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在經歷過天命一站之後,原本天真的小姑娘們都已經長大了。

就如同凌淵所說的那樣。

人,總是在一夜之間長大的……

「最近一段時間,長空市會有大量崩壞能聚集,你可以去把我一下機會。」

雨潼 。 一夜很快過去,經過陳玄的治療后,江無雙睡的很沉,沒有在出現痛經的情況。

當然,這種小毛病對陳玄而言完全就是小兒科。

陳玄第二天一大早就離開了江無雙的別墅,前往聚寶閣公司,他沒有去和江無雙打招呼,昨晚一宿都沒有回去,陳玄都不知道怎麼向秦淑儀解釋了。

「陳哥,你來了!」兩個保安一臉獻媚的看著陳玄。

陳玄點了點頭,然後就如同一個大爺一樣在保安室裡面翹著二郎腿坐了下來,不過沒有過去多久,秦淑儀和李薇兒兩人就開車來到了公司,見到是她們,陳玄正準備躲一躲,豈料秦淑儀直接把車停在了保安室門口,一臉平靜的看著他。

見此,陳玄只能硬著頭皮打招呼;「九師娘,早啊。」

「喲,某些人好像比我們更早吧。」副駕駛上的李薇兒冷嘲熱諷的說道;「這一晚上都不著家,該不會是被某個狐狸精勾引過去暖床了吧,不過看你這精神頭挺好的,昨天晚上的滋味兒如何啊?」

陳玄的臉一黑,這娘們故意害他是吧。

秦淑儀看著他淡淡地說道;「馬上來辦公室找我。」

陳玄的嘴角抽搐了下,九師娘該不會是想對他進行思想教育吧!

沒多久陳玄就來到了秦淑儀的辦公室,這還是他第一次來,秦淑儀的辦公室很整潔,並沒有像一些大老粗一樣擺滿一些書籍來彰顯自己的品味,架子上擺放的都是一些文件。

陳玄一進來就看見了秦淑儀和李薇兒兩人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李薇兒翹著二郎腿,一臉不爽的看著他。

秦淑儀看上去很平靜,不過這種平靜更讓陳玄有些忐忑,說道;「九師娘,你找我啥事兒?」

「昨天晚上為什麼沒有回來?」秦淑儀平靜的問道。

聞言,陳玄正準備說話,李薇兒當即滿臉威脅的看著他,說道;「小犢子,別想著撒謊,如果讓老娘知道你撒謊,今晚回家看我們怎麼收拾你。」

陳玄眼珠子一轉,說道;「九師娘,昨晚我跟韓沖在一塊了,就是上次那個胖子,你認識的,他的老頭是韓萬山。」

「韓萬山韓州長!」秦淑儀和李薇兒兩人一驚。

見到轉移了秦淑儀和李薇兒的注意力,陳玄繼續說道;「九師娘,那小子昨晚喝醉了,我陪了他一宿了,不信我現在就打電話給他。」

見到陳玄要打電話,秦淑儀搖搖頭說道;「不用了,我相信你,不過老大和老二應該對你說過一些事情,所以有些事情不能做的,你最好別去做,明白嗎?」

陳玄當然知道秦淑儀指的是什麼,九轉龍神功沒有進入第一轉之前,那種事情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去做啊!

「我怎麼有點不相信你小子了。」李薇兒站起來在陳玄的身上嗅了嗅;「我怎麼聞著有一股香味兒?」

陳玄趕忙跳開,一臉不滿的說道;「娘們,你想陷害我啊。」

雨潼 「好了。」秦淑儀站起來對陳玄說道;「這次的事情就算了,不過下不為例,對了,你房間裡面那塊原石哪來的?那麼大一塊原石起碼也得好幾千萬吧,千萬別告訴我又是你撿漏得來的。」

