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獨孤博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鮮血,眼看著佘龍的第九魂環逐漸閃亮,他心中暗罵一句,口頭也不得不高喊一聲。

如果过去 他不懼怕死亡,但是他死了的話,他的孫女該怎麼辦?

且不談陸梟會不會斬草除根,就說她身體內的毒素,如果找不到救治的辦法的話也只能和她的父親一樣等死啊!

「獨孤博,要怪,就怪你自己的好奇心吧!」

佘龍踩踏虛空,手持蛇矛,雙目凌厲的瞪著下方的獨孤博,那體型碩大的碧磷蛇皇根本入不得佘龍的眼。

所謂的蛇毒,對於佘龍來說也可以輕鬆的破解,畢竟獨孤博還沒有將蛇毒注入到佘龍體內的能力!

而倉促之間,獨孤博也沒有辦法以毒來布置一個對自己有利的場地!

「陸梟!我們聊一聊!老夫絕對不會將你們的事情說出去的,不然的話雪夜大帝應該早就知道太子殿下被調換的事情了不是嗎!」

獨孤博深知自己不是佘龍的對手,被佘龍死死鎖定之後他也沒有多少可能全身而退。

雖然以命相搏說不定他還有一線生機,但是思索了一番之後獨孤博還是決定向陸梟求情。

他看的出來,面前這名封號斗羅完全是以陸梟為主,陸梟與他的孫女有一面之緣,另外自己也的確有保密的先例,說不準看在自己也是一名封號斗羅,遲早可以用得上的份上,陸梟能選擇放過他。

還是那句話,他死了,獨孤雁就真的只能等死了。

「獨孤前輩,許久未見了啊。出乎小子的預料,您知道的事情好像有些太多了?」

陸梟將那枚鬼豹出產的左臂骨放進了儲物戒指之中,隨後邁著輕快的步伐朝著獨孤博走來。

他唇角的笑意讓獨孤博眼角抽搐,好像遇到陸梟的時候都是他吃虧!

第一次是被挖走了很多看起來就珍貴的藥材,第二次直接就要自己的老命了!

「陸管家,老夫隱居落日森林可幾乎未曾與他人接觸過,哪怕是想要請我出山的雪星親王我都推辭了。」

獨孤博的意思很是明確,他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過陸梟身邊有著兩名封號斗羅的存在。

「獨孤前輩,太子府缺少一位頂級強者坐鎮,您看您有沒有這個意願為天斗帝國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

陸梟輕輕的撣了撣衣角的灰塵,完全不在乎獨孤博眼神中閃現的抗拒。

太子府明面上沒有強大的魂師作為後盾,佘龍和刺血不能公開,所以辦事的時候總感覺有些束手束腳的。

如果能把獨孤博拉到太子府去,那麼以後辦什麼事情朝獨孤博身上一推就好了,畢竟再弱的封號斗羅他終究還是封號斗羅。

未來和星羅帝國戰鬥的時候,這條老毒蛇說不準就能毒翻百萬星羅大軍呢!

「老夫閑雲散鶴慣了,只怕會讓太子殿下不喜,不過如果太子殿下有需要老夫的地方,老夫定然竭盡全力。」

思索了一番之後,獨孤博還是決定用委婉的語氣拒絕陸梟的招攬,讓他一直待在太子府裡面那不如殺了他。

不經常出去走動,他怎麼尋找治療自己孫女毒素的方法。

說實話,如果今天不死的話,未來獨孤博肯定會和陸梟打好關係。

畢竟能量產魂骨的強者,誰不想打好關係啊!

「先別這麼著急拒絕啊獨孤前輩。」

陸梟伸出手,兩道鎖鏈直接鎖住了獨孤博的雙手,感受著體內魂力無法流動,獨孤博的臉色驟然就變了。

不等獨孤博斥問,陸梟就隨手一揮,兩隻霧手直接纏繞上了獨孤博的身體。

一旁的佘龍眨了眨眼睛,難不成自家少主準備將獨孤博也提煉出魂骨來不成?

被霧手纏繞的獨孤博只感覺全身熾熱,不知為何,一股久違的舒爽感從腳指頭傳到了天靈蓋,等到他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體內的魂力竟然已經可以自動流轉了!

而且,他突破了!

九十二級!

他努力了十數年,因為體內毒素未有寸進,沒想到今天竟然突破了!

「陸管家,你······」

獨孤博乾澀的開口,他看到陸梟的手中正流轉著一團墨綠色的液體,從那液體中他感受到了自己的魂力波動!

