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大王子大笑了一聲,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肚腩。

「趙先生,我應該可以將您的那句富態當成是稱讚吧。我沒有承繼父王的稱號,你可以稱呼我為卓王。」

「卓王。」趙信低語了一聲。

「他的名字是霍卓,在承繼王位后就成了卓王。」諾雅笑著解釋道,「你們人族這片土地,食物的產量要比我們當時在地窟中高出許多,還能夠豢養牛羊,久而久之他就成這樣了。」

「還是得控制下飲食啊。」趙信笑道。

「王后也總是這樣建議本王。」霍卓眼中露出笑意,「半個月前,就聽說了趙先生歸來的消息,能重新看到你真是一件幸事。」

「我也是。」

霍卓和諾雅他們所住的是王族內城。

這裡的內城建築倒是很有地窟魔族曾經的感覺,就是稍微也融入了一些人族比較現代化的建築特點。

趙信被這對夫妻帶到一處僻靜的院落。

霍卓和趙信坐在一顆垂柳的方桌下,桌上還有著棋盤,上面是沒有下完的象棋。

「你們還玩這些?」

趙信有些意外。

「主要是我比較感興趣。」諾雅端著一壺茶走了過來,「其實我很想學一下圍棋,很鍛煉思維,可惜圍棋實在是太複雜,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嘗嘗,這是我們種植的茶,跟你們人族可能有些區別。」

端著茶杯的趙信輕嗅了一下,又用天眼看了一眼茶的內部。

確認沒有下什麼作料。

他才輕抿了一口。

沒辦法,幾年的時間過去,趙信跟他們之間的交情又不深,他不敢保證諾雅他們不會給自己下什麼套兒。

哪怕他們之間存在著盟友關係。

茶入口有著淡淡的清香,相對人族種的那種有些淡淡的苦澀,魔族種的茶倒是有些像那種花茶。

「還不錯。」

將茶杯放下后的趙信低語,卻不想霍卓笑了出來。

「王后,聽到了吧,趙先生都覺得我培育出的茶不錯,可是你卻總覺得我的茶少了一些味道。」

「你培育的?」

「這是我閑暇無事的時候研究出來的品種,自認為還是比較上品的,而且茶中的靈氣也很充足,對蘊靈養靈效果都很好。」

「想不到你還有這種本事。」

趙信輕笑了一聲,又抿了一口茶后將茶杯放下低語。

「諾雅,久別重逢確實是讓人心喜,可是有件事我還是很不解的,希望你能給我個解釋。」

「霍卓,你回去休息吧。」

諾雅突然抬頭看了霍卓一眼,道。

「你現在的身體也不適合在外久坐,要是染上了風寒就不好了,趙先生有我陪著就夠了。」

「好!」

霍卓笑著應了一聲,又起身朝趙信點頭後轉身離去,就是在他離開時眼中卻是露出了一縷落寞之色。

這神色被趙信看到了。

他大概能想到,這份落寞應該是來源於自己的王權。

從趙信剛接觸諾雅時,他就看的出來諾雅是個對權利把控慾望特彆強烈的性情,現在的城邦看似是霍卓為王,其實真正意義上的王應該是諾雅。

要不然——

堂堂一位魔王,怎麼可能會去想著培育新茶。

對此,趙信卻是未曾做聲。

不管霍卓如何,他跟霍卓之間的關係本就不是特別近,相對而言諾雅跟趙信的關係反而更近一些。

霍卓身為正王卻無法掌權是很讓人可憐。

但趙信並不會插手此事。

眼看著霍卓離開,諾雅才輕吐了口氣。

「不是我。」

都沒等趙信說出他要問何事,諾雅就已是搖頭。

「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魔族向外擴張不是我們卓國做的,我恪守了當時的承諾,只要洛城這一座城。如果你要非說我打破了承諾也沒問題,我確實還吞併了雷城的區域,但這也是我不得不為之。如果我不這樣做,我們卓國就要四面受敵,而且沒有任何退路。」

「只有洛城和雷城區域是你的?」趙信蹙眉。

要知道,現在整個江南可都是在魔族的掌控中。

江南區域內城區總共有十三個。

而且,魔族的領土不光是只有江南區,曾經跟江南相鄰的一些城區也已經淪為了魔族的領土。

所佔區域大概相當於整個龍國的十五分之一。

「其他的區域都是由他國霸佔的。」諾雅低聲道,「你御空而來,應該也看到了魔族所擁有的領土,但這片領土上可是足足擁有四個王國,我們桌國……其實實力是所有王國中最弱的。」

