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氣息微弱的公冶朝文依舊一動不動,似乎完全沒有聽到清風的話。

「……在最後,我確實看到了姬長空體內,蘊含着一股極其隱晦的蚩魔的力量,不過,卻並沒有如你所說我距離真相更近。相反,我更加的疑惑了。」

說完之後,清風便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着眼前已經非常虛弱的公冶朝文。

良久,只聽一聲微弱到極點的聲音傳入耳中。

「你……果然還是……你,恭……喜……了……」

身軀微微一震,清風下意識的握緊了雙拳。沉默了片刻,壓下心中又將起伏的心情,他鬆開了緊握的雙拳,輕聲問道:

「為什麼?」

為什麼在三年前陷害自己嗎?

事實上,對於這一點,在清風的心中已經不在意了。他在意的,是公冶朝文的狀態,以及為什麼到了如今的地步還要硬撐下去。

公冶朝文的發狂,顯然和普通蚩魔人的發狂是不一樣的,因為他的思想和意識並沒有被同化。

先前,清風猜測可能是蚩魔人或者說蚩魔,以公冶朝文的父母進行威脅,從而逼迫他陷害自己。

可根據之前公冶朝文幾次的反應,以及事到如今依舊不願說出任何信息的樣子,讓清風可以斷定,公冶朝文確實是知道些什麼,而且還以他個人的意志在隱瞞。

牢室之內安靜到了極點,清風都能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可公冶朝文卻是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音。

清風真的不知道再說什麼好了。

是氣急敗壞的興師問罪?還是憑藉曾經兩人之間的兄弟情誼,去打破眼前人的內心?

無論哪一種,清風都不願去這樣對待自己最好的兄弟。

似乎是感受到了清風內心深處那種複雜而悲傷的情緒,只聽公冶朝文那微弱的聲音再次響起。

「……鴻……,能再……見到你……真好……」

一句話,讓清風的雙眼猛然抖動了一下,雙拳再次緊握,指甲都已經插進了手心的肉里。

公冶朝文的身體終於微不可察的晃動了一下,在清風雙眼隱現淚光中,他的聲音又傳入耳中。

「……你看到……的那種力量……叫做……魔種……,是比噬心魔更……更加詭異的力……力量……」

清風屏住呼吸,不敢開口追問,只是雙眼緊緊的盯着眼前始終低垂著頭的公冶朝文。

「……如……如果沒有猜錯……,他體內的魔……魔種,應該是……是完全成熟的……,但具體有……有什麼作用……,我……並不知……知道……」

「你也是被魔種控制的?」清風立刻問道。

「……嗯……,但……但我體內的……魔種,只……只是實驗品……而已……」

實驗品?

所以朝文的思想和意識才沒有完全被同化嗎?

心中如此想着,清風又趕緊問道:「有辦法驅除嗎?」

公冶朝文沒有回答,只是已經可以清晰聽到的呼吸聲,顯得很是虛弱和乾澀。

「朝文……」

「鴻……」

兩人同時出聲。

安倩 「你說。」清風深吸一口氣。

「我父母……他們……」

聞言,清風沉默了,考慮著是不是要告訴他,但片刻之後他還是決定不做隱瞞。

「他們……,已經走了。」

牢室之內再度陷入安靜,良久之後才似乎聽到公冶朝文嘆了口氣,語氣莫名的說道:

「……走了……,走……走了也好……,也就不用再……再忍受煎熬了……」

清風張了張嘴,不知道是該安慰,還是繼續追問下去,而公冶朝文的聲音卻在繼續響起。

「……鴻,雖然我……知道,你……你是不會離開的……,但……但我還是想勸……勸你,走吧!離開聖劍王朝!」

最後一句話,公冶朝文可謂是用出了所有的力氣。

清風身體微微一晃,「為什麼?為什麼你一再讓我離開?你到底在隱瞞着什麼?」

「……看……看在我們曾經……,曾經是最……最好兄弟的份兒上,殺了我……」

清風雙拳一緊,沒有回答。

顯然即使是面對自己,公冶朝文也並不打算再多說什麼了,至於殺了他?