「這是你體內困擾你多年的毒素,我可以輕鬆的將他們剝離出來,以後你修行產生的毒素就可以將其逼入到一塊不常用的魂骨之中,就比方說這一塊。」

陸梟隨手一揮,不遠處那絕望的看著蒼天的人面魔蛛徹底的失去了聲息,取而代之的是散發著熒光的一塊右腿骨!

「將毒素逼入魂骨中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再也不會傷及到你自己的身體。現在來選一下吧,獨孤前輩,你是要我手中的這塊魂骨。」

「還是,那邊佘長老的魂技?」

·

· 「噠!」

一道輕微的落地聲響起,彷彿是一雙皮鞋在地板上輕輕踩踏一般,許林的身體猛的一個下蹲,旋即一隻手也是支撐着地面,而藉著這個姿勢,他也是儘可能的會將自己身體落地所帶來的衝擊力減少。

等到他平穩安全的落在平台上后,許林就抬起頭望去,正發現在雨幕之中,一個小腦袋正從自己跳下來的窗戶口裏探出來。

對着上頭的水冷涵笑着擺出了一個沒有問題的收拾。旋即就在水冷涵那心驚肉跳的眼神里衝到了平台的邊緣,旋即輕輕一踏,整個身子就像是森林裏那靈活的猴子一樣。單手撐著平台的邊緣,然後縱身一躍,再次跳了下去。

水冷涵看得全身的皮肉都是發緊,要知道這可不是表演,有保險繩系著,這麼高的一個地方。要是一個不小心就真的是成為一張大肉餅了。

水冷涵覺得自己的膽子應該算是挺大的了,可是要她像是許林這樣狂放的在這百米高空如履平地的跳躍,她可還真的是不敢。

一下子跳躍了兩三次,許林終於來到了十八樓的附近。

十八樓的平台正好在偏過去一點有一個玻璃幕牆,而許林就必須得順着玻璃幕牆一點點蹭下去。

只是,此時此刻,天地都像是被浸泡在水中一樣,雨水啪啦啦的拍打在玻璃幕牆上,使得玻璃幕牆整個都顯得更加濕滑,所以就算是壁虎都不能夠在這樣的玻璃幕牆裏爬動,不過許林可以。

他的身體以一種十分詭異的姿勢貼在了牆壁上,雙手五指張開貼著玻璃幕牆死死的,同時讓身體以最大限度的和玻璃幕牆儘可能的接觸到。

而在這樣的玻璃幕牆外,是有一些鉚釘用來固定住的,如果是尋常人的話,這麼一些只有一個小指甲蓋那麼吐出幕牆不足半厘米的鉚釘是完全起不到任何支撐的作用,偏偏在許林的身上卻是硬生生的發生了。

他的雙腳點在這些鉚釘上,居然完全將他的身體重量全部支撐住了。這讓人看了實在是覺得匪夷所思。

身體小心翼翼的順着玻璃幕牆的弧度緩緩下滑,直到來到十八樓的位置。

因為並不知道劉文慶到底是在哪一個房間,所以許林只能夠用最笨最原始的一個辦法,碰運氣,一個個的去找。

雖然這的確不是一個非常聰明的辦法,但是在眼前來看是最合適的。

第二個房間,也不是。

許林的身體就這樣貼著十八樓的玻璃幕牆整個人倒掛着,一點一點的橫移過去,如果這個時候要是十八樓的房間里有人朝外頭望去。就會看到一個人影正倒掛着如同壁虎似的橫向一動,一步一步的雖然很慢很小心,但是卻十分的穩健。

只不過,這種事情考驗的卻是很大的精氣神。

而且這又還是下雨天,縱然是武者,也會因此而耗費大量的氣力。

所以,就算是許林,他體內的勁力渾厚如濤濤江海,但是也是大幅的消耗。如果一直這樣找下去的話,估計也只能夠找到一半,他就得體力不支了。

不過好在,上天還是挺眷顧他的,在陸陸續續找了四個房間后,他終於在第五個房間看到了自己的目標。

劉文慶是一個非常有威嚴的中年男人。他看起來只有四十五歲作用,儘管一頭板寸頭斑白了一半,但是卻不會給人有任何蒼老的感覺,反而顯得非常陽剛,他坐在沙發上令腰桿挺得筆直,臉上沒有多少笑容,眼睛炯炯有神。

這樣的人,一看就是久居人上的人,而且。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上都是一個威嚴且很少開玩笑的人。

