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想起來…好像自己前幾天收到過本部的通知書,說是武器和引擎都有了升級,可以回去替換,但斯凱勒當時並沒有在意。

畢竟她的軍艦還很好使,而且她又不想直接更換新軍艦,肯定是用升級替換配置的方式,來更新軍艦。

畢竟軍艦對於斯凱勒最重要的,是如今的船身,至於那些科技…現在也夠用。

「篤篤篤~」

辦公室門被敲響,斯凱勒望去,見是努爾基奇,點了點頭,讓他進來的同時問道:「波魯薩利諾中將的軍艦抵達了嗎?」

努爾基奇卻皺著眉,說道:「不是,而是…我們有發現了一些有著偽裝痕迹的商船!」

「這個凱多,以為自己在過家家?」

斯凱勒憤怒的站起,說道:「準備集合!出航!」

看到斯凱勒如此急躁,努爾基奇張了張嘴,說道:「長官,這一次…不是百獸凱多海賊團。」

「那是哪個海賊團?!這麼不懂事?!」

「是Big·mom海賊團,本部傳來情報,夏洛特·玲玲又要開茶話會了,這些船,是運輸食材的。」

努爾基奇看著斯凱勒,他等待斯凱勒的決定,畢竟現在斬夜支隊剛剛招惹百獸海賊團,不應該再招惹另一個不屬於百獸海賊團,甚至更為強盛的海賊團。

而且,斬夜支隊與白鬍子海賊團,也有極深仇怨,如果把大媽海賊團也招惹上,那麼…斬夜支隊,就是與整個新世界為敵了!

但是斯凱勒卻只是冷哼,說道:「一個兩個海賊團,當我這裡是公路了嗎?出航!」

「是!長官!」

。 打鬥的雙方正是鐵柱和彩絲。

這兩人,早在三個月前,都已完成【五行鍛體訣】凡人篇的淬鍊,只是他們的運氣卻不如彩雲。

鐵柱生長出來的靈根中,最強的乃是土系,而彩絲,則是水系。

這兩者,楊珍目前都幫不上忙。

沒有先天靈氣的滋潤,他們一個內視脾臟,一個腎臟,結果直到現在,也沒有成功感受到自己的靈根。

這意味著二人最強的那條靈根,也沒有超過兩寸。

這種資質……

楊珍輕輕嘆口氣,【五行鍛體訣】真是雞肋啊。就算花了如此多靈石,最後培養出來的,也是資質最差的那種。

還好有彩雲的成功在前,又有楊珍的勸慰,這兩位目前仍是信心十足。

此外,鍛體之後,肉身強大許多,楊珍順便也找了兩套拳法,讓他們對煉。

此時透過林間的罅隙望去,只見這對少男少女,女的如穿花蝴蝶,步履輕盈;男的如魏巍山嶽,氣定神閑,倒是打得難分難解。

不久之後,他們稍作休息。那彩絲從腰間拿出一面香巾,抹去額頭的汗水,瞅見一旁的鐵柱同樣大汗淋漓,輕啐了一口,將手中的香巾遞了過去。

鐵柱憨憨一笑,毫不在意的擦拭起來。

這兩人,郎情妾意啊!楊珍不由竊笑。

去年彩絲來到水戊峰后,他不願再給自己惹上情債,便對這女孩子刻意疏遠,又時常安排她和鐵柱一起做事,比如去水巒賣玄陽木之類。

一來二去,彩絲自然曉得楊珍的心思,也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念想。倒是覺得身邊這個鐵柱,濃眉大眼,魁梧雄壯,性格又憨厚老實,便漸漸放在了心上。

這讓楊珍大大鬆了口氣。

他沒有驚動卿卿我我的兩個人,離開小樹林,繼續朝瀑布行去。

……

一刻鐘后,楊珍來到懸崖邊一塊巨石上,凝視著眼前這條瀑布。

瀑布高兩百丈,自懸崖飛流而下,在山谷中砸出漫天水花,激起層層煙霧。

雲煙之外,一條白色玉帶向著更遠方蜿蜒流淌,兩旁樹木鬱鬱蔥蔥。風景雅緻,引人嚮往。

他調息片刻,突然一躍而起,向著山崖直直墜落。

兩百丈,就算他**強度已達到築基初期,也照樣摔得粉身碎骨!

