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武思月嘆了口氣道:「文謙哥,我知道我爹娘有時候受刁難人,但說話,還是實事求是的好。」

王文謙一臉懵逼道:「我實事求是了啊!我告訴了長輩,只能先訂婚,近三年才能完婚啊,他們沒意見啊。」

武思月氣得直撓頭,氣道:「你跟他們說我們有了『肌膚之親』,他們能不同意嗎?」

王文謙瞬間紅了臉道:「思月,是、是我唐突了,那天在船上,我睡得迷糊,不小心就、就抱了你,對、對不起……」

武思月突然怔住了,突然明白了,娘親說的「肌膚之親」,和王文謙所說的「肌膚之親」,也許不是一個意義上的「肌膚之親」,或者說,是標尺不一樣的「肌膚之親」。

這個二十三四歲的文謙哥,不會連什麼是真正的「肌膚之親」都不知道吧?

武思月突然臉就紅了,這個傻子,獃子,白讀了那麼多的書,連「肌膚之親」的概念都弄錯了。

武思月蹭的一下站了起來,羞澀道:「文謙哥,那、那天,我、我們是不小心、沒意識的抱、碰在一起,不、不算是肌膚之親,以後莫要對外人說了,爹娘也不行。」

「不算是肌膚之親?」王文謙有些懵逼了。

武思月想要走,被王文謙一把拉住了袖口,一臉懵逼道:「思月,那我是不是該跟你爹娘解釋一下,重新求親啊?如果沒有肌膚之親,他們會不會不把你嫁給我了?」

武思月看著王文謙純靜如湖的眼眸,突然覺得單純的王文謙還是挺可愛的。

武思月聲如蚊鳴道:「那、那就別解釋了。」

王文謙訥訥道:「不行,人無信不立,不能撒謊騙他們,有肌膚之親就有,沒有就是沒有。」

武思月嘆了口氣,暗罵了聲獃子。

武思月回首抓住了王文謙的手,攤開手掌,食指在手心兒裡面畫著圓圈,輕聲道:「文謙哥,這樣,才叫肌膚之親。」

王文謙頓時如遭電擊,看著小手在手心兒一圈一圈的划動著,感覺這哪裡是肌膚之親,這分明是電閃雷擊啊。

王文謙獃獃的看著武思月。

武思月羞紅了臉,隨即靠上前來,大膽的抱住了王文謙的腰身,腦袋依偎在王文謙懷裡,耳朵靠在了王文謙的心口,感受著王文謙的心跳,吳儂軟語道:「這個,也叫肌膚之親。」

王文謙大氣不敢出,感覺馬上就要窒息了,一股奇怪的熱流涌遍全身,像是在找出口一樣在體內奔騰著,肆虐著。

武思月閉著眼睛,踮起腳呆,小臉輕抬上送,本想碰觸到男子的臉頰,結果身高差距有些大,又閉著眼,一下子碰到了男人的喉結,如火斗一樣燙得王文謙渾身發燙,不自覺的咽了口唾沫。

武思月睜開了眼,發現自己吻錯了地方,見男人熱切的看著她,武思月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雙臂圈住了男人的頸子,用力向下一拉,讓男人低了頭,嫩唇蜻蜓點水似的觸在了男人的唇峰之上,隨即鬆了手,低著頭道:「這個也叫肌膚之親。」

王文謙錯愕的抬手,用手指摸著自己的唇峰,半天沒說話。

原來,「肌膚之親」是這種感覺!

王文謙並不傻,他是看見過別人接吻的。

在他十八歲的時候,在褚家村,褚家的那個三樓,褚香菱與凌卿玥情到深處,吻得那樣的忘我,那樣的熱烈,旁若無人,樓下的他,就這樣看了個徹底……

難怪他們要這樣,原來,這味道,比他吃過的任何美食都要美味。 聊天到此結束。

坐在石椅上的趙信隱晦的望著哪吒的背影,心中難免有些感嘆,有些顧慮未來的哪吒可能會為此犯下彌天大罪。

假如趙信的設想都是真的,那麼哪吒選擇的那位道侶並不適合他。

當然……

趙信純粹是從哪吒的身份背景出發。

他有權利選擇自己喜歡的人,可是他的家人、親屬,未必能夠接受他的這種選擇。

慵懶的伸了個懶腰,趙信又換上屬於趙局的笑容。

「上仙?怎樣,仙尊有說什麼么?」

「沒……」哪吒緩緩回頭,小手握了握通訊器放到萬物空間,略顯凝重的神情露出牽強的笑意,「仙尊說你一會要去一趟冥府之門?」

「是啊。」

趙信不置可否的點頭道。

「這段時間凡塵的冥府封印感覺鬆動了許多,小仙想著多去了解一下,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