昨晚半夜她原本是想起床看看陳玄回來沒有,豈料走進陳玄的房間就發現了那塊一人高的原石。

這事兒陳玄沒想瞞秦淑儀,說道;「九師娘,這是我在賭石行買來的。」

「吹,繼續吹。」李薇兒無情的揭穿陳玄,嘲諷笑道;「小犢子,這塊原石起碼得價值好幾千萬,你哪來的錢?」

「當然是在賭石行賺的唄。」陳玄聳了聳肩。

李薇兒白眼一翻,說道;「你還真把自個兒當賭石大師了,是不是又想說是你這個小保安打敗了王一山王大師?」

陳玄滿臉鬱悶的摸著自己的鼻子;「這難道不應該嗎?」

秦淑儀皺了皺眉,陳玄這話她自然是不相信的,不過就在這時,一通電話忽然打了過來,秦淑儀接通電話后她臉色微變,說道;「好,我知道了,我現在就趕過去。」

「淑儀姐,怎麼呢?」李薇兒和陳玄都看向秦淑儀。

秦淑儀深吸一口氣說道;「咱們在洛江市的店鋪出現情況了,有位客人在咱們店裡買到了贗品,現在正在通過媒體渠道大肆報道,而且咱們在洛江市的店也被人砸了,薇兒,你準備一下,我們現在就啟程去洛江市。」

「九師娘,我也去。」

秦淑儀看了陳玄一眼,沒有拒絕,有這小犢子在她確實也放心一些。

隨後陳玄就跟著秦淑儀、李薇兒兩人前往洛江市,洛江市和東陵市相隔差不多兩百公里,中午的時候,秦淑儀、李薇兒、陳玄三人已經來到了洛江市。

聚寶閣在洛江市有著自己的好幾家店面,雖然這次出事的只有一家店面,不過一旦處理不好的話,將會直接影響到聚寶閣在洛江市的所有生意。

來到洛江市后,三人直奔出事的那家店面而去。

「會長,你們來了。」負責管理這家店面的是一個中年婦女。

秦淑儀、李薇兒、陳玄三人剛剛走進店裡面,就看見了滿地狼藉的畫面,店裡面的所有設施,以及正在售賣的磁器、掛件紛紛遭到了打砸,初步估計,這家店的損失至少在五百萬之上。

秦淑儀和李薇兒兩人的臉色十分不好看。

「張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秦淑儀強壓著心中的憤怒。

張姐一臉難看的說道;「會長,我們這完全是被人陷害的,有位客人拿著一件青花瓶來我們店裡鬧事,而且還帶來了好多媒體記者,非說在咱們這裡買到了贗品,要咱們假一賠十,不過我很確信那件青花瓷根本不是從我們這裡賣出去的,可是那人卻有我們聚寶閣的發票,我看了發票,上面的公章確實是我們聚寶閣的,我懷疑這是有人故意想對付我們聚寶閣,我已經通知了特勤局,他們正在調查這件事情,不過因為此事,我們在洛江市的其他幾家店面都遭受到了影響,現在的輿論對我們聚寶閣很不利。」

「哼,這擺明了就是有人想搞我們聚寶閣,把我們聚寶閣的名聲在洛江市徹底搞臭,別讓老娘知道誰,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他。」李薇兒一臉怒容。

