭的話,讓李永清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希望,凝眉思索了一會兒,他抬頭看着馮昭。

「你以何為證?」

「以性命為證。」馮昭一字一句的說。

李永清聞言一震,死死的盯着馮昭,似乎是在掂量她的話有沒有可信度,馮昭也直直的迎視着他,毫不示弱。

一旁的君無紀早就跳開了,「阿昭,你如此護著李妍那個丫頭作甚麼?直接將這個老頭定罪交給衙門就是了!」

馮昭白了君無紀一眼,示意他住嘴。

李永清眸光閃了閃,最後似是下定了決心似的,張嘴說道。

「只要你能夠保全我的妍兒,我什麼都告訴你!」

馮昭聞言,臉上閃過一絲欣喜,問道,「那你說,是誰指使你的?他有什麼圖謀?」

「此人位高權重,又蟄伏多年,此人便是……呃——」

突然李永清雙目圓睜,一臉痛苦的望着馮昭,隨後,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馮昭瞳孔一縮,朝他的背後看去,一支羽箭直穿他的心臟!

「有刺客!」君無紀最先大喊出來!

馮昭立刻抬眼望去,只見寺廟外面一個黑色的影子一晃而過。

君天瀾眼眸一眯,立即追了出去。

驚嵐也是立馬就追了出去。

「你說,到底是誰?他的計劃是什麼?」馮昭死死的抓着李永清的肩膀。

「噗——」一口鮮血吐出,濺在了馮昭紅色的衣裙之上。

只見李永清瞳孔渙散,張嘴,口吐鮮血,含糊不清的說道,「是……是……」

然後,頭一歪,永遠的垂了下去。

馮昭眼中劃過一絲赤紅,明明她已經算好了每一步。

明知李永清在演戲,不拆穿,也故意讓李永清將她身邊的人支走,最後她再以救人為命也跟着離開軍營。

讓李永清放低了警惕,才得以讓夏蟬在李妍和李永清吵架之後,跟蹤了李永清到寺廟,發現了住持和李永清的關係!

她將每一步都計算好了,眼看着就能拆穿君天瀾,再不濟也能拆穿嘉陵的詭計了,可是沒想到最後卻功虧一簣!

鬆開李永清的屍體,馮昭一臉戾氣的站了起來,恰逢君天瀾回來,他對着馮昭說道,「跑了,沒追上!」

馮昭抬眼,一雙美麗的眼眸中射出一道銳利的光芒,似要用眼神將君天瀾射穿。

「沒追上?王爺是身手不濟沒追上,還是故意放水沒追上的?」

氣息紊亂,君天瀾一把掐住了馮昭的脖子,「本王對你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本王!」

「君天瀾!」君無紀從裏面衝出來,一拳打在君天瀾的臉上。

力道之大,居然直接將君天瀾打的後退了好幾步才堪堪穩住。

。這麼濃郁的魔氣,紫英仙上直接過去,說我不擔心,那絕對是假的!

我也顧不上其他,連忙是跟上了紫英仙上的腳步。

但她的速度提的很快,等我追上她的時候,我們已經是到了魔氣最濃郁的地帶。

而泰山府君,已經是在那裏了。

「你……

《少年摸骨師》第499章他的目的 「那……」

流影的聲音充滿了焦急:「不如你不把我當人,把我當個屁放進去?」

他是真的急死了!

偏偏裏面的動靜還不太對勁,似乎是在做什麼不可說的事情。

這般情況下他也不敢硬闖,不過是想隔着門說幾句話罷了,可沒想到卻是這麼艱難!

任重不耐煩了:「不行了,快讓開!」

道遠咬牙切齒:「對,不然我們不客氣了!」

三個人均是氣勢洶洶的。

相反小圓子雖然不過是個孩童模樣,可開口的語氣卻帶着幾分輕蔑:「你們三個……還不夠我一口吃的。」

「……」

這理所當然的語氣!

這漠然一切的態度!

這……一副自己拽哄哄的樣子,真的是和他的外表絲毫不成正比。

最最關鍵的是他們竟也相信,並且甚至還有點瑟瑟發抖!

當真是侮辱性很大,傷害性也很強。

正在三個人慾哭無淚的時候,門被打開了。

出來的是莫柒柒:「好了,你們可以進去了。」

流影下意識問:「……這麼快就完事了?」

任重看向流影。

道遠也看向流影。

无谓感动 兩個人的表情出奇一致,均是一副在說他死定了的樣子。

這般情況下莫柒柒真的是一點都不關心他們要說什麼,畢竟急事和軍務都與她無關,現在她只想慶祝慶祝她的「大河豚」回來了。

因為心情好,她直接拉住了小圓子:「夜深人靜,最適合吃烤全羊了!」就這樣兩個人大搖大擺的走了。

看着二人離去的背影,任重捅了捅流影:「好了,你進去吧!」說到這裏的時候,他根本不給流影說話的機會,面不改色道:「你不進去的話,我們就告訴王爺你說他……」

道遠接腔:「快。」

「!!!」

流影咬了咬牙。

接着掃了二人一眼,憤憤然道:「你們兄弟倆一個鼻孔出氣是吧,等著看以後我怎麼收拾你們!」說着他便進了屋子。

當然先是一陣安靜,很快便傳來了聲聲痛快流涕的求饒。

這個夜晚註定了是個不眠之夜……

……

明日是莫柳月出嫁的日子。

按照禮數來說,她這個姐姐是要提前回去住一夜的,所以那邊可謂是三請四請不斷的派人過來,拒絕了多次之後她也是覺得煩了。

索性對象想給自己找不痛快,她倒是也沒什麼意見了。

晨起簡單收拾了一下,她便要去莫府。

不曾想小糰子卻忽然跑來了。

今日的她穿着一襲淡粉色的衣裙,那層層薄紗加上精緻的桃花刺繡襯得她粉雕玉琢的小臉格外的嬌艷。

她大大的眼睛如同天上的星辰,看到莫柒柒的時候眼睛都亮了:「師父,我要和你一起去!」

莫柒柒輕笑一聲:「你知道我要去哪?」

「當然知道了。」

小糰子揚了揚下巴,滿臉都是傲嬌:「去見你的好妹妹呀,她上次可是折磨死我了,我記得可清楚了。」

莫柒柒看着她這個樣子,不由蹲下看着她問:「所以,你想要做什麼?」

「給師父報仇,給我自己報仇!」

這話使得莫柒柒來了興趣:「你想怎麼報仇?」

「你看!」

小糰子轉了一個圈。

待停下來的時候,脖頸微微上揚了些許:「我可是穿了我最華麗的衣服,還帶了不少人呢,給不給師父面子?」

「之前我一直沒說自己的身份,讓師父遭受了那麼多的誤會,現在那個壞女人明天就要嫁給我的太子哥哥了,我不過去恭喜恭喜怎麼可以的。」

「師父,你說我今天去就能嚇死她吧?」

估計是真能嚇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