楊珍自然不會特地尋死,如此行為,不過是想快點到達谷底而已。

下落十數丈后,他從石頭空間掏出一條長鞭,用力一甩,長鞭纏住懸崖間一株大樹,頓時將他下墜的力道消去十之七八。

隨即他將長鞭收起,又下落十數丈后,再度長鞭揮出。

如此十來次后,他安然無恙落在谷底。

谷底有一座畝許大的水潭,黑黝黝深不可測。

今年夏日,他曾經試探著潛入。當時一直下潛到五十丈深,依舊深不見底,便暫時放棄繼續探究的念頭,等待更合適的機會。

今日他再度下來,正是因為機會已成熟。

因為他【鍛體訣】「洗髓段」的修鍊,已接近大成。

從小成到大成,最快也得三年時間。除了依舊需要葯浴和食補之外,更多的,是對自身**的錘鍊。

比如他每隔一日,去煉器坊掄起幾百斤重的赤鐵大鎚,反覆捶打各種精鐵礦材,就是一種很好的錘鍊方式。

修士的肉身,就如這些精鐵礦材一樣,需要無數次的重複磨鍊,不斷將身體內的雜質排擠出來,直至百鍊成鋼,堅不可摧。

除了「打鐵」,淬鍊身體的方法還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藉助水的壓力。

水愈深,壓力越大,對身體擠壓效果愈好。

【鍛體訣】要求,每隔兩日,於百丈水深處,運使功法一個時辰,持續三個月,則可繼續下潛。每次增加一丈,三百日之後,抵達兩百丈深處,則洗髓段可至大成。

今日他攜帶避水珠前來,就是打算探探這水潭的深淺。

楊珍脫去身上衣裳,只剩下一條大褲衩和手腕上的石鏈。

旋即提氣蹬腿,如一顆炮彈一樣,砸向水潭中央,激起一大圈水花。

此時已是仲秋,潭水寒氣逼人,他落入其中,一股寒意頓時將全身裹住。

楊珍差點打個寒顫,連忙調動身上靈力,驅散這片寒冷。

他施展【水融術】,開始向著水下潛去。

這是一種水系術法,可以讓自身如游魚一樣,不僅更為靈活,還能汲取水中微量的空氣,維持更長久的呼吸。

很快,他來到三十丈深度,這是這個世界凡人幾乎能到達的極限。

五十丈,他到達上次的深度,此時微微感覺有些胸悶。

神識發散出去,能感應到幾丈遠的青黑石壁,但比之上午在山洞,這種感應也要晦澀許多。

他接著下潛,水壓越來越大,胸悶的感覺也愈發明顯。

到得後來,前胸後背幾乎要被擠壓在一起,身上如背著幾千斤重的巨石,沉甸甸喘不過氣來。

他趕緊運轉【鍛體訣】功法,渾身肌肉開始鼓脹,抵禦來自外界的壓力。

身上頓時為之一輕,種種不適也如煙消雲散。

心中暗暗舒口氣,同時感覺,在這高壓的環境下修習這門法訣,效果至少是平時的十倍!

他繼續向下,終於來到百丈深處。

在這裡,他必須一刻不歇的運轉功法,否則只要稍有停頓,那重逾萬斤的壓力便會將他壓成重傷!

在這種壓迫下,楊珍全身的潛力都被激發,對【鍛體訣】的運行,也比平常快了數倍。

肌肉不斷鼓脹、壓縮,再鼓脹、再被壓縮……如此周而往複,彷彿一顆跳動的心臟。

一個時辰后,楊珍全身乏力,體力已接近透支。

若非是在水中,此時早已汗如雨下。

到了這時,正常情況下,他該結束錘鍊,重回水面了。

不過,有避水珠在,他卻可以原地休息。

他從空間取出這顆藍色的珠子,催動法力,剎那間,一個直徑丈許的圓球出現在水中,將他全身包裹進去。

水壓瞬間消失無蹤,同時久違的空氣,也充裕在這片小小的空間。

真是好東西!楊珍暗暗稱讚。

他盤膝而坐,這水球便也環繞著他,既不上浮,也不下沉。

半個時辰后,楊珍已經完全恢復。

他抓起避水珠,在圓球護罩的保護下,向著更深處潛去。 村子里的孩子都不大看得起唐三,嫌貧愛富不只是在貴族中才有,平民之間這種情況反而更加明顯。你越窮就越沒有人和你往來,生怕你把你的貧窮傳染給他。

