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現在的他甚至比面對四雄獅還要緊張。

若獅群真的發生內訌,他還真不知道該站在哪一邊。

從捕獵經驗來考慮的話,三姐妹和賽麗娜一定不如七隻成年雌獅。

成年的雌獅擁有更豐富的狩獵經驗和更強的領導和組織能力。

為了獅群的未來,讓莫西妮成為雌獅首領才是更好的選擇。

可是,三姐妹畢竟是第一批投靠自己的雌獅。

若是祝融為了七隻成年的雌獅而將三姐妹給教訓一頓,那以後誰還會對自己忠心?

獅群的規矩向來是成王敗寇。

如今七雌獅所在的獅群已經輸了!

按照獅群的規矩,無論七雌獅的實力如何,她們只要還想加入獅群就應該獲得索菲亞的認可。

「還是說按規矩辦事的好!」

祝融默默地想著,接著緊緊地盯住了七雌獅。

只要事情稍有變故,他便毫不猶豫地立刻出手。

若是有雌獅不守規矩,那他定要殺一儆百!

莫西妮是一隻極為聰明的雌獅。

她一眼就看出了祝融的意圖,所以她便迅速地來到了索菲亞的面前並且發出了「呼突突」的招呼聲。

聽到莫西妮的聲音,索菲亞頓時有些發愣,但還是很快反應了過來,接著她也朝著莫西妮發出了「呼突突」的回應聲。

緊張的氣氛頓時就緩和了不少。

兩邊的獅子們也都跟著放鬆了下來。

祝融也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接著,莫西妮主動湊到了索菲亞的腦袋旁邊,低下頭輕輕地蹭了蹭索菲亞的下巴。

這一幕直接讓莫西妮身後的雌獅們同時露出了憤怒的神色。

好在察覺到異常的莫西妮第一時間回頭看向了其他雌獅接著發出了低沉的「訓斥」聲。

索菲亞見狀頓時露出了滿意的神色,接著她嘴角的鬍鬚也跟著微微上揚了一些。

一旁的祝融也徹底地放鬆了下來。

收編獅群的任務總算是完成了! 把肖默放下來后,姜汪有些心虛地往回折返時,剛走沒幾步就腳下打滑險些摔倒了。

肖默坐在礁石上,聽到聲音便往一邊看了一眼,嘴角不由上揚。

他忍下想笑的衝動,只搖搖頭。

姜汪並不太適合撒謊,尤其是面對各方面實力都比自己優勝的人,那心裡就不自覺慌張了。

他用手張開保持平衡,又重新站穩再回頭拿東西。

等到姜汪把剩下的物品全都拿回時,抬頭髮現肖默那逐漸變得凝重的表情。

他隨即坐下問道:「全都看完了嗎?這上面寫了什麼,這表情看著,情況不太好的樣子啊。」

肖默只抬頭看過一眼,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繼續翻頁看下邊的內容。

直到翻到空白頁后,他合上回道:「這本子是你帶回來的,所以這上面的事我也不想瞞你什麼了。」

姜汪點點頭,內心又不禁感嘆一番,這肖默果真是能夠信任之人。

雖然開始也覺得他是有目的地靠近自己,但在一起經過幾次的生死之交,心中的天平早已向其傾斜了。

「本子上寫有關於這人的身份來歷,通行證背後隱藏的秘密,還有他來到這后經歷的事情,你想先聽哪一個?」

「那當然是先聽通行證背後的事了,這人是誰,幹什麼的,跟我也沒什麼關係影響啊。」

在肖默說完后,姜汪直接便說出自己的選擇。

這個王隊說到底,也已經是死人一個了,是誰對他而言並沒有太大意義。

而這通行證,不就是他有此荒島之行的最終目的嗎。

開始想的就是,找到通行證換取巨額獎金的,只是咕朵的話,讓姜汪發覺這場遊戲沒想象中那麼簡單。

如今肖默又說,發現了背後隱藏的秘密,那自然是不二之選了。

肖默聽后,警覺性地環顧了下周圍的情況,確保安全后才將自己所知吐露出來。

「這上面說,金卡通行證共有九張,背後所隱藏的其實是張藏寶地圖。」

藏寶圖?

