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王氏感激的看向柏輕音,開始向柏輕音說起自己和嚴項的相遇過程。

好色的嚴項對王氏垂涎已久,有一天,終於逮到王景晨沒有在家的日子,直接帶着人來到王家,想要對王氏動手動腳。

王氏性子剛烈,不僅沒讓嚴項得逞,還狠狠的打了嚴項一頓。

灰溜溜逃會家中的嚴項,對王氏記恨在心,發誓要報仇。從此以後,對做茶葉生意的王景晨一家特別照顧,經常為難。

甚至雇傭外面的小混混,時不時的到王家商鋪裏面使壞。

最後污衊王家勾結另外一個家族一起走私私鹽。

一個世代做茶的家族去走私私鹽,說出來都要讓人笑掉大牙。

可嚴項偏偏就是用的如此拙劣的借口,讓王家深陷泥潭,無法脫身。

王家的家產順利查抄,嚴項想趁人之危,納王氏入府,可王氏誓死不從。

見王氏貞潔烈女一般的性子,嚴項惱羞成怒,對王氏一家人打壓至極,不準任何人援助他們,更不準有人接進他們。

剛開始的那些日子,時不時的有人往他們身上扔石頭那些,不斷地有劫匪來打劫他們一家人。

他們在平城內不斷搬家,過着連牲口都不如的日子。

曾經富裕無比的王景晨,最後連三文錢一個的包子都買不起。

生了病只能躺在床上硬抗,原本健碩的身子日漸消瘦,身體一天比一天差。

而王氏更是愧疚不已,幾番想要自殺。當她看到病床上的丈夫,還有瘦弱不堪的孩子,這才歇了自殺的心思。

她不能死,他的仇人還沒有死,她不能就這麼死去。一定要找到報仇的機會。

「娘娘,我終於等到你,讓我有機會將自己的冤屈告訴你。」

「好好把身體養好,我會派人來暗中保護你們。」柏輕音說道。

「娘娘仁慈,可以幫我家夫君請個大夫嗎?」王氏眼淚汪汪的詢問道。

柏輕音緩緩點頭。

王氏再次淚崩。

。 種果樹的坑之前就已經挖好了,只要等樹苗一到,就可以直接種進去了。

現在要做的準備就是,把優質化肥給倒進坑裡,再加上果樹生長加速藥劑就可以了。到時候樹苗放進坑裡面,埋上土就好了。

事情並不繁瑣,只是整座山都要種上樹,工作量會比較大而已。李宏華已經從其他村聯繫好了20幾個人,等樹苗一到他們就過來種樹,爭取每天送過來的果樹苗都能夠在當天種植完成。

化肥已大棚這邊的人力已經足夠了,而李方要做的事情,就是偷偷的在別人沒看見的情況下,把果樹生長加速藥劑倒進坑裡。

化肥因為大棚那邊已經在用了,所以讓別人放也沒關係。但是不管是之前的龍蝦肉質提升藥劑和蔬菜生長加速藥劑,還是現在的果樹生長加速藥劑都不適合拿出來讓人知道,這就只能李方自己親自動手了,省的別人問東問西。

花了兩天時間,才把所有的坑都用上了藥劑,李方聯繫了海棠苗木基老闆老張,讓他那邊每天一車安排送樹苗過來。

「如果是20個人的話,一天可以種兩車還是沒有問題的。」

「那你那邊來得及裝車嗎。」

「你這是小看我們了吧,怎麼可能裝不過來,我們這邊的工人還是足夠的。」

「那好,每天裝兩車吧,一個星期應該就可以種完了。」

「恩,差不多吧。」

第二天,第一批樹苗就送過來了,在苗木基地的技術人員的指導下,等李方從公司回到村裡,果樹苗都已經被種植下去了。

李方等人都走了,拿著隕石一顆一顆的給樹苗輸送光點。

接下去的一個星期,都是出於這樣的狀態,等苗木基地的技術員回去以後,李方自己調配了各種果苗最適合的肥料,並囑咐管理果園的幫工,每天按照他的要求進行施肥。

這天,李方在果樹林里查看樹苗的生長情況,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是李民權打來的電話。

