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想到這裏,頓時老臉一紅,暗罵自己趁人之危。

蘇月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蘇月,你這個色女……」

話音剛落,驀然對上了一張戲謔的雙眸。

她的內心大驚,臉色更是如同熟透了的大蝦一般,火辣通紅:「你醒了!」

「嗯……好痛,再睡一會兒!」

說着,男人再次拽著女人躺到了床上。

房間里,除了兩個人的呼吸中,就是兩個人的熱烈的心跳聲。

「嘭嘭……」

房間門被敲響,王氏的聲音傳入房間:「月兒,你剛才在和誰說話呢!趕緊出來吃飯了!」

蘇月被嚇了一跳,鎮定道:「來了!」

說完之後,瞪了大俊一眼:「既然醒了,你待會兒就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間裏面。」

若是被王氏她們發現男人昨天晚上和她睡在一起,肯定要炸了鍋。

聽到王氏離開,蘇月趕緊起床,跟着來到外面洗漱。

至於大俊,剛從蘇月的房間出來,就和剛剛起床的蘇興思對上了。

二人看着對方都非常的尷尬。

「啊!大俊,你怎麼在我妹妹的房間中。」

聽到蘇興思的聲音,蘇月連忙擦了臉往堂屋跑。

就看到蘇興思指著大俊,二人大眼瞪小眼。

而大俊,此刻正站在她的房間門口。

蘇月的腦袋瓜子,嗡的一聲,直接爆炸了!

難道說,他看到大俊是從自己的房間裏面出來的了嗎?

「大俊,你怎麼會在我妹妹的房間裏面,你對我妹妹究竟做了什麼?」

雖然知道自己不是大俊對手,蘇興思還是上前,一拳捶到了他的俊臉上。

大俊並沒有還手。

他的一拳直接打的大俊的腦袋歪到了一邊,嘴角也泣出了一絲紅色的液體。

這一幕看的蘇月和剛進入堂屋的王氏看得心神一動。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興思你為什麼要打大俊?」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她沒說什麼,獨自離開了寢室。

秦舒前腳剛走,辛寶娥終於聽到了關門的聲音,回過神來。

她再次看了眼手機上的新聞,然後,緩緩地吁了一口氣。

原來,秦舒真的死了。

秦舒剛走出國醫院大門,一輛計程車就停到了她的面前。

知道這是燕景安排的車子,她沒有遲疑,拉開後排車門坐了進去。

司機果然沒問她什麼,徑直載着她朝目的地駛去。

十多分鐘后。

一家美容店的推拿室里。

脫了上衣的燕景趴在按摩床上,技師正動作溫柔的替他舒緩背部的肌肉。

秦舒走進來的時候,燕景睜開了鳳眸,朝身旁的技師擺了擺手,嗓音微啞地說道:「有她在,這兒沒你什麼事了,下去吧。」

記住網址et

女技師看了秦舒一眼,沒有多問,起身離開。

魅如鲜花 房門重新關上,房間里就只有秦舒和按摩床上的燕景。

秦舒朝他走了過去,淡淡說道:「我不會按摩。」

說完,餘光卻瞥見了放在燕景腦袋旁邊的平板,她心裏不由地一動。

改口說道:「不過我會針灸,如果你想試試的話……」

利安 「可以。」燕景幾乎爽快地應了下來,唇角勾起若有似無的弧度。

秦舒鬆了口氣,把包放到一旁的柜子上,打開,拿出裏面的銀針。

順便把柜子上的一盒艾條和打火機拿了過來。

在她準備這些東西的時候,隨口對身後趴着的燕景說道:「這裏離國醫院並不遠,你就不怕被人發現?」

「沒有人知道我們在這裏見面。」燕景含笑的語氣裏帶着自信。

秦舒沒有多說什麼,拿着東西轉向他,問道:「你找我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看今天的新聞了嗎?褚臨沉給你舉行了葬禮。」

