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李耀回道「還不清楚,我感受一下。」

金烏武魂開啟,李耀心神沉浸其中,血脈覺醒的種種神異開始浮上心頭。這所謂的血脈覺醒很是神奇,本身只是作為武魂的金烏,竟然將它的血脈傳遞給了自己,現在的他可以說已經是一隻小金烏了,只不過是那種只有一點微薄神性血脈的後裔罷了,這是要從今天開始不做人了嗎?可即使如此,這金烏血脈也讓李耀具有了種種不可思議的能力。

其一金烏血脈賦予了他神奇的領域之力,在金烏的領域中,會提升自己百分之十的戰力,壓制敵人的戰力百分之十。這領域就是在自己周圍形成一個屬於自己的能量場,在這個能量場中,使用者會獲得相同能量的共鳴,以此來增幅自身。

其二便是對他身體的改造了,金烏血脈覺醒時,有一股力量淤積在李耀胸前,似乎是想要再為他長出一隻手,可是嚇壞了他,奈何這由不得他。那力量一直在增長,卻始終無法衝破身體,想來是血脈太過稀薄的緣故,之後那部分力量散入了身體各處,開始強化他的肉體。雖然還沒有試過肉體的強度,但想來應該是增強了很多,畢竟他感覺此時自己身體內血液沸騰,力量崩涌。

其三他的外貌也改變了不少,這金烏血脈生生將他給催熟了。在這個世界他還只是個八歲的小正太啊。但經過血脈力量的洗禮,他此時看上去就像是個半大的小子,已經有風度翩翩的感覺了。

李耀對這金烏領域很是好奇當即便用了出來。

只見從李耀身上擴散出一圈金色的光芒,剎那間形成一個以李耀為中心,直徑約二十米的能量球體。他感到自己在這領域中攻擊力,速度都在提升,甚至連魂技的威力似乎都有加成。

「這是領域的力量,果然不愧是神級武魂,只是覺醒了血脈,就獲得了即便封號斗羅都不一定擁有的領域之力。」千道流說著放出了一圈淡金色的能量形成了自己的領域,抵消了金烏領域帶來的不適感。

其他供奉也是如此釋放出自己的領域,只是他們的領域分外簡陋,看上去只是一個平面的圓圈。

李耀對這種力量是不懂的,但他可以請教千道流這個老師「老師這領域是什麼?」

千道流解釋道「領域是魂師達到封號斗羅九十五級以上時,以自身對武魂,力量,和世界的領悟,凝聚出的一個能量場。其他的為師也不是很懂只是覺得這種力量應該是和成神有關。」

李耀想道「不知我這領域比之藍銀領域如何」

「老師,我覺得修鍊時的異象就是自己先前已經有了領域的雛形而無法控制,現在領域已成,修鍊時應當不會再有異象發生了。」李耀對千道流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現在便離開吧,早點離開這裡,免得別人惦記。這是一封寫給小雪的信你帶上,去天斗皇家學院,我會讓她去那裡找你。」千道流對李耀安頓道。

李耀雖然知道千仞雪在天斗皇宮假扮雪清河,但千道流可還沒告訴過他這些呢,未免這位老師起疑,便問道「我早就聽聞老師的孫女和我一樣是神級武魂,可一直無緣相見,今日老師讓我去天斗皇家學院,莫不是她在天斗城?」

千道流說道「沒錯,只是這事還有些其他的緣由,只是現在沒時間細說了,你去天斗之後,讓她來告訴你吧,這斗羅殿下有一條通道,直通武魂城外,你從那裡出去。」

李耀注意到千道流有些心急便說道「老師!我想先回趟索托城再去天斗皇家學院。」

千道流道「可以,只是不要誤了天斗皇家學院招生的日子,你現在和十二歲的少年也差不多了,你身上的海藍石項鏈,可以模仿骨齡和魂力等級,到時正好可以藉此迷惑他們,現在便離開吧。」

李耀大概知曉千道流的顧慮,不做糾纏,開啟武魂,打開地下暗門,煽動雙翼,俯衝而下。在到達地下平台時,果然見到有一密道,收起武魂,急速向著武魂城外跑去。

就在李耀離開后不久,千道流開著自己的領域,大搖大擺地走出了斗羅殿向著武魂城的另一面走去。

千道流剛離開武魂城不遠。此時天色已經暗了,天上明月高懸,但周圍林中不見一絲月光,一絲絲黑色的能量光華,飄動在周圍。千道流看著周圍壓抑的環境,停下身來說道

「既然來了,就出來吧」

兩道突兀的聲音響起「武魂融合技——兩極靜止領域」

天空中黃,紫,黑三色,共十八個魂環閃動間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環,禁錮住了空間,風停了,光線也靜止了。

