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想起以前的誓言之後,做出相應舉措的人員非常不少,都願意參加此次實驗活動,願意吞服藥水變成基因戰士,其實總的來說,若是成功的基因藥水一旦服用下去,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副作用的,所以那些問題都不需要擔心,只不過是這個世界上的人類沒有盡心過早的接觸,所以說不清楚這個事實。

若是他們提前知道的話就不會這麼認為,這項實驗是有危險的,生物的基因鏈組可以得分改變,這些改變都是可以控制的,當然,這指的是系統出品的基因藥水可以控制這些基因,但是以他們現在的技術來看,編輯染色體或者基因,可能會產生巨大的風險。

當下人類的基因就是如此狀況,而且原來世界的那些基因方面的技術,也是停留在一種程度,按照他們所說,是他們不願意再繼續進行下去,一旦進行下去,是有違倫理道德的,因此,他們是不願意進行直接構造,而現在所擁有的技術只是能夠完成最基本的人類需求。

大量的士兵被匯聚起來,我跟他說過我的藥水可以支持將近百人的改變,拉過來一個連的人,讓他們參加此次實驗活動,當然,此次活動完全是自願,並沒有進行強制,採取自願制之後,這些人眸光閃爍著凝重,畢竟首長也說了,這項活動是具備着危險性和不確定性的,所以希望所有人都能夠慎重對待。

「同志們,此次任務是非常困難的,這是我們科學沒有探索過的領域,但是現在不得不讓我們這麼做,因為祖國和人民需要,需要我們去奉獻生命的時候,可能生命是非常短暫的,但是我希望各位的生命都是非常有意義的。

即便是現在,也是如此,我對於這種技術是沒有任何把握的,因此對於你們的生命,我沒有任何保障可言,但是我知道這件事情不得不這樣做,現在需要你們做出相應的選擇,如果你們願意,就想站出來,如果不願意的話,我們也不會說什麼這是自願的,不是強制。」當父親把這些話說完的時候,面前大量的士兵站了出來。

最後超過百人,也就是全連士兵都願意為之付出自己的生命,我相信這應該就是信仰,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我拿出基因藥水,擺放在他們面前,告訴他們這就是基因藥水:「這就是基因藥水,現在諸位可以使用,其實可以告訴大家,這東西是沒有任何副作用的,是具有成熟的技術支持着,只不過而今這個世界的技術還不能成功支持。」

「真的嗎?」

「我們管不了這些東西,只等告訴諸位,人民還等着我們呢!」

「對,現在情況危急,只要能夠解決當下問題,我們面臨任何危難亦是不曾畏懼!」

「我們清楚,自身就是一把利劍,因此這個時候,人民就需要我們出手!」

這個時候所有士兵臉色凝重,對於他們的話語,他們都是非常清楚的,因為現在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他們選擇之後,便意味着他們要為之付出一切。

「喝!」

有人怒吼一聲,隨之拿起一杯藥水喝了下去,緊接着整個人出現臉色漲紅的表現,這應該是基因藥水所帶來的正常反應,畢竟整個身體基因變化是需要時間的,而且時間的推移,這種變化愈發強烈。

「啊!」

隨着一聲慘叫,那位服用藥水的士兵,身體的肌肉不斷變化,他的肌肉產生通紅的顏色,緊接着一股氣息不斷散發出來,他腳下的地面出現龜裂,這讓那些站在那裏觀看的士兵,為之震驚。

「堅持住,不用害怕!」

我身影宛如一道流光,出現在這名戰士的身後,利用內力為他疏導自身體內的那種變化,只要這種變化可以控制起來的話,一定讓這些士兵不是特別痛苦,這名士兵緊握著拳頭,臉上青筋暴起,臉色漲紅,眸光滿是猙獰。

「平穩氣息,試着運用自身的力量。」我開口,宛如春風一般和煦,輕聲細語,替他疏導力量的運用。

現在他的力量已經抵達一種巔峰,可以說是身體的極限,也就意味着這股力量在變化的過程中,不斷有基因在改變自身的肉身強度,一旦這種強度得到變化的時候,他的力量算是進化到極致。

