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煙圈可不能忘。

雖然不是在同一時間,而且不是在同一地點,但是幾個網紅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同一個素材作為自己下一期視頻的內容。

······

「沈導,不好了!」

早上,沈城來劇組的時候,早就等候在那裏的張利匆匆的走過來。

「怎麼了?」

沈城有些疑惑,從他手裏接過手機,定睛一看,是一個短視頻,上面是一個髮際線超高,胖的似乎能榨出油來的男人。

他一臉痛心疾首的說道:

「家人們,老鐵們————大事不好啦!」

「之前剛子我深入沈大毒瘤的拍攝現場,不顧安危,冒着被毆打的可能性,就是想為大家帶來真實的畫面。」

「眾所周知,沈大毒瘤是一個極度貪財、勢利、沒底線、喪良心的人。」

「但是,看了接下來的內容,你就會明白,沈大毒瘤的惡行遠遠超乎你的想像。」

沈城一挑眉。

這人似乎對我不太友好啊。

如果不看主角,單純聽這人說話的話,沈城還以為是在批判什麼上世紀大漢奸呢。

手機視頻仍舊在繼續,接下來換了一個畫面,變成了一個拍攝現場,沈城一看,這不是那天取的外景嗎?

畫面有些模糊,估計手機像素有點低,不過還是能夠看清楚其中幾個吞雲吐霧的群演————很明顯,因為他們的身邊被很貼心的畫了一個圈。

畫面中的自己站在攝像機後面,指揮着攝像機往前推進,給這些人拍特寫。

沈城明白這人想說什麼了。

果不其然,當畫面再度轉回這個網紅的時候,他的胖臉上肉都擠在了一起,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興奮,他腮幫子上的肉一個勁兒的顫抖。

「過分!」

「太過分了!」

「絕對不能容忍!」

······

網上掀起了一場抵制沈城的運動,主要推動者就是那些家長,他們剛被自己最信任的金太陽卡通背刺,正鬱悶的時候,沈城自己送上門來了。

哦豁,小夥子你敢教唆我們家寶貝抽煙?

舉報死你丫的!

一時間,沈城之前的所有功績、所有成績,曾經通過作品講述過的所有道理,一時間全都化為烏有。

他在網絡上的賬號也被評論大軍爆了一輪又一輪,評論區成了這些人的狂歡。

「沈導,我們要不要解釋一下?」

張利擔心的說道。

哈哈樂影視自從成立以來,經受過的舉報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有的還鬧得特別凶,比如說小魔仙頭髮是在教唆孩子染頭。

但跟這次比起來,之前的就像是小打小鬧了。

抽煙,對於兒童群體來說,一直是一個禁忌的話題。

「沒有必要。」沈城搖搖頭:「別人不知道,咱們還不知道嗎,我們問心無愧。」

「這不是問心無愧的問題······」張利嘆了一口氣:「有人在帶節奏,想要把我們的名聲搞臭。」

沈城點了點頭,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編輯了一條信息發了出去。

叮咚~

所有工作人員和演員的手機都響起了特別關心的鈴聲,他們拿出手機一看,是沈城發佈了新的消息。

【你還相信光嗎】:「某些人本事不大,毛病不少,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唰!

張利猛地抬起頭,獃獃地看着沈城,大兄弟你這是鬧哪樣?

果不其然,沈城的親自下場以及毫不客氣的言論,將這件事的火爆程度再次提升了一個台階。

家長們怒了!

我們罵你的時候,你乖乖聽着立正挨打不就好了嗎?

竟然還敢頂嘴!

