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就這?

眼見顧珞真的要走,郁宴十分虛弱的趕緊問道:「你去哪?」

顧珞笑道:「剛剛門口的小廝傳話說秦漠在外面等我,不知道什麼事。」

郁宴:!

你不喂我這個病人吃飯就算了,還要去見秦漠?

這和給我胸口,哦不,給我胃裡灌刀子有什麼區別!

又酸又氣,郁宴只覺得胃裡一陣翻滾,慪的瞬間臉色蒼白起來。

顧珞眼見他臉色一瞬間難看,額頭還滲出細密的汗珠,邁出去的腳又收回,皺眉走到床榻邊朝郁宴手腕摸了個脈,「哪裡不舒服?」

想到之前郁歡說郁宴發燒都不肯吃藥,顧珞嚇唬他,「小王爺這次傷的有點嚴重,有不舒服要立刻說,不能諱疾忌醫,耽誤了的話,怕就是絕症了,治不好,你想想,你死了,小郡主怎麼辦?」

郁宴委屈的不行。

我都病的快死了,你還要去見秦漠!

顧珞見他臉色越來越難看,但摸著脈象還算正常,皺眉道:「胃裡疼還是怎麼?皇上除了灌你那些亂七八糟的,還對你做別的沒有?身上有別的傷嗎?」

有了剛剛的教訓,郁宴不敢繞彎子,帶著怒氣又伴著委屈,道:「就,胃,胃疼,應該是,是餓了,剛剛米粥沒吃多大,大點,我就想吃你,你做的面,但是我現在,不太有力氣吃。」

顧珞:……

胃疼還疼成結巴子了?

一言難盡的看著郁宴,「那你剛剛不說,還逞強說一會兒自己吃,等著,我這就去叫長興他們進來喂你吃。」

郁宴:!

「長興他們幾個跟著蕭嘉遠去辦事了,我這幾天不在,堆了一堆事情需要處理。」郁宴飛快的道。

顧珞:……

結巴子又好了?

迎上顧珞的目光,郁宴一時情急欠起來的腦袋又落回枕頭,「就,勞,勞煩顧醫官,你能不能喂,喂我一下。」

顧珞:……

間歇性結巴子?

郁宴臉色實在是不太好看,顧珞只得道:「小王爺且稍等,我先讓人去和秦漠說一聲,讓他先回去,我得空再去找他。」

郁宴:……

我稍等?你先找他?

還不且郁宴心頭這口濃醋湧上,顧珩從外面進來了,「姐,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

顧珞立刻道:「快,你快喂小王爺吃一下麵條。」

郁宴:……

嗖的滿目不善看向顧珩,然後……呃,惹不起,滿目不善又嗖的變成溫和含笑。

顧珩笑著上前,「好的,姐,好像秦大哥有事找你,剛剛有小廝來院里傳話。」

說著話,顧珩端了麵條碗朝郁宴這邊走來。

顧珞道:「方才已經傳了一次話了,這又催一次,怕是事情要緊,小王爺先吃,我去看看什麼事,等吃完面你歇一會兒,過了晌午再吃一頓葯。」

一面說,顧珞一面就抬腳離開了。

千言萬語,郁宴憋在心頭,但當著未來小舅子的面,又不能扯臉色,一時間快要憋死了!

好想放把火把雲海居點了啊!

啊!!!!!

郁小王爺心頭怎麼咆哮顧珞一點不知,她急急從府里出來,在大門口一眼就看見秦漠。

秦漠背靠著大門外的一棵楊樹上,一條腿微微曲起,正低頭不知琢磨什麼,聽見動靜猛地抬頭,跟著一臉燦爛笑容朝顧珞招招手。

顧珞跨出門檻幾步上前,「出什麼事了?」

秦漠笑道:「我們家老太太今兒親自下廚做了菊花餅,得意的不行,非要讓我請你過去嘗嘗。」 「柱子哥快跑哇,再堅持一下,十兩銀子就是你的了哇……」

「七哥,七哥,你才是最快的呀……」

「大頭,給咱爺們們爭口氣啊,都等著你晚上請酒呢……」

隨著李長壽這簡直堪稱『巨額』的獎勵開出來,本來就熱火朝天,情緒爆棚的眾人,陡然便是又來到了一個新的頂點,幾如要把天空中的驕陽都給比下去。

看著周圍到處都是撕心裂肺般吶喊著的人群,那等暴虐的荷爾蒙,幾如要把天地都引燃,李長壽也止不住的融入其中,恍如是在看後世的世界盃和奧運會。

事實已經證明,這個時代的人們,並非是沒有激情,更非是沒有熱血!