「權子,找我有事?」

「方子,出事了。」

「出事?出什麼事了,誰出事了。」

「是強子,強子出事了。」

「強子不是去送菜了嗎,怎麼就出事了。」

「就是送菜啊,他今天送的龍口縣那邊的連鎖店,但是剛才那邊的店員給我打電話,說今天菜到現在都沒有送過去,打強子的電話也打不通,這才打到公司里來,正好我在,就給強子打了電話,結果也沒有接。輝子現在還在外面送菜沒回來,我就先給你打電話了。」

「你去輝子電腦上看看,每輛車上都有GPS定位的,你看看強子的車在那。我回家換身衣服就趕過去。」

「好,知道了,我這就去查。」

李方一邊往家走,一邊打著李強的電話。正如李民權所說,電話是可以打通的,就是沒人接。

等他回家換了衣服趕到公司,李紹輝也已經回來了。

你站在风口 「怎麼樣,查到了嗎?」

「查到了,現在車子停在龍口縣的交警隊,我給那邊打電話了,說強子現在龍口縣人民醫院,還說讓人給打了。正好他們也在找強子的家屬,讓我們趕緊過去呢。」

「那行,權子,你和我走一趟,輝子,運輸的事情交給你了。」

「行,你們快去吧。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我馬上趕過去。」

「恩,知道了。」

龍口縣距離李方所在的縣城也就兩個小時不到的車程,李方在交警隊中午下班前趕到了龍口縣交警隊。

李方讓李民權開車去醫院找李強,他自己則走進了交警隊。

找到值班的交警,李方上前詢問道:「交警同志,你好,我是來處理李強的案子的。」

「李強?哦,我想起來了,早上被人打了的那個,外面那輛送菜車也是你們的吧。」

「是的,那個車是我們的。我能問一下,是發生了什麼交通事故嗎,車子為什麼會在車裡,我們的司機為什麼會被打。」

「交通事故到沒有,而且你們的司機還是受害方。所以這車子你們隨時可以開回去,具體的情況你們要去派出所處理了,只是那邊沒地方停這個車子才停我們這邊來的。」

「那是那個派出所,在哪裡。」

「城東派出所,就是高速下來沒多遠那一塊,這是你們的車鑰匙,車子直接開去吧。」

「好的,謝謝交警同志,那我先過去了,要不然就要下班了。」

「行,去吧。」

李方開著貨車直接按照導航往城東派出所開去,還沒到的時候接到了李民權的電話。

把車停到一邊,李方這才接通:「權子,你那邊怎麼樣了,強子嚴重不嚴重。」

「還好,已經拍過片子了。就是給棍子給打到了胳膊和後背,有些硬傷,骨頭什麼的都沒事。」

「那就好,那他幹嘛不接電話。」

「他手機拉車上了,沒在身上。你看看,是不是在中控台那裡邊。」

李方看了一眼,李強的手機的確在裡面放著:「強子呢,在你身邊嗎。」

「正好,他剛好進來。強子,方子的電話。」

「喂,方子,是我。」

「什麼情況,你怎麼會讓人給打了,你又惹事了?」

你站在风口 「沒有,是他們也搞得事情,我懷疑是有人給我使絆子,要不然人來的太快了一點。」

「怎麼回事,你給我說說。」

「電話了一時半會說不清楚,你現在在哪,當面說吧。」

「我現在正準備去派出所呢,等我派出所回來的吧。」

「方子,你聽我說,你先別去派出所,我懷疑派出所和他們也有聯繫。」

「真的假的,你可別瞎說,這種事可不能亂說的。」

「真沒有,實在是有太多的疑點了,一切發生的都很巧合,從我被攔下來下車以後被打,再到派出所的人過來,前後不到20分鐘。什麼時候派出所出警有怎麼快了,出事的地方距離派出所可是有段距離的。開車起碼要10分鐘左右,就算有人報警了也沒怎麼快就到。」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屠龍殿最新章節、屠龍殿七尺青鋒、屠龍殿全文閱讀、屠龍殿txt下載、屠龍殿免費閱讀、屠龍殿七尺青鋒