姜汪暗自在心中思索了起來,能有遊戲舉辦方給出「100億美金加太平洋的一座私人島嶼」,如此之高的獎金。

那這藏寶圖背後所有的財富勢必是……無法去想象得出來的啊。

即便是自己,在聽到后心中也動起了私慾。

對於肖默這邊的態度想法,他不敢再往下深想,擔心會互相猜忌出問題來。

見肖默沒有繼續往下說,他便開口提醒:「往下就沒有了?上面就寫了關於通行證的這麼多內容嗎?」

肖默蹙眉思索道:「你難道不覺得蹊蹺嗎?來島前,明確是有人說了,通行證共十張。可這本子上卻說九張,還就只是張藏寶圖而已。」

此時的肖默心中犯起了疑問,他不太明白,背後是怎樣的一張藏寶圖,居然能讓自己的組織派他這第一殺手過來。

難道是藏寶圖背後所有的寶藏是極其豐富,可這如何的豐富,還有信息的出入,讓他有些看不懂了。

姜汪釋然笑道:「這還用疑問嗎,看這上面寫的數字字母,肯定是相信上面寫的呀。而這放到明面上說的,裡邊幾分真幾分假也就只有最開頭將其說出來的那個人才能知道啊。」

第一回看到肖默犯傻發懵,他有點開心過頭地就將自身所感述說出來了。

肖默經過這番話也頓然醒悟了,點頭繼續道:「這上面還說,集齊九張通行證以後怎樣把它背後所藏的地圖顯露出來。就是先用火烤紅,再在冷水中浸泡一小時便能夠看到地圖了。」

因為姜汪的如實不隱瞞,還有救命的情分,讓他沒辦法去欺騙面前這人。

其實在遇到冷絲絲后,肖默心底就不願意再做殺人的工具了。

只是往時樹起的仇家太多,而在組織的那邊也不同意他的隱退,以公布身份信息為要挾,逼迫他過來參加這場求生遊戲。

不過有一點,他是絕對安全無失的,就連組織那邊也不知道通行證背後所藏,只讓他過來這邊探明信息而已。

姜汪聽到後有些震驚了,內心思索幾番后,最終決定講出之前從咕朵所知的話。

「我這也有些話想跟你說一說,之前在咕朵跟我說過些關於通行證的話。」

「她告訴我,那張我們發現的第一張通行證在10年前,便已經在寨子里了。」

肖默聞言眉頭緊鎖到了一塊,疑問道:「雖說咕朵現在是你的女人了,但你又怎麼能保證她對你絕對真心呢。」

姜汪聽到這話便內心不悅了,反向說道:「要是這樣說話那就沒意思了,那我又怎麼保證,你對我是不是絕對的真心呢。」

又酷又温柔 肖默聽出話中的不快,便開始放平了聲音,「你別太激動,我只是在提醒你。對,你說的不錯,我也沒辦法向你保證自己絕對真心。」

姜汪聽到這裡就扭頭看向它處,對上面的話表現出嗤之以鼻的模樣。

肖默對其也沒有過多氣火,只繼續認真道:「但我能絕對保證的是你的安全,真心是想保護你性命的人。」

姜汪回頭看向他,不想反駁這話什麼,而是說:「那我先感謝下你的善意提醒,但我想說的是,對於咕朵就像是信任你會保護我安全是一樣的。在隊伍那麼多人中,我只對你們有足夠的信任了。」

「另外就是,咕朵她已經為我孕育了新的生命,我內心是抗拒聽到類似對她質疑的話的。希望你能夠理解,我也不再是之前那個呆傻,輕易被騙的姜汪了。」

說到最後面一句話時,他心猛然揪了一下,憶起前任所帶的傷痛。

每回在他出差前,還總去拜託人家照顧自己女友,回想就覺得真是噁心,可笑至極了。

肖默長吐一氣,退步道:「我可以答應你,不再說質疑咕朵的話了。」

姜汪同意點頭,「為母本性,我不相信,也不願去相信會有哪個女人會在無端情形下,去謀害自己孩子的生父。」

咕朵是荒島本住人,自己和她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怎麼會有心對自己不利呢。

。 「難道大雨也能幫助我們?怎麼幫?讓他們知難而退?還是說?」

李白看著李恪臉上的笑容,內心更加是懷疑。

「這個你都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打過仗?從我剛才到現在對你的分析,我覺得你根本就沒有打過仗。」

