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於是人群更加沸騰起來,尤其是那幾個混江湖的人,恨不得現在就動身去尋找劍譜。

而在另一閣樓之上的蕭子讓,看著坐在人群中面容緋然散布謠言的姑娘,無奈的輕笑一聲,而後搖了搖頭。

他走下閣樓,趁著人群還在激烈討論的混亂之中,將花想容一把拉出了漢子堆。

突然被拉出人群的花想容先是懵了一下,待看清了眼前人之後,便淺淺的笑著,喚了他一聲:「子讓。」

「嗯。」蕭子讓只應了這一聲。

「你是來陪我喝酒的嗎?」她有些天真的問他。

「回客棧。」蕭子讓簡單明了的回答她。

「可是我還沒付酒錢呢。」她撇了撇嘴。

「我替你付。」蕭子讓道。

「我不要。」花想容不肯,道,「我還能喝。」

「你醉了。」蕭子讓告訴她。

「我沒醉。」她堅持道。

「醉了的人都說自己沒醉。」他評析道。

「可是我才喝了幾口而已。」她強行說道。

「那你喝了幾口什麼酒?」他又問道。

「不知道。」她眼裡有些迷茫和霧氣,抬頭看他的眼神都是醉的。

他嘆氣,無奈的說道:「本來就不會喝酒,還要去喝那麼烈的。」

她聞言,有些不開心,腦子昏昏沉沉的,眨了眨眼,一頭趴在了蕭子讓肩上。

蕭子讓愣了愣。

她伸手摟住他,喃喃的喚了一聲:「子讓。」

蕭子讓沒有掙開她,反而輕輕勾了勾唇角,寵溺一般的回她一句:「嗯?」

「子讓。」她抱的更緊了些,在他懷裡蹭了蹭,輕語,「不要丟下我。」

他沒說話。

見他沒理自己,她又重複了一遍:「不要丟下我。」

他伸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

「不會的。」他輕聲道,「不會丟下你的。」

她聽到了想要的回答,趴著蕭子讓安心的睡了過去。

喝醉了的樣子真是可愛。

不僅可愛,也脆弱得很。

比起她清醒時候的那股聰明勁兒,現在這個樣子,實在是讓人心疼。

蕭子讓總算知道,為什麼在同林鎮時她說什麼都不願意喝酒了。

原來是個喝不得酒的。

他嘆了口氣,又忍不住輕笑,伸手輕輕抱住她,眼底是從未有過的寵溺和柔和。

而另一邊,站在暗處的玄衣男子,看著被蕭子讓抱在懷裡的人,裹緊了身上的披風,轉身消失在夜色深處。

花想容第二日醒來時就覺得頭痛欲裂,暈的她很是難受,她拍了拍頭坐起來,開始回想昨天的事。

從吳府出來,去了酒樓,聽到九蒼劍法的傳聞,然後就開始和一群漢子胡說八道……

嘶……

這丟人可丟大了啊……

不過,幸好她還有點清醒,沒報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否則她可就真的是沒臉在江湖上混了……

不過……

話說她是怎麼回來的??

這酒後勁太大了,她自己的自己在和一群漢子討論江湖之事,然後醒來就在自己床上了,怎麼回來的,她還真的是忘得一乾二淨。

應該……沒被人看見吧?

她深吸了一口氣,起身梳洗。

待她剛剛梳洗完畢,蕭子讓便給她送來了醒酒湯,她道了聲謝,便拿起來一口喝完,放下碗就問他道:「我昨日子怎麼回來的?」

蕭子讓聽見她這一問,心裡明白了個大概,便笑了一聲,答她道:「你自己走回來的,怎麼,不記得了嗎?」

「……沒印象。」她想了想,道,「不過不礙事,昨晚應該也發生什麼大事,回來了就好。」

蕭子讓聞言一笑,沒說什麼。

花想容又笑了一聲,很滿意的道:「不過我喝醉了還知道自己走回來,說明我酒品也可以,以後能開始試試喝些酒了。」

她看起來似乎是對自己說的,可是蕭子讓也在她身邊,也可以說是花想容詢問了一下蕭子讓的看法,想聽聽他說是不是那麼回事兒。

蕭子讓想起昨日她喝醉后的樣子,又有些寵溺的輕笑一聲,道:「確實可以。」

花想容聽見他這話,心裡還莫名有些開心,但她還沒來得及好好開心,便又聽蕭子讓道:「不過你日後要喝酒,還是同我一起去吧。」

花想容:「……」

不是說她酒品還可以嗎?這話又是什麼意思?