只是……

因為種種原因,他們大多都已經被殘酷的現實給壓彎了腰啊!

此時李長壽這並不複雜的手段,解開了那個臨界點,已然是初步放出了這個光芒!

而李長壽也注意到,跑在最前面的幾個青壯,大多都是半大小子,且都是瘦弱卻腿長的。

果然。

天分這種東西,是真強求不得的……

倒不是說李長壽不喜歡他們,而是普通人才是主流。

特別是處在第一集團末端、還有第二集團前段的那百多號人,很多明顯是沒有太大的天賦,完全都是在憑藉著意志硬撐的。

像是這等苗子,李長壽又怎會放過?

「千總爺,事情都已經辦好了,您還有什麼吩咐……」

正當李長壽正沿著城牆、觀看下方比賽的時候,一個約莫三十齣頭,臉上有不少麻子,身材卻很結實的把總官,趕忙狗一般過來討巧。

「嗯?是老曲啊。行。這事兒你辦的不錯。這會兒沒事了,便在這邊陪某一起盯著吧!」

李長壽不咸不淡的對這曲麻子擺了擺手。

曲麻子卻是大喜,忙是連連拱手作揖道:「謝千總爺,謝千總爺!」

旁邊的周副千總也忙對曲麻子使了個眼色。

曲麻子不由更喜,忙又偷偷的對周副千總千恩萬謝。

李長壽自是注意到了周副千總的小動作,卻恍如沒看見,很快又將注意力匯聚到了下面的比賽當中。

所謂『水至清則無魚』。

後世,晚清的時候,著名的中堂大人曾有一句至理名言:「不用人唯親,難道要用人為疏?」

人事問題,向來是這個世界最核心的問題!

倘若身邊沒有一幫如臂使指的親隨隨時幫你搖旗吶喊,你又憑什麼指揮更多的人?

這曲麻子,便是這幾天李長壽精心考察后的一個目標。

雖然這廝貪財好色,身上毛病不少,但是人家覺悟高,知道向他李二靠攏啊。

就比如那些『爛兵』,此時李長壽新官上任,直接換掉他們的直屬上官,儼然並不明智。

畢竟千戶所鎮可不是蛤蟆村,還遠沒有成為李長壽的『一言堂』,能夠『言出法隨』。

但這些爛兵李長壽卻又不能不掌控,且是得牢牢掌控,以防生變!

便得用個更巧妙的手段了!

那便是——

提拔新的副手!

李長壽此時的確是不會更換這些爛兵的隊官,而且還會大力嘉獎他們,卻不妨,李長壽也會在他們身邊提拔副手啊。

到時,大義的名頭都在李長壽的手中,這些個小隊官,若還要造什麼幺蛾子,再去處置,便是大羅神仙來了,也由不得他們了!

而這也會持續造成分化,逼得他們,不得不向他李長壽來靠攏,爭取更多的機會!

這一來,李長壽又何懼大勢不在掌控了?

說白了,所謂的『帝王之術』,無怪乎便是平衡之術,但真想要玩好這門世間最高深的學問,那也必須得理論結合實際,不斷的去實踐總結才行!

……

這次跑步的篩選,或者說叫比試,在李長壽的『金元攻勢』之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不僅當天便徵收到了符合標準的三百五十餘新兵兵源,李長壽也開始真正的在千戶所鎮收權,加之收攏人心!

而這不過只是個開始!

接下來幾天時間,李長壽又先後對上千號青壯分別測試了力量,眼力,協調性等諸多方面的測試。

五天之後,李長壽已然是收攏了近七百新兵兵源!

再加之從蛤蟆村和鄰村收攏的幾十號新人,再加之墩子他們這些『老兵』,一時間,李長壽能掌控的力量,陡然便是爆棚式的增加到了八百人的規模!

縱然這八百人都還很稚嫩,距離真正的強軍還有十萬八千里,卻無疑是徹底把框架給搭起來了!

而隨著李長壽借著這個契機,把曲麻子等竭力朝他靠攏的七八人,盡數安排到了諸多副手的位置上,整個千戶所鎮,也逐漸開始被李長壽牢牢掌控!

此時。

千戶所鎮再但有什麼風吹草動,已然是有些逃不開李長壽眼睛的意思了。

而在文職吏員方面,李長壽自也沒有閑著。

雖說沒有開革什麼人,卻是又招收了不少新人,特別是原來與李長壽相熟的那個門子老哥劉五,已經是搖身一變,成為了千戶官廳的副管事!

