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眼前是很歡樂,也有肉吃。如果在這繼續住下去的話,同志們也不會餓著。守着叢林,能吃能用的東西有的是。可是,他們此行的目的不在這,想辦法回國才是最終目的。

吳江龍長出一口氣,「我出來兩天多了,也不知教導員他們還在不在原地。」

尤自伍,「要不,我們用電台聯繫一下。」

「不行。」吳江龍否決道,「我們剛剛甩掉敵人,此時恐怕他們正找我們呢!如果用電台一呼叫,就等於告訴敵人我們在哪?」

「那我們怎麼辦?」尤自伍問。

「還是按預定方案。先補充彈藥,然後轉道回國。」吳江龍說,「回國的路上可能與越軍還有一戰,沒彈藥不行啊!」

「教導員他們彈藥充足嗎?」尤自伍又問。

「跟我們差不多。」吳江龍說,「我們與越軍幹了這幾仗,從越軍手裏還得了些,他們一直沒動,就手裏那點剩餘。一旦打起來,也堅持不了多久。」

「那我們就多搞點,一併補充。」

「我就是這個意思。」吳江龍看向火堆前的戰士們,「看看大家吃完了沒有,吃完了就出發。」說着話,吳江龍看了下手錶。「再做十分鐘準備,七點三十分鐘前離開這片樹叢。告訴大家把火熄滅,把痕迹消滅掉。」

「是」

尤自伍過去招呼戰士們。

吳江龍從身上拿出地圖,用指北針在上面量著。然後又審視着遠處稍稍能看到的山尖,接着,又用指北針測量東西南北。這一套功夫,又是在密密的叢林里,如果沒有一套紮實的軍事地形學功夫,那就在這裏轉圈吧!

尤自伍已經帶着準備出發的戰士們湊了過來。

吳江龍朝一個方向審視了一會,「就朝那走。」

「出發。」尤自伍發出命令。

擺成兩路縱隊的戰士們開始離開這片小小的空地,向叢林深處鑽去。

一進入叢林,天空立即被高聳的樹木遮住,一下子便從明朗的天底下掉進了陰暗的潮濕洞中。如果有雨,再有風,鑽進這樣的林子,那種見不得陽光的濕氣永遠讓有種寒徹骨的感覺。

隊伍中沒人說話,十幾個人的喉嚨彷彿一下子全被什麼東西堵住,再也不發出一點聲響。唯獨聽到的,是腳步聲和碰動樹葉子聲音。

進入這樣的叢林,又是在戰時的非常時期,每個人都加著十二分的小心。誰知道這裏有沒有敵人,或者說有沒有兇猛動物。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尤自伍向後面發出信號。

部隊立即停止前進,做出了隨時應戰準備。

走在最後的吳江龍不知前面發生什麼情況,又不能冒然地衝過去,只好用耳語,一個個向前傳。

很快,尤自伍向後面說明原因。

「前方發現不明物。」

。 看見馬俊焦急恐慌的神色,我心中頓時一沉,「走!」

我跟着馬俊朝他口中的強子家走去,走着走着,心中越來越冷,看來那東西還真是不將做我們這行的人放在眼裏。

現在正好,我倒要看看,它到底有什麼能耐!

等到了強子家的時候,大門上那鮮血滴著的手掌印觸目可見,光看着就讓人心慌。

院子裏並沒有幾個人,強子一家四口在屋裏驚慌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看到我進來后,強子父親眉頭頓時一喜,圍了上來,繼而又焦急的看向我道:「小天師,您可要救救我全家啊!」

我看向他道:「你們一家人全在這裏?」

強子父親連忙點頭,指著身前十三四歲的小男孩道:「全在這裏,這個是老二小剛。」

我點點頭看着這個小男孩,強子父親和他母親,還有強子說道:「今晚你們哪裏都別去,就待在家裏。」

強子父親點點頭,繼而一愣,趕緊看向我道:「小天師,那您……」

我擺擺手示意他別擔心說:「今晚我會一直在這裏。」

強子父親暗自鬆了一口氣,我也是正要看看,在我眼皮子底下,那東西還怎樣悄無聲息的害人。

如果它識趣不來,那我就暫且讓它多活幾日。可如果他真來了,那我一定叫它有來無回!

