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後她掛上電話,笑眯眯的看向趙曼:「瞧,成了。」

趙曼:「……」

該死,這下她真的動心了,陸晚初說的沒錯,做替身比拍戲有前途多了!

池總裁的鈔能力還是很強的,再加上陸晚初要的「小師妹」不是什麼女一女二之類的重頭角色,所以很快陸晚初就得到了消息,明天去《寒天》劇組試鏡,只要表現別過於糟糕,那麼這個角色就是她的了。

第二天,陸晚初和趙曼按照約定的時間稍微提前一點來到了劇組。

導演王楚帶著編劇走了進來,但是令眾人意外的是,跟在他們身邊的還有一個人,身材高大修長,五官深邃俊美,哪怕只穿著一身普通的休閑裝,卻彷彿行走在萬丈T台上,耀眼的令人不敢逼視。

影帝謝雲澤。

我会一直等 他臉上帶著優雅溫和的淺笑,一邊走一邊說道:「王導,我在咱們劇組就是個配角,試鏡這種事情讓我參與不太合適吧?」

王導演笑道:「快別謙虛,要不是我跟你老師還有點交情,根本請不到你這個國際影帝來給我們客串好吧?誰不知道你挑本子挑角色的眼光在圈裡都是出了名的好,別跟我客套,來替我掌掌眼!」

王導說完不由分說把謝雲澤按坐在了自己旁邊的座位上,謝雲澤見實在沒法推脫,就順水推舟坐了下來。

謝雲澤看似隨意,但其實從他的角度可以把屋子裡所有人的反應都盡收眼底。

陸初晚和趙曼過來的慢一些,一進門,看到那坐在導演身邊的男人,趙曼快速的扯了扯陸初晚的衣服,小聲的提醒:「謝影帝。」

陸初晚淡淡的掃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謝雲澤這種人,肯定不會喜歡主動湊上去倒貼的,她並不著急。

正想著,突然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肩膀,力度太大,讓她差點沒站穩往前沖,還好被趙曼拽了一把,才堪堪站穩。

正想要說話,眼角的餘光,卻是瞥見了那個撞了自己的女人右耳後面那一顆紅色的小痣,眼底迅速的浮上一抹嗜血的紅,目光直直的看著那距離自己不遠的女人,不肯移開目光半分。

「你不長眼睛啊!」趙曼瞪了眼撞了人也不道歉的女人,沒好氣的罵了一句,又開始在陸初晚的耳邊小聲的說話,「剛剛那女人叫宣玲,原本小師妹的角色內定是她的,我敢打賭她剛剛撞你是故意的!」 第98章深夜談心

蘇招娣很是不能理解,他妹妹不願意跟他們在一起,怎麼還是他們虧欠了她呢?

不過這是人家季溟家的事,她始終是把自己當外人的,不便參與,也沒立場說什麼,於是便也沒再多問。

季溟深吸了一口氣,扭頭看着蘇招娣道。

「我說了這麼多,其實就是想說,我娘沒有壞心眼的,她很不容易,你以後對她尊重一些,你對她好,她會加倍對你好的,她就是這樣的人。」

蘇招娣只是笑笑,不想說什麼,她從來不是什麼善良的人,若吳氏真的不識好歹的觸到她的底線,她可不管她是不是季溟的娘,她沒那麼多心思放在跟婆婆的爭鬥上,她的身上背負着血海深仇。

「怎麼?你不會對我喊打喊殺了嗎?」

「如果你真的傷到了我娘的話,我會的,而且會盡全力。」季溟看着蘇招娣,眸光認真。

蘇招娣無所謂的聳聳肩,她可從來不會怕他,她的實力或許很難恢復到以前,但一個季溟還真的不能把她怎麼樣。

「你以前參過軍?」

蘇招娣敏銳的感覺到,在她問出這句話后,季溟的身體似乎一下子變得緊繃起來,眼神也有了變化。

他忽然站了起來,提起油燈就走,不過走了幾步,又回頭對蘇招娣道,「很晚了,你早點兒休息吧,估計傢具很快就好了,等傢具搬進來,你就不用再跟我們擠一個屋子了。還有,蓋房子的銀子,我會還給你的。」

