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徐凌說得沒錯,事已至此,跟着他是最好的辦法。

自己本就喜歡徐凌,都到了這個地步還離開徐凌,不僅白白失去了清白,還會徹底失去徐凌。

「小沐,你放心,我會對你好的。」

見白小沐沒有反抗的意思,徐凌內心一陣暗爽,對付這種攻略難度低的女主,果然還是粗暴一點比較好,省的多費心思。

白小沐的攻略難度是輕而易舉,徐凌沒必要再去刻意提高好感度了,相信在每天的不斷努力下,必能日久生情讓好感度突破100。

待到好感度突破100,徐凌就能把白小沐帶去海景別墅和林瑤三女見面了。

事不宜遲,徐凌當即就開始忙活起來。

「徐凌!昨晚一晚上都沒休息,你…嗯…」

【滴!白小沐情迷意亂,好感度加1,當前好感度:81】

【滴!白小沐情迷意亂,好感度加1,當前好感度:82】

【滴!白小沐情迷意亂,好感度加1,當前好感度:83】

【滴!恭喜宿主初步攻略白小沐,獎勵50形象值,50氣運值】

【滴!恭喜宿主完全攻略白小沐,獎勵200形象值,200形象值】

「有沒有搞錯,才這麼點獎勵?」

………….

約莫兩個多月後,某別墅,徐凌大馬金刀的坐在床上,打開上帝視角看了眼蕭銘的動向。

「兩個多月過去,總算是走了。」

徐凌等了兩個多月,蕭銘總算是養好傷,從波伊娜身邊離開了。

蕭銘身負鬼穀神針此等逆天醫術,重續斷骨自然不是什麼問題,如今不僅傷勢全部痊癒,修為也是更上一層樓。

不過蕭銘提升了修為,徐凌這段時間也沒閑着。

有史詩級的御女三千道具卡相助,徐凌第一個月輾轉在海景別墅、白小沐家裏來回奔波,修為提升猶如神速。

气势 同時白小沐的好感度也提升到了100,她與周思穎三女會面,正式住進了海景別墅。

不過四個人還是顯得有些不夠,昨晚連番大戰,她們現在應該都處於熟睡狀態。

去往不列顛之際,徐凌便打開個人面板看了看。

【宿主:徐凌】

【氣運值:3660】

【修為:玄階巔峰】

【屬性:體力:171;靈敏:30;魅力:25;】

【形象值:560(待兌換250)】

【反派點:0】

【技能:殿堂級醫術回春九指,宗師級威懾,仙級武技罡拳,龍陽訣第三重,神級技能女人識心術(入門),神級技能不死不滅之體(入門),宗師級武技青蓮歌行】

【道具:無】

【綜合評分:3456】

如今徐凌的修為已是玄階巔峰,只差臨門一腳就能突破為地階強者,氣運值更是遠遠超過了蕭銘。

「對了,之前拿下白小沐的形象值還沒用。」

攻略白小沐的獎勵太少,徐凌都差點給忘了。

他當即將250形象值兌換成25反派點,然後全部加在了魅力值上。

接下來攻略的女主是眼光極其刁鑽的波伊娜,魅力值高一點總沒錯。

「徐凌哥哥,你怎麼好像又變帥了…」

徐凌低頭笑了笑,按住陳靜的腦袋,說道:「別說話,你嘴巴可不能閑着。」

陳靜幽怨的看了眼徐凌,埋頭髮出一陣吸吮的聲音。

………….

