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混沌源脈的力量在被調用,無邊的痛苦瀰漫開來,那混沌源氣只是擠出一絲,便撕扯著他的身體。

一股威嚴的氣息蓬勃而出。

風塵鷹愣住了,窒息感在一瞬間來臨,那是從靈魂上傳來的戰慄!

他遲疑著,發動了兩道風刃斬向蘇靈修。

亞修動了,爆發本源極限,不斷衝擊著本源,本源小世界不斷擴張,硬生生擠出大片靈氣。

他化作雪白流光,以靈極仙速馭避過風刃,風塵鷹猛然振翅想要再次打出風刃攔截亞修。

但是,他突然發現,亞修滿是傷痕的面容已經出現在自己眼前,他們呼吸相間!

他慌亂的振翅,想要倒飛,但是亞修已經起手凝印,右手輕輕的覆蓋在他的胸口上。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好似修羅魔神降下掌法,至剛至烈的掌印被他施展而出,那掌印上,狂暴的修羅靈力爆炸著燃燒著,必將撕碎沿途的一切!

小御修羅術·修羅佛手!

他這次選擇了自己至強的寶術,毫無保留的二次爆發!

轟!

那瑰麗絕美的掌印在風塵鷹的胸口炸裂開來,將那堅韌強大的肉體撕毀,讓那有力的雙翼折斷,嘭地將其打入地面,天地間僅回蕩著那凄厲的鷹嘯。

嘭!

風塵鷹的身體在地上砸出深坑,燃燒著熊熊烈火,火焰與碎石共舞!

蘇靈修從天上墜下,穩穩落在深坑之前。赤金火瞳逐漸熄滅,他退出了修羅本生形態。

隨著身體平靜下來,劇烈的疼痛快讓他說不出話來,透支力量的代價是巨大的,他只是靜靜的站在深坑前,長嘆一聲。

「哇咔咔,大哥恁好牛!」一個樹枝輕拍他的肩頭。

蘇靈修嚇了一大跳,一臉震驚的轉頭看著那個腦袋瓜被劈成兩半的傢伙。

「我靠,你沒死?」他不敢相信。

「樹人假死之術,厲害吧!」大樹妖哈哈大笑,一臉得意。

蘇靈修無語了,白費那麼多感情。

看著眼前這個腦袋瓜被劈成兩半還生龍活虎的傢伙,他無奈的笑笑,向前走了一步,隨後卻是重重倒在血泊中。

可真是,疼死我了……

「哇咔咔,大鍋恁沒事吧!?」

淅淅瀝瀝的,雨又開始下。

男人一襲白袍,坐在那將廣袤清河谷一分為二的山脈之峰,遠眺著那被封住的巨大山洞。

他的面容蒙上了一層迷濛霧氣,任誰也看不清內里是人是鬼。

不多時,在他身後的空間逐漸泛起波瀾,一道裂縫打開,從中走出一人。

那人面覆花紋赤鬼面,一身紅紋玄袍,在男人的身後單膝跪下。「大人……派出那些下流殺手真的有用么?」

「不知。」男人平靜說道,彷彿置身事外。

「為何不讓我等直接出手擊殺?」

「冷靜……帝都的眼線在,沒有辦法。」面具人毫無波瀾的回答。

「只要爾等一出手,那麼帝君便會親臨清河谷。或許爾等可以得手,但爾欲要吾等陪葬!?」

爱荣 赤鬼面具人後背瞬間被冷汗沾濕,他低下頭。「小人不敢!」

男人沒有看他,依舊目視前方。

「吾等需要等待,等待一個時機。」

「恕小人愚鈍,何等時機?」

「三帝君橫渡輪迴劫,彼時便是吾等出手之刻!」

那身後之人面具下的雙眸微微閃爍,沒人知道他內心在想著何事。

他只是畢恭畢敬的回答。「小的明白。」

清河谷環形山脈之外圍。

連綿的山脈頂峰之上,都有著一層淡淡的結界,為清河谷籠罩上一層瑩潤的輝光,也將清河谷與世隔絕。

嗡嗡嗡嗡嗡嗡~

那結界突然泛起一陣波瀾,被人用手撕開一道小口子,有人從那小口子內踏空而來。

那是一個肌膚勝雪的絕美青年人,一身翡翠之紋玄黑色飛魚服,左胸口上紋著一直翡翠色的麒麟。

清河谷迎來了玉麒麟神族的來客?

