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畢竟這還是人家姓張的事情,所以他們這些外姓人自然也不跟著參與,也不知道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周吉最開始還嬉皮笑臉的想要逗霜寶高興,但是卻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霜寶看起來反而更加愁眉苦臉。

霜寶終於忍不住了,把昨天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部都一五一十的跟周吉說了一遍,周吉這個時候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那你們家的東西到底有沒有被偷啊?而且如果他要是來報復你的話,你可千萬要加小心,一定不能被他給得逞了。」 大寶一愣。

「感覺…..」大寶想了想,說:「感覺很安全。」

是啊。

感覺很安全。

他跟大寶的感覺是一樣的。

被那個叔叔抱著,感覺很安心,好像什麼都不用怕。

這是為什麼呢?

二寶擰著小眉頭,狐疑的想不出答案來。

「哥哥,你們在說什麼呀?」小寶歪著腦袋望著他倆,表示沒聽懂。

「沒什麼,回家默醫典吧,娘親回來之前,得把娘親布置的課業寫完。」

大寶二寶默契的不再提。

…..

太子府。

不知怎的,溫九傾眼皮一個勁兒的跳。

「阿傾,怎麼了?」趙玉諫看她時不時的皺眉頭。

溫九傾搖搖頭,「沒什麼。」

就是感覺有些心神不寧的。

迎面走來一個身形發福的中年男人,對太子府的人事物,溫九傾和趙玉諫事先做過攻略,知道這人是個太監,現在是太子府的管家,從宮裡帶出來的。

「兩位想必就是天醫聖手和趙小醫仙吧,咱家在此等候兩位多時了,兩位裡面請。」

果然,一開口就是太監屬性。

溫九傾和趙玉諫微微點頭,跟隨太監管家進了太子的房間。

「太子殿下方才喝了葯,現下正睡著,兩位可先為太子殿下診脈。」太監管家說,「煩請兩位輕著點,殿下身子不好,萬不可驚著殿下。」

這是要溫九傾和趙玉諫不要吵醒太子殿下的意思。

自半年前起,太子殿下纏綿病榻,拖到現在病情是越來越嚴重。

陛下震怒,下了最後通牒,若再醫治不好太子,便要太醫院陪葬。

趙家身為太醫院首席,自然首當其衝,所以趙棕才想起被他趕出去的兒子趙玉諫來。

溫九傾掃了眼躺在病榻上的渣男,又看了眼趙玉諫。

趙玉諫會意道,「煩請管家在外等候,我們診治的時候,不便有外人在場。」

太監管家略一猶豫,便道,「兩位請便,咱家就在門外候著,有什麼吩咐兩位喚咱家一聲就行。」

房門關上,溫九傾擠眉道,「我真的不想救他。」

趙玉諫笑笑,「那便不救。」

我是那種分不清『大局』的人嗎?

溫九傾眼尾一掃,「我昧著良心,對不起自己幫你救他,年底的分紅我要多拿兩成。」

「行,三成都行。」

我巴不得把我所有的都給你。

溫九傾抬了抬下巴,「趙小醫仙,你先請吧,看看他什麼毛病。」

趙玉諫無奈的笑笑,然後坐在床沿上替太子殿下號了號脈。

他微微皺眉,「太子殿下這病,似乎是內臟衰竭所致,太醫院素來用藥溫和,不敢下猛葯,所以太子這病拖延的愈發嚴重。」

溫九傾挑眉,內臟衰竭?那不就等死咯?

趙玉諫起身,「阿傾你來瞧瞧,看看我診斷的是否正確。」

溫九傾笑了笑,「你對自己的醫術這麼沒信心啊?」

「自是不及你。」

溫九傾搭了一下太子的脈,同時用智能空間給他做了個全身掃描,空間內的數據得出病情分析。

溫九傾收回手,淡淡道,「你沒診斷錯,是內臟衰竭,不過是腎衰竭而已。」

渣男這是遭報應了啊?

以古代這個醫療技術,腎衰竭基本就是不治之症了。

趙玉諫:「腎衰竭?那不是…..」

溫九傾:「沒錯,是會影響下一代的毛病。」

趙玉諫:「…..」

「他這個起初應該是腎炎,沒得到有效的治療,拖成了腎衰竭,你想想一國儲君,沒有後代,他這個太子能當多久?」

溫九傾吐槽道。

趙玉諫瞟了眼門口,壓低了聲音,「阿傾,慎言。」

這話叫人聽了去,便是大不敬的罪名。

溫九傾撇撇嘴,「太醫院這群庸醫,僅是用藥消除了腎衰竭帶來的表面水腫,連葯都不敢用,就這樣的醫術還敢做皇家太醫,還真是藝高人膽大。」

趙玉諫無奈:「…..」

阿傾這直白的性子啊…..

閉著眼睛的太子殿下徹底聽不下去了。

影響下一代的毛病?

還說不想救他?

諷刺太醫院都是庸醫,藝高人膽大?

敢說他沒有後代?

還敢說他這個太子當不久?

當真是不怕死!

他倒要看看,這個大言不慚的天醫聖手究竟是何方神聖!

