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白有些不爽地撇撇嘴,寧次迅速從白簡短的話語中捕捉到了關鍵的信息,臉上突然露出壞笑。

「該不會那傢伙把你當成女的了吧?說起來,你穿衣服的品味也該改改了,穿得男性化一點,把頭髮紮起來啊。」

「寧次大人,請您不要再開玩笑了!」

白幾乎是從牙縫裡將這幾個字擠出來,寧次雖然可以確定白絕對不會動手揍自己,但看到白這個樣子還是有點慫。

「開玩笑開玩笑,那什麼,咱們繼續,繼續哈,除了這件事,還有啥新鮮事嗎?」

「硬要說的話,寧次大人現在已經被霧隱村和岩隱村發布S級追殺令了。」

「噗!什麼?為什麼啊?」

寧次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一臉驚訝地看著白,白對著寧次翻了個白眼,將一張懸賞令拿出來遞到寧次面前。

「寧次大人從霧隱村抓走了青,在岩隱村又在土影的面前抓土影的孫女,還帶走了土影的徒弟,您不被懸賞,誰被懸賞啊?」

「不是,咱們講道理啊,我做這些是的時候你們不也在場嗎?為什麼只懸賞我啊?」

寧次一邊不滿地抗議,一邊看著自己的懸賞令,懸賞金額足足三百萬兩,這個懸賞金額,寧次甚至都想把自己綁了拿去換金所換錢的衝動了。

「是寧次大人把青交給角都,讓他去換錢的,又是寧次大人斷後,拿著土影的孫女威脅土影的啊,不懸賞寧次大人懸賞誰啊?」

「行,岩隱村那邊懸賞我,我認了,為什麼霧隱村也懸賞我啊?我是把青拿給角都了,可是拿去換錢的人是角都啊,關我什麼事?」

「這件事,寧次大人恐怕就要去問問角都才知道了。」

白也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看熱鬧的態度,寧次一把將懸賞令塞進兜里,有點牙疼地回想著角都那副討人厭的樣子。

「一定是角都這個混蛋公報私仇!他娘的!角都,你給我記著,這筆帳我一定要討回來!」

「說不定不是角都呢,聽說青在送往木葉的途中就被霧隱村給劫了,現在青又回到霧隱村了。」

寧次只覺得胸口一痛,忍不住用手捂住胸口,特別不爽地轉頭看著白。

「你以後說話能不能別這麼大喘氣?我差點就要去找角都的麻煩了。」

「可是寧次大人一開始也沒有問啊。」

白有些心虛地將頭扭到一邊,寧次長嘆口氣,有點自閉。

「對了,寧次大人,前段世間又一個戴著狐狸面具的傢伙來找過鼬大人哎,好像是來向鼬大人打聽寧次大人的,我記得當時鼬大人是說,寧次大人一直被他操控,寧次大人只不過是鼬大人用來偽裝的道具而已。」

寧次的腳步猛地頓住,心臟跟著劇烈跳動起來,甚至就連後背都有些發涼。。 張家是永安城七大世家之一,是地道的武勛家族,在武道方面別樹一幟。

作為張家嫡女,她自幼習武,通讀各家典籍、孤本,可說是文武兼備。

當前情形,要想護住兩件仙寶,就必須將眼前的敵人盡數格殺,留下一個都不行。

已經是強弩之末的她要做到這點,只能運用她家傳的刺血法,透支潛力。

真氣說白了是人體元氣的提煉,以特殊方法,刺激肉體消耗,就能迅速增強真氣。

將體內微弱的真氣匯於右手食指,按所記之法依次點中周身各處穴道。頓覺一股膨脹感襲來。

真氣股股產生,布滿四肢百骸。

嬌喝一聲,張淑躍身上前,直取就近兩人面門。

殺手閣的武夫們都沒想到她還能暴起發難,猝不及防下硬受一招,不死也廢。

「你們退開!」後頭的高階宗師見勢不妙,呼喊道。

可惜,法衣加持、真氣充盈、出手狠辣的張淑儼然就是個殺神,幾息功夫就將在場武夫一齊斃殺。

「妖女,看你還能撐多久?」特意拉開距離的高階宗師目光泛火道。

此時,高階宗師身後又冒出了七人,個個手持強弩,對準張淑。

殺手閣此次奪寶行動的全部人手都在這兒了。

『看來,徐伯臨死前帶走不少!』這個念頭一閃而過,發狠的張淑祭起獸皮,真氣毫無節制地輸入,一下召出五隻鳳鳥,衝擊向對方。

法器之威豈是區區幾個不入流的武夫所能抵擋的?