此時此刻,他正與其他幾人坐在一張滿是酒菜的桌子后,有說有笑。氣氛看起來都是非常熱鬧,歡愉,只不過在劉文慶開口的時候。眾人卻都會不由自主的望向了他。

劉文慶坐的位置是在首位,再加上別人對他的態度,很顯然這場酒宴肯定是以他為中心和主場的。

畢竟,不管是在夏國還是在外國里,吃飯亂座位置的事情是很少會出現的。

裏面的酒宴並沒有繼續散場的意思,所以許林也就安安靜靜的在外面趴着等待。

要知道,對於一個特種戰士來說,很多時候需要的並不是格外強大的戰鬥力,反而是堅韌無比的耐心。

有耐心的人,往往才可以得到最後的勝利,而在這一方面上,許林從來都是出類拔萃。

因此。不管是任何狂風暴雨拍打在他的身上,雨水再如何的濕滑,身體再如何的僵硬,他都是一動不動,甚至連眼睛都要經過漫長的時間才會動一下,要不是他這個眼皮還會動。甚至都會讓人誤會他已經徹底失去氣息而死了一樣。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眷顧許林,他的等待倒也是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不過兩三分鐘,劉文慶忽然接到了一個電話,然後說了幾句后就掛掉電話端起了酒杯對着酒桌的這群人說了幾句話,然後許林就看到了這酒桌上的其他人都是站了起來對着他敬酒。

眾人一起碰杯,然後劉文慶就喝完一口酒後便是神色匆匆地離開了房間。

看到劉文慶離開房間,許林神色一動,旋即就緩緩的移動着身體,然後悄悄打開了一個沒有拴上的窗戶,這是一個消防雜貨間,裏面放的都是一些消防器材還有一些看着可能像是繼電器之類的東西。

從窗戶外面鑽進來的許林,十分輕鬆就落在地上,然後將臉上的雨水摸了一把,旋即就悄悄把門打開,然後非常警覺的看了四周幾眼,確定沒有危險后,才悠悠然的走了出來。

。嚴原和王利就眼睜睜地看着姜蒙遠去,卻並未出言阻止。

現在他們也相信了姜蒙說的話,那沈千秋也許真的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這就讓嚴原不得不再高看他一眼了。

此時在醫院外,沈千秋正打算跟華伯景師徒分開。

華伯景是極為不舍的,但是他沒有辦法,還有人……

《長生帝婿》第一百二十章是你活該 李安安回到了韓毅家。

林秋月讓人做了一大桌的菜。

「安安啊,褚家的事,我明天要去討一個說法,我們韓家的女兒不是隨便讓人欺負的。我要讓你大哥,二哥都回來,褚家不給個說法,就休想霸佔著三個孩子。」

女兒孩子都給褚家生了,現在卻說不結婚了,有這樣欺負人的嗎?

再說了安安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和沈家沒有一毛錢關係,還被這樣對待她心疼。

李安安急忙勸說「不用了乾媽,這件事我自己解決,不要把孩子們牽扯進來,讓他們難過,我只想他們開心快樂成長,再說了,大哥和二哥很忙,就不打擾他們了。」

如果他們真的來了,這件事不知道鬧得多大。

還是不要了,她相信會找到解決的辦法。

韓東嶽也很生氣,不過當年的事,他了解「安安,那就再給褚家一點時間,畢竟這件事所有人都很意外。」

他是希望女兒好的,但沈昊穹這個人當年太過激了,也不能怪褚家現在這種態度。

「好。」

李安安笑。

「乾爹,我想把飯店開起來。」

現在只有事業讓她能夠開心點了。

「好,只要你開心,想做什麼,乾爹都幫你。」

「那我去樓上休息了。」

李安安往樓上走。

因為沒心思說別的。

樓下林秋月生氣「老頭子,女兒被欺負了,你一點也不硬氣。」

韓東嶽無奈「老婆子,你要知道女兒不想,她還是喜歡那小子的。」

韓毅就更氣了,如果褚逸辰敢另找新歡,他一定會狠狠收拾他,打不過也要打。

卧室。

李安安躺在床上,出神,身邊空空的,孩子們也不在,好不習慣。

她從口袋裏拿出一個小膠袋,裏面裝着沈修然的頭髮。

她可以立馬去做鑒定,就能知道結果了。

但她沒有馬上讓人去做,而是把東西放進了抽屜。

不管怎麼樣,現在她只能是。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祝小珍馬上就會有動作了,看她會不會按照她想的那樣做!

她要弄清真相!

手機響起。

鶴城的電話。

「安安,你被褚逸辰退婚了?我和你一起去揍他。」

鶴城在保姆車裏,最近工作很累,所以才知道安安的事。

很生氣。

身邊新的經紀人向姜就很夢幻。

她沒聽錯,鶴城要去打人,還是打褚總,他知道公司是誰的嗎?

雖然龍總在管,但是褚氏旗下的,他才翻紅就要去打大老闆,真是人才!

李安安拒絕「不用,你現在錄製新歌重要!」她不想鶴城也跟着瞎摻和,心領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