沈城的評論區在短暫的和平之後,再次淪陷,每一次刷新都能刷出一大片的問候家人之詞。

網紅們樂呵壞了,沈大毒瘤這不是也有可取之處嘛,還知道千里送流量,貼心啊。

他們緊急錄製視頻,努力把自己包裝成一個正義人士,旗幟鮮明的站在沈城的對面,對沈城進行新一輪的唾罵。

而沈城······

他等了一會兒,約摸著時間差不多了,也錄了一個視頻。

「大家好,我是《賽文奧特曼》的導演沈城。」沈城的長相還是很能打的,至少吊打那幾個網紅沒有問題。

「沒想到能因為抽煙這種事上熱搜,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沈城笑笑:「關於那幾個惡意中傷我的小人,我已經保留了他們的原始視頻,並隨時準備起訴他們。」

「按照華夏法律,惡意誹謗的網絡信息,點贊數超過2000,轉發數超過500,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你們討論的劇情,將於本周五在金太陽卡通播放,事實如何,一看便知。」

「到時候可別求我,我這人心眼小。」

。 彭明朗垂著頭,整個人看起來都蔫了巴幾的,說:「我今天看了你們這些異能者,在比賽上使用的手段,我就覺得就算是他們兩個都在我房間里守着也沒用。」

彭若若摸著下巴說:「不是已經做好安排了,大哥就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讓那兩個渣女其中的任何一個人,成為我大嫂。」

彭明朗眨着眼睛,看着她說:「渣女。」

彭若若點頭說:「難道不是嗎?」

彭明朗瞭然的點頭。

彭明月左右看看道:「好了,時候不早了,若若她明天還要比賽,你這個當哥哥的,也不知道心疼心疼自己妹妹,讓她休息。」

彭若若看看自己所在的房間,倒是挺大的,據她所知,反正在他們幾個人小時候,也經常這樣做,讓這幾個男人在這裏打地鋪也沒問題,於是就說道:「行了,大哥,反正這間房的位置也挺大,你們在這裏打地鋪睡也可以。」

她現在想着,自家大哥和自己的男人都被那幾個女人覬覦,還妄想和他們成夫妻之實,彭若若心裏就覺得噁心。

想着,反正他們人多,也不會讓人誤會,於是便這樣說了。

彭明朗看着她,他倒是想答應啊,可不想便宜司玉成和白齊中這兩個傢伙。

聽了她的話,彭明月的臉一黑,瞪着彭若若,果斷說道:「不行,這樣會打草驚蛇。」

彭若若擰眉,看向她,今天是怎麼回事?怎麼自己說什麼?這個大姐都反對,可是又覺得她說的有道理。

於是想着,這次沖着彭家來的事兒,也是因為她的原因,心中歉疚,便軟言哄著:「好了,哥,你乖乖的回去睡覺,在這件事情結束之前,你想吃什麼,我都給你做。」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彭明朗身體一僵,仔細一看,還能不能看見,他的耳朵尖子都發紅了,吶吶的,半天。不好意思說話,主要是人家頭一次,被自己的小妹妹哄著,有些難為情。