剛出場的七人直接被燒成焦炭。

那位高階宗師聰明,將兩名下屬擋在身前,堪堪躲過這一波攻擊。

「再來!」同樣,又五隻鳳鳥虛空衍出,沖向該人。

這次,他被光亮鳳鳥迅速圍住,躲無可躲,硬生生受了五連擊,死得不能再死。

給周圍還有微弱氣息的敵人一一補刀,等確定再無活物后,張淑長舒了口氣,彷彿失去所有精氣神一般,癱軟在地上。

細看發現,她嬌艷的容顏早已不在,烏黑的頭髮已經乾枯,蒼老了足足二十歲。

這是刺血法帶來的後遺症,透支生命,死亡已經距離她不遠了。

她是個要強的女人,更是一個深愛丈夫的妻子,她的意識強撐著她站起,要與丈夫匯合,將兩件仙寶完整地交出。

她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像是要耗費極大的力氣。就是這樣,她整整堅持了五、六個時辰,來到了官道上。

突然,整齊的馬蹄聲傳入她的耳中。她已經沒有了睜開雙眼的力氣,只是慢慢地踱到路中央。

雖不曾看見,卻是知道即將來到的馬隊就是她的夫君。

「吁!!!」當頭一男子樣貌出眾、身材勻稱,喝止了座下健馬。

看著路中央慢慢接近的老婦人,一股熟悉感從心底生起。

「淑兒?」男子突然一問。

走的好干脆 老婦微微一抬頭,布滿褶皺的臉上滴下淺淺的淚痕,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這反應讓男子的心口一揪,他一躍身,飛至老婦身旁,輕輕地將後者藏於袍衣中的手臂攬過。

雖然手臂再也不是以前那光滑的觸感,但男子已經十分確定,這就是他的夫人。

「淑兒!怎麼會?怎麼會這樣?」男子不敢相通道。男子確實就是享譽天下、手握重權的鎮北侯秦希。

張淑聽到夫君確認了自己的身份,撐著的意志猛然放鬆,身子要向後頭倒下。

秦希趕忙順著手臂挽住她的身子,擁在懷中。而後,開始用真氣渡進她的體內。

發現她體內大面積衰竭的情況,秦希想到了什麼,喊道:「是誰?是誰膽敢讓你使出刺血法?我滅了他!」一邊怒吼著,一邊死命地灌注真氣進入張淑體內。

真氣本有滋養肉身之效,可惜,張淑的肉身枯萎到了極致,這個過程是不可逆轉的。

「拿虎丹來!」秦希向著前頭眾親衛道。

有親衛得令,疾跑過來,掏出一管瓷瓶,從中倒出一枚血紅丹丸。

秦希接過丹丸,小心翼翼地分開妻子的嘴唇,將之餵了進去。

這虎丹取山虎精血,輔以十幾種大補藥材煉製,有明顯的補血、壯骨之效。

丹丸加上真氣,終於讓張淑清醒了過來。

睜眼后,她的第一句話是:「夫君,我現在是不是很醜?」

「哪有?淑兒永遠是最美麗的!」秦希略含虎淚道。

「騙人,你會不會嫌棄我?」張淑又道。

「不會,誰會嫌棄你這樣的夫人?」秦希回了一句,又向手下親衛道:「快,快去給我找馬車,要最舒適的,把百里之內的大夫、藥材都給我找來!」下命令的樣子格外冷峻。

「是!」百多騎親衛回身飛速而去。

鎮北侯秦希回過頭,又變成了那溫柔的模樣,對著懷中妻子道:「淑兒,別多說話,保留精神,馬上就能治好你!」

「身上這件,加上我懷裡的皮子就是法器,有了它們,你一定可以對付那人!」張淑沒聽他的,費力說話道。

「嗯嗯嗯!別說話了,好好休息,下面的都交給我吧!」秦希死勁溫柔道。

「嗯,我真累了,要睡一下,記得每隔半個時辰叫醒我,我不想睡死過去!」張淑害怕道。

「嗯!放心,我會叫醒你的!」秦希一邊回著,一邊減緩真氣輸入,想讓張淑感覺舒服些。

別說,武聖體內的真氣可真夠充足的,這麼長時間,真氣卻沒有絲毫的不濟。

恐怕,這鎮北侯也不是普通的武聖。

周圍比較荒涼,儘管鎮北侯手下親衛都是訓練有素的武夫,依舊是花了大半天時間,才陸續找來車架和大夫。

期間,鎮北侯叫醒了懷中人兒十多次,後者每次一醒就又昏睡了過去。

連續的輸入真氣,鎮北侯也支持不住了,滿身的汗水。就是這樣,他仍是小心翼翼地將張淑抱到馬車之中,命人取來清水,為其擦洗身體。

為此,有感覺的張淑還是漲了個大紅臉,彼此雖有夫妻之實,但被丈夫擦洗身子還是第一次。

一切完畢,讓張淑仰躺在軟毯上,秦希讓戰戰兢兢的大夫們一個個趴在馬車頭上看病。

當場看,當場煎藥、試藥。馬車開始被親衛們護衛著,緩緩上路。

「廢物!殺了!」秦希在馬車裡頭說道。駕車的親衛隨手將身旁的大夫丟下馬車,讓其他同伴順手結果了。

後面的隊伍拖得老長,都是每過一地被抓來的大夫們。還有其他幾輛馬車,上面都是搶來的名貴藥材,外加火爐。

一個大夫把完脈,在得到秦希的認同后,就讓其開藥、自己煎藥,煎好后自己嘗,再給親衛嘗,再再給秦希嘗,最後再給張淑這個病患飲下。

然而,許多大夫因為醫術不精,還沒走到開藥這步,就被秦希下令殺了。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了。