「四國。」

趙信低語一聲蹙眉。

「都哪四國。」

「其中一國,是老二的王國,現在名為商國。」諾雅低聲道,「還有一國,是由當時的戰團統帥貝爾成立,那個國沒有王,是民主制度,跟其他三國都沒有太多的接觸,卻也不跟三國為敵。」

「那最後一國呢?」

「最後一國是實力最強的,也是領土面積最大的,擁有整片區域的五成。」諾雅沉聲道,「國王你也認識……」

突然間,趙信就好似想到了似的,微微抬眉。

「是……」

「其實你都猜出來了吧。」諾雅苦笑一聲道,「戰國國王,被稱之為戰爭女王的,戰王埃米爾。」。 「OK,你們上次活動的經費,老娘總算是補回來了。」蘇恩曦一臉滿足的伸了個懶腰,賺錢似乎對她而言是一件挺享受的事情。「臭小子,你要對我心懷感恩,別看我整日不出門,我可是為了你們每天都在工作。」

「我也每天都在工作啊,每天不厭其煩的扮演著路明非同學的好兄弟。」尚卿文攤了攤手。

「你前天晚上在高架上和楚子航飆車,昨天陪他在道場練了一下午的劍道,今天又和你的楚師兄有什麼活動?」蘇恩曦的目光帶著一絲難以言明的東西。

「額,上午是打籃球。」尚卿文回著。

「這也是工作?」

「當然。」面對蘇恩曦的疑問尚卿文好不猶豫的點了點頭,「而且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是嗎?我還以為你好這口呢。」蘇恩曦倒挺好奇尚卿文為什麼對楚子航那麼感興趣,甚至最近偶爾會懷疑這小子是不是在「自由」的國度覺醒了某種「自由」。

「記得那個中年人嗎?」

「就是把你吊打,還把鑽石搶走那個男人?」蘇恩曦想起了那個戰鬥力有些誇張的中年人。

「別說的那麼難聽!我只是狀態不好,被他砍了兩刀而已。」尚卿文嘟囔著,「是因為他那把刀。」

「怎麼了?那刀是神器,一刀能砍999?」

「不,與之相反,那刀的設計根本不是用來戰鬥的。」尚卿文回憶著自己與那男人在時間零的領域中戰鬥的畫面,「那是一把御神刀,沒有刀鐔,一般不是用來戰鬥的,而是用來觀賞上供的。」

「我雖然年紀不大,但也和不少人對砍過,這你很清楚,但我只見過兩個人用沒有刀鐔的人去砍人。」尚卿文嚴肅的說著,這一份很微妙蹊蹺,「一個是那個男人,還有一個,是楚子航。」

「你懷疑楚子航和那個人有關係?」蘇恩曦這才明白了尚卿文頻繁接觸楚子航的目的。

「我目前還沒看出什麼端疑,那個人整日就一張臭臉單曲循環播放。想來一定和零一樣,肚子里都是黑的!」尚卿文吐槽著。「用這種刀砍人的奇葩,世界上就沒幾個,條件在加上是高階混血種的話,很難讓人不壞疑。」