慕子銘睜開眼,便看到兩個對他評頭論足的人站在他床邊。

他目光落在溫九傾身上,「你就是天醫聖手?」

溫九傾微微挑眉,趙玉諫率先道,「在下趙玉諫,見過太子殿下。」

他有意遮擋慕子銘對溫九傾打量的目光。

慕子銘瞧了他一眼,「你就是趙家那個庶子,大名鼎鼎的趙小醫仙?」

趙玉諫神態溫和,大方承認,「正是,趙家主請我等來為太子殿下看診。」

「趙家主?」慕子銘從床上坐起來,躺著說話好像他多虛弱病入膏肓似的,「本殿忘了,你被趙家趕出了家門,趙家如今卻要舔著臉求你,靠你來醫治本殿而活命,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心裡定然很痛快吧?」

太子殿下專挑人痛腳踩,又十分清楚趙玉諫的心理,想必是對趙玉諫和天醫堂早有了解。

對方是太子,又是病人,趙玉諫選擇不說話,不回答除病情之外的問題。

說完趙玉諫,慕子銘又將目光放回到溫九傾身上,「你方才說,太醫院都是群庸醫,意思是你能治好本殿的病?」

溫九傾目無波瀾,「自然能。」

「好,你若當真能治好本殿的命,本殿便不與你計較你方才的大不敬之言。」慕子銘面色蒼白道。

溫九傾:「…..」

渣男!

「太子殿下的病並非一朝一昔能治癒。」溫九傾淡漠道。

慕子銘:「你要多長時間?」

「個把月吧。」溫九傾隨口說了個數。

「本殿信你。」

「…..」

大可不必。

其實不需要個把月,明天給他把手術做了,再用她空間里末世的藥物配合治療,半個月左右便能逐漸康復。

但慕子銘痛苦是活該,且讓他多痛幾天吧。

而慕子銘想的是,病了這麼久,都養成個藥罐子去了,還在乎現在這點時間嗎?

他隱約覺得,這個天醫聖手身上,讓他有股熟悉的感覺,不知怎的,莫名就信他說的。

慕子銘打眼看他,「你為何帶著面罩?」【官員】淺灘:行了行了,正經點好不好,萬一老黃點開了同盟頻道,那得有多少人看着我們的聊天。。

破關入司隸的這種場景,黃天怎麼可能不開啟直播,這時候要是點開了同盟頻道,那他們一世英名就毀於一旦了。

【盟主】CC直播老黃:聽說你們怕我點開同盟頻道啊!哈哈哈哈!

好巧不巧

《率土遊戲主播》第一百二十章蛋蛋進局子裏了。。 「嘭!」

腳掌重踏地面,下一刻便見費仁身形一閃,整個人如同凌燕一般朝著不遠處的巨大坑洞掠去。

眼下,除了因陀羅和杜清等人之外,剩下一眾武者並非他的對手。

因此,費仁也沒有將周圍眾人放在眼裡,身形直指對面不遠處懸浮於空的佛刀魔劍。

「小子,爾敢!」

混戰中,看到費仁打算渾水摸魚,出手染指佛刀魔劍,一名剎帝部落高手也是勃然大怒,當即一掌臨空轟出,意欲將對方身形攔下。

「轟!」

凜冽的掌勁夾雜著元力,如同颶風席捲大地一般,瞬間便將費仁襲去。

娶执 這名剎帝部落高手是一名中年男子,其元力修為已至半步武靈境,同時也是除了杜清之外,少數幾個能在滅世焚天炎的衝擊下倖存的剎帝部落高手之一。

眼下,杜清已和因陀羅廝殺在一起,無法抽出身來顧及佛刀魔劍。

因此,這名中年男子也是打算趁此機會,出手奪取佛刀魔劍。

而佛刀魔劍這兩把兵器都是品階不俗的八品靈寶,哪怕僅是得到其中一件兵器,都足以大幅提升武者的實力,甚至越階戰鬥。

所以,看到費仁出手奪取佛刀魔劍,這名中年男子自然是無法淡定。

「轟隆!」

霎那間,金光乍現,就在元力掌勁即將落至費仁的身軀之際,其身後也是突然浮現出一道金佛虛影,瞬間將襲來的元力掌勁全部擊潰,化為一縷縷虛無。

伴隨著元力修為突破武師境七重,如今費仁的達摩金佛體也是越來越強悍,足以抵禦武靈境一重高手的攻擊,甚至正面抗衡武靈境二重!

反觀那名中年男子僅是半步武靈境的修為,又經歷了一番大戰元力消耗不少,自然無法傷到費仁。

「什麼?!」

此時,看到自己的攻勢無法傷及費仁分毫,這名中年男子也是神情微變,滿是震撼。

雖然他知道對方實力不弱,並非尋常武師境七重高手,而是來自外界某一個宗門的天才弟子,但是中年男子並沒有想到費仁的實力竟然強悍到了這種地步。

不僅正面硬抗半步武靈境高手的全力一擊,而且絲毫未損!

「住手!」

「攔住那小子!」

「殺了他!」與此同時,不遠處激戰的幾個散修和部落高手也是發現了費仁的舉動,當即勃然大怒,下一刻紛紛改變目標,同時運轉元力殺向費仁。

「轟!轟隆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