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FEMME FASHIONISTAS WITH HER FABULOUS FIDOS
Fashion style Portraits to Pay Respect due
to Pet Owners and their Pets and gently giving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ommemoration of Ocassions or kind Closures.

甚至,秦思靜的外套已經褪掉了!

心碎痛入泪 幸好,楚秦在關鍵的一瞬間,給收了回來!

「差點鑄成大錯!」楚秦微微一嘆。還是那句話,他是有底線的,對於秦思靜和魅舞,他不會有半點非分之想!

「咦?我不是能監管整個大海了嗎」楚秦心中暗道,「試試看!」

楚秦語罷,神識以光速朝著四周擴散開來,這一刻,他就宛若君臨天下的神祗,將世界的一切,盡收眼底。

很快,許多聲音,從楚秦的四面八方傳來,有獸鳴,魚吼,狂風暴雨,海浪呼嘯的聲音!

「尊敬的大海之神,求求您,救救我們吧!」這時,楚秦聽到了一陣另類的聲音。

這聲音,極為地動聽悅耳,楚秦很快鎖定了那個方位!

距離海神島幾千里的位置,斗羅大陸沿海地區。

心碎痛入泪 一條巨型的帆船,在乘風破浪地行駛著。

此刻,在帆船之上,一群身穿海盜衣服的男子,將一名女子和兩位老者,包圍在了中間。

這名女子,長相極美,留著棕紅色的長發。長發之下,是一張醉倒眾生的俏臉。大而閃爍的碧藍色明眸,精緻可人的臉頰,紅唇白齒,讓她看起來,是如此的賞心悅目,令人舒適。

女子穿著一身淡綠色的衣服,上身是淡綠色的裙子,下身也是一條白色的短褲,連大腿都無法遮住,使得那絕美如玉的雙腿,赤露在外面。除了美腿,女子更是呈現一條完美的曲線,凹凸有致。

如果說女子的臉是那種清純之美,那麼她的身材和穿著,便是讓她擁有了慾望之美!

這時,女子拿著一根權杖,和另外幾名年輕男子,將兩名老者擋在身後,怔怔地看著面前的這群海盜。

手機閱讀『小♂說÷吧→』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隻唐淵的寵物,他們幾個人都見過,對它有些熟悉。

這一次也正是黑雀通知了王樂,然後由王樂通知了大家。

大家才知道唐淵出事的消息。

但是具體出了什麼事情,眾人還一無所知。

王樂是一個普通人,又不懂鳥語,所以沒什麼用。

徐坤的能力是胃袋,也和語言方面無關。

霍都的能力,是他手中的那台詛咒攝像機。

雖然能夠吸食人類的靈魂,但是放到此時此刻,明顯也沒有什麼用處。

衛澤言倒是可以操控陰影的能力,但是你讓他和鳥進行溝通,那就實在是太難為他了。

那剩下的也只有夜小柯,或者說也只能是夜小柯了。

她的能力通感,雖然沒有聽說過有和動物通感的經歷,但是放在此時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眾人的視線紛紛看向夜小柯。