「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知道,完全就是一個新兵啊!」

茜茜公主面對李白的說辭,緩和了一下自己的語氣說道。

「什麼意思?我承認我沒有打過仗,我也承認我面對這些事情,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現在你們可以放心的說了吧?」

李白面對茜茜公主的話,停頓了一下解釋道。

「很簡單,那就是他們帶來的糧食首先是有限制的,其次就是他們那些人根本不住在帳篷之中。」

「一旦下雨,況且還是暴雨的話,那他們首先的任務就是保護糧食,畢竟糧食就是他們的命。」

茜茜公主繼續說道,每一句話都充滿了自信。

「然後呢?肯定會有一些措施,或者會有一些另外的手段,然後保護糧食。」

「如果沒有這些措施的話,那他們來幹什麼了?」

面對茜茜公主的說辭,李白義正言辭的反駁道。

「你說的那是小雨,完全可以利用一些措施解決面前的事情,但是要是一些大暴雨的話,那請問他們還有辦法嗎?」

「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他們不可能有辦法,他們的選擇只有現在趕緊離開,才是上上策。」

茜茜公主左右晃動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回答道。

「那要多大的暴雨,才能造成你說的那種情況?那恐怕直接就把城池給淹了吧?」

「連外面的吐蕃人都扛不住的暴雨,難道現在的城池能抗住?」

李白繼續把自己內心的疑惑說了出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你要問王爺這個事情了,畢竟我也不是大唐的人,我才來大唐沒有多久。」

「我要是什麼都知道的話,那我們邯鄲現在也不至於和你們同盟啊!我也不至於被留在你們大唐。」

茜茜公主面對李白的詢問,攤開雙手無奈的解釋道。

李白仔細一想或許還真是這麼回事,茜茜公主說了這麼多,其實也就是只是說了一個片面的問題。

如果要是知道實際的問題,最後還是要詢問李恪,也許李恪知道所有的答案。

李白把自己的目光望向了李恪,眼神之中充滿了疑惑的神情。

「我也並沒有什麼可以說的,我只知道這一場雨肯定是我召喚出來的,它絕對不會演了大唐。」

「不過外面的這些吐蕃人可能就要遭央了,到時候他們的選擇只有兩種,一種是撤退,還能保留一些士兵,一種就是強行攻擊,那就是自尋死路。」

李恪注視著面前戰場的位置,停頓了一下解釋道。

李白面對李恪的話,現在已經露出了無比震驚的目光,隱隱約約似乎也沒有聽懂李恪話中的意思。

「好了,王爺已經把所有的話告訴你了,下面就看你怎麼理解這些話了,你要是不理解的話,那我們也沒有辦法了。」

「沒有事情的時候,多看看兵書,不要一心只想練劍,有時候兵法才是最管用的,境界只能起到輔助的作用。」

茜茜公主看著面前的李白,緩和了一下自己的語氣解釋道。

「我懂了,我也明白了,不過現在我要是再去溫習兵書的話,恐怕是已經來不及了,我根本就沒有那個時間了。」

「雖然現在的朝代比較亂,但是在大唐發生一些打仗的事情也很少,很少有人迎難而上,這一次完全就是遇見了大唐的乾旱。」

李白把自己內心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解釋了一番。

「之後就多了,想必這一次可能就是大動蕩的開始。」

面對李白的說辭,李恪直接回答道。

「大動蕩的開始?難道這一次並不是大唐最後的一次劫難?後面難道還有什麼劫難?」

「我覺得應該是不可能吧,三個國家聯手都沒有攻破大唐,難道那些人還想重蹈覆轍?」

面對李恪的說辭,李白這一次聽的很明白也很清楚,滿臉疑惑的詢問道。

「沒錯,大動蕩的開始,他們現在浪費了這麼多的弓箭裝備,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也肯定會繼續招兵買馬。」

「然後總結這一次失敗的經驗,繼續朝著大唐發動攻擊。」

李恪加重自己的語氣回答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