蘇招娣眼睛微微眯起,這個季溟對於參軍的事居然如此諱莫如深,看來也是有故事。

季溟走出新房,嘭的關上身後的門,仰頭望天,清冷的月光下,他顯得落寞又孤獨。

輕輕嘆了口氣,邁步便準備回茅屋,卻看到一道身影急匆匆的打開茅屋的門走了進去,他無奈搖頭,他這個娘啊,刀子嘴豆腐心。

第二天一早,蘇招娣起來洗漱過後,便依舊如以前一樣坐在了桌子上等早飯。

吳氏端著一大盆清粥出來,就看到她那副樣子,頓時臉色又沉了下來,直接把一盆粥重重的放在了桌上,雖然不喜,但沒再指揮蘇招娣去做什麼。

倒是蘇遠清跟小蘿非常勤快的幫着拿碗,拿筷子,小蘿還小心的給大家盛粥。

季老三跟季溟都沒說什麼,端起自己的碗喝粥,蘇招娣也喝了兩大碗,喝完就直接起身,對着新房喊了一聲。

「小虎,走了,我們上山去。」

小虎早上吃的是季溟從村裏一些人家用玉米面換來的糠,糠拌著玉米面跟之前燉菜留下來的油湯,它太能吃,一般人家真的是養不起它的,即便是季家,也不可能給它吃飽,所以它才會餓成了皮包骨。

小虎聽到蘇招娣叫它,嗷嗚一嗓子,大舌頭一卷,把盆里剩下的一點兒糊糊舔乾淨,快速沖了出來,它衝到蘇招娣面前,溫順的垂下了腦袋。

蘇招娣雙腳一跺地面,便躍到了它的背上。

「走,我們出發了。」

小虎回頭朝季溟看了一眼,見季溟沒叫它,它便馱著蘇招娣快速奔出了院子。

昨天蘇招娣上山遇到了那些人,處理他們費了一番時間,之後打掃戰場更是費了不少時間,所以她一點兒草藥也沒採到。

其實那些士兵身上也是有點兒東西的,但是蘇招娣怕引來麻煩,所以什麼也沒拿,直接燒毀或者掩埋掉了。

今天她沒走昨天的道路,再加上有小虎帶步,她今天走的遠了些,不過是從左邊走的,九轉還魂草她就是從那邊發現的,所以今日她想再過去看看,若是還能找到,拿出去賣了錢,她就能買些種子了,種到空間中看看能不能存活。

當然,她手中現在還有幾十兩銀子的,不過蘇招娣覺得,銀子真的是不夠花啊,她不賺銀子怎麼行,現在她沒什麼能力,也只能靠賣草藥賺錢了。

想到自己空間中以前那滿葯田的草藥,她就覺得心疼,以前葯田中什麼草藥沒有,就是燈心草也有幾株,雖然最後被她養死了。

嘆了口氣,她從小虎背上跳下來,背着背簍,拿着葯鋤開始尋找草藥。

季溟今日也上了山,他自然是去打獵的,到中午的時候,蘇招娣本來靠在小虎身上在烤野雞,小虎忽然一個機靈爬了起來,差點兒把蘇招娣給掀飛出去。

「小虎,你幹什麼?」她氣的一巴掌拍在小虎身上,誰知小虎忽然嗷嗚一聲大吼,蘇招娣還以為這傢伙要造反,跟她打架呢。

誰知道不一會兒,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就出現在了視線中,蘇招娣看着突然出現的季溟,眼中出現一分訝異,再看看小虎,便又明了,忍不住瞪它。

「果然是跟他親啊!」

季溟走過來笑道,「當然了,它可是我養大的。」

他走到火堆旁,把肩膀上背着的一根長木棍直接丟到了地上,蘇招娣驚訝的見到,那木棍上竟然串著八九隻獵物,甚至還有一隻獾。

蘇招娣一笑,「可以啊,你這上一次山就能打到這麼多獵物,到底是誰說你一年才能打到一兩隻的?」

季溟沒說什麼,直接伸手,把蘇招娣手中那已經烤的金黃透亮的野雞拿了過去,而且直接上嘴就啃。

蘇招娣先是一呆,隨後就被他這完全不拿自己當外人的舉動給氣到了,快速伸手去搶,季溟卻拿着邊啃邊躲,他速度很快,反應更快,蘇招娣不用鞭子的話,一時還真的抓不住他。

「傻大個,你給我停下,還給我,那是我獵到的,烤了半天。」

季溟又大大的啃了一口,笑眯眯的對蘇招娣說道。

「我們是夫妻,誰吃不一樣啊?」

「當然不一樣,你快還給我,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就在蘇招娣要動用鞭子上去下重手時,季溟忽然眼睛一凝,站在了那裏,表情相當的凝重。

「別動」

蘇招娣蹙眉,定在原地沒動,「怎麼了?」

從季溟的表情來看,她的身後似乎是有什麼東西,蘇招娣捏緊了手中的鞭子,季溟也把烤野雞放到了一塊石頭上,然後慢慢朝她走過來。。汴州的尹暉、婁繼英接受了范延光的挑動;溫韜的三個兒子溫延濬、溫延沼、溫延滾都在許州,也秘密響應了范延光。