而唐三本身是兩世為人,實際年齡早已超過了三十,自然也沒法和小孩子玩到一起去,也就導致他沒什麼玩伴。

但是對於唐銀的到來大家的態度就不同了,唐銀可是村裡一枝花,沒有哪個男孩和女孩不想接近唐銀的。

可惜唐銀完全不鳥他們,一群小屁孩有什麼好理會的,唐銀被纏的沒辦法了,叫唐三把他們都揍了一頓之後才安生。

但這依然無法阻擋他們的熱情,經常借著幫助爸爸買酒的機會靠近唐銀。

秉承著送上門的生意不做白不做的態度,就勉為其難的坑一點小孩的錢吧,凡事說話多的,都比別人的要貴一些。

他們家長知道也沒說什麼,就當是接濟唐銀的了,小屁孩得到家長的肯定就更囂張了,三天兩頭跑,氣的唐銀直接立下規矩說五天賣一次酒,她才消停不少。

唐銀一般除了去釀酒就在搖椅上躺著,一般也不亂跑,所以他們見唐銀的機會也不多,看到唐銀過來立馬圍了上來,而唐三也充當起了護花使者的職位來。

這也是孩子們討厭他的原因之一,實在是太礙事了。

唐三痛並快樂著,一方面這是他妹妹,他得護著點,另一方面就是每次當護花使者都是有錢拿的,唐銀會給他發工資的,他當然賣力。

這次除了唐銀和唐三之外還有七個孩子,唐三一力抵擋,完全不落下風。

除了村長傑克和到齊的九個孩子以外,武魂殿中還有一個青年,此人看上去二十多歲的樣子,劍眉星目,相貌甚是俊朗。一身白色勁裝,背後是黑色披風,胸前正中心的位置,有一個拳頭大小的魂字。這是武魂殿直屬人員標準的裝扮。

诗词网名大全唯美 老傑克看到孩子們亂糟糟的立馬制止,衝撞了武魂殿的大人怎麼辦。

「您好,尊敬的戰魂大師,這次要麻煩您了。」老傑克恭敬的向年輕人行禮。

年輕人神色有些不耐,不知道上面是怎麼想的,竟然每年普及性質的武魂覺醒,有什麼意義嗎?

但是這份工作是有工資和績效獎金的,而且上層的想法也輪不到他質疑。

「我時間有限,趕緊開始吧。」

老傑克道:「好的。孩子們,這位是來自諾丁城的戰魂大師。接下來,他將引領你們開啟自己的武魂。你們一定要配合好大師進行武魂覺醒,爺爺期待著你們中有能夠成為魂師的人。」

年輕人有些不耐煩,擺了擺手道:「行了行了,年年如此,你也不知道換個詞,能夠成為魂師的終究有限,我也就是例行公事,你也不要抱有太大希望。」

老傑克的神色有些安然,沒辦法,普通人成為魂師太難了,只有那些家族宗門子弟才有機會成為魂師。

這個一飛衝天的機會對於他們來說幾乎等於零,有時候他也在思考那個魂聖的傳說到底是不是真的,他搖著頭走出了武魂殿。

年輕人的目光落在面前的九個孩子身上,「孩子們,站成一排。」對這些孩子,他的態度要溫和的多。

這些孩子充滿對未來的渴望,就如同當年的他,可惜現實是殘酷的,不是人人都有機會成為魂師的。

年輕人微笑道:「我叫素雲濤,二十六級大魂師,是你們的領路人。現在,我將逐一對你們進行武魂覺醒。記住,不論發生什麼都不要害怕。」

一邊說著,素雲濤在一旁的桌子上打開自己的包裹,從裡面取出兩件東西,六顆烏黑的圓形石頭和一個閃亮的藍色水晶球。

素雲濤將六顆黑色的石頭在地面上擺出一個六角形,然後示意右側的第一個孩子站在其中。

素雲濤大叫一聲:「獨狼附體。」

素雲濤的身體迅速膨脹,同時身上也出現了狼的特徵,那個孩子嚇壞了,就要往下跑去。

素雲濤大喝一聲,「不要慌張,用心去感悟,如果你們成了魂師你們也會有這樣的能力。」

大家都充滿了驚奇,都在想著自己的武魂是什麼。

唯一淡定的也就唐銀吧,也不知道自己的武魂是什麼,武魂這東西說白了跟基因鎖一樣,自己本體掌控那麼多法則,也不知道自己會繼承或者說是展現出哪一種,也可能是多種。

不過唐銀猜測大概率是一棵樹,至於原因嗎,還用問嗎?

素雲濤雙手飛快的拍出,六道淡淡的綠光注入到地面的六顆黑色石頭之中,頓時,一層金蒙蒙的光華從六顆石頭中釋放而出,形成一個淡金色的光罩,將之前那個孩子籠罩在內。

之前還很慌張的孩子立馬恢復了平靜,一個個金色的光點從石頭裡出現進入孩子的身體。

那個孩子顫顫巍巍的伸出右手,然後手裡突然出現了一把鐮刀。那個鐮刀並不虛幻,像是真實存在一般。

素雲濤有些失望,畢竟這也算是廢武魂了,不過如果有魂力的話還是可以搶救一下的。

素雲濤道:「你的武魂是鐮刀,器武魂。來,讓我試試你有沒有魂力。如果擁有魂力的話,哪怕是器武魂也可以進行戰魂師修鍊。畢竟,鐮刀也有一定攻擊力。」

男孩聽話的將鐮刀收回體內,然後將手放在水晶球上。

很明顯沒有魂力,素雲濤也不失望,畢竟天才不是到哪都能碰到的,庸才才是常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