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沒一會就有一個中年男性走了過來:「我叫平野鳴,這裡的負責人,武士大人,聽說你要把這些刀全買下來?」

「是的。」

「好,我算一下價格,請您稍等。」平野鳴面露喜色恭敬地說道。

莫情點了點頭,看向了這個展區的角落。

那裡是一些別的兵器,樣數不多,分別一把薙刀,一對叉子,還有一隻雙手錘,一副拳刃,還有一大堆擺放整齊的手裡劍,還有十幾個黑漆漆的球。

這家店的上等四階武器就這麼多了…

「希雅,那幾個球是幹嘛的?」別的莫情都認識,就是對那黑漆漆的球有點陌生。

「你可以理解成***,看過電影沒?那些忍者想跑路了就丟一個,只不過這個***還有遮蔽念力的作用。」希雅解釋道。

「平野君,這些東西也算一下,我都要了!」莫情再次大手一揮,包圓了。

「好的…好的!」平野鳴愣了一下,隨後便是更加興奮的點貨。

莫情只是示意他趕緊算賬。

沒一會,平野鳴算好了價錢,恭敬的說道:「武士大人,您消費了172枚中品源晶,286枚低品源晶,打折抹零…」

「我問你個事,她是僱員還是…」莫情打斷了他的話,並看向了在一邊候命和服少女。

那和服少女瞬間臉色煞白…

「她是我們鑄刀齋從小培養的奴隸…」平野鳴瞬間就明白了莫情的意圖。

「那就好,她加上這些兵器,兩枚高品源晶,可好?」莫情的手上出現了兩枚明晃晃的高品源晶。

「武士大人…用不了那麼多…」平野鳴絲毫沒有猶豫,表示這個和服少女可以賣掉。

「剩下的都是小費~」莫情將兩枚高品源晶塞到了平野鳴的胸口。

「櫻木梔子,你以後就是武士大人的奴隸了。」平野鳴對和服少女說道。

「是…主人…」櫻木梔子怯生生的對莫情說道,她的臉上再也掛不住笑容了。

莫情大手一揮,便把買下的武器和櫻木梔子通通裝到玉扳指中。

「平野君,再會!」莫情說完便轉身離去。

「武士大人您慢走~」

——

「咋的?想生小猴子了?不過這個丫頭天賦不怎麼地吧?」出了門,希雅便開始陰陽怪氣的撅他。

「我還以為你夠聰明呢!洗衣服做飯先不說,單論她照顧憐仇就很有必要了,憐仇終究是個奴隸出身,也不會打扮自己,好歹也是大姑娘了,不會捯飭自己怎麼嫁人?」

莫情理直氣壯的的回擊道。

「就為了這個?你為她花的錢都夠買一個方隊的奴隸了!」希雅還是不樂意。

「我不是發現她挺能捯飭自己的么,不然我也不會想到給憐仇找一個姐姐照顧她。」莫情笑嘻嘻的說道。

「行行行~你說的都有道理!」希雅的語氣好了很多。

「希雅,你不是說這有道館嘛?我找個道館熟悉一下太刀的「劍道」」莫情趕緊扯開話題。

「去什麼道館去道館,有我還不行?」

「行,那咱們就回去吧。」

——

莫情將買來的孩子和櫻木梔子一同放了出來,還順手對櫻木梔子下了念力契約。

莫情特地讓希雅查看一下她的身體情況。

「18級忍者,念力差,體力不行,修行天賦次的一匹…」這是希雅的評價。

「只能當個花瓶了?」莫情有點失望,要是她能修鍊點什麼力量就好了。

想想也是,要是她有修行天賦怎麼會被培養成服務員。

「要不把她當成個試驗品?」希雅饒有興緻的說道。

「啊?我還要她照顧憐仇呢,可不是讓她當小白鼠…」莫情皺了皺眉頭。

「想什麼呢,我的意思是你通過念力契約的紐帶借她一些念力幫她修行…」希雅提議道。