七尺青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屠龍殿、

。 「小賤,馬上幫我兌換四副防禦鎧甲!」

「滴,防禦鎧甲已經成功兌換,放入系統物品欄中,宿主隨時可以使用。」

小賤的提示音傳來,楚非梵內視系統頁面,愕然發現正好有四副鎧甲,他心神一動,將鎧甲放入靈戒中。

「子龍,世信,月夕,朕這裏有四副甲胄爾等三人換上,這就隨朕一起殺出黑龍殿,破了殿外凶獸軍團。」

言罷。

楚非梵微微抬手,四副防禦鎧甲,瞬間出現在三人面前,看着突如其來的甲胄,三人臉上佈滿疑慮之色。

到時冷月夕率先反應過來,水眸中一抹震驚的光芒掠過,聲音顫抖道:「沒想到龍尊居然擁有天地靈寶,真是讓人震驚不已。」

「靈戒?」

怪我没她好 「他人贈送而已,不足為奇!」

楚非梵清揚了手臂,側目看了眼三人,再次看口道:「趕緊將甲胄換上,馬上殺出黑龍殿。」

片刻。

四人身披防禦鎧甲從黑龍殿中沖了出來,他們全身被甲胄包裹,寒光粼粼的黑甲上縈繞着鋒利的殺氣。

楚非梵沒想到系統兌換的防禦鎧甲竟如此的輕便,周身上下全方位保護,就連臉頰上都有面罩,一直眼眸會受到傷害。

「吼~」

「吼~」

「吼~」

狂暴的嘶吼聲傳來,瞳眸大睜,身影上繚繞着嗜殺之氣的凶獸,快速向四人圍了過去。

「殺!」

「殺!」

伴隨着趙雲,羅世信暴喝聲響起,兩人提劍快速向迎面橫衝直撞的凶獸軍團襲殺過去。

凶獸嘶吼張牙舞爪,背上士兵兵器穿刺,地面上傳來陣陣動蕩聲,趙雲,羅世信兩人快速貫穿在兵戈的穿刺下。

「唰!」

「唰!」

「唰!」

槍芒嗜血而動,兩人身影旋轉,手中長劍輕挑,所過之處碰撞出濃烈的真氣漣漪。

「月夕,不遺餘力,全力拚殺,屠魔獄的凶獸兵團一個不剩,全部屠戮!」

雄渾霸道的聲音飄散開來,楚非梵,冷月夕兩人加入戰局中,四人殺氣衝天,手中劍鋒芒四射。

「吼!」

「吼!」

頃刻間。

黑龍殿外,一場浴血弒殺拉開序幕,四人有防禦鎧甲保護,到時不擔心會被凶獸軍團擊傷。

凶獸的嘶吼,殘叫,兵戈碰撞砍殺聲不絕於耳,楚非梵罡氣劍光護身,所向披靡,虛空中不斷騰起濃郁的血霧。

湛盧劍下,奄奄一息的凶獸苟延殘喘,被劍芒斬殺的屠魔獄士兵,鮮血汩汩而流,空氣中刺鼻的血腥氣,讓人毛骨悚然。

凶獸兵團在四人的瘋狂屠戮下,陣型開始渙散,感受到楚非梵,趙雲,羅世信三人身上的殺氣,他們簡直比凶獸還狠惡。

羅世信手中闊劍大開大合,凡是靠近他的凶獸和士兵,全部在無鋒闊劍下殞命,更有甚者在他暴怒的情況下,竟然手撕體型龐大的凶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