尹暉,是李從珂「鳳翔之戰」中最早倒戈擁護的禁軍將領,楊思權是第一個,尹暉是第二個。李從珂稱帝后,要兌現鳳翔城下的諾言,將楊思權、尹暉全部提拔為節度使,楊思權此前明確表明要回老家

《五代十國往事》第529章三鎮連叛4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鬼神誌異類的少見怪事,一般在大城之內,罕有傳出,但是在小鄉鎮里,卻流傳甚廣,數量繁多,不但如此,傳播速度還異常之快。

今日某座小鎮就流傳出一件怪事,一座小酒樓,無緣無故,憑空消失了,並且連同樓內掌柜,七名夥計,以及從來不曾露面的后廚,一夜之間,全部不見蹤影,猶如人間蒸發。

並且根據某些鄉民口中得知,昨夜一夜之間,大雨傾盆,電閃雷鳴,狂風呼嘯。

有人說這家店面的掌柜,是百年之前的真仙轉世,如今在自家敗絮其中的婦人那裏堪破情關,度過雷劫,舉霞飛升去了。說罷,這人還信誓旦旦地說,自己老爺爺早就在百年之前就見過這位掌柜的!一百年下來了,自家老爺爺入了土都不知道多少年歲了,再看看人家這位悠然年輕的掌柜,好著呢!

這樣的人,不是神仙是什麼?!

也有人反駁道,這家店的掌柜,是個頂破天的惡鬼,別看白日裏有些瘋癲,對誰都樂呵呵的,一到了晚上,那叫一個恐怖!時時刻刻都在吸人精氣呢!這不,非但自己媳婦半點都不喜歡自己,而且還叫天際一道閃電,給連人帶樓劈沒了影兒,這叫什麼?報應嘛!

更離譜的猜測是,這位瘋瘋癲癲的掌柜大概是個遭天妒忌的,待人待物,一片赤誠,卻怎麼也諸事不順,就連好不歹找了個婆娘,也是個不知廉恥,不守婦道的,最後說不定就是老天實在是懶得給這位掌體驗紅塵磨礪的機會了,乾脆連樓一起,一雷劈沒了,一了百了。

種種傳說,眾說紛紜。

小鎮一家茶點鋪子裏,一位俊朗的中年男子自說自話地將打聽來得消息訴出,侃侃而談。時間彷彿獨獨眷顧著這位中年男子,以至於歲月在他臉上沒有留下絲毫痕迹,相反,還積澱出歷盡滄桑,看破紅塵之感。

再加上這位高大俊朗的男子身旁,還有位氣度不凡的威嚴男子,聽着高大男子打聽來的一個又一個消息,時不時點頭,而後時而與身旁砸吧著悶煙的另一位清雅男子說笑幾句。

三位美男子,三種截然不同的風景,「美不勝收」。

這令本就婦道並不多麼周正的小鎮婦人愈加心曠神怡,飄飄欲仙起來。

她們想着,怎得今日小鎮里,多出來這麼些個神仙人物?

前一陣子那位肌肉高高奮起的老者就不用提了,一看就是能折騰到後半夜的,老當益壯的漢子一把年紀,這麼多年下來,床笫功夫怎麼也能熟稔於心。

罕有 這種女子一皺眉頭一哼一仰頭,就能知道輕重緩急,是親是撫,最識女人心的老人精,別提有多麼讓婦人們心旌蕩漾了。

再看今日這三位,嘖嘖,一位位,端的是神仙人物啊,看着就不是這尋常莊稼地里能遇到的人物。

清冷男子,獨自抽著旱煙,一副清冷自高的可愛模樣,僅有在某位膽大婦人偷摸著拋來一記媚眼的時候,才會害羞地低下頭去,那張俊俏臉蛋,紅著吶!

婦人們想起這座鄉鎮里,也曾有那麼一位與這清冷男子相似的年輕後生,飽讀詩書,滿腹經綸,端的是一等一的讀書種子,那人身上就有與這清冷男子相匹配的相似氣息,一看就是個和禁慾搭邊的書獃子。

但是婦人們知道,往往啊,偏偏就是這樣的書生,一旦到了一張床上,那是比牲口都要生猛滴。

視線再移,婦人們登時就站不住了,雙股戰戰,興奮不已。

世間還有這樣的男子?美得不可方物,一看就不知道禍害了多少良家婦女嘍!

婦人們想着,要不,姐妹們五花大綁,將這美男子虜來,就地正法給辦了?替那些在男子這裏體會了傷心滋味,素不相識的姐妹們報仇?

