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在我注視之下,兩道人影從上方飛速下墜。

「黑衣!救!」

清彥一聲爆喝,「貞子」模樣的魂使瞬間出現在樓房底層。

緊接着,一道人影掉入黑衣懷中,而清彥則是在白衣的支撐下落到地面。 「被發現了?」

玄甲軍營,楚雍眉頭皺起,難道情報是假的?能夠發現李玄策的,肯定是對面的將軍級別,可是老師明明說沒有問題的!

「玄甲軍進入戰備!聽從號令!」

駐地里有人一聲令下,整個軍營頓時沸騰起來,無數玄甲軍有秩序地集結,在各自將領的統帥下,分批出發,踏入了雪原!

村莊外,崔安平三人一直趴着沒敢露頭,儘管那隊士兵已經躲在了村莊中,但他們還是擔心自己被發現。

「怎麼辦?」

王孟希看向崔安平,就算他出身太原王氏,卻也沒有經歷過這種生死關頭,另一邊的靈均保持沉默,目光也看向了中間的崔安平。

「回去報信!」

崔安平思來想去,最終還是選擇了之前被否定過的打算,只要玄甲軍能來,這個村莊就會成為歷史!逃回來的新生也能得救!

可是,就憑他們三個,如何能夠從這隊士兵的眼皮底下跑回去?就算是九紋新生,實力的差距就足以抹平他們幾人的天賦!

「我們三個,必須有一個能夠回去報信,哪怕只剩下一個!」

「明白了嗎?」

崔安平的話,讓王孟希靈均兩人的表情為之一震,什麼意思?棄車保帥嗎?誰是車?誰是帥?

爭論持續了大約幾分鐘才結束,王孟希憤憤不平,靈均也是連連搖頭,卻也無法說服崔安平。

「走!」

急促的一聲低喝,三道人影如離弦之箭竄出了樹木的遮擋,直奔邊界方向,崔安平心裏估算過,只要十分鐘,他們就能回到靈界,進入雪原!

「殺!」

果不其然,在他們三人行動的瞬間,村莊里的士兵立刻發現,三名壯碩的獸人猛然沖了出來,速度極快,直撲崔安平三人!

崔安平緊張地渾身戰慄,恐懼變成了對身體的刺激,讓他的速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迅疾,在他的左右,王孟希靈均並駕齊驅,儘管如此,他們也感受到了來自身後不斷迫近的殺氣!

三分鐘!崔安平感受到了殺氣已經近在咫尺!他腳下猛然一頓,藉著反震的力量整個人如猛虎般轉身撲出,目標正是身後的追兵!

「啊!」

崔安平不由自主地發出了怒吼,他需要宣洩心中的恐懼,也需要給自己提升勇氣,這不是平日裏的切磋,而是關乎生死的拼殺!

右手手臂之上,四道銀色光圈環繞,一枝梅花傲然綻放,香氣四溢,罩向了那三個追殺的獸人!

面對崔安平的反擊,三個獸人的臉上露出了冷笑,區區一個靈士新生,還真是不自量力!他們反手拔出背上長刀,直接沖了上去,三把長刀高高舉起,只要一個劈斬便能將眼前的小傢伙砍成三段!

「恩?」

香氣入鼻,三名獸人猛然覺得不對勁,眼前一晃,竟是感到眩暈,三人心中驚駭,他們三名靈者竟然被一個靈士給暈住了!

能夠進入這支截殺小隊的,都是靈者中的佼佼者,三名獸人在陷入香氣攝魂的瞬間,便做出了反應,立刻背靠背形成三角,長刀翻飛,將身前的空間籠罩!

一眨眼的功夫,眩暈感便消失了,三名獸人心中暴怒,一定要把這個小子碎屍萬段!可是就在這一眨眼的時間,凌厲的攻擊已經落下!

「噗!」

崔安平手持鶴羽,利用梅香迷惑的瞬間,刺入了一名獸人的肩膀!原本他是要直接取對方性命的,可是對手反應太快,瞬間避開了要害!

「糟了!」

崔安平感到不妙,急忙後退,奈何靈者的速度太快了,一把長刀從上至下,直接掠過了他的胸前!