「啊?還有這種操作?」莫情有些驚奇。

「理論上應該可以,但是沒人這麼操作過。」希雅越說越有興緻。

「暫時擱置!我的念力現在都不夠用了,還給她?先讓她乖乖的照顧憐仇吧,等我念力回復一些再說!」莫情連忙拒絕。

「主人…」櫻木梔子怯生生的說道,她感覺莫情的眼神特別有侵略性,看的自己渾身不自在。

「憐仇~出來~給你介紹一個姐姐~」莫情沒搭理她,直接沖著一間屋子喊道。

憐仇聽到莫情喊她,怯生生的從屋子裡走出來,雖然莫情對她不賴,但是她怕莫情怕的不要不要的。

「這是憐仇,這是櫻木梔子,櫻木梔子你以後的任務就是照顧憐仇,她的飲食起居梳洗打扮全都交給你,一會我帶你們上街買東西。」

莫情自顧自的用兩種語言幫她倆做介紹。

自己有希雅,什麼話都聽得懂,她倆可是有語言隔閡的。

「是!」櫻木梔子應了一聲,照顧小孩子!太好了!還以為自己要成為這個新主人的玩物呢…

「嗯!」憐仇也應了一聲,怯生生的看著這個漂亮的大姐姐。

「具體怎麼交流你們自己定,走吧,我們上街買衣服先~櫻木梔子以後管我叫大人就好,別主人主人的聽著彆扭。」

「是!」

櫻木梔子很興奮,這個主人…大人不用自己暖床,只是照顧小孩子,也不會太累,總比被那些變態買走去糟蹋強!

說完莫情就帶著櫻木梔子和憐仇上街買衣服。

有個女生帶娃就是好啊,要是自己帶個小姑娘買衣服總是讓人說閑話。

莫情就讓她們盡情的買,甚至還給魔仇帶了兩身和服,在日出之國他還是有機會出來透透風的。

零食、小吃、肉食都買上,之前怕暴露源晶山,一直把她和魔仇裝在乾坤袋裡面,乾坤袋裡面空間戒指不好使。

她和魔仇只能吃容易貯存的食物…

而且莫情還發現一個對於他來說不容易接受的事情…

憐仇好像特別崇拜魔仇,不單是崇拜,還有愛慕的意思…

他們一起修行大涅魔功,每次月圓之夜魔仇都是面不改色,憐仇每次都是疼的渾身顫抖,沒法修鍊…

這也就導致憐仇對魔仇產生了崇拜與愛慕之意…

這也是莫情把櫻木梔子買回來的另一個原因…

畢竟憐仇還不到十歲啊…下午的陽光照在琉璃廠大街的石板路上,一輛人力三輪跑的歡,兩側都是復古的青磚小樓,再往巷子裏鑽,那就是古樸的四合院,這裏每一戶門前都掛着「寶翠堂」「崇文府」這類黑底金子的老字號招牌。

「大清朝的時候,這裏是趕考舉人們住的地方,最多的就是紙墨店,『戴月軒』的狼毫筆,『李福壽』的畫筆,『

《龍族之重生源稚女》第一百六十二章深巷偶遇 「喬安,我想你是誤會了,關於你愛慕虛榮,還有去借高利貸的流言,真的不關我和徐陽的事,我們也只是聽外邊的人這麼說,所以才以為這是真的……」

沈曉熏沒有想到,喬安居然會這麼硬氣。

再聽到附近不少學生已經在懷疑她和徐陽,便立刻出聲澄清。

反正這流言確實不是她傳出去的,做這件事的時候,她一直隱藏在幕後,不管怎麼查,都不可能查到她的頭上。

多说无益 「就算外面傳你借高利貸享樂的傳言是假的,但你出入豪車總是真的吧,你自己看看,照片還在論壇上呢!」徐陽用手機打開論壇,就差把手機直接懟對喬安的臉上。

喬安隨意掃了一眼,「原來是這張照片,我記得那天這位大叔是停下車找我問路的,我從頭到尾都沒有上過這輛車,要是大家不相信,可以去查學校附近的監控。

單憑這麼一張照片就說我被人包養,你們看圖說故事的能力還真強啊!