兩天後,不列顛,霧都,某賭博遊戲廳。

一名容貌俊秀如妖的華夏青年正坐在一台遊戲機前,眼睛緊盯着遊戲機屏幕上滾動的數字和圖案。

身後站滿了看熱鬧的群眾,他們看着青年一臉驚奇的竊竊私語。

「偶買噶,這個男人都玩了幾個小時沒贏過,居然還在玩。」

「聽說他都在這裏輸了將近一百萬了,該不會是在賭命吧?」

這個青年正是徐凌,他本來只是想着玩一玩,沒想到反手輸了快要一百萬英磅。

「他奶奶的,要不是沒有操控賭博機器的技能。」

徐凌臉色發黑,他能解決氣運逆天的主角,卻拿這個賭博機沒辦法。

「不玩了不玩了,還是辦正事要緊。」

徐凌搖了搖頭,一百多萬對他來說也算不了什麼,他今天過來是來找波伊娜的。

波伊娜與蕭銘的牽扯很深,攻略難度自然不比尋常女主,徐凌要是像在琛寧市對付周思穎幾女一樣用懷柔策略,恐怕幾年都拿不下波伊娜,要想快速拿下她,只能來硬的走淪陷路線。

徐凌剛想起身走人,卻被一名穿着性感的金髮不列顛美女按住了肩膀。

她對徐凌拋了個媚眼,用不列顛語言說道:「帥哥,等會兒有空嗎?要不要去喝一杯?」

徐凌笑了笑,他扭頭仔細打量了一眼這個性感美女,用熟練的不列顛語言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在形象值商店中,精通全球語言的技能只需要500形象值,學會不列顛語言只需要50形象值,徐凌隨便就花50形象值學會了不列顛語言。

眼前這個女人的顏值只能算中等,不過身材真的很火辣,尤其是那種異國美女的味道,很不錯。

攻略波伊娜需要一點時間,在此之前徐凌倒是可以先嘗嘗鮮。

「叫我露比就好,你呢?」

徐凌打量這個美女的同時,她也在仔細打量徐凌。 「美式一杯,給我來一份西冷套餐,然後沙拉,奧地利的紅酒。」

「鵝肝套餐。」李國棟淡淡開口。

「珍珠奶茶,意大利麵,羅宋湯,其餘的看着上就好。」鄭樂樂也選定了一份,這幾天的超負荷工作,讓她的身體感覺到十分的飢餓,好像不管怎麼吃都不管用似的。

服務員走之後,三人煞有其事的將餐布擺在腿上,一副認真等待上菜的樣子,讓羅俊祥恨的咬牙切齒。

「我看鄭總也不是誠心來談事情的,我們還是另外約時間吧。」說着就想要站起來,鄭樂樂喝了一口檸檬水,悠悠開口。

「我只有這一會有時間,要是羅經理沒什麼可說的,那我就走了,至於下次還有沒有時間,那就看運氣了。」

鄭樂樂的一句話讓羅俊祥準備站起來的動作僵住,因為起到一半,他往前傾著身體,屁股后撅著,這一僵,怎麼看怎麼滑稽。

鄭樂樂三人都看着羅俊祥,羅俊祥又坐了回去。

他上次的事情已經搞砸了,這次,不能再把收購的事情搞砸,他可是對着鄭總打了包票的。

薛紹絲毫沒客氣的冷嗤一聲,「走啊,怎麼不走了?我們倒要看看你有幾分骨氣。」薛紹開口,那可是一點面子都沒有給羅俊祥留。

羅俊祥怒氣上涌,眸色一深,但卻還是強忍着,看向鄭樂樂。

「鄭總,咱們不如來討論一下收購案的事情?」

鄭樂樂淡淡掃了羅俊祥一眼,開口,「說吧。」

羅俊祥被鄭樂樂這樣的態度徹底激怒了,一拍桌子。

「鄭樂樂,你現在搞清狀況,現在我已經不是你公司的員工,而且,我還在掌握着你下半輩子還有沒有錢養老,最好對我客氣點。」

鄭樂樂沒說話,薛紹反而接過話頭,斜眼看了羅俊祥一眼,冷嗤一聲,「客氣點,怎麼客氣?和你談談那批有放射性元素的材料是哪裏來的呢?還是看你賊喊捉賊的表演?」

羅俊祥頓時被哽住,怒視薛紹。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說着就要站起來,去拽鄭樂樂的衣服。

薛紹先一步站起來,一把攥住羅俊祥的衣領,「我以為你這玩意已經夠不要臉了,現在還想要對女人,你還有沒有底線啊,太缺德會遭報應的你知不知道。」

羅俊祥在樂寶電器廠也做了許久,對薛紹這個東甌市的富二代也有了解,知道是個混不吝的,自己沒什麼背景,就是被打了,也沒發生長。

這個世界,強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羅俊祥將求助的目光看向鄭樂樂,「鄭總,這就是你帶來的人,你得負責吧,咱們是來談事的,這不是談事的態度吧。」