劇痛瞬間襲來,崔安平向後跌出,摔落在地上,掙扎了幾下,沒了動靜,與他一同摔落的,還有一隻手臂!

「你們先追!」

斷臂的獸人怒聲道,心裏也是有幾分后怕,他還從沒遇上過一個靈士,能夠破開自己的防禦的!更別說斬下自己的一隻手臂!

其他兩名獸人繼續追趕,斷臂的獸人手提長刀,走向了崔安平,他從沒吃過這麼大的虧,竟然在陰溝里翻了船,自己一定要把這小子的腦袋摘下來,風乾了掛在家中,時刻提醒自己!

長刀舉起,對準了崔安平的脖頸落下,他舔著嘴唇,已經能夠想像得到鮮血噴濺的場景,那是他最喜歡的味道。

刀光落下,與此同時,銀色光芒閃耀,原本死去的小傢伙竟然驟起,左臂之上也有四道光芒閃爍,與先前的靈力不同,這次的靈力更像是來自天地間的壓制,是對他血脈的凈化!那是,浩然正氣!

在磅礴浩大的攻勢下,斷臂的獸人沒有來得及發出聲響,便煙消雲散,彷彿從來不曾存在,他到死也不明白,為什麼一個新生,竟然能擁有如此精純的浩然正氣,那是對他們異族最為致命的威脅!

崔安平也愣住了,一名靈者修為的獸人,就這麼死了?他沒想到自己傾盡全力的拚死一擊,竟然有這麼厲害,本以為能夠重傷對手,結果直接灰飛煙滅了?

胸口的疼痛傳來,他掙扎著爬起來,吐了一大口血,若不是他喝過鍛體散,加上浩然正氣固本培元的錘鍊,恐怕剛才那一刀,真的就要他的命了!

即便如此,還是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傷口,從腹部到肩膀,鮮血淋漓,觸目驚心,他不敢停留,簡單的包紮之後,踉蹌著追了上去。

按照他的計劃,一旦敵人追上來,他是第一道攔截,接下來,就是王孟希了,而靈均作為三人中境界最高的五紋靈士,不到絕境,不可停下腳步!

十分鐘的路程,三分鐘的時候,崔安平留下攔截,七分鐘左右,王孟希便會被追上,雖然崔安平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有把握攔截兩名追兵,但是還是選擇相信他。

幸運的是,當崔安平找到王孟希的時候,第二名獸人的屍體就躺在他的腳下,不幸的是,王孟希昏迷不醒,七竅流血,顯然是受到了震蕩所致。

比起崔安平,王孟希的手段顯然更加破壞,地面起伏,岩石突起,千里江山圖的威力彰顯的一清二楚,不愧是名震靈界的修行功法。

沒等崔安平把他拖走,身後再次傳來了腳步聲,崔安平心中的絕望頓時涌了上來,最壞的情況還是出現了,敵人的追兵,不止三名!中年男人注意到這個火是憑空產生的,所以這兩個肯定是魂師,而且還不弱,這時他不由得有些慶幸自己沒有衝動。

小男孩聞着空氣中麻辣兔頭的香味,他已經好久沒有吃東西了,肚子餓的咕咕叫,只能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父親。

中年男人沒有辦法,只得安慰道:「乖,等咱們回家了,我們就有吃的了。」

《諸天:提前了十萬年簽到當魂獸》第一百二十七章這兔子真好吃 范馬刃牙心中怒火噴涌,死囚犯有事找自己弟弟千尋?

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有大問題,其他都可以冷靜對待,唯獨這件事他們踩中了雷區。

