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FEMME FASHIONISTAS WITH HER FABULOUS FIDOS
Fashion style Portraits to Pay Respect due
to Pet Owners and their Pets and gently giving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ommemoration of Ocassions or kind Closures.

死亡君主巨大的蛇瞳,往別墅里看了一眼。

高文抬頭看它。

眼神有些冷。

一秒。

兩秒。

死亡君主扭頭走掉了。

這間房子太硬了。

它啃不動。

等它走了。

高文回過身繼續安慰小母狼。

就像剛剛什麼都沒發生

動物的直覺都是很靈敏的。

如果說同為獸類的死亡君主帶給狼朵朵的是恐懼。

那麼她在高文地下室中感受到的,就是死亡本身。

在那裏,有着一顆傳說級別的不死心在孵化。

這種近距離的接觸,對小母狼的精神傷害極大。

高文一直哄了半個小時,這才勉強讓她冷靜下來。

好吧。

現在狼朵朵不怕外面的大蛇了。

她改怕高文了。

在高文把她帶到地下室,讓她親眼看着高文用手去摸那顆心臟后,高文再想去摸她,她就渾身發抖。

就很離譜。

「我有這麼可怕的么?」

隨手在不死心上滴了血。

走到院子裏。

高文看着那條還在街上遊盪的大蛇,琢磨著怎麼才能把它給趕出土城。

一中午的功夫,這條蛇已經在土城裏吃了不少人。

大多數是躲在城裏的野人。

也有兩個被它咬破木屋后,直接吞進肚子裏的生存者。

「朵朵,朵朵?」

聽到高文在叫自己,趴在客廳攤子上的小母狼身體一顫。

抬起頭,表情茫然的看向高文。

「過來。」

小母狼小跑出來。

「變成人。」

小母狼很聽話

讓高文很不適應!

别说后来 一把攬住她的脖子,高文指了指還在外面巡視的大蛇。

「這條蛇怎麼還賴在城裏不走了?」

「它可能生氣了」

這句話是小母狼躺在高文懷裏,露出自己的肚皮后才說的。

「生氣?」

「對,烏哈撒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可能是重要的東西被人偷走了」

「呃偷東西?」

高文眨了眨眼。

感覺有點奇怪。

「誰這麼缺德啊?」

這話說的就理直氣壯!

死亡君主烏哈撒丟了東西,賴在土城裏不肯走。

而土城之下。

一處地洞中。

有三名生存者躲在這裏。

沉默且憤怒的阿奇。

面無表情的乾淨男。

還有完全是跟着倒了霉,不知發生了什麼的顧筠

沉默。

不知過了多久,守在洞口的的顧筠搓着手走回來

「那條蛇還在城裏亂逛,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走對了,你們剛剛從外面跑回來,看到發生什麼了么?」

阿奇抬起頭,神情冷漠的看向低着頭的乾淨男。

「你問他吧。」

沉默。

「小庄?」

「不不是我說出去的」

「什麼不是你說出去的等等,你是在說外面這條大蛇?」完全沒聽懂的顧筠,指了指外面的死亡君主。

「真的不是我說出去的,我」

「不是你還能是誰,地下河的入口我就只告訴了你一個人!」

「我今早我去的時候,衛落就已經準備好去地下河了」

「你」

阿奇被乾淨男的話氣的笑出了聲。

深吸了一口氣。

阿奇站起身拍了拍乾淨男的肩膀

「很好,你很好,這次的事情就算是我眼瞎,咱們以後山水有相逢!」

留下這麼一句。

趁著死亡君主換了方向遊動。

阿奇直接從地洞裏鑽了出去。

他不願意再和乾淨男呆在同一個房間 「有了,程敏嫻到了宗政之後就沒接觸過別的男人,在叢陽接觸過的不少,一一排查,最有可能的,就是吳松楠。」

「吳松楠?」

「是。」

「他不是病重了么?」

「昭王妃救了他,現下在城外山莊養病,娘娘要不要將他找來仔細詢問一番?」

太后一聽,眼神閃爍了一抹冷光:「不必了,不要打草驚蛇。」

「也好。」

「哀家突然想起來,鄭家是不是有個收養的孩子?」

劉旭濡一聽,陷入了沉思之中,仔細的思考了一會兒,皺了皺眉頭說道:「是,不過這孩子十歲左右送到了城外山上的道觀裡面。」

「好好查一查這個孩子,說不定順藤摸瓜,就能找到那個人。真的是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太后的眼中劃過了几絲冷冽,嘆了一口氣:「哀家有意留他一條命,只是可惜了,天不遂人願,宗政景曜要是不翻舊賬,哀家也不會想要殺了他。」

「昭王那邊……」

「動手吧。」太后的眼神變得冷冽了起來:「沒有想到陛下居然被一張臉給左右了,白費了哀家這麼多年的養育,不管如何,我們劉家的榮耀絕對不能敗退半分!」

瞧著太后眼中冷冽的目光,劉旭濡嘆了一口氣:「是。」

除夕悄然而至。

今年卻一點都不熱鬧。

因為七皇子和榮王府的事情,全部都要重新徹查清楚。

這就導致了城中各個部門都很繁忙,加上皇后重病,乾脆連宮宴都不舉辦了。

城外的山莊裡面亮起了暖洋洋的燈火。

「姑姑,姑姑!」

「姑姑,你看!」

顧雅和顧瑤拿著煙花棒在院子裡面蹦蹦跳跳的,小模樣格外的可愛。

宋含雪已經有七個月的身孕了,在顧蒼然的攙扶下站在廊下瞧著兩個孩子耍寶。

宗政景曜與吳松楠面對面的坐著,桌上一盤棋,劍拔弩張。

宗政景曜氣吞山河,攻勢凌冽。

吳松楠以退為進,沒讓宗政景曜佔到半點便宜。

吳珵搖了搖頭:「按照你們這樣下,今晚的年夜飯都不用吃了。」

吳松楠不咸不淡的掃了一眼吳珵:「駙馬爺如今性子開朗了幾分。」

吳珵頓時覺得有些窘迫:「父親,您就別打趣我了。」

他總覺得,吳松楠看似淡漠,其實身上的氣勢逼人。

如今他已然恢復了健康,眉宇與宗政景曜如出一轍,旁人一看,便能猜得出是父子二人。

見吳珵打量著自己,若有所思的模樣,宗政景曜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有事?」

「咳。」吳珵的心中一緊,立刻扯開了話題:「王爺,如今顧將軍二胎都要生了,你們不打算要孩子?」

宗政景曜涼涼地抬頭看了一眼吳珵,眼中充滿了警告。

顧知鳶心中覺得好笑,這大概是宗政景曜的心結了,吳珵真是倒霉,哪壺不開提哪壺! 其實夜玖也的確不喜歡奴家這個自稱,尤其是對她以這樣的自稱,這讓夜玖感覺怪怪的。

「是。」

洛子言感覺王爺最近怪怪的,但又說不上怪在哪裏。

撇了一眼少女絕美的面容,洛子言的臉蹭的一下紅了起來。

他迷迷糊糊地想着:怎麼以前沒有發現妻主這麼美呢?簡直比男人長得還好看。

夜玖用勺子攪了攪稀飯,覺得氣氛有些尷尬。

喝完稀飯,她放下碗。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哦,還有…」夜玖忽然想到了什麼:「你原來那個院子不用住了,從現在開始你搬到煙落院去。」

說完,不等洛子言回話就匆匆離開。

洛子言獃獃地看着她的背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