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百事通對江塵說遇到血沙風暴是怪他烏鴉嘴這件事耿耿於懷。

那群和尚也注意到百事通的身影,眉宇間當即流露一抹喜色,也是跟着湊了上去。

「果然,出家人以慈悲為懷,找個寺廟療傷應該是不錯的選擇。」

百事通心中一喜,腳下的步伐加快了幾分,甚至感覺就連身上的傷勢都沒那麼疼了。

「這位施主,傷勢如此之重,是否要去我們歡喜寺修養修養?」

那群和尚之中稍微年長的和尚雙手合十輕聲問道。

「正有此意,多謝幾位!」

百事通毫不猶豫的答應,壓根就沒有多想。

聞言,那群和尚相互對視一眼,紛紛熱情的把百事通攙扶起來,讓他享受着至高無上的待遇。

百事通卻是在和尚攙扶他的時候嗅到了一絲酒味,瞬間皺起了眉頭,「不對勁,和尚不是有清規戒律么?怎麼會在他們我身上聞到酒味。」

「施主怎麼呢?」

和尚們也發現了百事通身軀變得僵硬,臉上露出一抹熱情的笑容問道。

「為何你們身上會有酒味?和尚不是不能喝酒么?」

百事通瞥了一眼幾人,修為最高的不過五品武君,其餘的均是天武境的小輩。

哪怕他現在身受重傷,對付這群人也不是多大的問題,所以他倒也不着急這麼一會兒。

「不知施主是否聽說過酒肉穿腸過,佛主心中留?」

年長的和尚笑呵呵的說道。

「不對,你們身上不光有酒味,還有女人的胭脂味。」

百事通將信將疑的嗅了嗅鼻子,又在其中一人身上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胭脂味。

年長的和尚臉色一變,不過很快臉上又堆滿了笑容,「施主,貧僧常常幫助城中少女,身上沾染一些胭脂味也正常。」

「看施主這打扮定不是西域之人,我們西域佛道沒有那麼多規矩。」

和尚的瞥了百事通一眼,臉上的笑容依然熱烈而殷勤。

百事通已經意識到不對勁,推開了身邊的幾人,連連擺手道:「多謝幾位好意,突然想起我在西域還有點事,就不打擾幾位了。」

「慢著!」

這時候,和尚們全部變了一副嘴臉,臉上的笑容全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抹陰笑,「入了佛爺的眼你還想逃?」

「你們想要做什麼?」

百事通故意露出一副驚恐的模樣,戰戰兢兢地說道:「不要殺我,你們想要什麼儘管說!」

為了弄清楚這群和尚的目的,百事通也是拼盡了全力。

「晚了!在這兒遇到我們也算你倒霉,我要你的命!」

年長的和尚邪魅一笑,雙手合十之間,一掌朝着百事通的胸膛轟去,宛如烈日降臨,炙熱而狂暴。

「他奶奶的,真當老子好欺負?動不動就要我的命?」

百事通怒了,收起臉上的恐懼,體內的黃泉之氣瘋狂涌動,直面年長和尚的一拳轟去。

「轟!」

一聲巨響之下,年長的和尚身形急速後退,只感覺黃泉之力正在不斷地消耗着他的生機,伴隨着一抹鮮血的噴涌而出,他的生機開始急速衰退。

見狀,一旁還準備動手的和尚們紛紛嚇了一跳,本來是看着百事通身受重傷,想要撿漏,誰知道撿到了一條鯊魚。

「怎……怎麼可能?你不是身受重傷么?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強的實力?」

年長的和尚瞪大了眼睛,用盡渾身力氣說完最後一句話,一口氣沒有咽下,踏上了黃泉。

真……死不瞑目!