多利安和鐸爾腳步一頓,感受如刀鋒銳利的殺意,一時間竟陷入詭異僵持。

「作為千尋的老師,我應該有義務了解一下。」

涉川剛氣叉腰輕笑,笑容十分冷漠。

烈和愚地獨步兩人,默默將目光鎖定對方。

千尋他們五人都認識,不僅禮貌懂事,武道天賦也極其強悍。

至少大家不會討厭那小傢伙。

「所以千尋是誰?」

花山熏捏住酒瓶,疑惑灌上幾口。

「涉川,別來無恙啊。」

「當初誰也沒想到,我們會以這種形式再次相見,柳先生。」

柳龍光慢悠悠踱步而來,臉上可惜打量面前瘦小老頭:「你憔悴了不少,早知道以後是這副樣子,我就該痛下殺手!」

數年前,他們兩人交過手,最終以涉川剛氣棋差一籌落敗,而代價左眼被柳龍光戳瞎失明。

別看他現在眼如常人,真相只是安裝了個義眼。

「今時不同往日,柳先生可不要大意啊。」涉川剛氣也不惱,笑呵呵地說。

「我從你小小體內,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力量,說不定能夠讓我敗北而歸。」

斯別克注視着刃牙,嘴角掀起一個怪異笑容。

「我對你很感興趣。」

愚地獨步看向多利安,用中指勾了勾:「承蒙厚愛,對犬子照顧有佳,作為回報我會讓你徹底敗北!」

榜样 烈則一直盯着對方左腿,如劍濃眉深深皺緊。

「我還得感謝那孩子,讓我得以破后而立,現今左腿骨全由鋼鐵打造,比以往能加強大了!」

多利安森然一笑,轟然用左腳踏破地磚,蜿蜒曲折的裂痕浮現。

「大塊頭,你想跟我打嗎?」

鐸爾仰視十九歲的花山薰,後者一臉漠然注視。

「都可以。」

「哈哈,這可不是一場比賽,沒有地點時間,沒有裁判鼓鳴,大家只要見面便可盡情享受廝殺,即便行苟且之事也是如此,百無禁忌!」

西科爾斯基狂妄大笑,以絕對必勝的語氣:「沒有了擂台的武道家,就像沒有牙齒的老虎!」

「不用那麼麻煩,我現在就將你們一網打盡!」

刃牙背肌開始發力,但卻被愚地獨步一把抓住肩膀。

「地下競技場空間狹小,不合適群戰,他們那邊還攜帶了炸藥,此時開打局勢對我們很不利。」

話已至此,刃牙只好暫時放棄,可那雙攝人心魄的眼瞳,一直在多利安和鐸爾之間遊盪。

「其實我有個疑問,既然你們想尋求敗北,為何不挑戰地表最強生物,以勇次郎的實力,肯定能滿足大家願望。」

德川光成說出了藏在心裏的困惑。

原本要快燃燒天際的火焰,一下子被冰涼的冷水澆滅。

眾死囚同時默契閉上了嘴。

他們只是尋求敗北,如果找上勇次郎,性質便完全變了個樣。

那不是尋敗,那是在尋死!

當然,這關乎顏面的問題,他們自然不可能如實回答。

「勇次郎?我早就想領教了。」

西科爾斯基一臉很勇地說。

那個男人中的男人,究竟有多男人,他早就想見識一番。

「天色不早了,各位我們明天見,當然你們想現在襲擊我,同樣也沒問題,畢竟戰鬥已經開始!」

鐸爾微笑地說。

無論何時何地,無論受傷與否,刀劍槍支都可運用,相遇即是廝殺!

這便是他們無規則搏鬥!

其餘死囚相互對視一眼,也都慢悠悠離開,刃牙遙望那漸漸消失的背影,腦袋微垂不知所想。

……

「哈哈,居然大言不慚,想把我們一網打盡,果然只是個十七歲的學生而已。」

月光灑在鱗次櫛比的店鋪,街道路燈宛如指示牌,西科爾斯基一人走在公園裏。

那幾個人都很強大,真想全部品嘗一遍,尤其叫范馬刃牙的小鬼。

「這可真是太有趣了!」

他雙手枕在腦後,一陣心滿意足。

但突然,西科爾斯基驀然停住步伐,眼睛緊緊環顧漆黑四周。

「誰?!」

他快速掃過一切可藏匿地點。

草叢,垃圾桶,深黑小巷!

幾乎所有可尋覓的地方,西科爾斯基都仔細觀察過。

無一列外,完全沒發現敵人蹤影。

危機感愈來愈強烈,他眼睛睜到最大,呼吸漸漸急促起來。

到底誰在哪裏?

不對!

那人究竟在哪裏?!

「誰!」

實在受不了這折磨,他再次厲聲大喊。

「你在找我嗎?」

忽然,耳邊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彷彿來自地獄之中的魔鬼。

西科爾斯基面色大變,拳芒以自身極限速度朝後方揮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