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林宇聳了聳肩:「好好努力,我們寢室三大歡喜金剛第三尊的光榮任務就要落到你肩膀上了。」

陸達忍不住了:「三大歡喜金剛?那我呢?」

賀修隨口道:「你特么不是喜歡男人嗎?你只能算是菩薩。」

這話殺傷力有點強大,林宇沒忍住直接笑出聲來,陸達惱羞成怒,拿著蒼蠅拍跟著老大追殺,寢室的氣氛一時間陷入了歡樂之中。

等兩個人都累的氣喘吁吁之後,林宇才抬頭道:「老大啊,你要注意啊,林松韻是學神,成績好到讓我都有點抬不起頭,上學期期末考我差了她三十多分。」

「嗯?」

「我是說你別追求別人結果別人是學神你自己是個要掛科的學渣,這實在是太不和諧了,不符合我們404寢室的風騷特點,你學習上也不能落別人太多。」

賀修點了點頭:「我肯定會努力的,不說超過你,最起碼進年級前三十。」

陸達再次被打擊到了,因為上學期期末考,只有陸達一個人掛科,現在都還面臨補考的窘境,如果補考再不過,就很悲催的要重修甚至延畢…..

畢竟都已經大三了…..

林宇翻了翻自己以前看過的一些書,這些書都已經比較舊了,多是他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錢買的二手書。

如果有興趣的人翻開的話,還能看到林宇留下的讀書筆記,字跡工整俊逸,是不可多得寶貴財富。

林宇翻看完,又在最後添了八個字:「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合上書本,林宇將書放進書架,神色淡然,如同入定的高僧一般。 「加油!」

冷燃等人此時都做好了準備,站在門口等待着靳崤寒,眸底滿是篤定。

「出發吧。」

靳崤寒深深看了鹿喬兒最後一眼,各自拿上了聯絡器,走出了大門。

「一路順風。」

鹿喬兒瞧著四人的背影,抬手將掌心放在嘴邊,大喊道。

四人沒有回眸,靳崤寒抬起大掌朝後面揮了揮。

「小喬,我們開始準備吧。」郁年坐在鹿喬兒的身邊,啟動電腦,這次是他們倆作為後備指揮。

「嗯。」鹿喬兒聞言,點點頭表示贊同,指尖落在鍵盤上,面色認真。

一時間屋內的氣氛變得緊繃起來。

屋外。

「這輛車是特製的,除非是拿大炮來打,否則根本沒辦法阻攔。」陸少白的臉上滿是得意,這輛車可是他的老底。

若不是重大的事情,他根本捨不得拿出來用。

「喲,小子捨得下血本了?」冷燃聞言,眉峰一挑,忍不住調笑道。

他們這邊的氣氛比起屋內要好上許多,裴煜徑直走向了駕駛座的位置,其餘三人坐好。

「咚,咚,咚。」是陸少白敲響車窗的聲音。

坐在副駕駛的季讓放在車船,瞧着他,微微頷首:「怎麼了?」

「跟着導航的指示走,這條路還沒有拿來使用,上面沒人。」

陸少白把得到的情報一一為他們的解釋,而後,頓了頓,面色真誠的看着四人:「多少人去的,就多少人給我回來啊!」

「那是當然了,你也不看看我們是誰!」

季讓理直氣壯,話語間滿是底氣。

「說這些廢話做什麼?」

就連一向不喜歡說話的裴煜,聞言都回了一句這樣的話。

「好好好。」

陸少白抬手撓了撓頭,傻笑了聲:「是我瞎擔心了。」

「我們出發吧。」

靳崤寒見到談話到了結尾,低沉的聲音響起。

話音剛落,車輛啟動的聲音響起,裴煜緩緩開動了車。

「趁著聯絡器還沒有打開。」

靳崤寒的話來的突然,在安靜的車廂內顯得尤為突出:「我先說點話。」

其餘三人聞言,皆未出聲,等着他的下言。

冷燃的眸底閃過一絲笑意,他似乎知道靳崤寒想說什麼,眉峰一挑。

「我這次就算是犧牲,也會帶着幕後主使一起死。」

靳崤寒的話毫不猶豫,卻沒有衝動的意味。

大家一聽就知道,這句話他肯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你怎麼說話的?呸呸呸!」

季讓不停地嘖嘴,覺得晦氣:「我們四個人去,回來的時候也得四個人。」

「能這樣固然是極好的。」

裴煜冷淡的說着,可任務這件事情誰能說的清楚呢?

