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現在把身份區分開,就不會受影響,而且好辦事!

兩人又說了一下別的事,韓東嶽手機響了。

「是邵雁,她還是要見你。」

「估計覬覦配方,邵家這種事,沒少做過~」

韓東嶽對於邵家人很鄙視。

「答應她,我去見她一面~」

李安安想弄清邵雁的目的,還有邵元亮的事必須解決!總擔心鶴城出事。

。零點中文網] 「太一……究竟是誰?」林天成有些好奇的低聲喃喃。

然而,就是這麼一聲呢喃,卻為他惹下了天大的麻煩。

林天成的話音剛落,整個一沉頓時間劇烈顫抖起來,一聲憤怒的咆哮之聲宛如魔音灌耳直接炸的林天成神魂顫動,張嘴噴出一口鮮血。

一旁不遠處原本還在安靜的收集落水珠的天九都嚇傻了,好端端的整個一層天地都在變換,而且林天成也不明所以的受了傷!

「這……發生什麼事情了?」天九急忙飛到林天成身邊,度入靈力為他平復體內暴走的氣息。

林天成看着一臉茫然,安然無恙的天九,內心駭然,就在剛剛,他感受到了那無名強者的滔天之怒,要不是對方沒有針對自己,剛剛估計自己就離死亡不遠了!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個聲音只有我一個人能聽得見?」林天成無語,心中也是膽顫心驚。

那股氣息實在是強悍無邊,光憑藉一些執念,就讓整個一層都為之變色,而且那怒吼聲中的怨毒和怨恨以及絕望不甘的情緒,讓林天成到現在都無法平息自己的氣息,彷彿被感染了一般。

不僅僅是一層,其他的層次也是一樣發生了舉動,甚至就連外界都是如此,天堂島震動,天降聖雷轟擊大地,彷彿在鞭打什麼人一般。

一尊尊強者一臉錯愕的看着天堂島的異變,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這……太邪門了,這麼多年來,天府開啟從沒有出現過的事情,這一次算是集體亮相了。

先是不明災難讓萬族強者大批量的死亡,緊接着就是天堂島發生異變,很難讓人不多想。

不僅僅是在場的萬族,就連躲在界域之中的那些強者,在這一瞬間也都紛紛投影出界域之外,強大的氣息席捲諸天。

一座古老的聖城上浮現出一道巨龜虛影,正是鴻蒙!

鴻蒙此時也是一臉意外,「這天府……怎麼回事?」

虛空之上,一道虛影浮現,正是幽冥族閣主,此時也是一臉震撼的看着天堂島的方向,臉色有些異樣。

「天府乃是諸天核心,這玩意近千萬年都不曾有過動靜,究竟是誰引動了?又是怎麼做到的?」

「難道這是預兆?新皇出世,連天府都要堅持不住了?」

「不對……天府乃是上古時代最強神兵,本體更是承載天道的容器,要是天府崩塌,豈不是意味着天道崩塌?」

天道是不可能崩塌的,所以說,這天府的異動和他的猜想並不關聯。

外界的強者紛紛都在猜測天府變動的原因,但是有一個算一個,沒有人能想到這僅僅只是因為某個人多嘴嘀咕了一句產生的反應。

就在外界冥思苦想的時候,天府內的顫動也漸漸平息了下來。

林天成吐出嘴裏的淤血,艱難的走到一旁躺下,取出一些靈石和寶物服下,心中驚駭莫名,這一次她算是撿回了一條命。

他發現這天府之中彷彿有一個神明一般的存在還活着,而且能聽見自己的聲音。

就像自己能聽見他的咆哮一般,就因為自己當他的面提了一個人名,險些就把自己給弄死了。

好在對方彷彿力竭沉睡了過去,否則的話再暴動一會,自己還未必能扛得住。

為了驗證自己的這一猜想,林天成恢復好后並沒有選擇離開,而是取出一些寶物放在手中,360也隨時準備修復自己的傷勢。

「太一?!」

話音剛落,果不其然天府再次暴動起來,林天成張嘴噴出鮮血,連肉身這一次都出現了龜裂裝的傷痕,鮮血瞬間溢出。

看到這裏,旁邊的天九傻了,她到現在還沒搞明白林天成是怎麼受傷的。

雖然天府暴動,但是只要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著,一般是不會受傷才是。

至少自己就是這麼應對的,而且安然無恙!