清風他又怎麼可能下得去手!

閃動的雙眼逐漸變的堅定,緊握的雙拳也漸漸鬆開,只聽清風聲音低沉而緩慢的說道:

「朝文,等我!我一定會找到解決魔種的辦法!在那之前,你必須挺下去!」

說完,清風便果斷的轉身向石門走去。當從被蕭楚英打開的石門中走出時,一滴晶瑩的淚水,也留在了這安靜而昏暗的牢室之內。

當石門關閉之後,蕭楚英看着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的清風,遲疑的開口問道:

「他有沒有……」

「沒有。」不等蕭楚英說完,清風淡淡的打斷了他,然後反問道,

「蕭世伯他可在府中?」

「在的,我剛從府內回來。」

在蕭楚英看來,清風一定從公冶朝文口中知道了什麼。不過他既然不願意多說,又要去見蕭楚雄,蕭楚英也就不再繼續問下去了。

帶着安子和姬潤離開了肅正司后,清風便徑直往蕭家方向而去。

一路上,看着一言不發的清風,安子幾次張口欲言,卻最終還是沒有問上一句。

到了蕭家之後,清風獨自一人去見了蕭楚雄。期間兩人談了什麼,無論是安子還是同樣在外等候的蕭家大總管蕭宏,都不知道。

很快,清風便出來了。

然而只是說了一句讓安子留下后,便帶着姬潤離開蕭家,返回了青志軍駐地的那個大院。

在兩人走後,蕭宏和安子便被蕭楚雄叫進了書房之內。 李局長聽到情況后,腦子裡面也是嗡的一聲。

他深吸了口氣,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牛小牛,我問你,你們能不能以最快的時間成功處置?」

牛小牛一顆心也怦怦跳了起來,他吞了口唾沫,「首長,沒有時間了,只剩下十幾分鐘。」

「我再給你們一個小時夠不夠?」李局長問。

牛小牛硬著頭皮道,「是新型炸彈『惡魔之吻』,這種炸彈申市能夠零風險拆除的只有我一個人,哪怕現在六顆炸彈就擺在我面前,我只要拆除,都起碼需要一個小時時間。」

李局長一顆心瞬間墜入萬丈深淵。

將近兩個小時時間,只找出來一顆。

以牛小牛等人的實力,想要成功處置這次事件,恐怕沒有可能。

李局長已經能夠想到事情的嚴重後果,他的聲音都有些戰慄,「抓緊時間,發現一顆,處置一顆,盡量把損失減少到最低。」

「是。」

李局長掛了電話,開始給高層彙報。

天宮大廈的悲劇已經無法避免,現在最重要的,是儘可能保證天宮大廈裡面人員的生命安全。

要知道,邪惡分子已經說了,天宮大廈只許進不許出,想要光明正大撤離是不可能的事情。天宮大廈附近,肯定會有一雙雙惡毒的目光,正拿望遠鏡密切關注天宮大廈裡面的情況。

天宮大廈的情況,很快傳到了申市主要領導耳中,短短時間,消息便傳到了國家領導人耳中。

領導人做出指示,「不惜代價,盡全力保證天宮大廈裡面的人員安全。」

這一刻,不知道多少雙目光,都落在了天宮大廈。

牛小牛等人個個臉色煞白。

誰都知道,這個任務不可能完成,他們收到的命令是堅持到最後,能不能活著離開都要兩說。

牛小牛還很年輕,他不想死,但身為一名公職人員,他還是很好地堅持了自己的原則,不至於臨陣而逃。

只是,在這種情況下,牛小牛的發揮都有些失去了正常水準,拆除『惡魔之吻』都顯的萬分艱難。

看著炸彈上面的一根根紅線,牛小牛滿頭冷汗如雨。

這個時候,穆紅妝上前兩步,「牛隊,陸隊長剛剛說的人,曾經成功拆除過一次『惡魔之吻』。」

牛小牛揩汗,「一次可以是運氣。」

看見牛小牛根本不相信林天成,穆紅妝也心急如焚。

她遲疑了下,立即撥通了林天成的電話。

「喂。」

「林天成,天宮大廈有邪惡分子安置了炸彈,情況萬分危急,請你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