。 一個星期前,已經畢業兩個月的高明躺在家中的大床上,手指划拉著手機屏幕,一個又一個充斥著『哈哈哈』的無腦視頻無法給高明帶來一絲歡樂。

因為高明此時的心中充滿了迷茫和壓抑。工作找不到,考研也已經失敗過一次了,家裡人有時候說考研吧,研究生好找工作,有時候說趕緊找工作吧,誰家的誰誰誰已經工作穩定了,要不就說去當兵吧,大學生考士官容易,再或者是說考公務員吧,福利好,以後好介紹對象。。。。。。。

在渾渾噩噩之中,高明隱隱聽見有人在問他,

「如果可以的話,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或者說,你想要什麼?」

「我想成為一個自由的人,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滿足你的願望!」

還以為是視頻中聲音的高明並沒有想太多,直到高明刷到一個秀風景的視頻,拍攝的一處不知名的高山,煙霧繚繞,彷彿仙境。

「這裡真好看啊,好像去一次啊」

高明這麼喃喃道,接著周圍場景突變,高明就出現在這座山的山頂上,也就是視頻中所展示的地方。

「卧槽!什麼鬼!」趴在山頂的高明震驚了,身子不停的打著哆嗦,嗯,這是因為山頂的溫度要比較低,只穿著半袖和短褲的高明被冷到了。

高明打著哆嗦緩緩的站起來,看著周圍的環境,**,這山頂面積還沒我家床大,連條路都沒有,我特么怎麼下去啊,嗚嗚嗚,我想我家大床了。

有些恐高的高明蹲下身子,撿起了塊石頭準備扔下去,然後場景一變,「啊?我還在床上?剛剛那是幻覺?」

「不,不是幻覺!」看到周圍環境連續變化的高明有些懵了,正當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覺的時候,突然察覺到自己手中的石頭。「這是真的!」

立刻反應過來的高明有些激動,開始回想自己去山頂之前在幹什麼,然後高明感覺又冷了下來,自己又來到了這個地方,有些明白的高明又開始回想家中的場景,接著,高明感覺周圍一閃,自己又回去了!

自己有超能力了!

熟讀上千本異能小說的高明激動了,沒想到啊,自己也有機會覺醒超能力。於是,像是拿到新玩具的小孩一樣,高明興緻勃勃的開始試驗起自己的超能力,當然,選擇的地方都是些人跡罕見的地方,還帶上了面罩。

但很快的,高明就不再試驗了,試驗的次數越多,暴露的風險越大,而且在這十幾的測試中,高明發現,不管是去什麼地方,有多遠,好像一點消耗都沒有,而且他只要一張照片,一個坐標,甚至一張地圖,就可以去地球上的任何地方。

而且在十幾次的測試中,高明也學會了如何去控制自己的超能力,不會再出現自己突然就出現在其他地方的場景,於是高明死死壓制住自己作死的心情,避免自己去想月球啊,火星啊什麼的,畢竟要是萬一到了地方,自己可沒有本事在宇宙中存活下來。

冷靜下來的高明開始思考起來,『自己是不是唯一的超能力者呢,自己要不要投靠官方呢,怎麼靠超能力賺錢呢?』正在思考的高明打開了企鵝,準備看看沙雕群友又整了什麼好活,放鬆一下自己緊張的心態。

六竹是個女裝大佬:@全體成員,我覺醒超能力啦!給你們康康好康的!【圖片】【圖片】

群友甲:大佬技術越來越好了!好康!

群友乙:群主呢!群主在哪裡!你看管理都女裝了,群主還不快女裝!

群友丙:就這麼點,夠誰看啊,讓隔壁群看見還以為我們看不起呢,再來點!