「其實地窟妖魔沒什麼好了解的。」

哪吒扭動著脖子,回到石桌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香茗。仰面一飲而盡后,就看到他又端著茶杯沉默了良久。

「冥府,說白了就是妖魔的生活區。」

「在地窟之中,有許多魔族和妖族的存在,他們當中有嗜血之徒,也有心性善良之輩。這點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我說的都是實情。不能一棍子打死,就說他們都是殘暴無良之輩。」

「八仙鎮也鎮守著冥府之門,相信應該也有一定了解?」

言語間,八仙中其他人都朝著呂洞賓看了過去,他們八仙雖說鎮壓冥府,可其實都是在外圍增強封印,也只有呂洞賓是真正進到冥府內部,而且是冥府深處,曾在其中生存了數月之久。

感覺到其他人的目光,呂洞賓微微點頭。

「嗯。」

「真的假的,老呂,冥府中竟然還有嚮往和平的?」韓湘子發出驚呼,呂洞賓輕聲點頭,「確實存在,但……」

「但什麼?!」韓湘子道。

「非我族人,必有異心。」

呂洞賓用著相對冰冷的語氣吐出這句話,幾乎就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趙信就感覺到哪吒的神情瞬間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好似有些憤怒,有些惱火,有些失望,又有一絲無可奈何。

「魔族和妖族不管他們是真的嚮往和平還是偽裝,對我們來說意義都不重要。我們要做的就是鎮守冥府之門,遵從老祖宗們留下來的戒律即可。」呂洞賓一絲不苟的說道。

韓湘子幾位仙人都認可的點頭。

或者說,對仙域的任何仙人而言,呂洞賓剛才那種看似迂腐、刻板,不近人情的回答都沒有任何問題。

地窟妖魔是善是惡,對他們來說的確不重要。

他們只需要守住自己的這一畝三分地就夠了。偏偏,就在這時哪吒卻是凝眸發出質問。

「你這樣說,不覺得對地窟生靈不公平么?」

頓時,石桌周圍的仙人們都錯愕的朝哪吒看了過去。

「哪吒天王,您此話何意?」

「我何意?!你們憑什麼要說非我族人必有異心這種話,你們有真的去了解地窟生靈們內心的想法么,你知道在他們當中有多少人渴望能夠看到光明么?就因為他們是妖魔,他們就是錯的,他們就是惡。我們是仙、是人,我們就是對的?!」哪吒的胸口劇烈起伏言辭中不免聽出他的憤慨。

「您……這是在為地窟妖魔說情么?」呂洞賓眉頭一凝。

「我就事論事!」哪吒道。

「如果您就事論事,那麼我覺得大可不必。首先,我們本就沒有理由去了解他們,他們內心渴望著什麼,跟我等並沒有任何關係。」呂洞賓的回復很冷漠,「哪吒天王,請您看清楚您的身份,再來討論這件事情。我知道,您鎮壓的地窟妖魔更多,可能對那裡確實是比我們這些地方鎮守者更深。但,您有想過,他們為什麼被封印在冥府之下么?」

呂洞賓的言辭變得越發犀利,而哪吒的眼神也不停變化著抿著嘴唇沒有出聲。

「是冥府來入侵我們仙域和凡域!」

「他們是入侵者!」

「上古時期,我們的祖先為了守住我們的土地,死了多少英傑。我們仙域是如何一蹶不振的,神尊就留下了盤古女媧二位,你可知道五大神獸之死,你可還記得四方守護神的隕落,這些都是我仙域億萬年來刻骨的記憶。」

