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席現這個姿勢很不舒服,讓他想起來那時候在沙灘上被江宇華逼着做的事,這種被壓抑的感覺令他忍不住地想要嘔吐,他只覺得胃中一陣抽搐,接着無論那些壓着他的人,他突然一口吐了出來,把剛才被迫吃的一點東西全部吐了。

E先生交代過這個青年不能出事,所以趙姨沒有再去逼他,把現場處理乾淨之後,關上了鐵門,也沒了聲音。

席現有些失神,這不分晝夜的虐待,讓他身體逐漸吃不消。

或者說也許他還能抗,可肚子裏有個小傢伙,卻是愈發地不安穩,那趙姨不愧是教導過這麼多人的狠女人,只要席現不聽話,她就採用極端的手段,席現不知道自己後背被她抽出了多少傷口,但他只能儘可能把後背交出來,必須護著自己的腹部。

不過席現這段時間也發現了一件事,趙姨每次出去后,是準備下一輪的教導,這會有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正是可以利用的時間。

黑暗中閃過一絲銀光,席現從枕頭下找到了上一次趁亂趙姨掉落的金屬發卡,或許可以派上用場。

果然,沒有幾下,席現解開了拴住自己右腳的鏈子,他貼著牆走,打開了門,門外比屋內強烈許多的燈光讓他眼睛不適應地有些刺痛,席現下意識捂住了眼。

等他適應了好一陣,才看清眼前的地方,這裏是極其隱蔽的一個房間,屋外有一條極長的走廊,走廊盡頭有一扇厚重的鐵門,想必只要從哪裏出去,就可以到外面了。

席現貼著牆壁,盡量減少聲響,因為進來以後他也不知道自己渾渾噩噩過了多久,身上的衣服都是後來換的了,所以他也沒穿鞋,地面冰涼,從腳心滲透全身,他不禁打了個哆嗦。

就在這時,旁邊的門發出了聲響,偌大的走廊一眼望到頭,席現慌不擇路,隨手開了一個房間躲了進去。

好在這個房間里並沒有人,旁邊那房裏的趙姨出來了,能聽到她邊走邊罵,「E先生這次的活可真不好乾,那個青年怎麼這麼硬,我從沒見過這麼不願服的Omega,偏偏E先生還不讓把他給動了,又不能弄壞又得□□好,照我說,直接讓他求死不得然後再送醫生那裏恢復如初就是了。」

聽刻薄的女人這麼說,想到這個遭遇,席現不自覺又打了個寒顫,這種視人命為螻蟻的行為,着實噁心。

等女人進了那屋,席現聽到了她刺耳的尖叫聲,「人呢!那個Omega沒了!找!快去給我找!」

接着,似乎是那些人分頭去找的聲音,他們大力踹開了門,進去裏面放肆搜索,翻箱倒櫃不留餘地。

如果再躲下去,馬上就要找到這間屋子了,那熟悉的緊蹙感湧上心頭,曾經不好的記憶翻回,席現的雙腳一時之間忘記了逃跑。

不行,要走!他不能在這裏坐以待斃,他要逃跑!

終於,席現動了起來,在他們全部進了隔壁的屋子時,他光着腳奮力奔跑,只差一步,距離出去的大門僅一步之遙!

席現用全身的力氣,推開了厚重的大紅酸枝木門……滿懷希望的Omega怔在原地。

那大門后不是通往逃生的路,而是開啟地獄的門。

「席現?」沈臻懷回頭,眼色突然陰沉,「怎麼會是你?」

這句話也是席現想說的,他心道不好,轉身就要往回跑,結果正好撞上了另外一撥正在抓他的人。

沈臻懷的身影壓了下來,Omega在Alpha面前顯得這麼弱小,「看來你還不知道怎麼聽話。」

「你休想!」席現輕輕側身,沈臻懷那一拳沒能打在他的肚子上,沈臻懷明顯愣了片刻,突然想起來眼前的這個人是他清楚的散打高手。

席現一旦脫離了束縛,雖然全身無力,但拚命一搏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緊接着,屋內發生一串慘叫,那些方才還制服他的壯漢,癱倒在地。

席現隨手抓起了趙姨,那女人也是被這Omega嚇到了,因為之前一直被鎖著,她不知道這青年身手這麼利落,席現用手臂錮着她細長的脖子,威脅道:「讓開,不然這女人可就沒命了。」

沈臻懷知道席現的散打甚至可以在國際上排名,但他不知道席現在被禁錮了這麼多天後,依然有這麼強的爆發力,這件事似乎變得有趣了起來,沈臻懷看着他不屈的目光中透出不屬於Omega的剛毅,甚至有那麼一瞬在想,就這樣的席現,似乎也不錯。