燕景幽幽說道,目光落在秦舒臉上,似乎很期待她的反應。

秦舒卻眼皮也不抬一下地說道:「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沒什麼稀奇的。」

「噢?」

她拿着東西走到燕景面前,對上他充滿興味的目光,不冷不淡說道:「這不正是你之前策劃那一齣戲,想看到的結果嗎?」

心裏卻想着:燕景找自己竟然是為了這件事,這男人真是有病。

不過,自己正好借這個機會,查查他的平板。

秦舒心裏打着自己的算盤,而燕景在聽到她的話之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後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只可惜,我好像高估了褚臨沉對你的感情。他最後也不過是隨便找了個公墓把你埋了而已。」

聽出他話裏有話,沒安什麼好心,秦舒也懶得多說什麼,直接反問了一句:「不然呢?」

燕景動了動唇,果然無話可說。

當然,也是不想讓秦舒知道太多自己心裏的想法。

他沒再談論葬禮的話題,而是笑了笑,仿若隨意地說了一句:「我現在突然有點期待,這些在你墓碑前哀悼的人,要是看到你活生生出現在他們面前,會是什麼反應了。」

秦舒拿銀針的手微微一頓,低聲說道:「會有這麼一天的。」

她一定會回到他們身邊!

燕景把她的神情看在眼裏,鳳眸眯了眯,「嗯,那你可一定要好好完成我們之間的合作。」

「這是一定的。」 當然,鬥毆事件和女王公園巡遊者一線隊沒有關係,當時參與鬥毆的都是預備隊的成員,當年的成員也沒有一個能立足在如今QPR的一線隊,但人們貼標籤總是很容易的。

這肯定是一支暴力球隊!

剛剛踢完雷丁又要面對QPR,中國球迷們很是擔心齊策,特別是齊策中國人的身份,就有人擔心QPR球員又要於齊策不利。

當然,事情已經過去五年多了,也只有民間球迷們會在茶餘飯後提起此事,齊策在出征之前也沒想這麼多,不過在比賽之前和蒿俊敏網路上聊天的時候,他倒是提到了這件事。

當年在國奧隊名單里的蒿俊敏也是當事人,只不過他在那場比賽中並沒有出場,但衝突發生后他和隊友們也飛奔到場上助陣,其實他們他們大多數人都是去拉架的,卻也被女王公園巡遊者的球員甚至教練們拳腳相加。

蒿俊敏比較幸運,他在好幾個人後面跑上去,並沒有受傷,但也和幾個對手有言語上的衝突,用他的話說,這幫人根本就是一群英國足球流氓,打架的時候帶個球的那種。

蒿俊敏自然是希望齊策在比賽中堂堂正正的給五年前的他們報一箭之仇,齊策也滿口答應了下來。

今年夏天,女王公園巡遊者在轉會窗口的運作相當引人注目,在大馬富商東尼費南德斯入主球隊之後,光是一線隊就引進了數十名球員,其中還包括不少名將,只是這些球員大部分都是已經被豪門淘汰的老將。

比如韓國傳奇球星朴智星,本賽季他離開了曼聯,還希望繼續在英超發光發熱的朴智星選擇了剛剛升級的女王公園巡遊者。

切爾西的老將博辛瓦也加盟了球隊,兩隊雖然算是死敵,但切爾西球迷基本不怎麼在意這個同城小老弟,這幾支球隊之間的轉會並不罕見,另外,還有國際米蘭的巴西老門神塞薩爾也加盟了球隊,當然,除此之外還有生力軍的加盟,皇馬青訓球員格拉內羅也來到了倫敦。

這個夏窗,QPR大肆引援,目的是為了留在英超聯賽,但賽季初效果看上去並不是很好。

面對切爾西,女王公園巡遊者排出了保守的4411陣型,派上的都是有一定防守能力的球員,不過他們大多數都是這賽季剛剛加盟的,比賽才進行了三輪,還沒有默契可言,三場比賽未嘗一勝。