彭明月瞪着他們倆,羨慕嫉妒,被妹妹這樣哄,她也好想要。

白齊中,司玉成,看着彭明朗,連眼睛珠子都嫉妒發紅著,上天欠了他們一個,會哄他們的妹妹。

不能再讓這個傢伙,在這裏黏黏糊糊的,兩個人互看一眼,一起上前,不由分說,就往外面跑。

再在這裏呆下去,他們兩個,會被他們這一家子,給膩歪的噁心死。

被他們兩個拖出去之前,彭明朗還奮力地用手扒著門框,對彭若若說:「不要忘記你說的話。」

話音一落,就被司玉成和白齊中兩人把他使勁的拽走。

彭若若這邊終於可以安靜睡覺,彭安琪那邊,此時正面對着偷偷潛進她房間的楊衍。

這時的彭安琪,看着正用赤裸裸的目光,盯着她,色眯眯的上下打量的楊衍。

她全身縮成一團,躲在牆角,渾身瑟瑟發抖,現在她的心中,萬分後悔,不該和這個人面獸心的禽獸聯手。

看着她無助的縮在牆角,顫抖,楊衍邪笑道:「你是不是以為躲到那個黑老怪這裏,老子就沒辦法對付你了,老子告訴你,你欠老子的,一分都不能少。」

彭安琪瑟縮著後退說:「我,我真的沒有錢。」

楊衍獰笑道:「沒有錢,那就肉償。」他一邊說着,一邊上前。

。 陳凌一槍,直接爆掉了剛剛架起重機槍的傢伙。

這種近距離的狙殺對現在的他來說,簡直不要太簡單,跟殺雞鴨太大的區別。

甚至,他都不用開啟彈道射擊術,也不用怎麼瞄準,憑感覺就能做到。

要知道,之前陳凌憑藉狙擊槍都能打掉高度超過1500米的直升機,而這一刻,他與對方的距離不超過1000米,確實不用吹灰之力。

隨後,陳凌立刻在耳麥里低吼道:「1號,80號,注意對方的重火力,別讓他們開槍。」

原本他是想放手,讓林笑掌控全場的,結果,他發現對方的反應實在慢了一點,沒有第一時間發現戰場上的風吹草動,更沒有迅速調整作戰策略。

就拿剛剛的事情來說,這幾個隱藏起來的狙擊術,要是自己沒有第一時間幹掉,對方開始狙殺的話,絕對會讓地獄火突擊隊等人陷入被動的局面。

當然,也不是說林笑的觀察能力與指揮能力不行,而是對方沒有自己這樣開掛的系統,不能立刻發現不對勁而已。

因此,陳凌的要求也不高,只是希望,每次作戰的時候,他們都能做到零傷亡,而林笑以及另外三個中隊長,也能慢慢成長起來就好。

「1號收到。」

「80號收到。」

林笑與龍曉韻紛紛應了一聲,傳令下去之後,立刻轉移注意力,着重觀察遠處的傭兵,。

只要發現有重機槍火力,他們立刻第一時間清除。

陳凌繼續道:「記住,身為指揮官,就要耳聽四路,眼觀八方,並且對周圍的環境有足夠的了解,這樣才能做出最有利手下的士兵決策,而不是蠻幹……」

聽到這話,龍曉韻的嘴巴抽搐了起來。

大隊長這話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難啊。

他們又不是開掛了,如何能做到在最短的時間內了解環境?而且,他們不僅要殺敵,還要眼觀八方,這必須要學會一心兩用才能做到吧?

不過,龍曉韻倒是有種感覺,陳凌這個大隊長肯定是開掛了,否則,不會如此強悍!

陳凌說完話,不管地獄火突擊隊等人什麼心思,單手抓住牆壁伸出的槍管,全身一陣發力,整個人猛然跳了進去,隨後,身形幾個閃爍,就消失在建築之中。

就在此刻,下面有幾個看到他身影的傭兵,都來不及開槍,發現人就不見了,頓時一臉懵逼,情不自禁地驚呼出聲。

「該死!就是他幹掉了掩護我們的狙擊手吧。」

「fuck!見鬼了嗎?這個傢伙速度怎麼會這麼快?」

「……」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傭兵裏面一個小頭目臉色一沉,低吼道:「別廢話,小心一點,這個傢伙速度很快,槍法也好,是個勁敵,萬一對方來個回頭殺,我們的情況很不妙。」

說實話,他內心也是震撼的,甚至還夾雜着一點恐懼。

對方確實很強,比他們所有人都要強,就連他們的狙擊手都沒有一點反擊之力。

為什麼這麼說?

小頭目觀察過對方與狙擊手的位置,發現站在對方的位置上,要狙殺狙擊手,幾乎不太可能,畢竟,那裏是一個死角,根本無法瞄準,要是對方有任何的輕舉妄動,狙擊手第一時間就能察覺。

可是,對方卻用事實打破了常規。

這意味着對方絕對是一名神槍手,槍法強得離譜。

只要傳說中的神槍手才能化不可能為可能。

小頭目越往下想,心頭的恐懼越來越濃郁,下意識地抓緊槍械,盯着陳凌消失的方向,一臉警惕。

陳凌並不知道自己露了一手時候,在這個傢伙心目中留下了一道無法磨滅的陰影,當然,就算知道也不以為意。

此刻,正在下面突擊的林笑,在聽到陳凌的話后,內心一震,一邊對着傭兵反擊,一邊回憶對方話裏面的意思。

頭兒說指揮官要眼觀四路,耳聽八方?

觀察力得多厲害,才能做到這樣啊?

林笑不斷在心理揣摩著,想到自己的能力,無奈地搖搖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