況且,這還是敵人的大本營。

「所以你想說什麼?」

冷燃側眸,對上靳崤寒的視線,他因為他眼中此刻極其複雜的神色,微微愣怔。

他沒想到會在靳崤寒的眼中看到強烈的愛意,冷燃整個人頓住,他知道靳崤寒接下來的話是什麼了。

果不其然……

「若是我出現了意外,你們一定要攔住鹿喬兒做傻事。」靳崤寒的話說的沉重,叫車上的其餘三人頓時陷入了沉默。

沒想到一向冷漠的靳崤寒,會在此刻說出這樣的話。

季讓頓時啞言,單臂撐著車窗,大掌扶著腦袋,視線落在車窗外邊,看着車外飛馳的風景,心中的情緒五味雜陳。

半響。

冷燃才輕笑出聲,低沉的聲音響起:「我知道說那些一定會活着是大白話,這件事情我應下了。」

靳崤寒聞言,心中的一件大事算是放下了,他最放心不下的事情就是鹿喬兒了。

若是此次的任務,他出現了什麼意外,也希望她能夠好好地活下去。

貧民窟這邊。

「怎麼回事?」

鹿喬兒蹙起眉頭,屏幕上顯示的聯絡器並未連接:「難道是出現了什麼意外嗎?」

「不應該啊。」

郁年一頭霧水,摸不著頭腦:「這個聯絡器不是我們特製的嗎?」

按道理說,任何手段都是無法屏蔽掉它的信號的。

「再等等吧。」蘿蔔坐在這兩人的身後,他不懂這些,彼時只能在這裏平復二人的情緒。

「有了!」

他指著屏幕上開始抖動的收音線,鹿喬兒順着他的指尖看出,整個人不著痕迹地鬆了一口氣。

「沒事的。」

郁年注意到她的小表情,大掌拍在她的脊背上,以示安慰。

要知道,鹿喬兒自己出任務的時候都沒有那麼緊張。

「我擔心他們出事。」

鹿喬兒的貝齒咬住下唇,險些忍不住心中的恐懼,失去冷燃的那種感覺,她不想在任何人的身上再次感受到了。

「小喬,怎麼說話的?多不吉利啊。」

蘿蔔聽見這話,立即拉着她的手,摸著木質的桌子:「快快摸摸木頭,呸呸呸。」

「知道了。」鹿喬兒摸著木頭,很是認真,面上滿是真摯的神情。

郁年瞧見這一幕,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瞧瞧這兩位好歹也算高端人士了,結果還在這裏封建迷信呢。

「聽得見嗎?」鹿喬兒打開了桌面上的話筒,沖着那邊說着。

「聽得到。」靳崤寒低沉的聲音從聽筒的那邊傳來,讓鹿喬兒徹底安下心來,她心底一直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她不知道是不是太過緊張的緣故。

「大概還有多久到?」她輕言細語,有心緩和現在緊繃的氣氛,開口細細詢問。

明明這些都能通過定位器在屏幕上顯示出來的。

「還有十分鐘吧。」

靳崤寒非但不惱,反倒是極有耐心的回答,薄唇微勾。

在他們倆的三言兩語,你來我往之中,眾人在整個人頻道中吃了滿滿的狗糧。

「季讓,我這兩天可算是知道你的感覺了。」冷燃說出了季讓的心裏話,他可是近距離的吃狗糧選手。

「總算是有人懂我了。」

季讓欲哭無淚,回眸瞧著冷燃,兩眼淚汪汪:「我們這些單身狗簡直是太可憐了。」

「嘖。」鹿喬兒臉上的溫度微曬,大家怎麼老是調侃她這些事啊!

都怪靳崤寒,總是給他們帶來不好的觀感……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神級兵王最新章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神級兵王全文閱讀、神級兵王txt下載、神級兵王免費閱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

三藏大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神級保安、漢逆之呂布新傳、神級兵王、武道醫婿、絕世戰兵、兄弟你妹妹我惹不起、

。 開着汪蠻蠻另外一家高級轎車平治SL4離開江南小築,許保安不停的搖著頭,回想起剛剛所發生的那一幕,他就愁眉苦臉,搖頭嘆氣。

什麼叫做要是十二點前沒有回來就不要回來了,這種意外是他能夠控制得了的嗎?

結果汪女神居然說不管!

她居然說不管!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自己都必須得按時回來!

必須按時回來,否則就永遠別想進家門了!

這算是什麼道理?

好吧,和女人講道理。還不如和一頭豬講道理更來的靠譜!

開着平治SL4前往汪蠻蠻給出的地點,許林心中更是暗暗在想着袁夢到底找自己有什麼事情,尤其是這個名字……

欣澜 御池山莊!

許林問了一下度娘。發現這個御池山莊就是一個泡溫泉的山莊,所以說,一個泡溫泉的山莊丟失了東西,然後找自己一個外人來插手,怎麼想着,都覺得很怪異啊!

許林的臉上充滿了古怪的臉色。旋即又是雙眼猛然一亮,暗暗竊喜道:「該不會是袁夢那個妖精說是有東西丟失,但其實根本就是騙人的,目的就是為了把自己找出去跟自己約會,然後順便發生一些什麼其他的事情嗎?」

只不過很快許林就把這個想法給打消掉了,儘管袁夢的膽子的確是很大,但是再怎麼大膽也不可能明目張膽的欺騙汪蠻蠻吧?更重要的是,汪蠻蠻也不是傻子,隻言片語中汪蠻蠻肯定能夠察覺的出來,而且能夠讓汪蠻蠻把自己放出來的,必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才是,袁夢不可能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的。

只是,好奇怪啊,真的好奇怪啊!

想不通的許保安開着車來到了御池山莊。

御池山莊是建立在一座山上的,因此車子沒有辦法上山的,將車子停在了山腰下的停車場后,許林就直徑地往山上走。

當他來到御池山莊的大門口,許林的臉上露出了錯愕之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