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無奈,綠萼只能咽下已經到了嘴邊的話,滿臉疑惑的看著南宮玥。

人在黑暗種呆的時間一長,眼睛就會慢慢適應黑暗。

然後綠萼就震驚了,她撲倒窗邊,緊張的道:「小姐您快鬆手,快鬆手,您的指甲折了!」

可南宮玥卻像是根本聽不見一樣,反而越來越用力。

眼見著南宮玥的食指和中指指甲已經快要翻著過來,綠萼再顧不得主僕有別什麼的,拽開了她的手。

「小姐,您到底怎麼了?不要嚇奴婢!」綠萼兩手抓住南宮玥的臂膀,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剛剛還好好的,怎麼忽然就變成這樣了?!

「沒事!」南宮玥安撫的拍了拍綠萼的手,示意她不用擔心。

但綠萼卻能看到,她依舊死死的盯著窗外,好像外面有什麼東西一樣!

再加上之前總是聽說將軍府的一些謠言,綠萼頓時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後跟升到了後腦勺,渾身汗毛倒豎。

她連忙撲上去,『啪』的一聲將窗戶關上,然後用身體擋在窗前,小聲的道:「小姐您快去睡覺,外面什麼都沒有!」

南宮玥怔愣了一下,眉頭一簇,冷聲道:「讓開!」

綠萼用力抵住窗戶,好像這樣就能將黑夜中那些不詳的東西堵在窗外。

「小姐,您別看了,外面什麼也沒有!」綠萼說著,心裡想到:明日一定要將這件事跟夫人說說,讓夫人替小姐去求一道平安符。

如果是在白天,綠萼一定能清楚的看到南宮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已經在發怒的邊緣了。

可惜這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更何況綠萼還自以為她是在保護南宮玥。

「小姐去睡吧!」綠萼祈求的說道。

南宮玥沉默了一瞬,毅然轉身回了床上。

她像是害怕自己會反悔一樣,一趟到床上就拉高被子將自己整個蒙在裡面。

綠萼在窗邊呆了一會兒,確定南宮玥不會再來窗邊,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床邊,怕悶到南宮玥,輕輕的把被子拉下去一點。

她今天是不打算走了,一定要守著自家小姐。

第二日,伺候完南宮玥洗漱后,綠萼試探的問道:「小姐您昨天半夜……」

南宮玥梳發的手一頓,淡淡的道:「沒什麼,只是聽到一種鳥叫的聲音,感覺很好聽。」

看著南宮玥眼下的淡淡青色,綠萼才不相信這個說法。

小姐昨天雖然上了床上,看這情況就是很晚才睡。

但她卻不敢多問,怕會問出個什麼來!

只是暗暗將這件事記在了心裡,一連兩個晚上都堅持睡在南宮玥榻前。

就算是南宮玥用半夜起床可能會不小心踩到她,她都不為所動。

見她這麼堅持,南宮玥也就依她了。

大不了半夜再聽到什麼聲音,不驚動她就是。

所以,南宮玥等綠萼睡著后,就悄悄將窗戶打開一條縫隙,再躺回床上去。

果然不出她所料,後面這兩晚上,她又聽到了那種刀劍相接的『鏘鏘』聲,但跟第一夜不同的是,她好像還隱隱聞到了一絲絲的血腥味。

然而,這一切到了天亮后,就會消失不見。

要不是南宮玥接連聽三晚上,一定會以為自己是出現了幻覺。

第一天夜裡的時候,她還會慌張一下,後面兩天除了緊張就再沒別的感覺。

為什麼會有刀劍相接的聲音,這其實很好猜!

這天,天才剛剛亮,各家各戶就打開家門,從裡到外的開始清掃。

一桶桶水潑到馬路上,沖走了多日的泥垢,一朵朵由鵝卵石組成的牡丹花,盛開在道路中央,形成一道獨特的風景。

今天當今聖上將會去萬福寺詢問上天旨意,城防軍早就放下話來,所有人必須將自己家門前的街道清掃的一塵不染,恭候聖駕行徑。

定北侯府門前的大路也是一大清早就開始洗刷,這會已經快要變得光可鑒人了。

南宮玥早在掃帚『刷刷』的響聲開始后,就再也沒睡著。

之所以還躺著不動,無非就是不想動彈。

今天過後,世上就再也沒有上官晏這個人了。

南宮玥不知道怎麼形容現在的感覺,既希望上官晏就是上官晏,又希望他不是他。

矛盾的快把自己撕扯成兩半了。

又在被窩裡賴了一會兒,床帳就被人從外面挑開一條縫隙。

綠萼從縫隙里小聲的問道:「小姐您要起床嗎?」

南宮玥翻了個身,不看綠萼的大眼睛,懶懶的道:「不想起。」

綠萼為難的看著耍脾氣的南宮玥,好性子的勸道:「您要是睡不著,不如起了,夫人昨天就說過了,今天侯爺要帶夫人、您、小公子、一起跟當今去萬福寺呢。」

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南宮玥乾脆拉高被子,縮成一團。

「困。」她聲音悶悶的從被子里傳出來,聽得綠萼無奈的笑了笑。

怎麼可能不困,連著三天小姐每天夜裡都睡不好。

跟夫人說了之後,夫人雖然有心立刻替小姐求平安符,卻因為符咒一類最靈驗的萬福寺要接受當今的參拜,所以封閉了。

想要符咒什麼的,須得等到當今參拜完后,才能拿到手了。

「小姐,夫人剛剛已經派人來催過一遍了,要不您閉著眼,奴婢給您穿衣打扮?」

回答綠萼的是南宮玥抱著被子直接滾到床裡面。

綠萼:「……」

真是好久沒看到小姐刷小性子了!

