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於是乎扶蘇被留在咸陽學習律令,由馮去疾輔佐治國。秦始皇則乘坐天子車架,帶着浩浩蕩蕩的一大票人巡遊瀟灑去咧。當然,這路上其實也很辛苦……

對於扶蘇,大部分人皆不看好。諸公子中扶蘇當為先,沒人會否認他的才能。只是他性格太過剛硬不懂得變通,時常頂撞皇帝,令皇帝對他是更為不喜。

如此,怎能繼承大統?

……

扶蘇徐徐走出,長舒口氣。

「兒臣為父皇賀,願上萬年!」

「免禮。」

器宇軒昂,風度翩翩。

扶蘇走出來的那刻,不少博士皆是點頭讚許。這些博士在朝中地位有些尷尬,說低吧人能參加廷議,可要說高……好像也沒多高。他們皆是有才學之人,負責輔政出謀劃策。

其餘公子皆放下酒樽吃食,唯獨只有那十歲的頑童捧著酒樽玩鬧。他便是秦始皇的少子,十八子胡亥。今年剛剛十歲,性格極其頑劣,經常闖禍。可他卻又很會討人喜歡,秦始皇對他是寵愛至極。

去年壽宴,廷臣木屐皆放在門外。胡亥借口說出去噓噓,結果臨了把所有廷臣的木屐踹的亂七八糟。這事要是扶蘇乾的,怕是人都要沒了。可胡亥這麼干后,秦始皇卻是捋著鬍鬚爽朗大笑,連半句責罵都沒有。

秦始皇如此,也是令諸多大臣暗暗猜測,也許他不打算立長而是要立少子胡亥為二世。畢竟胡亥更會討人喜歡,在秦始皇面前總是各種撒嬌。秦始皇也命趙高教導胡亥律令寫字,重視度可見一斑。

再加上昔日昌平君作亂,羋夫人飲鴆死諫,令秦始皇更是不喜胡亥。兩相對比下,諸多大臣心中也都已經有數。他們倒也不至於立刻站隊,畢竟一朝天子一朝臣,在未成定局前可不能輕易抉擇。

「兒臣今年所贈壽禮,名曰孔明燈。」

「孔明燈?」

秦始皇眉頭微蹙,這什麼玩意兒?

扶蘇雖然耿直可人又不傻,他是給秦始皇送禮,自然得瞞着秦始皇。當時卓草教他的時候,扶蘇可是專門避開秦始皇。回到咸陽離宮后,扶蘇更是偷偷摸摸的捯飭孔明燈。

「孔明燈……是何物?可有人知曉?」

「莫非是燈盞?」

「何謂孔明?」

「有孔且明之燈盞?」

「中車府令,高!」

趙高舉起酒樽,略顯尷尬。

他就順口胡謅而已,哪知道什麼是孔明燈?

「那這孔明燈在何處?」

「稟父皇,此物在廷內不便展示。還望父皇移步至外,自能看見。」

「不可!」

馮去疾當即跳出來阻止。

這是壽宴要講究禮法規矩,哪能隨意移步?

「無妨!朕也想見見這孔明燈。」

秦始皇站起身來,其餘大臣紛紛起身。秦始皇由玄鳥衛衛卒親自護著,朝着前方走去。至於其他的大臣則是走在前面開道,他們皆是站在階梯下,以示對秦始皇的尊重。

扶蘇來至露台,站在辛苦製成的孔明燈旁。

「稟父皇,這便是兒臣的壽禮。」

「嗯?!」

秦始皇面露不解。

「始周與秦國合而別,別五百載複合,合十七歲而霸王者出焉。及至始皇,奮六世之餘烈,振長策而御宇內,吞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海內為郡縣,法令由一統,自上古以來未嘗有,五帝所不及也!」

「臣賀父皇壽享萬年,與天不老。」

「大秦國祚萬世永傳,歲歲不休!」

扶蘇作揖長拜,其餘大臣紛紛效仿。

「大秦國祚萬世永傳,歲歲不休!」

「大秦國祚萬世永傳,歲歲不休!」

……

聲勢浩大,如音浪滾滾。乃至整個宮廷都響起回聲,諸多衛卒自發附聲!