林天成直接掛了電話。

在鳳城的時候,他讓穆紅妝和陸影兩人吃了一個大虧,說不定穆紅妝又想到了什麼歪主意。

退一步說,就算穆紅妝說的是真的,林天成也不會去,這不是他的職責。

陸影用詢問的目光看著穆紅妝。

穆紅妝道:「陸隊長,讓林天成過來,說不定還有希望。不過她不相信我,你給穆將軍打電話吧。」

在陸影心中,林天成也算一個軍人,哪怕不是,倘若林天成真有這個能力,也應該阻止這件事情發生。

很快,陸影就撥通穆楓電話。

「可以撤退。」穆楓簡單明了的道。

陸影道:「穆將軍,我不是這個意思,這裡已經發現了一顆炸彈,是新型炸彈,林天成有過成功處置的經驗,他現在就在申市,是不是讓林天成過來看看,說不定能有轉機。」

皇庭花園酒店。

外國畫家已經抵達。

一間寬敞的會議室裡面,交流大會拉開帷幕。

包括林天成在內,中方參加交流的青年畫家有六來個。外國參加交流大會的青年畫家也是六個。

還有不少帶隊的官方人物和記者。

這次的交流活動,規模雖然不大,但級別還是很高的。

共和國是主場,肯定要取得不錯的成績才行,不過大家並不是很擔心,因為有金飛在場壓陣。就算是其他畫家的表現一般,只要金飛能夠驚艷全場就夠了。就好像奧運會比賽,十枚銅牌的含金量,也抵不過一枚金牌。

主持人已經介紹畫家情況,「金飛老師,共和國書畫家協會主席團成員,是共和國乃至世界青年美術界的一匹黑馬,作品多次榮獲國內外各種美術展的大獎……」

掌聲響起。

金飛站起身,雙手合攏,對大家鞠躬。

「貝拉克海珊奧巴牛老師,美國知名青年畫家,師從國際繪畫巨匠,作品同樣榮獲各種國際美術展大獎……」

奧巴牛也起身敬禮。

「林天成老師,業餘繪畫愛好者,但天賦過人,被書畫家協會副會長徐厚典發掘,目前問世的作品還是空白,不過潛力非凡。」介紹到林天成的情況的時候,雖然支持人早有心理準備,還是有些尷尬。

所有人都驚掉下巴。

這可是高水準的交流活動,一個業餘的繪畫愛好者,不但來參加了,而且還是交流成員之一?

短暫的驚愕之後,掌聲響起。

林天成也起身鞠躬。

只是,有個外國青年畫家的臉色很不好看,他轉頭對自己的帶隊官員輕聲說了幾句。

那個外國官員拿過話筒,臉色也充滿不悅,「對不起,這是一場高水準的交流大會,我方認為,你們安排一個業餘的繪畫愛好者和我方比試,是對我方極大的不尊重,我方提出抗議。」

提出抗議的外國青年畫家,微微揚起下巴,用鄙夷的目光看著林天成。

現場一片嘩然。

不少中方官員的臉色很不好看起來。

徐厚典硬著頭皮,解釋道,「正因為這是高水準的交流大會,我方才會安排林天成這樣的人出場,請相信我,林天成的天賦和實力,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

由於這次參加交流的人員,只是說優秀的青年畫家,並沒有得什麼獎的硬性規定,徐厚典堅持己見,外方官員就沒有反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