他的面容秀麗絕美,讓人產生不真實之感,若是靠近仔細一看卻又感覺模糊至極,難以分辨廬山真面目。

進入清河谷后,他雙目一掃,望向整個清河谷,踏空前行。

隨著每一步踏出,他的身形越來越模糊,好似逐漸蒙上難以分辨的霧靄,身畔的空間緩緩扭曲開來,光線和雨滴開始穿過他的身子。

最後,消失於高空之上,清河谷無人可見,正如他的目的,清河谷無人可知。

當一個個藏在暗處的角色開始動作,這個天下也開始緩緩運動起來,某些將要改變一切的大事件,拉開了他瑰麗雄奇的序幕。。 一行人在峰城客棧,一歇就是九天。

這九天,可把峰城府衙的胡大人愁壞了。

聿王進城第二天他就接到消息了,兆城那邊發生的事他早就知曉了,但是聿王到這裏卻沒派人來尋他,而是包了衙門不遠處的客棧。

摸不清對方的意圖,胡大人也不敢貿然前去拜見,只能吩咐衙門裏的眾人,最近都提着點心,別大意。安排了所有的衙役,緊盯着客棧這邊,也盯着城外的異動,絕對不能讓他們在自己的地盤上出事。

否則的話,不但自己的官路走到盡頭了,還難保九族不被滅。

想聿王死的人,都是他們皇家的自己人,聿王若真的出事,皇帝陛下對元兇可能不會怎麼樣,但是絕對會對他們這些地方官員不留情。

不是皇帝陛下殺雞儆猴,而只是泄憤而已。

胡大人戰戰兢兢的為官多年,早就看透了皇族的無情冷血,到現在也不曾選擇站隊,所以,勤勤懇懇的為百姓做事,卻到現在都不曾再得到升遷。

但是他不覺得遺憾,還覺得就保持這樣也挺好。

現在,他最怕的就是神仙打架,被殃及自己和此地無辜的百姓,見天的祈禱聿王這尊神仙趕緊啟程離開此處。

事實上,濮元聿這邊的人早就知道衙門這邊的動態,見他們不止是盯着客棧這邊,還安排人注意著城外的,就更加確定這位胡大人的想法了。

這正合濮元聿的心意,也就命手下,對於衙門的人無需理會,隨他們盯着好了。

但是為了穩妥起見,還是給常勇稍微的裝扮了一下,帥氣的常勇被扮成了鬍子拉碴的漢子。

聿王的意思是,他康復了可以露臉了,不用再藏着掖着。

但是在常勇自己看來,就是濮狐狸的私心,不藏着掖着,再啟程的話也就不用再跟妹妹同乘車了。那濮狐狸是王爺,行路累了想乘車就乘車了。

後面的幾天,濮元聿和常小九外出,已經開始帶着常勇一起了,但是他卻只能跟濮元聿的手下們走在一處,看着自家妹妹跟濮狐狸雙雙對對,對對雙雙的。

打常勇身體恢復了之後,每日三餐的用飯,他也是都和濮元聿的人挨着坐,也不知道是不是濮元聿刻意的交代手下了,反正是每次用餐,他的手下們都是把常勇夾在中間,根本就沒機會挨着妹妹吃。

眼睜睜的看着濮狐狸給妹妹夾菜,各種的獻殷勤,可憐他那個傻妹妹啊,竟然不知道拒絕。

本來頭天晚上還商量過,看常勇恢復的這麼好,住滿十天後就啟程離開的,可是,晚飯後,常小九在客棧後院給哥哥煎藥的時候,看到濮元聿的一個手下匆匆進來,遞給他一封信。

而他看完信后,臉色就變了。

「怎麼了?」常小九上前詢問。

濮元聿把手中的信遞給她,常小九不明白他的信,為何要給自己看,什麼事直接告訴她不行么?