「哈哈哈!」

秦始皇當即爽朗大笑,眼眸中透著讚許。

不容易吶!

這麼多年來,扶蘇還是頭遭如此。

他心裏能不得意嗎?

扶蘇素來敢於直諫,鮮少會阿諛奉承。今日在他這壽宴上難得如此,秦始皇心裏更為高興。扶蘇變得如此,自然是離不開卓草的功勞,這點秦始皇也是知道的。

許久前,卓草給扶蘇講了個故事。說是有兩個兄弟,長兄是出了名的大好人,在當地名望頗勝,人人誇讚。而其胞弟卻是無惡不作經常欺負旁人,二人可謂是鮮明的對比。

可後來長兄做錯了件事,受千夫所指。沒人記得他先前做的好事,所有人包括其翁媼皆在指責他。只因為他做的好事太多了,所有人都覺得是理所當然。而其胞弟因為經商賺了不少黑心錢,成為當地巨賈。他隨手花了點小錢為村寨修路,結果便備受讚賞。

那麼,扶蘇要做長兄還是胞弟?

……

蒙毅面露微笑,他自然知曉緣由。他若是沒猜錯,這孔明燈必是卓草所授。包括上面寫的這些,只怕也有卓草的功勞在裏面。卓草閑暇之餘,總會念叨些古怪的詩句。說是詩卻又不像是詩句,處處透著怪異。

「這孔明燈,僅僅只是如此?」

斗罗之封号九万年 「既為燈盞,卻只提字又有何用?」

「此為陛下大壽,如此賀禮未免寒酸了些。」

趙高也在邊上陰陽怪氣的附和著。

不得不說,扶蘇今日實在是讓他大吃一驚。他沒想到那素來耿直的長公子,竟然也會有諂媚奉承的一日。難不成,扶蘇得到什麼高人點化了不成?

有人提及后,自然也有諸多大臣附和。

但是,博士在這時則跳出來維護扶蘇。

淳于越捋著山羊鬍,淡然道:「長公子有此心意,足以見其心思,總比送些美玉金器來的強。這燈盞造型……奇特,想來是另有他用。諸公還未知曉,便肆意評價,不怕傷了長公子的心血?」

秦始皇倒也沒往心裏去,他設左右丞相為的便是平衡朝堂。大臣們各執己見,只要他能從中挑選出合適的意見,那麼便沒什麼問題。

「淳于愚夫!」

「司馬老賊!」

「夠了!」

秦始皇見二人爭執不下,便開口怒斥。領導都發話了,二人自然也沒再繼續爭執,皆是作揖向後退去。接着秦始皇便看向扶蘇,「汝煞費苦心讓朕出來一觀,想必這孔明燈不僅僅只是如此。這孔明燈,究竟有何用?」

「父皇勿急。」扶蘇笑了起來,「這孔明燈乃一友人所教,其出自邯鄲。其言當地有一物名為孔明燈,點火自可飛三日而不下。只要在孔明燈上寫下心愿,便會感動昊天上蒼,如願以償。」

「哦?」

秦始皇知道,扶蘇口中的友人就是卓草。扶蘇其實完全可以攬功,說這孔明燈是他自己想的,但他終究是個有節操的正直青年,干不出這種缺德事。

「點火可飛三日而不下?」趙高頓時嗤笑出聲,「此物聞所未聞,至於邯鄲傳聞吾更是未曾聽過。不知長公子從哪位友人得知?長公子,可勿要被人騙了。」

「卓草。」

扶蘇淡淡開口。

「草?!」

趙高一激動差點滾下台階,而秦始皇則是冷冷的瞥了他眼,「汝有何意見?」

「沒有沒有,臣不敢。」

趙高連忙作揖,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一時間,眾人皆是面面相覷透著詫異。淳于越等博士更是不住點頭讚許,可以啊,想不到長公子下手這麼快?!這就已經勾搭上這位天縱奇才了?