「對了,說起那件事。」蘇恩曦一下又拿出了埋在薯片堆里的筆記本電腦,「零在破壞龍洋號的時候,把船上的監控錄想帶給順了出來。」

「哦,然後呢?有什麼發現。」尚卿文知道,蘇恩曦這種整日混金融圈的人是很講究「效率」的,她不會無端去做一件沒意義的事情,除非是為了從別人身上找樂子。

「你看著個男人是如何激發這顆「海洋之心」的!」蘇恩曦放大了監控室那模糊的畫面。

那個男人伸出了手,將一顆黑色的血滴在了鑽石上。

「用血觸發的海洋之心?」

「不,你在仔細看!」

蘇恩曦再度將監控畫面放慢,他看見了一個很模糊的閃動。

「時間零!」尚卿文猜出了出現這種畫面的原因。隨後他也立馬用BLCAKBUG發動了時間零。

錄像瞬間被他放慢了數十倍,畫面中男人的動作也恢復了正常的速度。

那男人觸碰了那盛放著鑽石的青銅底座,隨後將自己的血抹在了上面。

「這底座!有問題!」尚卿文驚呼。

「是的,零在反覆觀看分析一夜后找到了這點蛛絲馬跡。」

「她為什麼不讓我直接動用言靈去看?」相比零以正常人的肉眼去觀察,顯然他用時間零來調查錄像的效果會好很多。

「他傷了,我來就行。」蘇恩曦模仿著那沒什麼情緒波動的聲音,「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我突然有點感動。」尚卿文在心中默默地為他之前說零腹黑這事,道歉了四千三百九十六遍。

「先別感動了,你覺得這底座有什麼問題?」

「你把這裡放大。這,好像不是龍文…..」尚卿文指了指底座一個鐫刻滿著花紋和龍文的地方。

「這裡面藏了…英文字母?」蘇恩曦自信的看著,在那龍文中間,模模糊糊的藏著幾個英文字母。

E….V….A?

「龍王大人也看新世紀福音戰士?」這三個字母屬實給尚卿文整不會了。

「這底座或許也不是龍王的東西,龍王應該沒有必要去創造一個東西來壓制這顆鑽石。」蘇恩曦分析著,這東西應該是後來某個精通鍊金術的傢伙設計的。「對了,你和楚子航打完籃球后,記得你的飯局哦!」

「什麼?飯局?」尚卿文猛地一愣。

「看看你聊天記錄哦,私人賬號那個。」蘇恩曦揮了揮手中的iPad,然後對著尚卿文吐了吐舌頭。

【尚卿文】:今天不去同學聚會的話,一起吃個飯吧,我記得我欠你一頓飯。

【蘇曉檣】:好啊!好啊!你還記得這事啊,我以為你忘了呢!

「我靠!」尚卿文沒忍住爆了粗口。

「欠了的情債得自己去還清哦~」蘇恩曦笑了笑,「誒嘿!」

清茗半盏 「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嗎?有意義嗎?」

「有啊,找樂子嘛!我就喜歡在你身上找樂子。」

………

楚子航在仔細填完學校要求的每日檔案彙報后,推開了自己的卧室的門,下了樓。

迎面一陣冷氣傳來,客廳里,媽媽和幾個妝花了一臉的漂亮阿姨橫七豎八的倒在沙發之上。

她們明明在外面逛街購買奢侈品時,都是那麼的光彩照人,但一旦喝醉后…..

如果不是楚子航早已經對這樣的畫面司空見慣了,他一定會感嘆,漂亮的淑女原來都是女瘋子們假冒出來騙人的,就像是殷素素告訴張無忌的那樣,越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

楚子航從一堆酒瓶子中間,找到了那被香水,酒精,粉底液,口紅等多種不明物質塗得「花枝招展」的遙控器,把空調的溫度,從17度調到了25度。

然後找來毯子,替幾個阿姨和媽媽蓋上。

「兒子….」媽媽模糊地揉了揉眼線已經花了一團的眼睛。

「嗯,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楚子航小聲的說著。

「沒有,是媽媽自己做噩夢,被嚇醒了。」媽媽抬著頭,眼神中有些恍惚,「不過我醒來后夢裡的東西也記不清楚了…就記得好像一個男的,拿著好長的一把刀,日本的那種,看不到臉,也不知道是誰….然後不記得了,反正夢裡好可怕,好可怕。」

楚子航微微一愣,回憶起某個持著長刀的身影。

「沒事,只是個夢而已。」楚子航輕輕抱了抱自己那睡的迷迷糊糊的媽媽,「我和別人約了出去打球,等會我會叫佟姨來收拾,給你們點了外賣,等會到了就喊阿姨們一起吃,不能不吃飯。」

「嗯嗯,知道了,兒子真好,就是越來越啰嗦了。」媽媽微笑著點了點頭,「男人太啰嗦了就不夠帥了哦。」

大概是越來越像他了吧?不過媽媽估計也記不得了,自己曾經被一個很啰嗦的男人騙走過。 葉知秋扶正眼鏡,湊近仔細看了看,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唐川,你身上怎麼會出現這個?」

沒等我回答,三戒說道:「應該是無間鬼王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