可是,看了信后,她的眉頭也擰了起來。

信中說,距離京城三千多里的侖城,整個城爆發傷寒,已經死了上千百姓,現在朝廷已經下旨派兵前去封城了。

封城,是因為事態嚴重,不讓傷寒再往外擴散。

但是,封城也就意味着,一旦真的無法控制這種疫病,接下來就只能用最直接,卻最殘忍的方法,那就是燒城了。

常小九看向濮元聿,難怪他臉色這麼難看了,這件事,是真的很嚴重,事關侖城五萬多百姓的性命啊。

常小九也明白了濮元聿為何把信給自己看,為何那樣的眼神看自己了。

「安排人送我過去吧。」常小九想都沒想,立馬就說到。

煎藥的罐子在她身後,咕嘟咕嘟冒着熱氣,葯已經煎好了,她卻已經顧不上了。

二哥的身體其實已經不用再服藥了,她堅持讓他再喝幾服,鞏固一下。

「傷寒,你可以么?」濮元聿很久沒有這麼嚴肅的對她說話了。

常小九毫不猶豫的點頭:「我可以。」

「不是各別的病歷,而是這種啊。」濮元聿擔憂的又問,不是他不信任,這次的事實在是太嚴重了。

「我知道,我可以,我這就去收拾,你安排人吧。」常小九說完,把信塞回到他手中,抬腳就往前面走。

濮元聿伸手拽住她的胳膊,她回頭看向他:「我沒吹牛,我說我可以的,耽擱不得你知道的。」

「我知道,但是什麼叫我安排人,你是不打算讓我同去?」濮元聿問的是這個問題,他覺得自己沒有曲解她的意思,她說了兩遍,都沒有讓他同行的意思。

不是說咱們趕緊收拾東西啟程吧,兩遍都是說,安排人送她去。

「那裏不是戰場,不需要你去,我是大夫,那裏是我的主場。」常小九確實沒想他一起去。

她是大夫,太知道大面積爆發傷寒的嚴重性了。

「你在哪,我就在哪,我說過的,你忘記了么?你是大夫,這次是你的主場,可是你確定我不同去的話,你能施展?」濮元聿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問到。

是啊,自己的確醫術不錯,但也只是個大夫而已,沒有他隨行,負責封城監管那裏的人,會配合她這個沒有名氣的小大夫么?

「好,那一起。」常小九沒有再啰嗦。

濮元聿聞言,臉上這才露出一絲笑容:「好,一起,你放心,我會安排人帶着你二哥回京城,妥善的安置好他,等咱回京后再一起辦那件事。」

常小九嗯了一聲,疾步往樓上自己房間跑。

濮元聿招呼手下,吩咐趕緊去準備路上吃的,稍後就要出發。

屬下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看主子的神情,就知道是大事,立馬各自去忙。一刻鐘不到的時候,就在客棧外準備出發了。

常勇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堅持要一起去侖城,常小九和濮元聿也就由着他了。

常小九對着剛從馬廄出來的八兩,吹個口哨,八兩立馬就朝她過來了。

把一旁的常勇看傻了,這幾天已經知道妹妹有一匹馬叫八兩了,卻不解妹妹喚它過來是什麼意思,該不會是送給自己騎吧?

常勇一眼就看出八兩是良駒,當時就挺稀罕的,心裏還有點小激動。

卻見邊上的濮狐狸,伸手幫妹妹又披上系了一件大斗篷,同時也聽見他說的話了:「馬上冷,多穿點保險。」

常勇以為自己聽錯了,啥?妹妹騎馬……

。 第六百四十四章惡人惡報

焦長敷像是突然受了什麼巨大的刺激一樣,整個人都癲狂了起來。

他拼了命的掙扎了起來。

看那樣子,似乎是想要站起來,去搶男人手中的手機。

可是,剛才挨的那一腳實在是太重了。

只要他稍稍一動,胸口就好像有千斤的石頭碾過,痛的他渾身發抖,臉色慘白。

「手機,你把手機還我,還給我!」

焦長敷趴在地上,十分不甘心的嘶吼著。

男人就這樣居高臨下的看着他,眼神冷蔑,那樣子就好像是在看一隻卑微低賤的螻蟻:

「顧兮兮,可不是你想動就能動的人。」

焦長敷慘痛的低吼:「你還敢說你不是墨錦城派過來?敢做不敢認是嗎,算什麼男人?你告訴墨錦城,今天他要是弄不死我,以後我一定會報復——啊!」

他威脅的話語還沒說完,一隻腳就重重地跺在了他的手背上。

「咔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猶然在耳。

男人腳上的力道就像是一座大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