澄绍 林天成的實力比她強的多,然而卻滿身傷痕,一幅命不久矣的樣子……

「你……你怎麼了?」天九緊張的問道。

她和林天成現在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她可不想看見林天成橫死。

林天成艱難的起身,咳血,心中有些害怕,又有些興奮。他……好像知道了什麼了不得的大秘密!這被太一殺了的傢伙,雖然不知道叫什麼,但是這實力是真的恐怖。

自己強大的嚇人的修為和肉身,在對方的面前竟然什麼也不是,似乎隨便一口氣就能滅殺一般。

睚眥必報的性格……當不起這身修為啊!

林天成心中無奈的笑道,這被太一殺了的傢伙不知道怎麼稱呼,姑且就叫他睚眥吧,誰讓他這麼小心眼,自己只是提個人名就針對自己……

「不過該說不說,睚眥這修為可以啊,光是一絲怨念,就讓我道心差點死守,而且一發起狂來,我差點沒被他乾死,就連這堅不可摧的落水珠現在都碎成了一塊一塊的!」林天成苦笑道。

「不過這招好使,就是得想個辦法別讓他針對我,不然遇見危險的時候還能喊睚眥兄弟幫個忙,到時候喊上一聲太一,整個天府暴動,相信萬族的強者沒有準備下也會懵吧!」

萬族進來的人中有神境隱藏其中,這一點林天成是很清楚的。

正面搏殺之下,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對手,甚至跑路都做不到。

但是,要是說自己遇見的時候喊上一聲太一!那估計對方也會懵逼,再找機會跑路就容易的多了!

楼下万能小黑君 至於說和睚眥商量幫自己幹掉一些人……還是算了,這位,太強了,別到時候請神容易送神難。

喚醒了它,還未必會答應自己的要求,那就尷尬了。

畢竟自己很可能是唯一一個能和他建立起聯繫的人!

「難道是因為我淬鍊了七竅的原因?」林天成頓時冷在了原地。

要說自己和萬族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自己冒然效仿七竅淬鍊了一番,所以才能聽見對方的聲音,而天九即便是站在自己的身邊也聽不見對方的聲音的原因。

此時,天九已經篤定林天成做過了什麼,戰戰兢兢問道,「剛剛……你做什麼了?怎麼這麼大動靜?」林天成笑道,「我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嗎,我有做過什麼?」

「沒……但是我看你說了聲什麼,然後就這樣了……」天九嚇得不輕。

林天成在她眼中現在是越來越神秘了,竟然能通過言語影響到天府的運行,甚至將耳海的海床,堅固無比的水凝珠都震碎了不少……

「行了,不該你知道的事情少打聽,趕緊收拾一下寶物,咱們換個地方吧!」

天九一臉無語,林天成的掩飾讓她越發堅定了自己的猜想,只是他不明白,林天成究竟是說了什麼東西,竟然會引出如此大的變動。

而且,林天成的實力這麼強,又是怎麼傷到吐血不止的,究竟是誰傷了他?

「不管了,先把七竅淬鍊一遍先,辦法總會有的,不行就傷敵八百自損一千好了,有準備的情況下,睚眥出場還是能鎮住不少人的,不說別的,單憑那股殺念,就足以讓不少人道心失守!」林天成心中想着。

此時,林天成才發現,耳海已經滄海桑田,原本堅不可摧的河床此時已經遍佈裂痕,彷彿發生過地震一般。

「廢了也好,省了我不少的力氣,這傷也不算是白受!」林天成笑道。

殊不知,因為他的一句話,整個天府剛剛死了多少人,有不少人都在戰鬥,奪寶,突發的狀況讓不少人心神失守,受了不輕的傷勢。

這暴動,導致一層本就不不多剩下的人,又死了一半!到了這一刻,偌大的一層,活着的人都不過百位了。

僥倖活下來的人,也沒心思再尋寶了,都紛紛朝着二層逃竄。

惹不起躲得起,這是大多數人的想法,此時的一層已經不適合他們了。

而此刻,二層。忽然多出了百人,且都是一層來的,有些人還有傷在身,顯然剛剛的暴動對他們的影響也很大。

隨着人群的匯聚,不少人也開始交流起來一層發生的事情,當得知有人在一層大肆獵殺強者后,一個個都憤怒無比。

而此刻,一層。林天成將雙耳的竅穴淬鍊完成後,一臉唏噓,因為他發現一層真的沒人了!