進化的時間是鍛造的,畢竟每一個人的體質都是不一樣的,進化到某種情況,就需要他們的肉身力量來決定,任何力量都不是瞬間堆積出來的,都是一點一滴積累出來的。

「馬上就成功,堅持住!」

梦见犹难 在一旁繼續進行鼓勵著,我的眸光平靜,看着那些士兵,這算是第一個人,非常的勇敢,給其他人做到一個非常優秀的表率作用,等到這個時候,其他人已經開始動作,眸光滿是平靜的盯着這些大漢,內力已經提手。

對於我而言,現在的事情就是如此,道路都是他們自己選擇,沒有人強求,他們應該承認這樣的痛苦,但歷史也一樣應該銘記他們所做出的貢獻,這是必須的,畢竟這是社會的趨勢,在未來這場戰亂平定的時候,更能體現出基因戰士的優秀,這將是他們這些優秀士兵不可避免的。

「啊!」

連續的慘叫聲不斷此起彼伏,這就是現場的情況,甚至有些人無法承受這股力量,跪在地上不斷地顫抖著,雖然是這樣,他們還在堅持,沒有任何一個人放棄,父親身旁站在的那名軍隊領導身軀顫抖,挺拔的身軀能夠明顯感受到一股擺動。

這些都是他的兵,是他最為緊密的戰友,誰都不願意出現這種情況,但是沒有辦法,這是他們必須要走的路,任何人都得選擇,任何事物亦是如此,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最後一名戰士完成基因進化,成功的進化為基因戰士,這個時候,所有人都互相對望,他們能夠深切體會到體內的那股力量。 「我草!什麼鬼綠帽式英雄救美,給我PASS掉!」

徐凌嘴角連連抽搐,雖然第三個選擇的獎勵最為豐厚,但他完全沒有考慮,畢竟沒有哪個男人願意自己給自己戴綠帽。

韓歆雲如此美人,徐凌自己還沒好好珍惜呢,怎麼捨得將她的第一次讓給一個丑不拉幾的殺手?

而且徐凌雖然是個反派,但還是有點底線的,他可以去不折手段的攻略女主,可以為了自己去殺死了一個個天命之子,卻至少不會用這種方法去折磨一個女人。

放棄第三個選擇,就剩下第一和第二了,第一個方法應該最為穩妥,有七十多好感度基礎,徐凌幾乎是十成幾率能直接拿下韓歆雲,就是可惜第一個選擇獎勵太少了,而且也不符合他霸道總裁的人設。

那麼最好的選擇應該就是第二個了,符合人設,獎勵也還能接受,最重要的是徐凌有把握在這個選擇中拿下韓歆雲。

【滴!選擇成功,獎勵獎勵300氣運值,50反派點,宗師級武技青蓮歌行】

…..