現在他倒是知道將語氣放平和,沒有剛才火藥味四起。

「你還記得正事就行。」說完,看了一眼薛紹。

薛紹這才鬆了手,還嫌棄的將自己的手在羅俊祥的衣服上磨蹭了兩下,這才坐下。

羅俊祥深吸一口氣,正準備說話,服務生便開始上餐。

鄭樂樂直接拿起叉子,「什麼事情,等吃完再說吧。」

於是,羅俊祥硬生生的憋著一口氣,看着三人一口一口的將東西吃下去,而現在這個時間也到了需要吃下午飯的時候,他肚子也開始感覺到飢餓,但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為了面子,也不好意思將服務生叫過來。

等鄭樂樂等人吃飽喝足了,才擺出來談事的架勢。

「談吧,你們願意出多少錢收購兩家公司。」

羅俊祥見鄭樂樂的架勢就輕叱一聲,他就知道,鄭樂樂撐不住了,果不其然,自己還沒有開口呢,她就把自己的底線給亮了出來,這急不可耐的樣子真難看。

羅俊祥挺直了一下脊背。

「對於樂寶電器廠和昭民小吃所遇到的遭遇,我是深表同情。

「別貓哭耗子,說人話。」薛紹直接出口打斷羅俊祥。

羅俊祥表情扭曲了一瞬,深吸一口氣,直接開口。

「一百萬,兩個廠子。」

聽羅俊祥說完,鄭樂樂三人一股火就從心底冒了出來。

「一百萬?羅經理確定不是開玩笑?兩個廠子光是那兩塊地皮的價格,都不僅僅是一百萬吧。」

鄭樂樂在掙了錢之後,將原本只是租賃的廠區全部買了下來。

因為她很清楚未來房價的走勢,現在將廠區買下來,也是為昭民和樂寶預留下無盡的升值空間。

羅俊祥卻是得意一笑,「這個價位,已經是很合理的了,現在你們的兩個公司可都是官司纏身啊,這要是沒有下家接受,別說是這一百萬了,怕是要跟着你們的公司徹底玩完。」

目前昭民小吃的發展和樂寶電器的遭遇都在他們的預料之內,所以羅俊祥才這麼信誓旦旦的獅子大開口,想要空手套白狼。

鄭樂樂卻是淡淡一笑,「一百萬收購兩個公司,你們算盤打的也太精明了,這錢,我不接受。」

鄭樂樂直接站起來,卻也只是說了對價格的不接受,並沒有說不賣廠子。

「下次讓你們老闆直接來和我聯繫,談價格吧,你這人,我看不上,不想談,不然,就別買了,那點錢我還真不差,大不了就魚死網破。」

鄭樂樂轉身就走,李國棟和薛紹也站起來跟上。

羅俊祥看着離開的三人有些發愣。

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他在這等了半個小時,鄭樂樂他們來卻只用了二十分鐘,其中十五分鐘還是吃飯的時間,說是談事情,談個屁啊,這什麼結果都沒有。

可羅俊祥可是對宋總打了包票的,一定會把這收購案談下來。

羅俊祥狠狠一拍桌子,原本還想等事情談妥好好大吃一頓,但現在,還吃東西呢,已經一肚子氣了。

他起身就要往外走,卻被服務生給攔住。

「先生,請您結一下賬單。」

羅俊祥不耐煩開口,「我什麼都沒點,結什麼結。」

「可是,您同伴吃了啊?」

羅俊祥這才一愣,合著鄭樂樂他們吃了東西沒給錢。

所有人都親眼看到他們是坐在一張桌子上的,是認識的,現在要是不結這個賬丟的是他的人。。 而楚可可卻氣的發抖,想起身她又不知道是被誰推了一把,又倒在了地上,「喬思語,你也就仗著人多欺負我罷了,有本事單挑啊!」

喬思語勾唇冷冷一笑,「憑什麼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就喜歡以多欺少你能拿我怎樣?楚可可,第二巴掌是打你侮辱何雨瞳,遭遇渣男不是她的錯,你也別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專愛做小三那一行!」

「第三巴掌是我自己而打,你能破壞我和靳子塵的婚姻是你的本事,可你不該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在我面前挑釁我,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話音剛落,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經理帶著幾個保安慌慌張張的沖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