卓草之名,他們早有耳聞。秦始皇在朝議之時更是屢屢誇讚,那祥瑞紅薯更是堪稱國之重寶。雖說昔日只是賈人,但現在可是貨真價實的宦籍。為當地鄉嗇夫,爵至官大夫!

能得皇帝如此器重,此子未來必成大器。若非秦始皇下禁令,只怕一大票廷臣都要急着朝涇陽去拜訪這位奇才。據說,此次豫州鼎入秦也與卓草有關。

嘖嘖……不得了!

看到扶蘇能與之交好,他們就差拍手叫好哩。

「蒙公,聽說你與其有些關係?」秦騰壓低聲開口,「昨日左丞相拿着什麼草紙在吾面前顯擺,說是一紙可抵千金。吾觀似乎與絹帛有些相似,卻能入墨不散倒是頗為奇特。想來,應該也是那卓草所為?」

「噓。」蒙毅做個噤聲的手勢,左右環視,「左丞相與你一張幾何?」

「百錢一張,量大從優。」

「我這八十。」

「八十?!」

「噓,勿要讓其聽到。」

「咳咳咳!」

李斯黑著臉,好你個蒙毅老匹夫竟敢搶生意?!

「啊,今日月色真美。」

蒙毅轉過頭去,就當無事發生。

……

秦始皇望着扶蘇,並未當面拆穿。他當初就是在邯鄲出生的,在邯鄲長大。邯鄲有什麼民俗習慣,他能不知道?反正他是沒聽說過這孔明燈,更未曾見過。

按他所想,怕是扶蘇又被卓草所誆騙。

只是念在扶蘇孝心一片,也不與爭論。

所謂的如願以償,也只是美好的祝願罷了。

「父皇,請點火。」

「倒是有趣的很。」

秦始皇接過火把,順勢將孔明燈下的火盆點燃。咸陽正宮本就位於高處,光是台階就足足有數百層,象著着秦國至高無上的統治地位。順勢望去,能看到諸多六國離宮,而他們皆低於咸陽正宮。位置越高,風自然也就越大。

隨着火盆點燃微風吹拂,孔明燈真的如扶蘇所言緩緩騰飛而起。扶蘇所提之字隱約可見,所有人皆是抬頭仰望,面露詫異。

龜龜,這可真是太秀啦!

這孔明燈竟然真能點火騰飛而起?!

木鳶之事,他們自然都知曉也見識過。無非以細繩牽之,藉助風力而飛。可這孔明燈卻是未有細繩,僅僅只是藉助火焰便可騰空飛起,着實令他們驚嘆。

「兒臣為父皇賀,為大秦賀!」

「願父皇與天不老,壽享萬年!」

「哈哈哈哈——咳咳!」

秦始皇爽朗大笑,望着孔明燈越飛越遠頗為滿意。其實旁人為他賀壽也是極其頭疼,送點金器美玉什麼的秦始皇缺嗎?

他是皇帝,天下寶物皆是他的!

和氏璧隨侯珠,都在秦始皇手上。

在他們看來的美玉,對秦始皇而言一文不值。

扶蘇所贈孔明燈雖然不值錢,不過以竹篾絹帛所製成。但是其孝心一片,其中的寓意更是他們無法企及的。如此壽禮,實在是再合適不過。

「稟上!」

就在此刻,有位中年人卻是走了出來。

頭戴高山冠,著青色常服,神色匆忙。

「太史何事?」

他便是太史——胡毋敬。

「這孔明燈,便是昨日的天降神火!」

狂風呼嘯。

數百人齊刷刷的瞪直了雙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