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她不這麼認為,她不忍着,她有那個實力去挑戰那些內門弟子嗎?

若是硬要去頂撞,也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或許還會連累她娘,讓她娘做任務更加艱難。

她沒在這種種刁難中消沉躲避,只是暫避鋒芒,她不知道本心是什麼,但是知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這是她從前世總結的經驗,長大后,總會想,早知道……

可是這世上沒有後悔葯!

當年她最初的心愿,是好好學習,長大了報效祖國,後半生收穫幸福美滿!

可是最終,她沒了這奮鬥的方向,這或許就是她的本心太過脆弱,被身邊的齷齪算計、自私無恥和反身背叛,錘得粉碎,再也沒有彌合的能力,她初心不堅,本心迷失。

不忘初心,堅守本心,便是再多的磨難,淌過便是。

若是沒有本心,如何能在修道的路上走得長久,白瑧此時有些明白,為何身邊之人總是強調本心,那是他們走到長彼岸的支撐。

若是為他們言語所困,她還如何修鍊,這或許就是他們說的心魔?

如今她沒忘初心,卻不知本心在何處。

她隱忍,那是因為實力不足以讓別人真心的服氣!

那她想做而又可以做的呢?她為何要禁錮自己,使本心蒙塵?

她喜歡這些衣服,穿便是了,喜歡首飾,戴着便好,她為何瞻前顧後,難道還要留下遺憾嗎?

如今這個機會就握在她自己的手中,因為前世種種,她卻遲遲不敢抓住,這其實不是權宜之計。

這是膽怯,是懦弱,是自欺欺人……

隱忍不是為了忍,而是為了初心,什麼都忍,那是她在自欺欺人,那不是她的道!

她想做的,是想忍便忍,不想忍便不忍,而不是必須得忍!

她想做的,是這天地間自由自在的人!

求的是不為前塵所縛,自在逍遙!

這便是她的本心。

……

胡菲菲看着白瑧周身盪起的靈韻,張了張嘴,素白的手捂住櫻唇,瞪了瞪眼前的人,給白瑧開了個防禦隔絕陣,抬步退出廳堂。

白瑧放開了心神的束縛,似是能遨遊四海,只覺神魂都是一輕,似是放下了枷鎖。

識海中的白糰子看着不斷擴大的識海,那越發明亮的神識,呆了呆,那神識雖小,卻越來越亮,照亮了整片識海,隨機光芒一收,凝成一顆璀璨的晶核,上面佈滿奇異的銀色紋路,散發着小白糰子不敢靠近的氣息。

白瑧從沉思中回過神,想通了一些事,只覺神識一片清明,心中的鬱氣一掃而空。

此時識海停止了擴張,神識凝成的晶核外,瀰漫出一團淡淡的神識,將這晶核包裹住,恢復之前的模樣。

小白糰子遲疑的看向它熟悉的神識球,轉了幾個圈,似是極為疑惑,怎麼又變回原來的模樣?

試探著靠近一些,那股氣息沒有了,它伸出一隻小觸手戳了戳那銀色的神識球,跟以前一樣的親切感覺,頗為依戀地蹭了蹭這神識球,小白糰子有些害怕。

白瑧心神一動,感受到識海中的小糰子,今日看起來格外粘人,和往常那歡脫貪吃的模樣不同,還有些不明的情緒,似是欣喜又似是害怕,白瑧驚奇,她能感知到一點點這小糰子的情緒了?還是這小糰子表現得太明顯?

陰沉灰暗的世界,濃郁的陰氣滋養著回歸冥府的魂魄,他們踏入鬼門關,走過黃泉路,到了忘川河畔,放不下的執念,忘不了的人,過不了奈何橋,只能站在橋頭,等待着可以與他們一同踏入輪迴的牽念。

一股冷風刮過幽冥殿,被阻在陣法之外。

幽冥帝君的閉關之所,打坐中的帝君木朔猛然睜開眼,就在剛剛,他與那塊玲瓏玉牌的聯繫完全斷了。

這本不能讓他動容,玲瓏玉牌已生了靈智,就算沒有他的一縷神識,與那姑娘相伴而生,玲瓏玉牌也不會棄她與不顧。

只是在那聯繫斷的瞬間,他似是感到了一股不該在那出現的威壓,但願事情發展不要脫離他的預期。

那姑娘莫非出了什麼變故?木朔帝君凝眉。

想起此中的牽扯,他抬手掐算起來,前路一片混沌,似是被什麼蒙蔽,連他也看不穿過去未來,這倒是有些奇異!

他心中一動,一根髮絲出現在他的手中,木朔帝君暗暗鬆口氣,好在他留了些頭髮。

以這根髮絲為引,木朔帝君再次掐算起來,順着髮絲,開始還算順利,只越到後面,前路如被迷霧遮住一般,就算是氣運者,也不該如此!

他只能隱約感應到一些畫面,那姑娘如今安好,可是這聯繫已經這般淡了?

。 選手入口通道,因為天狼眾已經全部隱藏了,所以二階堂蓮這次出現只有他自己一個人。

「計劃要開始了么,速水?」

「不過誰叫片原滅堂給的錢多呢!而且還竟敢將我們天狼眾當成棄子,這就怪不得我了。」

片原滅堂已經察覺到速水的計劃,並在暗中跟天狼眾搭上線,二階堂連猶豫都沒有就放棄了老東家,轉投到片原滅堂的懷抱。

誰叫速水對待手下那麼差!

「這是何等的美麗!」

「何等的絢爛!」

「終於來了,第二輪最後一場比賽!」

鞘香穿着一身性感皮飾內衣站在解說台上高聲咆哮。

「世界級別的美男子大戰,即將開幕!」

嘭!