廠房一樓,黃T男人已經在撕扯韓歆雲的衣物,韓歆雲極力掙扎,可身上藥效未過,她根本無法反抗黃T男人。

「難道我真的要在這種地方被這種人玷污嗎?」

韓歆雲美眸含淚,幾乎徹底絕望了。

按照正常劇情,早在疤面男人說完話,開始倒計時的時候,主角蕭銘就開始裝逼調戲殺手三人組了,調戲完直接瞬秒殺手三人組,根本不會給黃T男人撕扯韓歆雲的機會。

徐凌也可以提前出手解救韓歆雲,但這樣他不能最大程度的提升好感度。

「韓小姐,看你的樣子,該不會還是個雛吧?放心,等會兒我會很溫柔的。」

黃T男人一臉淫笑,手上撕扯衣物的速度飛快,已經迫不及待要享受天倫之樂了。

「罡拳!」

就在此時,不知從何處衝出一道人影,黃T男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拳砸在胸口。

黃T男人連慘叫都沒能發出,直接被一拳轟飛整個人鑲在牆上,死得不能再死。

「什麼?」

正在一旁準備看戲的疤面男人神色大變,下意識就要掏槍。

然而徐凌出手前早有準備,解決黃T男人後一個閃身來到疤面男人面前,以掌為刀劈在疤面男人腦門,瞬間劈碎了他的天靈蓋。

疤面男人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

徐凌神色自若,這些殺手雖然常年遊離在生死之間,身體素質也很強,但要是沒有槍械,戰鬥能力也就跟剛踏入黃階初期的武者差不多,黃階中期的徐凌解決他們就跟玩一樣。

「乾爹!」

一直龜縮在不遠處的王穎驚叫一聲,見到連疤面男人都被瞬間殺死,她根本提不起反抗的心思,慌忙起身想要逃跑。

徐凌撿起疤面男人掉在地上的手槍,像貓戲老鼠般瞄準王婷,對着腿的位置不斷開槍。

徐凌還是第一次拿槍,也沒有有關槍法的技能。打空了彈夾才僥倖在王婷的小腿打中了一槍。

王婷哀嚎一聲摔倒在地,疼痛讓她俏麗的小臉有些扭曲,可是為了活命,她也只能強忍着疼痛不斷往前爬。

徐凌扔掉槍沒再管王婷,轉身走向了癱軟在地的韓歆雲。

「徐凌,你、你…」

韓歆雲獃獃地看着徐凌,一時間不知說些什麼。

一是震驚徐凌的身手,二是疑惑徐凌為什麼能找到這裏,但最重要的還是她知道自己獲救了。

徐凌神色淡漠,攔腰抱起身體無力的韓歆雲,說道:「怎麼?我救了你,你不開心?」

韓歆雲沒有回答,她把頭埋在徐凌懷裏小聲哽咽著,不知不覺間已是淚流滿面,淚水中有劫後餘生的慶幸,也有被徐凌所救的感動。

【滴!韓歆雲情緒波動巨大,心神徹底為你所折服,好感度加16,當前好感度:91】

徐凌內心暗爽,70多好感度的時候本就容易提升好感度,再有徹底淪陷BUFF,這一次直接把好感度提升到了95.

徐凌抱着韓歆雲走到還在掙扎着想要逃跑的王婷身邊,抬腿就要結果了王婷。

王婷一臉獃滯的看着在眼裏不斷放大的鞋底,她渾身因恐懼而止不住顫動,帶着哭腔求饒道:「不要,不要殺我!」

徐凌卻不為所動,眼看就要踩爆王婷腦袋的時候,懷裏的韓歆雲突然出聲說道:「徐凌,要不,放了她吧…」

韓歆雲眼裏有着一抹不忍,王婷是個取人性命的殺手不錯,可年紀看起來比她還小,如此妙齡女孩死了實在太可惜。

話音落下,徐凌在最後一瞬收回了腳,他低頭看了眼懷裏的韓歆雲,淡淡道:「想不到,你還挺善良。」

韓歆雲俏臉微紅,把頭埋在徐凌懷裏不再說話。

【滴!韓歆雲徹底愛上了你,你的誇讚讓她感到羞澀與開心,好感度加6,當前好感度:97】

徐凌笑了笑,其實他就等著韓歆雲這句話,剛才他故意不瞄準王婷的要害,就是為了等韓歆雲心軟,然後製造增加感情的機會。

……..

「你這個狀態不用去公司了,回家休息一天。」

離開廠房后,徐凌開車送韓歆雲回家,此時他的內心蠢蠢欲動,已經準備好採摘勝利的果實了。

韓歆雲點了點頭,其實現在的她基本行動已經沒問題了,但是剛才經歷了那麼多,她暫時沒心思去處理公司的事。

說完這句話后,兩人沉默無言,氣氛顯得有些古怪。

徐凌是礙於霸道總裁的人設不好主動說話,韓歆雲則是因為一些心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久后,眼看即將到家,韓歆雲終於忍不住了,出聲說道:「徐凌,我有很多問題,但我現在只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問題?」