。 隨着大陸之戰再度爆發,秦楓帶着王璐瑤、烏雯霜以及幾個子女在第一時間來到位於中央區域的前線,這裏是天靈大軍的核心所在,一干高層幾乎都在這裏。

但他沒有馬上加入戰鬥,實際上靈仙都還未出手,作為最高戰力,不會馬上投入戰鬥。

不過,秦楓依舊沒有閑着,他施展秘法「墨影浮雲」,衍化出幻靈修分身,令其釋放精神力籠罩邊界線,時刻關注著邊界戰況,同時防止敵人尋找盲點突破而入或是混入姦細。

待得秘法時間一到,便再由他本尊出馬,沒有絲毫空隙。

以他三重天靈仙的精神力,拉伸成線,而非方圓覆蓋,足以拉得很長,整個中央區域所處的邊界線幾乎都在其觀察之中。

只不過,如此做極為耗費精神力,所幸他有着玄魂戒,倒是不足為慮。

其他幾個靈仙同樣沒有閑着,最忙的莫過於楊宇浩,時刻不停地煉製丹藥,之前以提升修為為主,而現在則是以治療傷勢、恢復力量為主。

除了楊宇浩,還有一批培養起來的丹藥師,輔助他煉製一些玄丹古葯、元丹奇葯。

天靈發展了千年,如今已有十餘名靈仙,論修為最高的是段天仇,而論戰力便要屬秦楓了。

除了他二人,另外還有春烏擎、春玲兒、楊宇浩、谷中仙、費吒、蔡宇翔、蔡芸芸、龔德、保羅修斯、保羅蓋斯、葉枯、春曉、華無繁、宋志遠以及謝天一。

費吒、保羅修斯、保羅蓋斯都是近幾年才突破到靈仙,費吒藉助了楊宇浩煉製的仙丹,保羅兩兄弟則是依靠家族資源。

葉枯三人本就天賦驚人,在最近一屆靈界比武中大放光彩,之後在龍鳳門修鍊多年,終於在大戰來臨前突破成仙。

至於宋志遠與謝天一,則是上一屆靈界比武中的佼佼者,二人年紀相仿,修為則都是一重天巔峰靈仙。

前者為南方大宋的後裔,靈體蘊含氣、光、雷四種元素之力。

後者則是謝一海的玄孫,擁有邪水靈體。

天靈大陸近千年裏湧現出了不少靈仙,原本應當更多,只是有些人去了九重天,無法參戰。

至於西門葛玄、莫凌雪以及華家老祖、宋離則是受到聖仙宗的限制,無法參與其中,卻也在暗中關注。

仙靈大陸那邊同樣如此,孔霖仙尊等三人不會參與大戰。

至於魔靈大陸的幾個宗門,同樣有所限制,哪怕最終真的靈仙出戰,也會有所保留,不然聖仙宗絕不會坐視不管。

天靈大陸在最高戰力方面與對方相差並不大,至少靈仙數量並不算少,只是巔峰戰力卻是少了些,除了段天仇與秦楓,其餘之人都是低級靈仙,甚至大部分都只是一重天靈仙,而幽冥宗、血龍谷絕不會缺少中級靈仙。

隨着這幾日交戰,天靈在中堅力量上也顯露出一絲弱勢,畢竟千年時間還有些短,還有不少天驕沒能成長起來。

特別是幽冥宗與血龍谷明確參戰之後,雙方的差距變得明顯。 「斯凱勒中將!請問…甚平先生沒有來馬林梵多嗎?」

下午,回到馬林梵多,剛剛下了軍艦的斯凱勒,就聽到了一個一等兵用詢問的語氣跟自己說話,斯凱勒看了他一眼,發現是空元帥的「快遞員」。

斯凱勒不僅一次見過這個海軍士兵為空元帥送新聞、送報告,她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怎麼了嘛?」

「額…我也不清楚,空元帥讓我傳喚您和甚平先生去他的辦公室一趟。」

士兵有些為難,斯凱勒擺了擺手,說道:「我去問問空元帥。」

說完,她就直接朝着本部大樓而去,來到空元帥的辦公室,斯凱勒敲響了門。

「進來。」

辦公室里傳來了空元帥的聲音,斯凱勒皺了皺眉,總覺得這個聲音聽起來…有點兒中氣不足的感覺。

推開虛掩的大門,斯凱勒就要邁進去的腿停頓了下來…因為…她看到了兩個Marshmello,就是那個電音屆的棉花糖。

還有個躺在沙發上睡覺的卡普,看到卡普,斯凱勒確定自己沒有誤入什麼奇奇怪怪的位面,頓住的腿再度邁動,走了進去。

斯凱勒打量了兩眼,才依靠兩人正義披風上的肩章,認出了兩人的身份,她咽了一口唾沫,說道:「空元帥,聽說你找我?」

空點了點頭,又探頭看了看,說道:「那個魚人甚平,沒有過來嗎?我不是交代讓你們倆都來我的辦公室嗎?」

「額…他還在魚人島處理事情,三個月後才能報道,怎麼了?」

「三個月?!」*2

超羲 空和戰國同時驚呼,如今距離畢業典禮,兩人的談話才只剩下不到半個月的時間,為此他們不惜和對方打了一架。

但是…你斯凱勒現在說要三個月後,甚平才能加入海軍?

空十分不滿,他畢業典禮那天,就憑一張嘴講?這還算是小事,要是空信誓旦旦的講了,說什麼海軍之中沒有種族之分,只要心懷正義就能加入海軍。

然後還以甚平這個守衛魚人海軍作為例子,最後,要是三個月之內,甚平突然決定不加入海軍了,那空的臉面往哪兒擱?!