「那好吧!」綠萼妥協了,無奈的道:「您再睡一刻鐘,一刻鐘后必須要起。」

說完,綠萼將床帳從新拉好,輕輕的出了南宮玥的規格。

今天跟著當今一起去參拜的貴人不少,服飾頭髮都有要求,弄起來並不難,綠萼才敢讓南宮玥多賴一會兒。

……

定北侯府正廳,十幾個丫鬟婆子整裝待發,將蘇蔓、南宮雲睿、南宮晟圍在中心。

「去看看小姐怎麼還沒……」蘇蔓話還沒說完,就聽到綠萼連聲道:「來了來了,夫人小姐來了。」

說完,綠萼又自責的道:「都怪奴婢託大,一不小心……」

蘇蔓上上下下將南宮玥打量了一遍,擺手道:「我知道是因為什麼,你不用自責!」

。 王明被揍得七暈八素,鼻青臉腫,他連滾帶爬的從酒店出來打了個車回家。

電梯打開,走廊里的燈亮起,他拐了個彎走到自己家門口,因為被揍,現在掏鑰匙的動作也顯得格外艱難。

片刻之後走廊里響起女人清冷帶笑的聲音。

「需要幫忙嗎?」

聽到聲音王明猛然抬起頭來看向門口的方向。

「……宋晚舟,你居然還敢來這裏!」

宋晚舟靠在牆上,嘴角微勾,眼底透著幾分凌厲。

她穿着一身黑色西裝,高跟鞋,唇紅齒白在夜色里整張臉美得幾乎完美。

「我為什麼不敢來?」

「你就不怕我弄死你?!」

「王先生都被揍成這樣了還有力氣?」

王明這兩年來順風順水,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栽在宋晚舟的手上,想到自己剛才受到的屈辱,王明現在滿腔怒火和恨意無處宣洩。

他吸了一口氣,語氣隱忍,「我就搞不懂了,你為什麼非抓着我不放!這對你有什麼好處嗎?」

「對我的確沒什麼好處,但我這個人比較正直,不介意為民除害,造福蒼生。」

王明:「!!!」

就他媽離譜。

「宋晚舟,你能不能放過我,我求你了行嗎?你就把我當個屁放了,我保證我以後再也不出現在你面前,成嗎?我求你了姑奶奶。」

「你叫我祖宗都沒用。我記得在餐廳那次我就已經跟你說過,不要碰裴菀菀。你若是沒碰她我也懶得跟你周旋。

可你和你那個小女朋友把我的閨蜜逼上了絕路,那麼抱歉。

老娘也會同樣堵住你們的生路。」

王明現在真是悔不當初,早知道裴菀菀有個這麼瘋的閨蜜,他打死也不會找上裴菀菀的。

「我不過就是騙了她一點錢,這錢我也還給她了是不是,我跟她兩個人已經兩清了,你們還要我怎麼做?再說了,跟我在一起也不全是她吃虧啊。

她不也挺開心挺高興的嗎?現在大家分手了,也沒必要搞得你死我亡的是吧。」

宋晚舟眉頭微挑。

「打住,我得糾正一下,是你死她活!」

王明身上已經疼得快要散架了,他幾乎是祈求的語氣,「姑奶奶,你們到底要怎麼才能放過我,你們提要求,我保證全部照做行嗎?」

「行,我今天來找你很簡單,你現在馬上錄製一個道歉聲明發到網絡上去,聲明裴菀菀不是小三,是你騙了她的感情。

並且對她表達出真摯的歉意。」

「這——」

王明咧了咧嘴,「既然你已經知道我的那些事情了,那我也直說,你讓我現在上網發佈道歉聲明不是要我的命嗎?

那些……那些女的要是看見了,還不把我給撕了。」

「喲,原來你也會怕啊。

你要怪就去怪你的那個躺在床上的小女朋友去,是她帶着一班人找了裴菀菀,還網暴她。

裴菀菀好端端的一個女孩子被你們兩個人弄到想自殺去跳樓。

這都是你們自己作的!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個,自己親自發這個聲明,第二個,我把你這些光榮事迹給你們的那些富婆未婚妻們一人發送一份。」

「宋晚舟,你別逼人太甚。」

宋晚舟揮了揮手裏的電話,「這也是我要送給王先生的話。」

「你——」

王明捏了捏拳頭,猶豫片刻之後說道:「我發!道歉聲明我可以發,但我有一個條件,等我發完聲明之後,你手上的照片全部給我。」

「OK!」

王明早就在心裏打好了算盤。

這個時間點,那些人未必會上網,也未必會看見這個聲明。

等到這個聲明的事件發酵之後,他早就帶着錢離開江城了,到時候她們想找他也無處可尋。

現在有了錢,他還怕什麼!

他可以帶着麗麗去一個誰也不認識他們的地方重頭開始,他可以用那些錢治好麗麗的病,然後結婚生子,過上他夢寐以求的生活。

他從來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他和那些女人,一個謀錢,一個謀色,不過就是各取所需罷了。

為了麗麗,他騙盡全天下的女人又如何。

錯就錯在他撞見了個這麼難纏的女人,早知道有今天當初他就不該去騙這個裴菀菀。

真是要命!

王明不情不願的按照宋晚舟給的範本發了個道歉聲明,洗清了裴菀菀當小三,勾引人夫的罪名,聲明發出去之後宋晚舟立馬買了一通熱搜,直接將熱度炒了上去。

那些罵過裴菀菀的吃瓜群眾看見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也開始紛紛表達自己的歉意。

網絡上的輿論風向也瞬間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