在這個靜止的空間里,千道流身上淡金色的能量光華一閃,六翼天使武魂出現,一柄金色巨劍凝聚,沒有魂技,也沒有任何增幅。那巨劍砍在圓環上,一道金光爆發,圓環破碎。

「啊——」兩聲慘叫出現,兩個人影從圓環破碎處跌出,一人一身金色華貴的衣服踩著一朵菊花武魂,一人一身黑袍,面色慘白,周身黑氣森森,像是惡鬼。二人落在地上,口吐鮮血,互相扶著才能站立。此時開口道

「多謝大供奉手下留情」

「月關,鬼魅,這武魂融合技是越來越厲害了,即便是我也被靜止了一下」千道流面色淡然的說道

鬼斗羅說道「即便再厲害也擋不住大供奉一劍。」

千道流沒有再理會他們,而是對著前方空處說道「教皇冕下,這麼晚了來堵我這個老頭子,是打算和我分出個勝負了嗎?」

那空處,一道悅耳動聽的女聲傳來」本教皇來此只想問問大供奉,今日白天的金色光柱是怎麼回事。」一位身著淡紫色宮裝,手持寶石權杖,雍容華貴,好似月中仙娥般出塵,看不出年齡,好像是歲月不忍在她身上留下痕迹的高挑女子出現,正是武魂殿教皇比比東。

千道流道「自然是好事,可我為何要告訴你呢?我斗羅殿的事就不勞教皇操心了」

比比東聽到千道流的話,周身隱晦的能量閃動,下一刻就要動手,猶豫了會,最終還是忍住了。

「你們天使家族終將會死在我手中」說完比比東轉身離開,她想知道的已經知道了,千道流雖然又變強了,卻依舊不是神,那她就還有機會。

看著比比東和菊,鬼斗羅離開。千道流也是鬆了一口氣,他看似強大,但心中卻也沒有完全的把握,可以勝過這個大陸上,第一個成功修習雙生武魂的女人。

今天他之所以要走出斗羅殿,就是想把教皇殿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讓他們不會深究,讓李耀可以安然成長起來。見眾人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準備靜觀其變。

方毅圍更加憤怒:「我白養你們了!」

方毅辰拉過一把椅子坐在方毅圍對面:「你一個月的工資加獎金不到兩萬塊,你拿什麼養這些人。」

如果他早一點將資金收回來,就方毅圍那點工資,可能連別墅的電費都交不起。

聽方毅辰提到電費,方

《心慌勿語》第1820章:曾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蚩泰笑了。

笑的非常張狂。

凌厲如刀的目光停留在李元霸身上,沉聲道:「你想擋下四聖?」

「四聖?」

李元霸泛起一抹冷笑,目光從莫邪四人身上劃過,再次開口道:「本王不想擋下他們,只想自爆玩玩,看能不能將你們炸死。」

說著。

他繼續踏步前行。

這一刻。

蚩泰,莫邪,聖二,江逝水,聖五臉色都變了。

引雷入體的李元霸要是自爆了,威力必將是毀天滅地,就算不能讓他們身死,眼下這道分身肯定是難逃毀滅。

眾人沒想到李元霸會如此瘋狂。

讓蚩泰意外的是,李元霸為了楚帝居然連性命都不要,這份忠誠讓人敬佩。

莫邪臉上露出隱晦的敬佩之色,他一直都非常清楚,要不是李元霸修為不如自己,他要想輕鬆獲勝很難。

「元霸!」

楚帝沉聲喊道。

「陛下,先離開這裡,末將陪他們好好玩玩!」

李元霸氣勢吞天,一步一步上前,移動中九霄雷霆隨之而動。

見狀。

莫邪,聖二等人紛紛向後退去,眸子里閃爍著驚恐之色,顯然他們也怕李元霸自爆。

轟隆!

轟隆!