徐凌神色不變,他對此早有預料,事先準備好了應對各種問題的措辭。

韓歆雲深吸了口氣,她扭頭看着一臉冷冰冰的徐凌,神色複雜的問道:「你為什麼要來救我?」

徐凌神色一滯,他準備了那麼多答案,硬是沒想到韓歆雲會問這個。

不過走了那麼久的霸道總裁路線,隨機應變徐凌還是會的,他一臉平靜的笑了笑,說道;「那我又有什麼理由不來救你呢?」

韓歆雲頓時愣住了,她獃獃地看着徐凌,心裏拋開了之前所有的雜念,只剩下了一個念頭,那就是徐凌,有關於徐凌的所有事。

徐凌的笑容,徐凌的聲音,徐凌的霸道…此時此刻,徐凌彷彿成了韓歆雲心裏的唯一。

想到之前自己賭氣開車一個人離開,韓歆雲不由得哭了,哭的像個還沒長大的孩子,淚水怎麼擦都擦不完。

【滴!韓歆雲很感動,對你的愛溢滿心神,好感度加3,當前好感度:100】

【滴!檢測到宿主此次攻略之路堪稱完美,無論是策略、人設、行動都做到了幾乎無可挑剔,還未完成攻略前好感度就達到100,故有望提升好感度至101,獲得額外獎勵】

【好感度101(突破世俗的淪陷之愛):女主從此對你的任何話都會言聽計從,任何事都會把你立做首要,願意將一切奉獻給你,甚至會毫不猶豫的為了你殺死至親,與其恩愛時修鍊速度提高一倍】

徐凌心頭愕然,這個好感度101也太誇張了,按介紹所說,女主豈不是變得比奴隸還奴隸了?

偏偏還不是奴役女主,而是女主自己願意為了所謂的『愛』去犧牲。隨後,錢芊芊饒有深意的道:「胖子,我告訴你,這次我可是有備而來的,而且我一定能進入寒宗。」

聽到錢芊芊的話,立即勾起了胖子和宋梵心裏的好奇心。

「你準備了什麼?說給我們聽聽,讓我們也準備準備,這樣就能躺着進入寒宗了。」胖子好奇的問道。

……

《蓋世殺神》第674章宣佈選拔規則! 「不高,你可以喝一小杯,保證回到床上立刻舒舒服服的睡覺。」

「可我酒量太差了……」

「喝一杯沒事的。」

「你……你該不會想騙我吧?」

「那你隨便。」

他也沒有繼續,淡淡的啜飲著。

沒想到唐幸也來了。

「姐姐姐夫,你們怎麼都不睡呀?」

「你怎麼來了?」

「晚晚姐給你打電話打不通,就找我了。」

他把手機遞過去,一副剛醒的樣子。

電話還沒掛斷。

她立刻去接聽,簡單聊了兩句。

譚晚晚很擔心她在這兒住着,封晏會不會欺負她,得知她一切都好也放心了很多。

「對了……陸老師有聯繫你嗎?」她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麼久了,一個電話短訊都沒有。可能……他也不好意思找我吧,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哎……」

譚晚晚幽幽地嘆了一口氣:「我倒是見了他一次,他整個人都憔悴了很多,看着我欲言又止。他跟我問了你的事,知道你暫住在封晏這兒沉默了許久。要是按他以前的脾氣,怕是立刻來帝都帶你走了,可現在……他成了別人的丈夫。」

「不過他跟我保證了,半年內一定可以和凱瑟琳分的乾乾淨淨,然後來娶你。而且他跟我說,他沒有再碰凱瑟琳,他的心裏只有你,希望你給他一次機會。他很怕封晏搶走了你……」

「我都明白,我會等他半年。也幫我轉告他,不要覺得對我虧欠。要不是我被關起來,他也不會做這麼大的犧牲。我只希望他平平安安,讓他照顧好自己。」

「行,你們心裏有着彼此我就放心了。我也去忙了,還有很多事沒處理呢。」

唐柒柒點點頭,掛斷了電話,回到涼亭發現也在喝酒。

喝了好幾杯,臉色如常,看來是天生比較能喝的。

「姐姐,這個好喝。」

他從不喝酒,這次發現酒真是個好東西,喝起來甜甜的,而且全身發熱,暖融融的。

唐柒柒轉動着眼睛,有小幸在這兒,自己等會喝暈乎了,讓他送自己回去。

小幸肯定會好好保護自己,而且他還會盯着封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