不過光看陣容,女王公園巡遊者的首發陣容倒是意外的豪華,英超快馬安迪·約翰遜首發擔任前鋒,因為慶祝動作比較獨特而被皇馬球迷稱為「海盜」的格拉內羅擔任前腰,曾經被不少豪門關注過的馬賽獸腰姆比亞,迪亞基特擔任雙后腰,兩邊則是韓國球星朴智星和大英國腳小賴特,賴特·菲利普斯首發。

後防線上,前切爾西功勛博辛瓦出戰對陣老東家,曼聯的雙胞胎邊後衛中哥哥法比奧同樣首發,曼城青訓體系出身並為曼城出場超過一百場的奧諾哈和以色列中衛本哈米,門將則是前國米的守護神儒里奧·塞薩爾。

切爾西這邊,希丁克今天排出的依然是433的陣型,不過在陣容上做了比較大的調整,也許是考慮到國際比賽日對球員們的影響,少踢一場比賽的齊策繼續首發,和齊策搭檔鋒線的是馬塔和阿扎爾,托雷斯在西班牙國家隊比賽中首發踢滿了兩個小時,而且似乎有點膝蓋不舒服的情況,阿扎爾雖然也打了比賽,不過他的身體狀況還可以。

中場方面,邁爾首次代表切爾西首發出戰,他和拉米雷斯,米克爾搭檔三中場,後防線則是卡希爾和特里搭檔,兩名邊後衛還是伊萬諾維奇和阿什利·科爾,門將依然還是切赫。

切爾西和QPR同處一個大區,兩隊歷史上的摩擦到其實不是很多,反而是近兩年由於特里和安頓·費迪南德的摩擦,兩支球隊在上賽季一下子變得劍拔弩張,安頓·費迪南德也是曼聯大將,英格蘭主力中衛里奧·費迪南德的弟弟,這也導致了英格蘭國家隊的動亂。

不過本賽季安頓·費迪南德已經離開了QPR,兩隊之間的氣氛倒也沒那麼劍拔弩張了。

9月15日,倫敦,富勒姆區,洛夫圖斯路球場,這裡是女王公園巡遊者的主場,切爾西即將迎來客場對陣QPR的比賽。

這場比賽,齊策擔任本場比賽的箭頭人物,沒有托雷斯為他吸引火力,對方的中後衛直接將矛頭對準了齊策。

女王公園巡遊者也和之前雷丁差不多,是英冠常客,偶爾上來英超玩兩年的角色,基本是保持著英冠的粗野風格,齊策單箭頭首發失去托雷斯的保護,直接面對英冠級別防線粗野的風格,會交出怎樣的答卷?

答案在比賽第十七分鐘似乎就可以看出來一些東西。

女王公園巡遊者對這場比賽還是非常重視的,強弱比較分明的情況下,一般弱勢方面對德比戰相對更加看重,面對箭頭人物齊策也很重視,安排姆比亞,奧諾哈聯手盯防齊策。

這哼哈二將都是身體素質頂級的怪物,姆比亞效力馬賽多年,是馬賽法甲冠軍功臣,曾經也是不少歐陸豪門關注的對象,只可惜好巧不巧,2011年在表現最好的時候遭遇了跖骨骨折的打擊,女王公園巡遊者趁勢拿下,只花了六百萬英鎊就得到了曾經身價一度達到兩千萬的獸腰。

奧諾哈出自曼城青訓體系,今年才二十五歲的他早在八年前就已經代表曼城一線隊出場過了,此後更是在曼城踢了一百多場比賽,和中國太陽孫季海也不少次搭檔過防線,如今離開曼城也是因為曼城有錢了,雄起了,這個水平的他們看不上了。

而這兩人最引以為傲的資本就是身體素質,姆比亞是穆里尼奧可能會喜歡的黑又硬,作風硬朗,身體素質頑強,速度也不慢,奧諾哈則是速度飛快,對抗能力也很強,但被曼城掃地出門最重要的還是因為踢球不帶腦子,脖子以下世界級。