誇張音效過後,兩邊通道同時走出一個完美身材,相貌精緻的男人。

「哇哇哇!好帥!」

「好帥!」

「桐生先生!」

「蓮!」

兩人影像一出現在大熒幕上,全場女性觀眾直接興奮的嚎叫起來,男人的聲音這會全被他們壓下去,變的弱不可聞。

花痴的力量無論在哪個世界都是恐怖如斯。

「切!一個個花瓶一樣的有什麼好看的。」

理人聳搭在椅子上,不屑道。

「你長的五大三粗的肯定沒女人緣啊!」

四人組最會勾女的冰室涼,此時也有點酸,男生女相就這麼吃香么?

「社長,為什麼剎那君一定要去跟那個十鬼蛇二虎決鬥?那個人好凶的說!」

跟在紫音後面的小秘書,松田智子揉着腦袋迷糊道。

「人都有自己的一些執念吧!而且你不喜歡今井那個小正太嗎?」

隨時點着香煙的秦流院紫音,輕吸一口,語氣從前一句的低沉到后一句的調戲。

「嗚嗚…剎那君好帥的,今井君也好可愛,好難抉擇啊!!!」

松田智子捂住羞紅的臉,嬌羞道,也知道她又在腦補什麼,下一刻又看向擂台中的兩個帥哥,「哇哇,都好帥!」

等看到二階堂蓮的那身服飾時,腦補超頻了,鼻孔直接噴出兩道血柱,「好…好喜歡,還是那套淫蕩的衣服呢!」

這是將二階堂的衣服想像成情趣內衣了?

秦流院紫音被嚇的打了個冷顫,這秘書是不能要了。

今井小宇宙在上午比賽中受傷嚴重,接下來第三輪又要面對在擂台上,表現出碾壓之勢的十鬼蛇二虎。

他們這時候正在考慮換人,秦流院紫音過去一提正合西品治明的心意,兩位社長商量好,到時候他們兩家的鬥技者對換,使用一次換人權利。

秦流院紫音該拿的利益不會少,當然這得桐生剎那表現出足夠的實力。

「十鬼蛇二虎,你給我等著!」

桐生剎那眼睛望向看台,想要找到某個纏繞在他心中的陰影,但這輪余歡都是在餐廳通過電視看比賽,註定他搜尋不到人了。

抬眼望去全是一個個花痴臉的女性觀眾在放聲嘶喊,桐生剎那收回視線看向二階堂,「解決你,我就要能殺死十鬼蛇二虎了!」

「神啊!你等著,我馬上就能殺死褻瀆你,奪取你神力的人了!」

「呵呵…神神叨叨的原來是個瘋子!」

二階堂手掌虛握食指跟拇指伸出,擺一個類似螳螂拳的天狼拳起手式。

「來吧!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實力的差距!」

「吃我天狼拳!」

桐生剎那只是冷冷望着他,什麼天狼拳完全沒放在他眼中,他現在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殺死十鬼蛇二虎,讓自己的神重新降臨。

殺死自己!

救贖自己!

凈化自己!

天狼拳?不過是自己的一塊墊腳石,只是用來展現自己實力,去獲得換人的權利罷了。

「桐生剎那,我已經調查過你的底細,你的流派只是古流柔術中的分支「狐影流」,終究只是島國的村炮拳法而已,絕不可能是我天狼拳的對手!」

「呵呵…就乖乖成為餓狼的食物吧,桐生剎那!」

二階堂露出一絲獰笑。

「預備!開始!」

信號一響,二階堂腳背青筋瞬間暴起,整個人彈射飛去,一腳踹向桐生剎那,在其側身閃避的一瞬拳頭擊出,食指在桐生剎那臉上劃出一道血痕。

影妮 「太好啦!看來速度還是我更勝一籌。」

一擊得手讓二階堂信心爆棚。

「給我飽受絕望吧,弱雞!」

二階堂大吼一聲,正準備乘勝追擊。

卻在他眨眼的瞬間,桐生剎那竟然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人呢?」

一道細小的風聲從側面傳來,二階堂猛的一驚,腳步急划連忙閃躲。

可惜遲了!

桐生剎那的攻擊只是堪堪擦過他的肩膀,上面就出現一圈螺旋狀的傷口,只是一擊就廢了他的左臂。

「你…你這混蛋!你到底幹了什麼?」

二階堂右手按住左臂怒吼道。

「你是在給我預熱嗎?」

桐生剎那用手指沾過臉上血液,用舌頭舔盡。

「你是知道我要想幫神奪回力量,必定會跟二虎苦戰一場,提前給我預熱嗎?

「但這是神給予我的考驗啊!我一定會殺死二虎,那個惡魔二虎!」

桐生剎那抬起頭,臉上全是癲狂。

「你個神經病到底在說什麼啊!」

二階堂恨意噴出。

但!

桐生剎那居然再次憑空消失在他的視野中。

危!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二階堂極速後退,微弱的風聲傳來,才發現桐生剎那再次出現在他身側,還好提前躲閃才堪堪避過了這一擊。

「為什麼,為什麼我撲捉不到他的身影?」

桐生剎那兩次憑空在二階堂眼前消失,一擊讓他開始懷疑人生了。

臉色驚恐,眉心緊皺,明明自己注意全放在他身上,一眨眼對方就消失了。

「這,怎麼可能?」 一場激烈的唇槍舌戰之後,陳飛揚尋思著是不是應該趁熱打鐵,更進一步。

「要不你今晚就別回家了?放心,我們只是簡單地聊天,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鍾一鳴搖了搖頭:「你以為我傻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