不過最讓我覺得奇怪的是,怎麼這麼巧,有個開豪車的中年人找我問路,就剛好被人拍照,還被上傳到學校論壇,這該不會從頭到尾就是你們兩個這個設的一個套吧。」

本來喬安沒這麼想,可是現在越想越覺得自己的猜測沒錯。

原身被設計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八十。

「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們設計你做什麼?咱們無冤無仇的,我為什麼要設計陷害你!」沈曉熏一臉憤怒的說道。

「我也想知道,你們為什麼可以這麼惡毒,就為了自己不想背小三和渣男的名聲,就可以這麼設計陷害一個無辜的女孩兒。」

想到原身遭遇的一切,喬安對這二人可說厭惡到極點。

既然佔了原身的身體,做為報答,她會幫原身討回她應得的公道。

如果不是這個世界殺人犯法,喬安還真想過乾脆直接殺了這兩人省事。

「我們怎麼設計你怎麼陷害你了!我和徐陽是在你們分手后才在一起的,我們行得正坐得端,我們又沒有做錯事,為什麼要因為你說的那些理由來陷害你設計你!」

沈曉熏一臉蒙受了巨大委屈的屈辱表情,看著完全就一個受了冤枉的受害者。

喬安覺得這姑娘能去進軍演藝圈,就這演技肯定能紅。

「喬安,是我對不起你,不該因為誤會而和你分手,傷害你了,可這和小熏沒有關係,那段和你分手的日子,我很難過,是曉熏一直陪在我身邊,安慰我鼓勵我,我才能走出來。

請你不要再說這種沒有任何證據的話來傷害我們,侮辱我們的感情。」

徐陽摟著沈曉熏,眼中寫滿了對沈曉熏的深情,還有對喬安的歉意。

「我覺得喬安肯定誤會了,徐陽看著不像那種會劈腿的渣男呀!」

「這不過只是喬安的猜測,我覺得沈曉熏和徐陽應該不是那種人。」

「徐陽好深情哦,你們看他的眼神,真是太讓人心疼了。」

「雖然喬安是很可憐,但她不應該因為自己受了傷害就來冤枉的徐陽和沈曉熏吧。」

「說實話,沈曉熏那個人那麼驕傲,她怎麼可能會委屈自己做小三,反正我是不信沈曉熏會去做小三。」

周圍的議論喬安聽在耳中,只是冷笑一聲並未在意。

「你們要證據是吧,我就給你們證劇。」

說著,喬安拿出手機,打開了一段錄音。

……「是誰讓你們來告訴我這件事的。」

……「是沈曉熏,是沈曉熏讓我們告訴你的!」

……「我的獎學金名額也是她做的手腳搶走的?」

……「就是她做的手腳,她記恨你是徐陽的前女友,說要讓你不好過,就買通了張主任,把名額給了我。」

……「我的工作該不會也是她給我弄掉的吧?」

……「也是她做的,沈曉熏一直派人盯著你,你每應聘一家店,她就會叫人拿錢買通那家店的老闆,讓人家不敢用你。」

……「還真是她。」

……「她大概是恨你和徐陽交往過,沈曉熏那個人佔有慾強得要死,連自己不要的東西寧願燒了也不會給別人。

更不要說徐陽還和你交往過,她應該是看到你就嫌膈應,想把你趕出學校,眼不見為凈。」

……「這包是她送給你們的?」

……「是。」

……「她為什麼送你們包?」

……「她想讓我們在宿舍里給你早點麻煩,最好讓你在宿舍待不下去。」

隨著錄音的播放,周圍一片寂靜。

誰也沒有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看起來驕傲得像公主的沈曉熏,背地裡卻是如此心胸狹窄的人。

而最讓人吃驚的是,連學校獎學金的申請,她居然都能插手,如果說買通喬安宿舍里的幾個女生找喬安麻煩大家還能當做別人的事事不關己。

可關於獎學金的申請,卻是觸動了學校大部份學生的利益。

在片刻的安靜之後,周圍所有學生都沸騰了,甚至已經有學生要去找校找,去告發張主任。

沈曉熏知道大事不妙,開口辯解說這錄音是假的,讓大家別信,可惜周圍已經沒有學生再聽她說話了。

看著場面逐漸失控,喬安路出欣慰的笑。

朝著神情逐漸鐵青的二人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喬安家位於A市某普通小區。

這套房子,還是喬安的父親在工作之後貸款買下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