而且為何她總覺得蕭子讓話裡有話,奇奇怪怪的。

嗯……

那麼一想,她又仔細看了看他一眼,氣色很好,確實有些奇奇怪怪的。

是不是昨天晚上還是發生了什麼事……

難道她和一群漢子胡說八道的樣子被蕭子讓看見了??

不會吧,那丟人可真的是丟到家了。

不過,蕭子讓不是說,是她自己走回來的嗎?那他就應該不知道她做了什麼才對啊。

她不明不白,便不想了。

蕭子讓見她不說話,便問道:「你昨日怎麼突然想要喝酒了?」

「不知道。」她低著頭,道,「路過酒樓,突然想喝酒,就進去了。」

蕭子讓沒說什麼。

靜好一會兒,花想容突然抬頭問他道:「今日是八月二十七了?」

「嗯。」蕭子讓輕輕點頭。

她又問道:「兩三日不見許諾了,她人呢?」

「我差她去辦些事情。」蕭子讓只說道。

花想容點了點頭,沒說什麼,具體是什麼事她也不想過問,畢竟這和她無關。

她走到窗邊去看了一眼,看著樓下的景緻,便道:「快成時了。」

蕭子讓沒說話,屋裡瞬間又冷清下來。

「阿容。」蕭子讓突然喚了一聲。

花想容有些愣住,轉頭問道:「怎麼了?」

他猶豫一會兒,道:「我要離開一段時間了。」樓下,阮念心死死地盯着阮星晚,眼底的神色就像是要噴出火來一般。

阮星晚勾唇一笑,道:「怎麼?想吃了我啊?」

阮念心握著水果刀的手都氣得隱隱發抖。

她真想見這把刀捅進阮星晚的心臟上!讓她那副洋洋得意的臉變得死寂一片!

可是她知道,她得理智下來。

她不是阮星晚的對手!貿然去找她拚命,說不定還要被她誤傷自己!到時候她說是正當防衛,自己半點好處都討不到。

阮念心也佩服自己這個時候的冷靜。

不過,她早就明白了,女人要活得……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一百八十九章黃家提親來了 幽深的黑眸里精光一閃,他妥協道:「ok,不讓我送你去民政局也可以,那你今晚留下來陪我。」

喬思語無語地皺了皺眉,「不行,我已經答應雨瞳要回去的。」

「我給她打電話……」

見厲默川拿出手機作勢要打,喬思語衝過去搶他手機,卻不料一下子被他拉到了懷裏,坐在了他的雙腿上,喬思語下意識地想起身,耳邊卻傳來了他低沉性感的聲音,「今晚留下來好不好?」

他的聲音帶着極致的誘惑力,惹得喬思語整個人都微微一顫,白皙粉嫩的臉蛋瞬間猶如火燒,心臟一下子狂跳不止,「不好,我真的要回去了。」

被他折騰了一下午,晚上她哪還敢留下來啊!