錘破九天,乾坤蕩漾。

李元霸一錘飛出,裹挾著無窮的雷霆之力,直擊莫邪過去。

「下來,一戰!」

莫邪面色一沉,催動體內光明聖光,揮刀迎上元霸擊來的雙錘。

要戰,奉陪到底。

莫邪不想今日之後,留下心魔,所以即便失去一道分身,他也在所不惜。

刀芒萬丈,璀璨耀眼,宛若一道赤日之光,撞擊在李元霸不動昊天錘上。

睿黛 見莫邪將李元霸擋了下來,蚩泰縱橫如雷,「聖二,聖五,江逝水馬上殺了楚帝。」

聲音傳開,三人身影穿梭在萬丈金光中,倏然向楚帝暴掠過去,無窮的殺氣迸射,讓人望而生畏。

此時。

冉閔移步走了出來,瞥了眼虛空三人,緩緩開口道,「本王也自爆玩玩,來啊,上來啊!」

點燃體內血魔精血,冉閔身影上氣息飆升,周空似有千軍萬馬在馳騁嘶吼,倏然間一道空間法則出現。

正是冉閔進化后,得到的天王萬兵空間,也叫修羅葬場。

法則空間出現,一片血海籠罩在乾坤之間。

血海上狂濤駭浪席捲,千萬乞活軍縱馬出現,身披黑色鐵甲,掌中緊攥死神之槍,前行中死亡氣息瞬間充斥在法則空間中。

這一刻。

聖五,聖二,江逝水神情凝重了起來,如此詭譎強大的空間法則,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殺殺殺!

殺殺殺!

震天殺喊傳開,血海之上乞活軍從四面八方奔涌而來,數以萬計的增加,冉閔身上氣息還在繼續飆升,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顯然是乞活軍人數越多,冉閔的境界提升的越快。

可這不是他真正的境界,只是在修羅葬場神通釋放后,他境界在反噬之後的突變。

有點像迴光返照的意思。

蚩泰注視於冉閔,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不惜燃燒自己,來阻擋四聖的襲殺,楚帝麾下戰將都是瘋子?」

李元霸,冉閔的選擇讓蚩泰震驚不已,側目向楚帝看去。

這時候。

楚帝面色凝重,目光停留在李元霸,冉閔身上,感受到蚩泰凌厲的目光,但他毫不在意。

對於此戰是否獲勝,楚帝能關心李元霸,冉閔的生死。

擊敗對方几道分身,他卻要損失兩名強橫無匹的神將,這買賣一點都不划算。

「小賤,系統升級后,朕可以進化?」楚帝直接開口問道。

「滴,提醒宿主,暫時不支持這個功能!」

系統提示音響起,楚帝微眯眼睛,「看來要想將擊敗眼前蚩泰分身,只能動用煉獄塔了。」

一念及此。

他身影向前掠去,縱聲如雷道:「冉閔,元霸聽令,速速返回,退去身上無窮的力量。」

「此戰朕是想獲勝,但朕更希望你們活著。」

伴隨著聲音傳開,楚帝雙臂張開,身影上瞬間騰起無量的真氣,這股力量不屬於他。

而是來自於體內煉獄塔。

楚帝知道釋放煉獄塔之後,接下來將面對什麼。

但要是今日不把蚩泰和麾下四聖擊敗,他們有可能身死於此。

現在他與諸將的性命遭到威脅,楚帝已經顧忌不了太多。

擊退蚩泰,讓諸將活下去。

至於以後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這時。

煉獄塔一層傳來一道惶恐聲,「你要幹什麼,煉獄塔外放,這樣做的後果你可知道?」

楚帝面色一凌,沉聲道:「你是想說,這樣朕會死?」

那聲音再次出傳來,「死,只是最小的懲罰,你這樣會將煉獄塔內,所有神魔,凶靈全部釋放。」

「這樣的後果,不是你能承受了!」

「如此之下,死的可就不是一個人了,本帝也要身死。」

聞聲。

楚帝兩頰上泛起笑意,「這樣不是很好?大家一起嗨皮,一起死去。」

「瘋子!」

「你簡直就是個瘋子!」

煉獄塔一層內,一道道暴躁的怒罵聲傳開。

楚帝對於他的怒罵,置若罔聞,在李元霸和冉閔返回之後,仰天長吼一聲。

「死!」

下一秒。

在他胸口處瞬間出現萬丈恐怖的氣息,一道黑色精芒飛出,直擊蚩泰等人過去。

「怎麼可能,各域都在尋找的煉獄塔,竟然藏於楚帝體內!」蚩泰不可思議道。

轉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