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FEMME FASHIONISTAS WITH HER FABULOUS FIDOS
Fashion style Portraits to Pay Respect due
to Pet Owners and their Pets and gently giving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ommemoration of Ocassions or kind Closures.

有很多cp粉是在看了這篇小說,才粉上真人cp的,拋開同人文的因素,這就絕對是一本很優秀的小說。

有好幾家出版社聯繫了林止,想要印售她的小說,林止也有在了解中。

《人間煙火氣》播出后,湯雅一直罵聲不斷,也影響到了她的直播。

然後就有她的粉絲在網路平台上發聲,大概意思是湯雅綠茶是因為節目組給了劇本,節目組就是為了要捧林止。

當然這一切都是她的粉絲在發聲,湯雅本人並沒有對此發表聲明,留足了退路。

然而湯雅唯一沒有考慮道到的是,林止如今再也不是之前那個臭名昭著的三線女星了,她現在的知名度很高,很多路人也會選擇相信林止。

網上有了《人間煙火氣》綜藝有劇本的言論后不久,節目組就發表了闢謠的聲明,林止也發了一條微博。

@林止V:節目組居然不把準備好的劇本給我,真過分![圖片]

配圖是她隨手拍的一張一隻手攤開掌心什麼都沒有的樣子。

【笑死我了!擱這內涵某龍井呢!】

【綠茶就是綠茶,不要拿劇本說事哈哈哈哈】

【《為了捧紅林止》】

【林止:我怎麼不知道自己有這好事?】

【笑死了,有劇本第一個不配合的就是唐彥!】

【救命想到的也是唐彥這貨,當初一條微博就是剛。】

【現在兩個人微博互關了(狗頭)】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胡朝陽來到了江小小的窯洞門口。

「江知青在嗎?」

張秀梅正在洗衣服。

「誰啊?」

聽到陌生男人的聲音,站起身,把手在圍裙上擦了擦。

走到門口,打開門,一挑帘子看到了胡朝陽。

一看到胡朝陽,就想起了江小小那隻腳。

立刻沒好氣道,「你來幹什麼?不是來看過了嗎?還沒完沒了了?怎麼着還想打擊報復?」

一個大男人欺負女人,用自行車撞江小小,性質很惡劣,誰知道這人是不是故意的,江小小的腳都已經腫成那樣,大夫都說這是傷筋動骨的事情。

不能再讓胡朝陽欺負自己妹妹。

「我不是打擊報復,我就是來看看江知青的腳怎麼樣!畢竟是因為我的緣故,造成這麼重的傷害。於情於理,我也應該過來照顧江知青。」

態度那個良好,一副認打認罰,低聲下氣賠禮道歉的模樣,倒是讓張秀梅沒法找對人家凶著一張臉。

「不用你照顧了,男女授受不親,再說了哪兒用得着你?照顧你也照顧不了。好了,你回去吧。別來招惹我們就行了。」

胡朝陽一聽這話,那可不行,今天這個窯洞,他死活是要進去的。

「要不然我幫你們幹活兒吧,我幫你們去打水。」

一挽袖子,拿起靠牆的扁擔和水桶,轉身就走。

張秀梅回身,自言自語,「不應該呀,這個胡朝陽在村裏名聲可不好,不是一個這麼老實巴交,認打認罰的人,他是不會是懷着什麼壞心思吧?」

江小小聽了這個話,嘴角露出笑容。

讓老實巴交的張秀梅都能引起懷疑,可想而知胡朝陽這一手多麼的讓人質疑。

別說張秀梅,江小小也覺得不對。

胡朝陽可不像這樣的人。

這一番作為,活像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就把雞可嚇的夠嗆。

「別管胡朝陽想幹什麼,咱們守好咱們的一畝三分地就行。」

江小小也沒看出來胡朝陽到底有什麼打算。

知青點現在稀稀拉拉沒有幾個人,顧傑他們一大幫子知青去了縣城之後,知青點裏現在也就是四五個男知青。

大多數都躲在自己窯洞裏,而他們這邊11個知青裏面就留了江小小和張秀梅,其他的男知青都跟着顧傑走了。

張秀梅今天也輕鬆,只需要做她和江小小兩個人的飯菜。

不用做大夥兒的飯,反而是最輕鬆的一天。

「今天想吃點兒什麼?」

張秀梅利落的把衣服擰出來,準備再打一盆水,把衣服涮了。

然後晾在院子裏的繩子上。

且世君和 「咱們倆今天吃大米飯吧。還有臘肉,炒個蘿蔔乾臘肉,再弄個土豆絲。」

江小小饞臘肉了。

主要是張秀梅做的蘿蔔乾炒臘肉,真的很好吃。

比她的手藝都好,別看自己上輩子那是大廚的手藝,可是這道菜論起來,可是比不上張秀梅。

張秀梅笑了,「行,今天他們不在,咱們倆開小灶。你想吃什麼,我都給你做。」

兩個人笑眯眯,活像偷到油的老鼠。

兩個人正商量著做飯。

不大一會兒功夫,就有人敲門。

張秀梅端着衣服的臉盆兒,直接推開門出去,這一次不是胡朝陽,卻是羅士信。

看到羅士信她更沒好臉色,知青點兒的知青都知道羅士信,成天沒事兒就糾纏江小小。

那和狗皮膏藥一樣。

「羅士信,你別沒完沒了,江小小在養病。」

卻看到羅士信滿臉笑容,伸手塞到了張秀梅手裏一個瓶子。

「這是紅花油。你回去之後給小小擦一點兒吧,可能會好的快一點。」

也不等張秀梅說什麼轉身就走。

張秀梅搖了搖頭,這個羅士信也不看一看江小小能不能用得着這紅花油。

江小小那裏面是骨頭受傷,紅花油能搓嗎?