夜小柯當仁不讓。

沒有猶豫,直接抬起一隻手,輕輕的放在黑雀的腦門上。

隨着通感的發動。

一連串的畫面,出現在夜小柯的腦海中。

從黑雀到被唐淵救治,重新活過來。

然後到,霍都和衛澤言的交談。

甚至連最後,唐淵和X的交流,都全部清晰的流入夜小柯的腦海。

睜開眼。

夜小柯心緒複雜。

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用手指輕輕的在黑雀的小腦門上,撫摸了兩下。

她語氣輕柔。

「你能聽懂我們的對話,對不對?」

「嘰嘰嘰……」

撲扇了兩下翅膀,黑雀飛快的點了幾下頭。

夜小柯面上一喜。

通過通感所看到的那些畫面里,黑雀的智商已經相當驚人。

除了不會說人話之外,某種程度上來說,可以和唐淵無障礙的交流。

周圍的4個人也不說話,他們靜靜的注視着眼前的這一幕。

夜小柯輕撫它的羽毛。

「黑雀,你能將唐淵的意志,呼喚過來嗎?」

在那些畫面裏面最讓他感到驚奇的,其實並非是黑雀的智商。

而是唐淵可以將自身的意志,轉移到這個黑雀的身上。

雖然並不知道原理,但是這應該和唐淵救治黑雀時,所用的那些黑色菌絲有關。

這是唐淵的私隱,在未獲得唐淵的同意前,夜小柯是絕對不會將他的這些私隱向第三者訴說的。

作為隊友,她絕對會守口如瓶。

黑雀這一次的回答,沒有那麼快。

它歪著小腦袋,金色的眼睛轉了轉。

徐坤,衛澤言他們也不解其意,只能向夜小柯投出詢問的眼神。

夜小柯擺擺手,示意大家放心。

在他們等了有4~5分鐘之後。

終於。

有某種意志跨界而來,降臨在黑雀的身上。

金色的瞳孔變得璀璨,有某種人性的光輝在裏面閃爍。

「這股氣息?是你——唐淵!」

衛澤言率先開口。

「唐淵!」夜小柯。

舒媛 黑雀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它先是向衛澤言,夜小柯他們點頭示意,然後又環視了一下周遭的環境。

「有意思,我的意志竟然可以超脫那個牢籠,從安心公寓裏面出來……」

看着眼前的眾人,抬起一隻翅膀,唐淵指了指王樂。

右手指向自己,王樂的臉上驚疑不定。

「我?」

黑雀淡淡的點了點頭。

雖然不會說話,但是那種做派,給人的感覺和唐淵非常的神似。

「唐、唐淵,你想讓我幹什麼?」

王樂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心裏直呼長見識了。

唐淵抬起的翅膀向下壓了壓,指向王樂的胸口。

順着那個角度,王樂低頭一看。

在自己襯衣的胸口袋裏,正有着一個手機。

他恍然大悟,連忙將手機給掏出來。

拿在手中向唐淵比劃一下。

見唐淵點頭,便急忙的將手機解鎖開屏,然後放在唐淵的面前。

唐淵也不客氣。

用翅膀劃過屏幕,找到備忘錄APP的圖標。

在裏面新建了一個文件。

然後就用那一雙小腳,飛快的在下面的鍵盤上敲擊著。

噠噠噠……

眾人上前一看。

大家好,我是唐淵……

「嘶——真是唐淵啊!」

徐坤一開始還有些不信。

現在,他信了。

霍都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他的表情也相當精彩。

衛澤言沒有浪費時間。

「唐淵,你現在人在哪裏?出了什麼事情?」

抬頭看了他一眼,唐淵又低下頭,雙腳飛速的在鍵盤上敲擊。

噠噠噠……

「我現在,人在滄海市的一棟,名叫安心公寓的公寓裏面。

這個地方的時間有些古怪,不只是我,還有一批來過去時代的人。

大家現在,都被困在這裏面。」

「我需要你們幫我調查,這棟安心公寓的一些情報和信息。

其中有一些人,你們幫我調查一下,鶴東,紅纓……

他們的樣貌特徵如下……巴拉巴拉」

黑雀的身體太弱,支撐不了唐淵太長時間的附身。

於是。

在接下來的5分鐘里,唐淵的雙腳化作一道道殘影。

啪啪啪的擊打在王樂的手機上。

在王樂一臉心疼的目光中。

唐淵將他目前所知道的線索,全部和盤托出。

再將最後一段話打出之後,黑雀的身體終於支持不住,搖晃着一頭栽倒在地。

一臉心疼,夜小柯連忙伸出雙手將黑雀捧在手心,用手輕撫他的羽毛。

「辛苦你了,黑雀。」

餘下的幾人互相的望了望,徐坤開口。

「如果真像唐淵說的那樣,時間可以重置。

那這個事件的級別至少也在D級!」

「呵呵,說句喪氣話,這不是我們可以解決的事件……」

徐坤的話不好聽,但這就是現實。

沒有人可以在面對D級事件,還可以無動於衷。

眼看氣氛有些僵硬,衛澤言冷冷說道。

「但那不是我們應該放棄的理由,不是嗎?」

夜小柯來到衛澤言的身旁,對着徐坤他們。

「如果你們選擇退出,儘管就退出好了。

反正我們會繼續查下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