但很快,沈臻懷的驚愕錯過,他一聲輕笑,「席現,你確實很優秀,但我不需要。」

席現的後背突然被一個大力拍了一掌,接着他合上了眼,昏了過去。

黑暗,孤獨,無助,彷徨,總是能夠讓一個人,想起來許多事。

「誰讓你們都是不聽話的小孩,你們媽媽沒教過你們亂跑會遇到壞人嗎?」

「不聽話,就是活該會被壞人抓走。」

「哭吧,就算哭啞,也不會有人來救你們的。」

那小小的身影失了神,絕望籠罩在他的身上,誰能來救救他,他一定做個很乖的小朋友,一定!

早就該知道,沒一步出格,都是萬分危險危及性命的事。

如果從最開始,席現就該聽席秋妍的話,如果那時候不出國,不留在A城,那麼是不是,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不過有歡樂,就也不會有悲傷。

現在,他什麼都不想要了,他只想出去,然後永遠逃離這一切。

「從此以後,你對誰不要提起這件事,忘記它,也忘記我。」

或許經歷過絕望才知道,那鋒芒能夠折射別人,也總有一天會傷到自己。

可這一次,誰能來救他……

席現被重新關了起來,可奇怪的是,這一次沈臻懷只是收走了他的一切,然後再也沒有吩咐人來逼迫他什麼。

起初席現以為對自己是好的,隨後他發現,沒有人來管他,也斷了他的糧食。

肚子餓極了被胃酸腐蝕地疼痛,與此同時,那也在肚子裏的小傢伙在叫囂著,他可以無所謂,但不能忽視這個尚未成形的小傢伙。

要想辦法,如果再不想辦法,他就保護不住肚子裏的小寶寶了。

只剩下他自己了,也必須要想辦法!

可是,好餓……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時候泯滅獸性不一定需要無休無止的虐待,奪他維持生命的必需品,當狼餓極了的時候,也會像貓一樣不顧尊嚴蹭人類的腳踝。

席現不知道自己在這間屋子裏待了多久,大概到了他已經忘記了要反抗的時候,大門打開了,美味又豐盛的飯菜,送到了他的面前。

飯菜很香,餓了這麼久,就算是再堅強的意志,也難抵抗身體本能的反應。

看着剛來到還惡狠狠的小白狼餓了這麼久也必須屈服,趙姨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果然還是E先生的法子管用。

Omega狼吞虎咽,露出了和之前完全不一樣的粗俗,後面因為吃得太急噎到了自己,堵得面紅耳赤對着自己胸口捶了好幾下。

趙姨竟然也有了一絲心疼,她伸出手,輕輕順着青年的後背,柔聲道:「這才乖,好好聽話才能免受責罰,才能早點回家。」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自己可以回家,青年的眼神中略微有了一絲神色,「我可以……回家嗎?」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欣芙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林毅不由有些發愣,不過也只是一會,手握住穀苗兒的手越發的緊。

嗓子有些干,張了張嘴,最終到嘴邊的話化成了一個點頭的動作。

穀苗兒去接白雲子大師了,一道口諭,林毅坐着軟轎進了宮。

御書房

皇帝:「安陽王近來身體可好?明日便是朝會大典了,還需要你們夫婦二人出力。」

林毅:「臣這身子骨陛下也是知曉的,朝會自當儘力,不知陛下可還記得當初曾許臣下一個請求?」

皇帝聞言微微點頭:「自是記得,安陽王如今想要用這一個請求了嗎?」

林毅:「我家王妃說等棉花種好之後想要出去尋訪看看可還有其他神奇的作物,如今陛下登基朝堂也算穩固,我一體弱之人能做不多,恩科開啟,屆時會有更多的人才為陛下所用,我夫婦二人不若去替陛下尋找更多好作物回來,為大夏盡一份綿薄之力。」

皇帝:「安陽王不用這般妄自菲薄,你們夫婦二人都是能人,朕心中有數,等棉花種出來之後,安陽王妃的名聲更上一層樓,到時候只怕會引來他國窺視,外出遊歷實在是不安全。」

林毅:「陛下此言差矣,種棉一事乃是陛下興起,司農主持,百姓該對陛下感恩戴德,歌頌陛下偉光,我夫婦不過是將自己一些種地的經驗與司農共享,若不是陛下推動支持耕種,哪裏會有今日之場面。」

