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沒辦法!

得裝池仙人的姿態來啊。

好歹他也是去了一趟仙域的人,雖然到仙域之後他也根本就沒碰到幾位神仙,就是看到了幾個童子。

那些童子還都是燒火的!

後來他才知道,他進到兜率宮也是去做燒火童子。

當時,他都是懵的!

燒火童子。

說出去多難聽啊!

以至於他從仙域回來之後,他一直就一直裝腔作勢,不管到仙域如何,至少在蓬萊七國的凡域,他總得裝出被點化的仙人姿態。

就在他挪著屁股扭腰時,突然看到亭台外傅思恆束手站在外面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

頓時,黃德才心頭大驚。

趕忙收斂表情,輕咳了一聲端著架子從蒲團上起身。

「思恆,你怎會在此處?」

殊不知,此時站在亭台外的傅思恆並沒有注意到黃德才剛才的不雅,他的眼神都是渙散的,內心也是忐忑不安。

理由很簡單,他是來這裡要錢的!

他爹給下了死命令。

錢,必須要回來。

沒有人能知道他到底頂著多麼巨大的壓力,剛才他一直在腦袋裡盤算著如何開口,甚至他都不知道周圍的侍者是何時離開。

待到黃德才喊了他一聲,他才回過神來臉上露出局促的笑。

心上白衣 「黃……黃哥。」

「思恆,你我曾雖是兄弟,現在……你我已是仙凡有別,曾經的那種稱呼就算了吧,你可以喊我黃道長或者是上仙。」黃德才低聲道。

「上仙?!」

傅思恆聽后神情一凝驚愕道。

「黃道長已是成仙了?」

咳!

黃德才聽后心頭不禁有些堵得慌。

這話問的……

「思恆說笑了,我雖得仙緣,也被百鍊師兄欽點,又在仙域小住幾日,仙緣斐然,卻也未曾脫胎換骨。」黃德才端著架子輕聲道,「如今我依舊是肉體凡胎,但成仙也是指日可待。」

「黃……」

傅思恆下意識的就要喊黃哥,旋即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黃道長,黃道長竟然去了仙域啊!」

「小住數日。」

「黃道長,那仙域是什麼樣啊?」

「仙雲繚繞,雲捲雲舒,紫霞當空,仙鶴展翅,一片泰安祥和。」言語間,黃德才還故意甩了下衣袖負手而立,故作仙姿。

「黃道長。」

傅思恆抿了下嘴唇眼中伴著好奇。

「道長可曾見到道德天尊。」

「咳……」黃德才又被噎的咳了一聲,他倒是想裝一下說他見到道德天尊,可是他又不敢。

三請在仙域之中也是至高的存在。

他可不敢妄言。

沉吟片刻,黃德才凝聲低語。

「不要多言。」

「嗷……」傅思恆趕忙捂住自己的嘴,又朝著虛空拱了拱手,低聲道,「那黃道長到仙域,是去做童子還是……」

撲哧!

又是一刀。

要不是黃德才要裝仙姿,他現在真想抓著傅思恆的衣領好好去問問他,是不是來這故意找茬的。

問的那些話就沒有一句是他想聽的。

面對這種問題他有很好的應對方案就……沉默。

他沉默就代表著他不想講,而這種不想講就會被旁人腦補出無數種可能性,可惜對黃思恆而言卻並非如此。

他……

是來要錢的!

黃德才到底是什麼職位,亦或是仙域中到底是什麼面貌,其實都不是他此行的重點,他來這裡只是想把那三十億要回去。

沉默半晌。

黃德才是在沉默是金,傅思恆是在沉默到底該如何開口。

許久……

反而是黃德才沒有忍住問了一句。

「思恆來此……」

「咳,我來這就是恭賀黃道長的。」傅思恆咧嘴笑著,黃德才剛要回上去一句,卻不想反覆的吐了數口氣的傅思恆又低聲道,「順便,想把借給黃道長的那三十億給取出去。」

撲哧!

一刀,又一刀!

傅思恆!

絕對是故意來找茬的。

他都成仙了,這小子竟然還敢來要錢?

瘋了吧?!

能被他這位仙人借錢應該是他傅思恆的榮幸。

提到錢,黃德才故作姿態的仙子也開始有些變形。

「傅思恆,你來這,找我要錢?」黃德才蹙眉輕吐了口氣,「這才幾日啊,你就跑到開我府上來要錢,難道我還能差你錢么?」

「黃道長,我絕對沒有那麼意思!」

眼看著黃德才臉色變得難看,傅思恆趕忙解釋道。

「我……其實我也不想要,主要是老爺子他知道了。那錢是我從家族挪了公款借給黃道長你的,現在老爺子要我必須把錢給要回來,我也沒辦法啊。」

「是么?」

「千真萬確!」傅思恆一臉的難色,「黃道長,咱們倆是從小玩到大的,你……我是絕對信任。我也相信黃道長不可能黑我這點小錢,可是族裡催的實在是緊。要是我不把那錢拿回來,我們大房在族裡就沒有立足之地了。我記得,當時結款的時候,我的那三十億好像還在,黃道長您就可憐可憐我,把那錢給我吧。」

「嘶!」

黃德才突然倒吸了一口涼氣,露出為難之色道。

「思恆啊,這錢……不是我不想給你,是我吧,我把這錢給百鍊上仙了。」

「啊?!」傅思恆懵了。

「你也知道,百鍊上仙是我的領路人啊,本來這仙緣是要拍五百三十億呢,是百鍊上仙欽點我用了五百億得到仙緣,這份情我得報答啊。我就把那本該花出去的三十億給了百鍊上仙,也就是你的那三十億,現在……我也沒錢了。我是真的很想把錢給你,現在實在是沒辦法。」黃德才低聲道。