「三十一年了,我好不容易等到這一天,你就不能滿足我一次嗎?」邊說厲默川邊將腦袋埋進了喬思語的脖頸處,用力呼吸地她身上獨特的體香味,身上漸漸燥熱了起來。

喬思語沒察覺到厲默川的異常,只是被他的話逗得有些想笑,「三十一年?難不成你一出生就等著這一天的到來的?」

「是的,我之所以來到這個人世間,就是為了遇見你,愛上你,寵你寵到生命的盡頭。」

喬思語:「……」這傢伙確定沒談過戀愛嗎?甜言蜜語說的一溜一溜地,倒像是手到擒來的情場高手,差點就讓她淪陷了。

「既然你三十一年都等過來了,也不差等個十天半月一兩年的……」說着,想到何雨瞳說男人也需要哄時,便轉身雙手捧住了厲默川俊朗的臉頰,「乖,默川你送我回去吧!」

一個「乖」字讓厲默川差點咬了自己的舌頭,他三十一歲不是十三歲也不是三歲,她竟然用哄小孩子的語氣跟他說話……

不過他還挺受用的,自知再說下去也沒什麼用,厲默川取下喬思語的手在她手掌心溫柔地印下一吻后,朝她魅惑地開口,「真的非走不可嗎?」

喬思語被他深不見底地黑眸蠱惑著差一點就說:「其實不回去也是可以的。」可在最後關頭清醒了過來,「嗯,非走不可。」

「唉……本以為守得雲開見月明了,沒想到還要獨守空房,你要回去也可以,給我告別吻……」

就知道這傢伙沒那麼好打發,不過比起被她折騰,她寧願親他,想着,喬思語環住厲默川的脖子,將自己的雙唇貼了上去,學着他吻他的樣子在他唇瓣上摩擦了幾下,才心如擂鼓地離開了他的唇瓣,可下一秒,她整個人一旋轉,就被他壓在沙發上,火熱霸道又帶着點懲罰地吻直接落了下來。

喬思語被迫地繼續抱着他的脖子,承受着那纏綿極致的熱吻,她伸手推了推他,「可……可以了,我該……回去了。」

細碎的聲音從她櫻紅的雙唇中緩緩溢出時,厲默川才依依不捨地放開她,喘息著將頭埋在了她的脖子裏,「小妖精,你遲早會折磨死我!」

別以為今天離開就完事了,以後他要她加倍地補償回來!

。 「死亡聖殿?」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朕一直找尋你們的蹤跡,今日既然相遇,一個也別想離開!」

楚帝低沉森寒聲的自語聲響起,凜冽殺機席捲天地,曹正淳,婠婠幾人拍馬來到楚帝身旁。

「公子……….」

「正淳,婠婠,元霸,隨朕一起上前,這十人必須死。」

「元慶,納牙阿,你們兩人保護被攻擊老者,最不能讓他有絲毫損傷!」

雄渾之聲響起,楚帝提韁拍馬,迅疾如風,快速朝著死亡聖殿十人衝殺過去,背後曹正淳五人緊隨,馬蹄震天,一行人氣貫長虹。

噠噠噠~

晴媛 噠噠噠~

隆隆馬蹄突兀響起,正在圍殺姜尚的死亡聖殿成員,循聲向楚帝看去,為首男子抬首示意,四名老者暴掠而來,劍光閃爍,殺氣凜然。

唰!

楚帝身影從馬背上騰起,腳掌輕踏向前,衣袂飄決,浩瀚的殺氣四射,抬手湛盧出鞘,一道似彎月般的劍芒,徑直向迎面而來的老者暴掠過去。

砰!

老者手中兵戈將楚帝劍光阻擋,身影凌空向後退去,另外三人回首看去,見被楚帝逼退的老者並無大礙,起身朝著楚帝發起猛烈的攻擊。

「休要張狂,爾的對手是洒家,敢傷吾主,洒家撕了你!」

曹正淳腳掌踏空向前,皇日劍出鞘,金剛護體釋放,快如閃電的劍芒向一名死亡聖殿老者襲殺過去。

其餘兩人也相繼被婠婠和李元霸攔下,一人輕靈如燕,翩翩起舞,可攻擊卻犀利尖銳,元霸提著巨錘,飛身而出,迎面就是一擊震天錘,敲打的老者氣血翻騰,神魂顛倒。

四名死亡聖殿老者一個回合之下,沒有佔到絲毫便宜,身影凌空跌落在地面上,目光錯愕,心裡對楚帝一行充滿好奇,他們到底是何人,年紀輕輕,一身修為竟恐怖如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