這般想着,婦人們圍在一起,嘰嘰喳喳,就要再看向被兩個男子圍在中央位置的威嚴男子。

可誰知一群平日裏膽比天大的婦人們,在即將對着中間那位男子暗送秋波的時候,統一頓住了動作,不敢有絲毫逾越。

緣由是居中的男子淡淡地掃了婦人們一眼。

僅僅一眼。

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婦人們便在瞬間汗流浹背,冷汗唰唰得往外冒,將拋未拋得媚眼,是怎麼也不敢拋出去了。

如鼠遇貓,若蛇遇蛟。

高大男子適時瞪了眼杵在原地不敢動彈的婦人們,嚴聲厲色道:「還留在這裏做什麼?別打擾到我家老爺的雅興!走開走開!」

婦人們如蒙大赦,幽怨地瞥了眼美麗男子后,紛紛散去。

高大男子重新落座后,他身旁的清冷男子便不樂意了,大口大口地抽著大煙,悶悶不樂道:「你說你趕跑人家作甚?這是家尋常的茶膏店嘛,人家老闆也是要營業的,你這樣啊,明擺着是讓人家老闆難做啊!」

高大男子不由搖頭促狹道:「我的紀大人喲,我看你分明就是相中了人家婦人的美色嘍,你這樣是不對滴,一大把年紀了,要老持穩重些嘛,再說了,人家婦人啊,若是老老實實地在這裏吃着糕點也就罷了,誰給她們的膽子敢隨便向咱們老爺拋媚眼?要知道,老爺家裏的那些位夫人,哪一位不是國色天香級別的人物?你說是吧?我的紀大人~」

說罷,高大男子便拍了拍清冷男子的肚子。

名喚紀苠的清冷男子一巴掌拍掉了高大男子的手,大-抽了一口濃煙,吞雲吐霧道:「行,您豐大人啊,高風亮節,得!我算是看明白了,感情豐大人年輕時候的風流往事,都是百姓以訛傳訛,假的嘍!」

被喚作豐大人的高大男子立馬白了紀苠一眼,「什麼真的假的!胡攪蠻纏!」

紀苠哈哈大笑起來,大為快哉。

居中的威嚴男子也有了笑意,嗓音溫沉道:「行了,你就不要笑話我們風流倜儻的豐大人嘍,不許說了!」

一清冷一威嚴兩男子笑得更甚。

豐姓男子臉色一苦,便果真不說話了,只顧著在一旁呵呵傻笑,其實他年輕的時候,是真的有那麼一絲風流的。

只不過那也只是年輕時候了。

年少時候,是生怕天下女子與自己沒有關係,年老之後,則是生怕有女子與自己扯上關係嘍。

威嚴男子以手指輕輕叩擊桌面,忽然皺眉道:「看樣子王子他們如今已經離開了,但想來方才離開不久,咱們加緊一些應該能夠追上?」

清冷男子將長長的煙桿置於板凳邊角,輕輕一磕,待煙灰盡去后,這才悠哉悠哉答道:「老爺,您別心急,我算了一卦,這趟過後,咱們一路北上,目的地大抵相同,先來必是會與王子遇上的,另外學宮那場十年集會啊,我看這次不參加也罷,寥寥那麼幾位有趣的,全都走了,無趣得緊。」

高大男子瞥了瞥嘴,不屑道:「你以為自己是秦老大家呢?可以做到足不出戶,便知天下事情?你說你算了一卦,這一路走來,咱們不說形影不離,也算是,朝夕相處吧?我咋沒見你算了什麼卦?」

「好了,豐大人,先聽聽紀大人如何說?」居中男子隔空虛按一下道。

也好在威嚴男子適時出言,清冷男子眼中的譏諷這才褪去幾分。

紀苠一指板凳上的煙灰,笑道:「恰巧剛剛,早已算過。」

三人你瞪我我瞪你,哄堂大笑。

————

一座巍峨大城,高高矗立,若是站於城門之下,窮盡目力,是怎麼也不會看到大城城頂的,因為城門之高,之寬,之大,整片太始大陸,絕無僅有。

因為這座大城,是王朝國都所在,亦是儒殿學宮之所。

今日的學宮有別於往日,素來講究平心靜氣的學宮,竟然瀰漫出一種風風火火之感。

這座儒殿學宮那座硃紅色大門之前,車水馬龍,絡繹不絕。民間行人走走停停,既有對這座學宮這場宴會的好奇,也有住於這座偌大都城之內,長久以來耳濡目染,對這場十年一度的盛會見怪不怪。

這場盛會,主旨是廣納天下有學之士,來自王朝各地的青年學者們,相互交流學問,互通有無。以促進世間學問的爭鳴齊放。因此所需時長,從來不短,少則半年,上不封頂。

因此今日除了開啟盛會之前的繁文縟節,種種雖然多餘,但每次卻不得不重複說得說辭外,僅有一處宣佈大會正式開啟的煙花晚會值得觀看外,今日學宮中的其餘活動,在眾人潛意識之中早就被評判為可有可無,最好不去參加的小活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