「黃道長,那我的錢怎麼辦啊?」

「你得錢給上仙了啊!」

「那是你給的呀,我從沒有說過要把錢給百鍊上仙啊!」傅思恆一臉著急道,「這錢是我家族的公款。」

「思恆!」

黃德才突然皺眉沉聲道。

「你切莫著急。」

「我能不著急么?」傅思恆眼睛都要紅了,「我就為了挺你,你知道年宴那日我抗了多大的雷么?趙信他一口咬定說我把錢借給了你,之後老爺子親自查賬,知道了我挪用公款的事兒,當時我們一家都被趕出了年宴。現在放在我面前的就只有一條路,就是把錢要回去。」

「等會,你說趙信……」

「黃道長,你還是趕快把錢給我。」傅思恆凝聲道,「就算你現在沒錢,你也至少給我立個字據,說好還款的日期。」

「你是不是聽不懂話,你的錢給了百鍊上仙。」

「不是我給的!」傅思恆突然大嚷了出來,道,「黃德才,那是你給上仙的錢,不是我給的。是你欠我錢,你必須把錢還我!」

「呵……」

突然間,黃德才眼中也露出譏笑。

「要錢?好啊,你說我找你借了錢,你有證據么?有我找你借錢的借據么,你憑什麼說我找你借錢了?」

「你……」

「傅思恆,我剛才已經夠給你面子的了,錢給了百鍊上仙你還想怎樣?還嚷嚷著我欠你錢,你有證據啊?空口白牙,我還說你欠我錢呢,你欠了我三十億,來……趕快拿來還給我。」

「黃德才,我跟你拼了!」

傅思恆暴怒的朝著黃德才沖了過去,卻被黃德才一腳就給踹開。聽到聲音的下人們也都跑了過來,看到這一幕將傅思恆狠狠的摁住。

「黃德才,把錢還我!!!」

「切……」黃德才冷嗤一聲道,「把他從後院扔出去,再敢來鬧事直接把他的腿給我打斷。」

「黃德才,還我錢!」

被抬著離開的傅思恆還在大嚷,黃德才冷冷的看著他從懷中取出三枚晶卡,赫然是傅思恆的那三十億。

「還想要錢,癟三。」

朝著地面輕輕啐了一口,黃德才就將晶卡重新收入懷中,旋即眉頭輕輕上抬冷笑。

「在萬寶樓知道躲著我,我看你這回還怎麼躲,來人!」黃德才高呼一聲,頓時就有幾名下人跑了過來,旋即就聽到黃德才凝聲道,「去傅家,把那個傅家贅婿趙信給我弄來,就說……我要請他喝杯酒!」 獨眼龍旁邊的男人是個瘸子,他拄著拐杖,對獨眼龍點了點頭:「是,掌門。」

說完后,瘸子拄著拐杖,一步一步的向樓梯走去。

「不行,這不是你們家,不是說想去哪裏就去哪裏!」蘇雨連忙擋住了瘸子的退路。

瘸子冷哼了一聲,也沒有動粗:「你說你們當家的生病了,可我家掌門卻說他在閣樓,你如果不是心虛,就讓我上去瞅一眼,沒人我們就走。」

蘇雨沉默了,不知道說什麼好,瘸子的話確實有道理,而且也不過分,但蘇雨知道我就在閣樓,她不能讓瘸子上去,不然就穿幫了。

「怎麼樣?還不讓開嗎?夫人?」瘸子皺了皺眉頭,好像打算要動手了。

「不行,這是私人重地,說了不能上去,就是不能上去。」蘇雨張開了雙臂,就是不讓他上來。

「哼,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瘸子突然冷哼一聲,單腿凌空而起,這時候他的褲腳被吹了一點起來,我看見了他的腳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鱗片。

不是蛇鱗,而是……龍鱗!我沒見過龍鱗,但我是紋身的,紋過的龍不少,所以龍鱗和蛇鱗還是分得清的。

這個人的腳,為什麼長滿了龍鱗?太詭異了吧?而且只剩一隻腳了。

蘇雨也不客氣了,拔出了鬼櫻刀,可是她突然渾身動彈不得了,鬼櫻刀在戰慄不安,獨眼龍的夜明珠發出了詭秘光芒。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我只能出手,抱着蘇雨躲開了那一腳。

瘸子笑了,他沒真正落腳,但腳勁卻如龍捲風一樣,極其的恐怖,將周圍的一切都吹飛了,力量之大,讓人咂舌,如果他真正出腳,恐怕蘇雨會粉身碎骨。

這瘸子的腿……有問題!

「當家的,你終於出來了。」瘸子笑呵呵的收回了腳,好像完成了任務,很明顯,他就是要將我逼出來。

蘇雨終於能動了,但她卻立刻對我低聲道:「別看那夜明珠,會生邪。」

蘇雨之所以動不了,就是因為獨眼龍眼眶裏的夜明珠,那玩意好猛,居然硬生生壓制住了鬼櫻刀,控制了蘇雨的身體,讓其無法動彈。

「當家的,你什麼意思?昨天說得好好的,怎麼今天突然就反悔了?你這樣做生意可不行!」獨眼龍開始責怪我不講信用。

我也不客氣了,冷言回道:「你們別在這惺惺作態了,你們是什麼人,難道要我明說嗎?我可不給那些敗類人渣紋身,萬一損了陰德算我頭上怎麼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