林毅拱手彎腰,話落一直保持着恭敬的姿態,皇帝看了許久,最終嘆了一口氣。

皇帝:「罷了罷了,你們夫婦二人既然去意已決,那朕便也不再阻攔,只是這種棉一事不可半途而廢,待事情有了結果,你們二人便可自由出行,不過,你們是朕親封的王爵,總不能悄無聲息的不知蹤影,屆時到了何處或者落腳,還是得讓人給官府傳個消息,也便於朕傳召。」

林毅聞言立即跪了下來:「臣謝主隆恩。」

皇帝不由哀怨的瞪了一眼林毅。

皇帝:「謝得真快,你們夫婦二人倒是好了,獨留朕在京都,到時候別忘了給朕多送些有意思的東西進宮,朕就算沒辦法親自體驗,好歹也能看個趣味。」

林毅出了宮,皇帝揮手退下眾人,獨自安靜了許久,直到皇后親自送了茶點過來,才恢復如常。

林毅回到王府,穀苗兒已經將白雲子大師接了回來,子浩則先行回了鎮南王府。

白雲子給林毅把脈,穀苗兒一臉的緊張。

白雲子收手,抬頭正好看到穀苗兒那一臉的緊張。

白雲子:「你這丫頭就這麼信不過為師,之前的葯繼續喝着,我再給添一味滋補的,多養養就好,不是多大的問題。」

穀苗兒連忙上前賠笑:「哪有,徒兒這是關心則亂,實在是之前相公的模樣有些嚇著了,有師傅您在,徒兒最是安心了。」

白雲子:「既然安心,那就去做飯去,許久未吃到魚丸了,就要那酸湯的,這一路馬車座的人都乏味了,莫忘了放些辣子。」

。 顏知許套上衣服,從迷彩背包里找出一疊符咒,推開房間門走出去。

來到院子里,清晰的感受到了自牛家的方向傳來一股凶煞的氣息,四周被猩紅的煞氣籠罩。

「大凶。」

她眉梢微蹙,沒片刻的猶豫,抬腳朝牛家的方向走過去。

來到樓下看了一眼,看到其中一個房間血煞之氣濃郁,窗子大開但似是被一層迷霧所覆蓋。

顏知許掐訣凌空騰起,破開那層迷霧后落在房間內。

她突如其來,打破了房間內的畫面,一人一鬼的目光紛紛落在她的身邊。

「救……救命……她想要殺我,你一定要救救我。」

看到對方輕而易舉的出現在房間里,牛莎莎如釋重負,沒深想一個知名女星為何會懂得術法,一路小跑到顏知許的身上。

「你想多管閑事?」

哪怕顏知許沒刻意的展現出真實本領,但想起在池塘里差點被打成重傷,許心悅臉上浮起忌憚。

心中的不甘像野草一樣瘋狂的滋長,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點便可以拉牛莎莎陪葬了。

顏知許走到房間里的單人沙發上坐下,漫不經心的回答,「唔……不是閑事。」

這管的可是性命,事關許心悅來世究竟是畜生道還是再次投胎為人幸福美滿。

「你!」

失去理智的許心悅眼裡泛起凝重和惱怒,下意識的把顏知許和牛莎莎歸為一丘之貉。

「砰——」

徒然之間,房間門被從外暴力的踹開,那層禁錮的術法被破掉,許心悅懼怕的後退幾步。

抬眸朝門口的方向看去,兩個男人踱步走入房間里。

傅時墨脫下了平日里萬年不變的白大褂,他穿著黑色的睡袍,手腕處的袖子擼起露出一截冷白色的小臂,肌肉線條流暢充滿爆發力。

房間里的人不少,但唯獨一眼看見坐在沙發上的人。

傅時墨推了一下鏡框,「小朋友果然在這裡。」

說著走向她的方向並排坐下,男俊女俏的組合別提多養眼。

顏知許托腮望著他,「傅院長。」

那層由許心悅設下的屏障普通人是絕無可能破開的。

「嗯。」

傅時墨頷首,目光似有似無的略過許心悅,眸底閃過深思。

之前只是會有所察覺感受到這些東西的存在和大致方向。

但現在他能隱約的看到一團虛影,雖然很模糊不清晰。

「小姑奶奶。」

盛縉雲打了個招呼后摸了摸口袋裡滾燙的符咒,一顆心七上八下,惴惴不安。

「……」

許心悅接連退後許多,保持一個相對平安的距離。

來一個就夠棘手的了沒想到一下子會來三個。

其中一個身上瀰漫滔天的紫氣還有一股隱隱壓制她的威壓。

不同於許心悅的滿心警惕,牛莎莎已經放鬆了戒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