空到現在都忘不掉,羅傑死後一年,他發佈講話,說什麼海賊的時代結束,接下來四海以及偉大航道只會越來越安定。

然後世界經濟新聞報就給自己來了一記背刺,公佈了羅傑死後,四海新海賊數量暴漲的數據,要是再來一次,他空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尤其這還是自己退役前最後一次講話,要是被人翻舊賬,發現自己這個元帥,退役前最後一次講話,居然是在放屁,那他空的晚節豈不是不保?!

「呵呵~咳~呵呵~」

戰國突然發出了難聽,甚至有些詭異的笑聲,你空元帥不講武德,搞偷襲取得這不正義的勝利,到最後,你也是個輸家!

空此時聽到戰國的笑聲,變得更加的煩躁,想撓頭,但是一伸手,卻是摸到了纏在自己頭上的繃帶,無奈的放下手,看向斯凱勒問道:

「你對於甚平加入海軍,有着足夠的信心嗎?」

斯凱勒挑了挑斷開的左眉,說道:「有信心,怎麼了?把我傳喚過來,問了一大堆,發生了什麼事?可以先跟我說說嗎?」

見斯凱勒的情緒也有些不滿,空想了想,還是跟斯凱勒先說了自己的想法,斯凱勒皺起眉頭,說道:

「沒有種族、性別的關隘?只要懷有正義之心,就能加入海軍,為海軍效力?…」

斯凱勒念叨著,結果了海軍本部關於半個月後畢業典禮儀式上的安排表,看了看,說道:「我似乎比您和戰國大將更早發表講話…」

她話語一出,空和戰國瞬間站起,一臉警惕的看着斯凱勒,雖然,他們警惕的表情被繃帶完全遮擋。

在兩人緊張的注視之中,斯凱勒露出了耿直笑容,說道:「多謝二位,我知道我到時候該講什麼了!」

「斯凱勒中將!我命令你不允許講這個主題!」

空暴怒,錘著桌子警告著斯凱勒,但是斯凱勒的笑容沒有絲毫的變化或動搖,而是說道:「甚平加入海軍,短期內那也是我的兵,我來講種族最為合適。

而且,我還是你們極為親口說過的,新生代中最有潛力的女性海軍,我來將性別的這個話題,不是更有說服力嗎?

我說得對嗎?空元帥?戰國大將?」

「老夫不管!反正老夫不允許你講!」

空直接倚老賣老的撒潑起來,戰國反應雖然沒有空那麼大,但是也是表達出了抗拒情緒,斯凱勒則是哈哈大笑起來。

她並沒有想過真的去講這兩個話題,畢竟兩個話題,都不是斯凱勒一個新任中將該講的深度。

性別這一點她還能講一講,但是種族的這個話題,實在是太大,大海上各個種族之間,一直有着矛盾與摩擦,一個不慎,就會講錯話,而且她的言語也沒有足夠的信服力。

因此,斯凱勒是不會去碰這兩個話題的,之所以這麼說,主要是氣氣空和戰國。

卡普此時也是醒了過來,看着儀式的安排表,他揉了揉眼睛,說道:「老夫也還沒寫演講稿呢!斯凱勒你寫兩份吧,我們兩個一人一個話題,怎麼樣?」

「好主意!」

斯凱勒給卡普比出了一個大拇指,兩人都露出了蒙奇·D一族的笑容,空和戰國此時卻是激動起來,他們會和斯凱勒客氣,和你卡普可不會。

何況!憑啥三個人,就你臉上沒傷?這合適嗎?這不合適!

……

馬林梵多的一家烤肉店內,斯凱勒和「一氣化三清」的電音DJMarshmello開始了用餐,不過三人吃飯的速度很慢。

一方面是臉上纏了許許多多的繃帶,活動的空間不足,另一方面,則是動作一大,傷口就疼,斯凱勒則是吃得很開心。

這讓斯凱勒再度對一個道理加強了印象,那就是人生在世,身體健康是最重要的。

如果身體出現了毛病,那麼…吃飯是搶飯都搶不過別人!

。 傅焱也不見外,知道李處長這是交代,為什麼要暫時擱置,要大家回去休息的原因。

她伸手端起茶杯,細細的品嘗了一口。好茶!剛上市的龍井。她喝着茶,聞着茶香,絕口不提會上的事情。

「你這丫頭,你就不問問我,為啥擱置這件事?」李處長到底是沒扛過去,傅焱這丫頭,年紀輕輕比自己還有耐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