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不外如是了。

……

就在這些新兵盡數開始脫產徵召,被李長壽安頓在千戶官廳旁邊的兩個小校場里,已經開始第一步的新兵操練的時候。

李長壽也終於有了一點閑暇的時間,召集了千戶所鎮最有名氣、實力、包括底蘊的幾個老匠戶議事。

陰涼的官廳內,聽到李長壽想要打制真正有殺傷力、且安全性高、不會輕易炸膛的鳥銃,幾個本來就很緊張、很懼怕李長壽威勢的老匠戶,一個個登時更為緊繃,都是閉口不言。

說的粗暴點,都不搭理李長壽了……

這是個什麼情況?

李長壽一時也有些尷尬,英挺的臉孔都有些發綠起來。

他李二好不容易才在千戶所鎮收攏起權柄來,這威嚴才剛剛立起來,還沒有真穩固呢,便是有人要來挑釁了?

關鍵這還是幾個滿頭白髮的老傢伙挑釁,讓李長壽真處置他們,都是不太好處置的……

這……

但究竟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心凉人凉 看李長壽已經有點要發火的樣子,其中一個滿頭白髮、身材卻很粗壯,明顯能看出年輕時底子的老匠戶小心道:「千總爺,您,您真要打制這般鳥銃嗎?可是,那,那可是需要花費不少銀子的哇……」他們在酒店裏面獃著,一直到天氣陰下來了,才繼續出來晃悠着。

「阮阮,咱們成為了別人眼中的食物了,看看一個個都跑出來了,眼神若有似無的,晚上就有好戲看了。」

閔詩很鎮定地說着,倒是越發的期待晚上的到來。

「咱們還沒有摸清楚這裏的情況到底是如何的,不要輕舉妄動。」

《言靈師她不想爆紅》第90章輕舉妄動橫豎都是得罪巴拉克王室,既然如此,那就殺了這兩個敢覬覦她們母女的人。

蕭雲娜也是很有手段,要麼就不做,要麼就做絕。

「如你所願!」白亦非眼中凶光一閃,身上的第六魂環閃動。

突然間,昆博等人感到從心底里發涼,進而呼吸不順,感覺整片內臟都被凍住了,兩人顫抖地將手伸向白亦

《斗羅之皚皚血衣侯》第一百五十三章夜色迷人 」妹妹,為什麼不想了?你不喜歡我了嗎?「宋明東不是很能理解。

」我已經說了,我還是一個寶寶,就想要過孩子的生活。「十年過去了,當初撒下去的異能種子,也消失得差不多了,爸爸的生活做得不錯,她也想要給這個世界留下一些東西,這才會做一些東西出來,也順利教一下蠢哥哥,其實她自己並沒有成為科學家的意願,她就想要當一條鹹魚,又咸又魚那種,連翻身都不願意。

」……「宋明東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說,他已經不是十年前的小孩子了,妹妹是重生的,上輩子一定過得很苦吧!一個搶了自己媽媽位置的人,還生下了自己,對於妹妹來說是一種煎熬,後來妹妹更是放棄了研究的機會,開始學習醫學,一想到妹妹所受到的委屈,他再沒有理直氣壯要求妹妹和他一起怎麼樣的想法。

」妹妹,要不要我幫你購買一些吃的回來?「妹妹除了做一些小東西,就特別喜歡吃東西,隨著他學習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妹妹更加喜歡的就是吃東西,很多的東西就是妹妹提出一個夠想,然後後面的事情就由他來做,也就遇到了實在解決不了的問題,妹妹會提醒一句,就是這樣他們研究的進度也是一點不慢。

宋綿綿對於這個很滿意,轉頭就開始想自己家裡是不是要開一家美食店,相對於小吃來說,她更喜歡吃美食,只是看家裡人員的分配,可能他們家做不了,沒辦法誰讓他們家的生少了。

就是這樣她也給自己家裡弄出一條辣條生產機器,她覺得開一家廠子還是很有必要的,就比如說這些東西,別人做出來的再怎麼好吃,她也會覺得不太安全,想要吃什麼東西,那就自己生產出來好了,本著這樣的想法,機器出來了,宋雷軍也頂著壓力,趕緊建了一個廠,還隱晦的提了一句有人幫忙。

宋綿綿一開始愣了一下,後來反應過來自己獨自做出來一個小東西,別看東西並不是很大,用處還是不小的,東西做出來了,宋綿綿就去休息了,第二天果然那東西就不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