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奚淺不痛不癢!

雖然剛才因為雷晏亭的輕視,她才有機會坑了他一把。

但如果是拚命的話,呵呵!儘管放馬過來。

人盡數出來后,四位老祖撕裂空間,轉眼她們就出現在密地的演武場。

「現在把你們收穫的九葉玄青果交上來,給你們統計!」

一刻鐘都沒用!

結果就出來了,「第一名:明奚淺,二百三十六枚。第二名:楚幽絕,一百九十一枚。第三名:蕭時染,一百七十二枚。第四名:沈新菏,一百七十枚。第五名:北堂離,一百六十四枚。」

「兩百多??」

「超了第二名四十多枚……」

「還有,你看蕭時染,沈新菏還有北堂離的九葉玄青果,那差距也是……」怪不得說是考核氣運!

「不過蕭時染……怎麼衝進了前三?」

「考核的不是氣運嗎?估計氣運非凡吧……」說這話的弟子心底泛著酸意,她只有二十七枚,堪堪達到及格線。

第二輪考核不合格的,有十二人,這十二人基本都是被別人搶奪了的。

他們或多或少都有收穫。

只是技不如人,被搶了。

雷晏亭和黃松,還有另一個金丹初期站在人群里特別顯眼。

黃松和另一個還好!

這次輸了,大不了下次贏回來就好了,又不是沒有機會。

而雷晏亭臉色灰敗,雙眼陰鬱,再不負兩個月前奚淺看到的樣子。

正氣,爽朗!

修真界要想毀掉一個人還真是,有很多方法!

「天色已晚,第三輪考核明日舉行,大家自行回去休息!」夜鴻看了一眼雷晏亭,惋惜的搖了搖頭。

四位老祖離開后,弟子也三三兩兩的結伴回去休息。

「晏亭,我……」蕭時染才開了個頭就被雷晏亭眼裏的陰鷲嚇住了。

「不要叫我的名字,噁心!」雷晏亭厭惡的看了蕭時染一眼,就像在看什麼髒東西。

蕭時染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蒼白。

「染兒!」陶漣疼惜的攬住她的肩,彷彿受了多大的委屈般,滿眼心疼。

「雷晏亭,染兒又沒做錯什麼?她不愛你也不能強求吧!你又何必對她這樣!」

奚淺清晰的看到雷晏亭背後的拳頭青筋暴漲。

想你是习惯 見這邊有戲看,其他人也不走了,修練多無聊,不看白不看!

「呵!賤人和狗不配和我說話,噁心!」

雷晏亭硬生生克制住想把這對賤人打死的衝動,眼裏全是嘲諷。

聽到這話,蕭時染身子一顫,臉色幾乎變成透明。

「你……」陶漣氣得臉色漲紅,卻又帶着幾分心虛和忌憚!

他和雷晏亭的差距挺大的!

如果打起來,他肯定是被虐的那個。

雷晏亭嗤笑,「慫貨!」

他不急,這對狗男女他要慢慢玩,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方能一解他的心頭之恨。

陰毒的看了兩人一眼,雷晏亭獰笑着轉身。

「站住……」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最新章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與子歸、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全文閱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txt下載、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免費閱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與子歸

與子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世界進化中、開在橫濱的異世界餐廳、山海經種植攻略、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

。 為什麼要找這位正弘道長,因為群里的人說過正弘道長是符篆類的大神,那麼正弘道長這裡肯定也會有找人的符篆。

「正弘大大,請問在嗎?」

「正弘大大,請問在嗎?」

……

薛維發完之後還直接給了好幾個彈窗。

現在薛維已經不在乎是不是暴露自己了,現在他必須要趕緊找到葉萱!