「您現在卻說,我們要去考慮地窟生靈,考慮他們是無辜的?」

「這合適么?!」

藍采和還有何仙姑,都怔怔的看著言辭激昂的呂洞賓,在他們的印象中好像還從沒見過呂洞賓會如此憤慨,說這麼多的話。

唯獨韓湘子很清楚,為何呂洞賓會說這麼多的話。

就是他很奇怪,身為仙域的上仙的哪吒,他為何要去替地窟妖魔辯解。

但不管怎麼說,任誰來看都覺得不應該再讓這樣的氛圍持續下去。

「老呂,少說兩句。」韓湘子輕笑著開口想做個和事老,「哪吒天王也沒別的意思,就是天王看的多了,而且天王心善,看不了那些地窟妖魔的苦日子。而且,你剛才也說了,地窟妖魔中確實是有心性善良之輩嘛。」

「善良?!」

呂洞賓冷嗤一聲,「就因為他們的後輩善良,我們就需要遺忘曾經,遺忘歷史?!就因為他們的後輩善良,我們就要忘記他們祖輩曾經對我們的入侵?!憑什麼!」

「先輩們的血白流了,先輩們的犧牲白犧牲了么?」

「我可以選擇善良,當我進到冥府鎮壓時,我沒有主動去屠戮他們的族人,就已是我內心的善良了。」

「況且,他們現在不是還在策劃著入侵么?」

「不是還在想著來掠奪我們的家園么?」

「我還特么善良……我直接把劍扔到他們的手裡,把我的腦袋獻給他們,告訴他們,大老爺們,裡面請,以後這裡就是你們的家了,我就是你們的狗腿子,這樣行么?」

到最後的呂洞賓的都開始說著髒話,可想而知他到底是多麼惱火。

一旁的哪吒聽的臉也是一陣青一陣白。

「你特娘的放屁!」哪吒咚的拍了下桌子怒斥,「你在那指桑罵誰呢,含沙射誰呢,我想說的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能給那些善良的魔祖一個機會,我是說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了么?仙域疆土廣袤,給他們劃出一片區域生活,很難么?」

「你有什麼資格?!」呂洞賓質問。

「我沒說我有資格,我只是說出了我的想法,而且我後續也會去找玉帝提議。」

「好!」

呂洞賓用力的點頭,猛地拍桌。

「你儘管提案,我呂洞賓絕對第一個投反對票!你也可以試試,到底是支持你的多,還是反對你的多!」 驚了!

徹底的驚了。

此刻無論是雲夢澤,還是吞天至尊,乃至是深海魔鯨王都震驚了。

因為葉天傾竟是領悟了,特殊大道夢魘大道,

夢魘大道。

乃是一條特殊的大道,不參與排名。

但夢魘大道卻並不比光明和帝皇大道差。

在所有大道當中!

或許也就時間和空間兩條大道,能夠勝過夢魘大道,

夢魘大道。

乃是唯一的精神力大道。

無數年來,沒有人領悟過。

可現在!

葉天傾竟然領悟了。

「天哪,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路啊,掌控光明,帝皇,五行……排名第三,第四,第五的大道,現在還領悟僅次於,時間和空間大道的特殊大道夢魘。」

「這太逆天了。」

「真的是太逆天了。」

深海魔鯨王驚呼著。

雲夢澤和吞天至尊,也都是呼吸急促起來。

而在他們驚呼的時候,夢魘大道竟是開始吞噬起來,吞噬葉天傾原本就領悟的刀之大道。

這就是夢魘大道的特殊之處。

可以吞噬!

除卻極致大道之外的所有大道。

如果說以後葉天傾領悟完整大道,都會被夢魘吞噬,而每次吞噬夢魘大道都會變得更強,這夢魘達到……也是一條成長類型的大道。

你領悟的完整大道越多,他吞噬的越多,

妍骅 比如說葉天傾打刀之大道,可以發揮的戰力是一萬。

那夢魘將其吞噬后,夢魘的戰力就會增加兩萬,甚至是三萬,四萬,五萬!

成倍增加!

甚至是幾倍增加。

這就是夢魘大道的恐怖之處。

精神類大道。

唯一的成長型大道。

「天哪,真是沒有想到,這小子如此恐怖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