剛覺醒超能力的高明還有些敏感,看到六竹發的圖立刻放大看了起來,咳咳,真的是出於謹慎的態度,絕對不是高明想看。

六竹是一個魔都的高中生,愛好女裝,平時在群里也會發一下女裝的照片,但畢竟是男生,喉結和其他地方難免會認出來。但這次發的圖不一樣,至少有c,咳咳,喉結已經完全看不出來了,其他地方也變的女性化了,已經完全看不出是個男的了。要不是臉還和之前一樣,高明還以為是其他女孩子。

六竹是個女裝大佬:今天我cos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問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我說我想成為女孩子,然後我就有變成女孩子的超能力,是不是很神奇,【圖片】【圖片】

群友甲:我不信!除非讓我康康。

『群員甲已被禁言十分鐘』

群友乙:六竹血虧,你應該說你想成為有錢人,哈哈哈。

群友丙:我覺得要成為可以穿越次元的人,那樣就可以見到老婆了,嘿嘿嘿

沒有去管已經歪掉的討論,高明已經相信了,因為他突然想到之前刷手機的時候也聽到了類似的聲音,於是高明準備去問一下六竹關於超能力的事情,但令人奇怪的是,六竹並沒有回話。

想到距離自己覺醒超能力已經過去了快兩個小時,高明不由的懷疑,以六竹的性格,肯定也在別的群發了照片,那六竹,可能已經被抓了!

又過了一個小時,六竹終於在群里回復『哈哈哈,開玩笑啦,這是大佬教我的新手法,再給你們康康【圖片】【圖片】。。。』

果然,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有人找過六竹了!如果是玩笑為什麼要特意說明一下,沙雕群友是不會在意這些的。所以,新機詞挖一此。。。詞哇。。摩多。。啊啊啊,算了,所以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六竹,已經被請去過喝茶了!

被自己猜測震撼到的高明決定先穩一手。然後就是一個星期過去了,風平浪靜,什麼也沒有發生,但其他群里也出現了超能力者,看樣子也沒受到什麼委屈。

於是,高明為了吸引國家的注意,決定主動出擊,也是為了賺點小錢錢,先是註冊了一個快遞公司,取名瞬間快遞,承諾國內快遞一天之內完好送達,沒有完成百倍退款,於是有些閑人專門試了試,高明賺了點小錢,不過還沒等做大做強,就被王警官找上門來了。 「對啊,李老師,我去就行了,你就讓胖子先去吃飯吧。」

因為心中的猜測,唐輕微對馬紅俊正滿懷愧疚,所以說話都不由的溫柔了許多。

「哈哈哈,還是小微心疼你胖哥我!」說着還準備上前給個擁抱。

卻被唐輕微揚起的小拳頭嚇退,一下子跳到了奧斯卡身上,「有…有話好好說…」

這兩年馬紅俊可沒少在唐輕微的手下挨揍,雖然只是平常上課時的對決,但僅僅是這樣都足以令他畏懼了。

留在当初 「走咯!」

小舞挽住唐輕微的胳膊,對着馬紅俊做了一個鬼臉,便向著學院門口走去。

此時的報名處早已經人滿為患了,李老師依舊坐在桌子后,身邊放着一個小木箱,給來報名的學員挨個摸骨。

看到這樣熟悉的一幕,唐輕微突然有些觸動,她來到這裏已經十年了。

真的很感謝小蓮送她來到這裏,在這全新的世界,她得到了許多以前從未有過的東西。

友情,武魂、魂技,這所有的一切已經完全融入了她的靈魂。

「你的年齡不符合,可以走了。」

「通融一下,都不行嗎?我們都這麼大老遠來了……」

「都說了年齡不合適,沒看見那邊粘貼的報名條件?」

「那…至少把報名費還給我吧?」

原本安靜有序的隊伍里,突然出現了嘈雜爭吵聲,正待唐輕微看過去之時,李老師正好在喊他們。

「小怪物們,來解決一下。」

接着,他又轉向剛剛和他爭辯的人,「打過他們中間的任何一人,都可以要回報名費。」

「來活了,兄弟們,開武魂。」

戴沐白率先催動了魂力,釋放出兩個百年一個千年的全部三個魂環。澎湃的魂力在空氣中產生出無形的壓力,邪眸中冷光連閃,看向那對父子。

「千…千年魂環!是魂尊…」

周圍報名的家長學員皆是面色大變,震撼還沒有結束,在戴沐白身邊,另外五人身上的魂環頓時出現了和他同樣色彩的魂環,都是兩黃一紫的最佳配置。

在場眾人心中無不震驚,這就是史萊克學院的學員嗎?