正弘道長:「卧槽?這是發生什麼事了?這位仙友,你可不能刷屏,這位仙友你有何事?(疑惑)」

藍海劉德華:「正弘大大,你有沒有找人的符篆,我現在急用!(抓狂)」

正弘道長:「尋找人的符篆?尋找什麼人的符篆?莫非仙友的朋友出事了?(震驚)」

藍海劉德華:「沒錯,我現在正在人間歷練,不能隨便輕易使用靈力,所以想請問正弘大大有沒有尋人的符篆,感謝不盡!(抱拳)」

正弘道長:「原來如此,藍海仙友竟然如此自律,在下佩服,正好在下這裡有準備過期的追蹤符,只要捏碎,想著想要尋找的人就可以,當然如果有對方的氣溫,物件更好。」

藍海劉德華:「感謝正弘大大,這需要多少陰德?(抱拳)」

正弘道長:「害!要什麼陰德,這本來就是快過期的符篆,算是我贈送與藍海仙友。」

說著,在手機屏幕上出現一個符篆。

「您獲得追蹤符一枚。」

薛維幾乎直接將追蹤符拿出來。

那是一枚泛黃的符篆。

對了,剛才葉萱擁抱了自己用一下,看了看自身,果不其然,薛維找到了一根很長的頭髮,這絕對是葉萱的頭髮!

將葉萱的頭髮放在追蹤符上,一絲陰力直接滲入進入。

就這樣,追蹤符直接變成飛灰。

一道靈光不斷指引著自己。

終於找到你了!薛維眼中冷光乍現。

某個巷子里。

……

葉萱倒在地上,臉色大變的看著一個身穿黑袍的男人。

「你…你是誰…」葉萱顫抖的問。

男人渾身籠罩在黑袍里,從外面完全看不到裡面對方的樣貌。

男人淡淡一笑,「葉小姐,不好意思如此粗魯的對待你,不過有人給了我很豐厚的報酬,所以就委屈您一下。」

有人派人抓自己?

葉萱的大腦飛速的轉動著。

「白家?白楓?」葉萱試問道。

「不好意思,僱主的消息可不能說,接下來就要委屈一下葉小姐了,好了,葉小姐,您可以休息一會,如果不是上頭說安然無恙的把你帶過去,不然我還真的想嘗一下您鮮美的味道。」男人的語氣充斥著一絲淫邪。

葉萱的臉色無比蒼白。

現在葉萱什麼都做不了,自己甚至都沒有明白怎麼到這裡的。

周圍無比昏暗,尤其是這個巷子里連個人都沒有,誰能救自己?

薛維…葉萱悲慘的笑了一下,薛維恐怕都不知道自己被抓到這裡了吧。

「鮮美你馬勒戈壁!」

一聲暴喝直接響起。

只看到一個人影迅速衝來。

轟!

薛維的拳頭不斷變大,硬生生的砸在了男人的臉上。

這一次薛維可是足足用了百分之百的力氣。

那力道簡直可以把一個成年人粗細的樹木砸斷。

男人眼睛暴凸,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

「薛維!」葉萱美眸含著淚驚喜看著薛維。

「我就說你怎麼不回信息了,你去躲一下,這傢伙我來對付。」薛維緩緩說道。

現在薛維的心裡壓力可同樣大。

要知道眼前的這個可是一個修鍊者。

甚至不是普通的修鍊者,普通的修鍊者身上所散發的靈力是純潔的,這個傢伙已經有陰邪之力的摻雜,不然是不可能會攜帶陰風。

「呵呵呵呵…」

男人緩緩站起來。

頭上的帽子也脫下來。

看到對方的樣貌,薛維和葉萱臉色都猛地一變。

媽的,這個還是人嗎?

整個人宛如乾屍一樣,皮膚都有一種發紫的狀態,眼睛通紅,嘴巴猶如裂口一般十分恐怖。

薛維都不禁後退了一步。

他媽的,這場面薛維哪裡見過。

「不知道哪裡來的小子,你成功惹怒我了,我會一點點的吸食你的鮮血,讓你成為我的養料!」男人直接咆哮了一聲。

那猶如野獸一般的爪子狠狠的朝著薛維衝過來。

普通人可能看不清楚,但是薛維能夠清楚的看到這雙手上纏繞著陣陣黑氣。

薛維大腦飛速的轉動著。

但是誰都沒有發現薛維的手裡出現了一個符篆。

正雷符!

正雷符:可召喚正陽之雷攻擊,使用次數:3

早在來的時候薛維就已經打算怎麼解救葉萱。

正雷符無疑是最有效的。

雷電對於這種陰暗的生物的傷害可是成倍的。

「成為你的養料?你這個丑東西!你可以進地府和閻王聊天喝茶了!」

薛維捏著正雷符,一絲陰力悄然的滲透進正雷符中。

「正陽之雷!」

薛維低吼一聲。

咔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