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林楓直接將李氏集團那人扔進後座。

那人滿臉驚恐的看著林楓,聲音都在發抖。

「你是誰,你要幹什麼,我是李公子的人,李辛楣你知道嗎?我可是他的人。」

林楓聽著笑了起來。

那人大吼著。

「李氏集團的李辛楣你惹不起,趕緊放開我!」

「李辛楣的人啊,我找的就是你。」

林楓聲音冷淡。

而後後座上男子不斷的驚叫著,但是林楓這輛車根本不可能給任何外人看到裡面的情況。

完完全全就是一輛黑車模樣。

林楓開著車子來到了郊外一塊空地處。

一把將後座的男子拉了出來,將他扔到了地上。

今天的天氣很爛,天空不斷的下著小雨,地上全是些爛泥。

男子到底,身上沾著帶水的爛泥。

小雨不斷的打在他臉上。

「你到底是誰!」

林楓打著傘,蹲下身子。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跟我說什麼。」

男子聽著,身子在爛泥地上不斷的向後退縮。

臉上也同樣沾上了泥水。

樣子很是邋遢。

「你想知道什麼。」

他用帶著恐懼的聲音對林楓說道。

林楓則是淡淡一笑。

「關於京圍大開發,知道什麼都說出來吧。」

這話直接讓男子臉色大變,大叫起來。

「我什麼都不知道!」

話音未落,林楓一腳死死的踹在男子臉上,他身子倒飛出去數米。

林楓打著傘向男子那裡走去。

「這樣的天氣讓人很沒有耐心。」

這句話帶著威脅的意味,就是在告訴男子。

自己已經沒有耐心了。

男子看著林楓雙腿不停的發抖,又因為空氣中的雨水。

今天很是寒冷,男子牙齒髮顫。

碰撞的聲音讓他顯得很是可憐,林楓笑了起來。

將傘放到他頭頂上。

「跟我說說吧,不然今天你走不出去的。」

男子面帶恐懼,眼裡數不清的慌張。

他好似想說話,但卻又止住了。

「我什麼都不知道!」

林楓表情瞬間變了。

一拳狠狠落在男子右眼,下一刻,男子來臉上流出鮮血。

「說!」

林楓吼聲傳開,殺意十足。

靈氣的威壓直接讓男子喘不過氣來。

他雙眼通紅的看著林楓,用儘力氣,聲音沙啞的說道。

「你就算是殺了我,你也不會知道,李哥會為我報仇。」

林楓知道,男子口中的李哥就是李辛楣。

林楓甩了甩手,知道不能屈打成招了。

這男子因該是有什麼把柄在李家手裡。

甚至可能比他的性命還要重要。

林楓猜測,應該是男子的家人在李家手裡。

不然不應該如此,自己的命都快丟了,還是要幫李辛楣保守秘密。

顯然,林楓認為這絕對不是李辛楣的人格魅力所導致。

「你家人在李辛楣手裡對吧。」

林楓說著點了一根煙送到男子嘴邊。

他的聲音帶著一絲和氣。

像是要跟男子好好談一般。

男子顫抖著接過林楓點的煙,而後點了點頭。

林楓著眼看著男子,頭髮凌亂,一個看起來三四十歲的男子。

身子已經是壞了,應該是給李辛楣賣命,直到現在。

「把事情告訴我,我會救你家人。」

「我憑什麼相信你。」

林楓冷笑起來。

「因為我是你最好的選擇!」

「我為立即賣命二十年,他們會照顧好我家人。」

「是嗎?李家的人一向心狠手辣,你死了,你的家人沒有了利用價值,你覺得他們會留下你妻女一直養著?」

林楓這話說完,男子陷入了沉思。

其實他心裡也明白,李家的人根本不可能好好贍養他的妻女。

那只是他的一廂情願罷了。

天空中小雨不斷落下,打在男子臉上。

他嘴裡吐出煙子,苦笑起來,眼裡帶著絕望。

「行,我告訴你!」

林楓聽著,一把將他提了起來,扔進後座。

他遞過去一杯水給男子。

「說說吧。」

「李辛楣在京圍大開發這個計劃下已經有兩年了。」

林楓臉色微變。

沒想到這個李辛楣居然為了坑他們做了這麼久的準備。

那還真是辛苦他了。

一路上,林楓將車開到了蘇林集團。

男子下車后將他送到了蘇雅芳面前。

從此以後這個男子就是蘇林集團的人了。

因為林楓需要男子幫忙提供證詞以及罪證。

而男子需要保命,如今的李氏集團男子顯然是不可能回去了。

林楓就給了他一根工作。

也好讓他專心幫助自己。

「以後你就在這兒上班。」

男子愣了愣,他沒想到林楓居然還會為他找個工作。

「好。」

他木訥的點著頭。

林楓盯著他開口說道。

「我需要你為我提供李氏集團的罪證。」

「我要見到我的妻女!」

清酒梦话 林楓笑了起來。

「你沒有選擇。」

林楓這種打一棒給一個棗的戰術還是有作用的。

男子很聽話,林楓第二天就拿到罪證。

。 這些人,是為了自己而來。

葉寒眼中寒光閃爍,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

看來這些人對葉家殺意很深,否則的話,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對葉家的人下了兩次殺手。

他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也知道,自己和葉家的關係,是怎麼也解不開的。

在葉家的敵人眼中,他就是葉家少爺。

腦海之中瞬間閃過這些念頭,葉寒的出手更為凌厲。

他當場格殺另外一個明勁高手,此刻對方還剩下四個人。

活着的四個人都被葉寒嚇得心膽俱裂,心中充滿了恐懼。狂暴狀態下的葉寒,他們壓根不是對手。

「走。」四人對視一眼,立刻做出決定。

他們當即向四個方向沖了出去,想要逃離。

葉寒眉頭一皺,他只來得及擋住其中一人,其他三人,他不也不好去追,免得這是調虎離山之計。

葉寒攔下了一個先天武者,發動狂暴的攻勢,不給他逃走的機會,面對葉寒凌厲的招數,那個先天武者被打得節節敗退。

十幾招之後,那人慘叫一聲,胸口凹陷,鮮血狂噴,隨後栽倒在地,就此死去。

一邊的趙九兒看的目瞪口呆,她是龍門大小姐,對於這些場面也見過幾次,並不像其他女孩那樣懼怕。只是葉寒如此厲害,還是讓她吃驚不已。她望着葉寒的眼神,愈發的崇拜。

「可惜,讓他們逃走了。」葉寒的目光望向其他方向。他沒有去追擊,現在主要的任務,還是保護趙九兒。

除此之外,葉寒自己的事情,都要放在後面。

「對不起寒哥哥,我給你添麻煩了。」趙九兒走過來,一臉歉意的說道。

葉寒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說道:「你誤會了,這一次不是沖着你來的,他們是來殺我的。」

「啊?」趙九兒露出驚訝的神色。

她本來以為是來殺自己的殺手呢,沒想到居然是沖着葉寒來的。

「那你會不會有危險?我們回龍門吧,那樣安全一點。」趙九兒的神色有些緊張。

哪怕知道有殺手要殺她,她都沒有如此緊張。但知道這些人是沖着葉寒來的之後,她就有些慌亂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