目前為止,只有兩位上了年紀的大夫活下命來,正待在其他馬車中想著更有效的對策。

張淑的肉身依舊枯萎,但她的生命還在,由葯始終吊著那一絲的生機。

張淑睡多了,也不想再睡了,深怕睡死了過去。躺在丈夫溫暖的懷中,緩慢講著此行見聞以及兩件仙寶的用法。

後來,徐伯的喪命和自己被圍攻的情形,在丈夫的強烈要求下,她也一一描述。

「你已經知道是誰下的手?」過程中,張淑看著丈夫的表情,問道。

「嗯,是殺手閣!」秦希面露殺意道。

鎮北侯的親衛營人才匯聚,是他縱橫天下的資本之一,此次所帶的百多親衛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暗殺、對陣、刑訊、探查,無一不精。

他們已尋著夫人來路痕迹,找到戰鬥現場,眾屍體之上怎麼樣都會留下線索。

「殺手閣?倒像是他們的手段。確實跟傳聞中一樣,不好對付!」張淑借言語提醒丈夫道。

秦希沒有回話,在他心裡,早已將殺手閣化為覆滅的目標,不論有多難。

「淑兒,我已經派人去流雲寨了,那裡有神秘勢力支持,很可能有治療你的方法!」秦希突然道。

「那馬巽身後的勢力似乎很缺錢?」對於這點,張淑始終想不通。

「缺不缺錢不重要,不管付出多大代價,我都會治好你。那馬巽縱然是個棋子,也肯定有些價值,通過馬家,不難讓他請動身後之人。」秦希寬慰著。

「我累了,想睡會兒。」張淑卻忽然道。

「睡吧,我會一直陪著你。」秦希微笑道。

「嗯!」張淑這才放心睡下。

另一頭,秦希派出的特使也正火速趕往雲州流雲寨,準備提出交易。

雲州,鬼山,因山體中鬼市而出名,泛指圍繞鬼市的一大片山脈。兩年來,隨著鬼市名聲傳出,鬼山的名頭也越來越響亮。

然而這鬼山的名頭裡面卻多夾雜著可怕、詭異的傳聞。

比如:鬼山大範圍光禿、寸草不生,說是受了詛咒;不少進入鬼山範圍內的人不明不白死去,說是被鬼物襲擊;鬼山深處有巨大黑影,說是鬼王。

諸多傳聞加上鬼市、鬼山這兩個名詞,難免讓凡人聯想到鬼這種與生俱來就會害怕的東西。

以至於到了後面,鬼山一圈,除了特定進入鬼市的幾條路線,其他地方,人們都是敬而遠之。

而大多數人都只會選擇白天前往鬼市,到了晚上,寧願待在鬼市中抱團取暖,也不會趁夜行路。 朱溫部將李讜等包圍了澤州,向刺史李罕之喊話勸降,「你向來倚靠沙陀李克用,如今,張宰相已經包圍了太原,大將軍葛從周也已經進駐潞州,不出十天半個月,沙陀連藏身的地洞都找不到了,你還何處求生呢?快投降吧。」

李存孝生擒孫揆之後,立刻率援軍赴援澤州,聞聽此言,怒不可遏,立即點齊五百精銳鐵騎,衝到汴軍營寨之外,繞著營寨挑敵罵陣,「我,就是找地洞的沙陀人,正想用你們的肉來餵飽我的手下,讓你們肥的出戰!」

打人無好手,罵人無好口。李存孝堵門罵大街,越罵越三俗。

汴將鄧季筠也是一員猛將,不堪其辱,出營單挑,結果被李存孝一合生擒。汴軍肝膽俱裂,士氣崩盤,當天晚上,李讜率軍逃走。

李存孝與李罕之緊追不放,追到馬牢山,大破汴軍,俘斬以萬計,還覺不解氣,又繼續追殺,從山西一路追到河南,追到懷州(今河南省沁陽市)才返回。

李存孝兵不解甲,回戈繼續救援潞州。

潞州的葛從周見澤州汴軍已經崩潰,只得在河東軍完成戰略合圍之前棄城逃走,為汴軍保留了一部分生力軍。

至此,正南方面軍的軍事行動宣告失敗。

朱溫沒能從中獲得任何好處,反而折了許多兵馬,不禁大怒,嚴厲斥責諸位敗軍之將,並將澤州失利的李讜斬首示眾。

李讜,黃巢草軍出身,但他不是朱溫嫡系,他實在黃巢進駐長安之後才投的草軍,不隸屬朱溫。「王滿渡會戰」時,與葛從周等一起投降朱溫。此次征澤州,汴軍的總指揮是朱溫長子朱友裕。敗軍問責,總不能殺親兒子吧,所以只能甩鍋給李讜,理由是「頗違節度」,意思是總指揮朱友裕調度得當,並無過失,但你不聽話,以致失敗,該殺。

肅清南面的威脅之後,李克用任命康君立為昭義軍留後,命李存孝當汾州刺史。這讓李存孝大失所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