比賽第十七分鐘,奧諾哈的魯莽上搶讓齊策找尋到了機會。

在英超,齊策的風格可以說是「極簡主義」,強襲突進在英超還沒有展現過威力,齊策基本不粘球,拿到球之後第一下就傳或者打,效果很好,大部分英超球隊想給齊策上身體的機會也不多。

而十七分鐘的一下,奧諾哈這個時候展現出了他為什麼無法在曼城立足的關鍵,齊策在大禁區內接到身後邁爾的傳球,奧諾哈想要搶在齊策身前出腳將球破壞。

很多人都知道齊策對球的第一下處理宛如魔法,沒有身位優勢的情況下想要強行從齊策身後繞過去破壞球的人大部分都死的很難看,齊策經常會用一個輕盈的停球就晃開魯莽上前的防守球員,自己都不用做什麼就能擺脫身後的防守。

奧諾哈就魯莽了,他很自信,人高腿長加上速度快給他了能夠搶在齊策前面將球破壞的錯覺。

已經站在禁區里的齊策感覺到身後上來的壓力,微微一彎腰,不敗金身開啟,腳下都沒有任何動作,僅僅是把來球停住。

身後偌大一個奧諾哈就這樣被齊策扛翻在地!

姆比亞大驚失色,趕緊上前封堵,本哈米也沖向了齊策。

女王公園巡遊者的後防線在奧諾哈轟然倒地的那一瞬間完全慌亂了,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奧諾哈怎麼就突然倒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犯規,但這個時候如果不上去,齊策基本就是直接面對塞薩爾!

然後,在禁區里站定的齊策輕輕將球一推。

瞬間。

防線全面瓦解!

猛然沖向齊策的姆比亞,本哈米統統漏人,回追過來補防的格拉內羅拚命拉拽但也沒能阻止邁爾沖向禁區前沿接球!

邁爾突然單刀了。

齊策一個人吸引了三個後衛防守,然後給出了一記完美的做球,邁爾單刀面對巴西老門將塞薩爾,一腳推射左下死角將球打進球門!

這是邁爾在切爾西的首粒進球,首次首發出場,首粒進球。

邁爾從人群中殺出,在洛夫圖斯路球場瘋狂慶祝著他在英倫的第一粒進球! 「你需要什麼報酬?」

阿爾傑沒有猶豫,果斷說道:「水手途徑序列6風眷者的魔葯配方,如果你能找到,或者在哪裡得到它的線索,你可以想辦法聯繫我,不論結果如何,我會給你一筆滿意的報酬。」

「倒吊人」居然不是風暴之主教會的人嗎?

奧利安娜一時有些驚奇,但她知道就算自己詢問「倒吊人」也不會有所收穫,所以很痛快的答應了。

敲定完交易的內容,沒一會,世界開口了:「我還有一個委託。」

「我希望得到魯恩王國所有破落貴族的資料,包括他們目前的住址,越詳細越好。」

破落貴族?

看著奧黛麗悄無聲息投來的視線,奧利安娜只想問一句你禮貌嗎?

有著善良心腸的奧黛麗觀察了「世界」幾秒,實在無法從對方外在表現獲得收穫,她只能試探的問道:「你想做什麼?」

「世界」嘶啞著笑道:「你不需要擔心,我只是在尋找一些東西,不會對他們造成傷害,這一點,我可以發誓,由愚者先生見證。」

奧黛麗回頭看下青銅長桌的最上首,看到愚者頷首示意后,她逐漸放下謹慎的心理,開口道:

「破落貴族的資料,我知道一些,但不夠詳細,不夠具體,不夠全面,我需要一定的時間來完善,大概得三四天,可以嗎?」

「沒有問題。」「世界」低沉笑道,「那你希望得到什麼報酬,我目前能立刻支付的有:第四紀的一些隱秘歷史,關於某些非凡途徑的知識,以及幾份配方,不過坦白地講,我並不認為那些破落貴族的事情能與序列8、序列7的魔葯配方等價,呵,如果你提出別的要求,我會試著去完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