「我去……都跑什麼?我還沒完善完成我的道韻,這都跑了我殺誰去?」林天成無奈的道。

從天九口中得知,這些人基本都跑去了二層,甚至更高層!

「沒辦法了,只能去二層了,不然一直在這躲著,也怪沒意思的!」林天成一聲嘆息。

「等著吧,等我去了二層,繼續殺!」 「幾個女人還想動手,給她們點顏色瞧瞧!」老闆說完就離得遠遠的,生怕等下會波及到他。

不過他已經可以預見,這幾個女人被剝光衣服的樣子,因為這種事情他可沒少干,並且這眼前這幾個女的姿色還是挺好的。

「小姐,就讓我們來陪陪你吧,剛才不是很嫌棄我們的汗水味嗎,現在就讓你聞個夠!」

男人像個蛤蟆一樣朝著曹蘇寒撲了上來,其他人也同樣如此。

但是男人扭曲且瘋狂的五官不一會就止住了,因為他發現身體完全無法動彈,直到低頭一看,才發現身體被寒冰凍住了!

仔細看了一下周圍,整個飯店裡面被一層寒冰所覆蓋,目前除了眼前這三個人女人加加一個孩子沒有事情之外,他們的身體都沒有辦法動彈半分!

「你、你究竟是誰…?!」

澄绍 「我是要殺了你的人。」曹蘇寒輕輕把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寒冰開始快速把他的頭部也完全覆蓋。

緊接著,她輕輕一推,變成冰雕的男人轟然倒地碎裂開來。

不遠處也被凍住身體的老闆看到這一幕,整個人已經嚇尿了,可以透過冰層看到他下半身出現了黃色的液體。

曹蘇寒沒有走向他,而是在手心凝聚出了一條冰柱,老闆見狀,連忙開口求饒。

他整個人都要哭出來了,喉嚨幾乎都要變得沙啞,他不想死呀。

這時,曹蘇寒出手了,手上的冰柱瞬間扔了出去,但是沒有命中老闆。

老闆慶幸之餘,只見周圍他的那些打手瞬間變成了冰屑。

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曹蘇寒她們已經離開了飯店。

·

後山的事情結束之後,王末就來到了兵營,他跟進瓊利蒙的工作進度。

目前他這邊只有四百二十萬的兵力,要盡最大化程度把這股力量發揮出來。

但是等他來到瓊利蒙辦公的地方的時候,發現他人並不在這裡面,就在他要離開去其他地方找一下的時候。

雷米亞娜走了進來。

「你怎麼來了。」

她的懷中好像抱著一個花盆?

「我來找瓊利蒙,話說,你抱著一個花盆幹什麼?」

「泡腳呀。」

「?」

「我這不是找不到合適的盆子嘛,所以就去宋舞雩那裡拿了一個花盆,剛好可以拿來用。」

雷米亞娜把花盆放在了角落,看來她泡腳的地方不在房間而是在這裡。

「好端端的你泡什麼腳,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練兵。現在可是副元帥好吧。」

「你還好意思說。」雷米亞娜一下子揪住了他的耳朵,「要不是你讓我當這個副元帥,我還有很多時間的,現在我也只能練完兵有那麼一點時間休息。」

「我好疼,你能不能先放手再說!?」

雷米亞娜鬆開手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對了,有件事要跟你說,最近才調查到的情報,別西卜除了一千萬的兵力,還有他旗下那些各大巨頭的兵力也要參戰。

攏共加起來最起碼逼近了五百萬的兵力!」

靜~

沉默了許久,王末才開口說道:「你還不如不要告訴我。」

「我也不想的。」雷米亞娜坐了下來,「怎麼說,計劃應該被全部打亂了吧,現在知道這件事就只有我們兩個。」

「五百萬,看來我得不要臉的去求助那個人了。」

「誰?」

「十二主神之一――――冥王哈迪斯!」

聞言,雷米亞娜頓時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你在開玩笑嗎,讓天界的人插手這件事?」雷米亞娜似乎不能接受。

王末也不想的,這多出來的五百萬兵力,目前他只能想到哈迪斯。

而且之前他一直在懷疑瞢跟宙斯之間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需要自己去找到關於瞢的線索。

到時候這個老傢伙就可以利用瞢的一些具體的信息,比如樣貌或者其他特徵的東西來定位她的位置。

起初王末也不願意相信他,畢竟萬一他要是自導自演的一場戲那自己豈不是很危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