這個時候顧傑他們到了縣城。

一到縣城大家就分散開,畢竟每個人要辦的事情不一樣,誰也不能和誰一塊兒相跟。

當然也有一塊兒相跟的。

顧傑可不會跟別人一塊兒走,不然的話就會暴露自己做的事情。

下了車,他就叮囑劉斌他們等到下午趕回去的班車的點兒,大家到汽車站集合。

劉斌他們答應一聲,顧傑轉身就走。

趙茹急忙追上去幾步。

「顧傑,你去哪兒啊?」

好不容易有這種單獨相處的機會,江小小的腳受傷了,反而給自己製造了機會,她可不會放過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

顧傑冷漠的回身,「我去哪兒,關你什麼事兒?」

他要是不冷漠一點兒,不無情一點兒,恐怕這個女人就會跟上自己。

眼前的人又不是江小小,他沒必要對別人和顏悅色,也不用去考慮別人感受。

當然,要是江小小的話,也不會這麼沒眼色,非要眼巴巴的跟在自己屁股後面。

「我只是想,咱們要是順路的話,可以一起相跟。」

趙茹被懟的臉上有點掛不住,旁邊還站着其他女知青。

她一直對外宣傳的是她和顧傑關係還不錯,顧傑也對她有意思。

當然,那只是若有若無的一些傳言,讓別人去想,她肯定不會坐實自己說自己和顧傑在搞對象。

因為她每次找的借口很好,修表或者其他的一些小事情。

反正都是顧傑力所能及又不好拒絕的事情。

幾次三番的互動下來,在外人眼中,的確趙茹和顧傑之間的關係還算親密,甚至有幾次知青點知青遇到了難題,想要幫忙的時候,想要去求顧傑的時候,都是趙茹幫忙去說的。

沒想到顧傑今天的這一句話,直接拆穿了自己的那些謊言。

幾個女知青驚訝的望着趙茹和顧傑。

沒有一個人說話,可是心裏是怎麼想的,誰都不知道。

「我們不順路。」

顧傑轉身就走。

他還有事兒。

今天江小小可交代過他,說奶粉廠的人已經打來電話,讓自己去奶粉廠一趟可以買到快過期的奶粉。

明知道快過期,可是這個年代能買到,那已經是天大的人情。

想到又瘦又小的妞妞。

顧傑哪還顧得上顧及趙茹的感受。

看着顧傑走了,趙如尷尬的回身。

「本來說好了一起的,沒想到他今天又生氣了。也怪我,說好了一起給他父母去封信,結果我這幾天忙的把這件事給忘了。」

話里的意思似乎是顧傑在和自己生氣。

幾個女知青一副瞭然的樣子,徐雅芝冷笑了一聲。

且世君和 「是嗎?」

趙茹笑着挽起徐雅芝的胳膊,「快走!我們不是還要去供銷社買雪花膏。」

立刻就把這個話題岔開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馬車到了皇宮門口,顧知鳶大步流星的往裏面走,秋水看着那巍峨的宮殿,滿心的懼怕,這地方就是一個牢籠,今日走進去了,還能不能活着出來都是一個問題,可她的心中卻很平靜,一點都不害怕。

御書房內,除了宗政景曜和趙匡洪,趙匡林和趙匡籃也在。

李兆跪在地上哭的無比的凄慘,幾乎要暈過去了一般:「陛下,臣的女兒還那小,還沒有嫁人,就這樣慘死在郊外,臣痛心不已,請陛下一定要給臣主持公道。」

「好了好了。」趙帝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別哭了,朕知道了。」

「陛下。」李兆接着說道:「臣痛失愛女,在陛下面前失了體統,請陛下不要責怪。」

「這個事情,朕一定會追查到底,給你一個交代。」趙帝說。

趙匡籃悠悠開口:「父皇,鐵證如山,盈盈表妹手中拿着的那塊布料,就是昭王的屬下手冷風的衣服的布料,這沒有什麼好說的,只要對冷風嚴加拷打,一定會有結果的。」

「什麼結果?」趙匡洪眉頭一皺:「父皇,不可,這豈不是屈打成招了,而且,一片衣角能證明什麼,一樣的衣服多了去了。」

林中遇鹿 「六弟。」趙匡林看向了趙匡洪說道:「冷風都親口承認了是他的衣服了。」

「可是冷風也說了,這衣服是在王府之中損壞的。」趙匡洪說。

趙匡籃嗤笑:「若你是殺人兇手,你會承認是自己殺了人么?冷風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衣服是怎麼壞了的,只說在王府之中壞了,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