真的…好強!

默契的看向自家孩子,頓時泄氣,還是別丟人了,原本很多為兒子魂力等級沾沾自喜的家長們,這下都被打擊的不敢出聲,拽著自己孩子跑的沒影了。

場地一下子變得空曠不少,排隊仍在繼續。

唐輕微眼尖的在人群中看到了兩抹氣質獨特的身影。

心生疑惑,只覺得這兩個人的氣質有些眼熟。

「怎麼啦?」

小舞見唐輕微擰眉思索,以為有什麼事情,關切的問道。

唐輕微搖頭,用眼神示意小舞去看那兩抹身影,「你覺得這兩個怎麼樣?」

小舞順着唐輕微的視線看去。

排在隊伍前面的那名少女,一身簡單的白色長裙給人很乾凈的感覺。

身高比她要矮上半個頭左右,因為是背對着兩人,所以看不到她的相貌,但從脖頸處的肌膚能夠發現,這少女的皮膚非常好,極為白嫩。 秦箏的話還沒說完就聽見沈恪厲喝了一聲:「夠了!」

沈恪的雙手放在身側,雙手已經緊握成拳了。如果不是看在這兩個人是長輩的份上,說不定沈恪這拳頭就已經下去了。

他的眼神兇狠,臉上也帶着紅,就連呼吸也加重了幾分:「我告訴你們,你們不承認阿笙也沒關係,阿笙有我就足夠了。如果你們不想在自己的晚年裏出什麼事情的話,我奉勸你們老實一點,別整天想什麼么蛾子。」

說完沈恪轉身就走了,但走了幾步他又回頭了,正好遇上李蔓瑄拉着秦箏在說俞笙的不是。看見沈恪忽然回頭,李蔓瑄被嚇了一跳,看着沈恪咽了一口口水。

「對了,既然你們今天都已經找到這裏來了,我不妨直接和你們說了。如果阿笙有什麼意外的話,我不管阿笙出什麼問題,我都只來找你們。到時候我可不管你們是不是沈家的人,已經和我沒關係了。」

見沈恪一走,李蔓瑄立即跳腳喊了起來:「我說弟妹,你看看你兒子是什麼德行。現在他的膽子大了,敢這麼和我們說話了。當初你也是為了他好才這麼做的,誰知道他居然不領情。

弟妹,當初我就和你說了,沈恪這孩子一定要好好的管教,你就是不聽我的。現在好了,翅膀硬了,你徹底管不了了。」李蔓瑄沒好氣的說着,言語中滿是不耐。

秦箏也有些生氣,她哪裏知道自己的兒子會這麼不爭氣。要是她知道的話,當初說什麼也不會讓沈恪離開自己身邊的。

沈恪離開這五年,他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從國外回來后,沈恪徹底變了,殺伐果斷。加上他又是老爺子最喜歡的孫子,如今老爺子都已經將Dr集團交給他了,那就等於是變相的承認讓沈恪來接班了。

如果沈恪一直不服從於管教的話,那以後的日子會很難過的。

秦箏有些無奈,五年前因為自己的一意孤行,居然讓唯一的兒子和自己如此生分。

知道俞笙要生孩子,秦箏第一反應也是高興的。但是李蔓瑄說,俞笙這女人來歷不明,試圖接近沈恪。要是俞笙生下的是個兒子的話,萬一俞笙肚子裏的孩子不是沈恪的,那該如何是好呢?

秦箏也犯了愁,決定來醫院看一下,碰巧在樓下遇上了沈恪,索性就問一問。但是她沒有想到,沈恪的態度會這麼明顯,他好像很不喜歡自己。

現在事情已經鬧成了這樣,秦箏也很無奈,她看了一眼身邊的李蔓瑄說:「事情都已經發展成這樣了,我們先走吧。」待久了反而讓沈恪不高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