在吩咐了他們幾句后,我便叫強子幫我在院子中佈置起了法壇。而且在院子的中間,佈置了一個九宮滅魂陣,就連整個院子也被我佈置了八卦鎖魂。

我也是起了一擊必殺的決心,我就不信,它來了之後,還能在這兩處陣法之內逃脫!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強子一家四口在屋裏心慌慌的坐着,站着。

忽地,門口出現了一些村裏人,全都涌了進來。我心中一絲不妙湧起,看向強子,不知道是誰走漏風聲,讓村民們來了。

不過他們也都知道,這並不是一件事,所以來的都是一些青壯年,小孩和女人沒有帶着。

我看向強子父親說:「你告訴他們,別圍着了,讓他們趕緊回家。」

「算了,估計說了他們也不會走。」我擺擺手阻止了正要出去的強子父親。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院子中剛來時都在滿聲議論著的村民,此時已經很少有人在說話,時不時的會傳來幾聲嘆息聲。

氣氛顯的無比壓抑,強子父親一根接一根的抽煙,偶爾抬頭,滿臉擔憂的看我一眼,在看到我示意他安心的眼神后,低頭就又抽起了煙。

時間已經過去了四個小時,馬上就要到凌晨零點,整個院子中除了蹲坐着的那些村民后,顯得平靜無比。

温柔末路 我站在法壇跟前,抬頭望着群星閃耀的夜空,看似這就是一個平靜無比的夜晚。

可在場的所有人都在這種平靜的壓抑中等待着,等待着那個兇殘的東西降臨。

我轉身走到了正屋,看着牆上掛着的鐘錶,秒針「滴滴嗒嗒」的走着,還剩最後一圈就到十二點。

終於,時針、分針、秒針重合,時間自此進入了後半夜。

陽氣漸漸消逝,陰氣開始升騰。

我轉身走出了屋子,看着院子中的村民對他們道:「你們誰要是困了,就趕緊回家睡覺吧,在這兒待着也是白浪費時間。」

因為我感覺到了暗中那東西的謹慎,前半夜那麼平靜,那它肯定是選擇了陰氣極具旺盛的後半夜,說不定就會在下一刻出現。

我的話,相信他們不會不懂,只是他們聽后,眼神中雖然都出現了一絲懼色,但卻沒有一個人離去。

看到這種情況,我搖搖頭,加重了聲音道:「既然你們都不想走,那我也就醜話說在前面,等會兒要萬一出現什麼東西,你們都不要驚慌,也不要大喊大叫在院子中亂跑,全部待在一起別出聲就行,如果有人害怕,那現在就趕緊回家去。」

我這句話說完后,人群中出現了不少的議論聲,但最後還是沒有一個人離去。

當下我也顧不得這麼多了,集中精神,全身心的感受着空氣中的氣息。

這時,強子家老二從屋子中走了出來,我連忙喊住他道:「小剛,你幹嘛去?」

「我去上廁所,」小剛看着我說道。

我點點頭,沒再說話,小剛家的廁所就在院子東南腳,只要不出這個院子,那就沒有多大問題。

我點了一根煙,繼續關注著整個院子中每一個被燈光照不到的陰暗角落。

五分鐘后,沒見小剛出來,我一愣,小夥子上個廁所怎麼這麼慢?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差不多快十分鐘時,我心中忽然升騰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覺,當即快步朝東南角廁所走去。

看見廁所的燈還亮着,我心中多少鬆了一點。

「小剛,你好了沒?」我朝裏面喊了一聲。

沒有聲音傳來,我整個人一愣,立刻加大聲音道:「小剛,你好了沒?」

我的聲音消失在了黑暗的夜空中,廁所中還是沒有小剛的聲音傳來,我整顆心瞬間沉了下來。

在我一步衝進廁所后,整個人一下就懵了!

小剛的褲子還在大腿根部,身體卻已經倒在了地上。

「小剛!」我大喊一聲,整個人一下沖在了他身體跟前。

聽見我突然間的大喊,小剛家人和村民瞬間沖了過來。其實在剛才我發現有些不對勁的時候,就已經有村名跟着我過來了。

可此時,所有人慌了!

強子父親衝過來,看到被我抱在懷裏的小剛,身體一晃,整個人差點栽倒在地。

緊接着,眼淚唰的一下就從他眼中奪眶而出,身體剎那間跪倒在地,一把抱住小剛,像是突然間瘋掉一般,嘴中胡亂道:「孩子,孩子你怎麼了,你醒醒,你快醒醒。」

他兩手捧住小剛的臉頰,滿是老繭的手顫抖著,搖晃着!

我趕緊伸手阻止他道:「馬叔,你冷靜,你先冷靜,小剛沒死。」

我這句話一出,村民瞬間緊緊圍了上來,我連忙擺擺手,讓他們散開一點。

然後讓強子父親將小剛先平躺放在地上,緊接着我立刻伸出手指掐在了他的人中上。

幾秒過後一聲劇烈的咳嗽聲響起,小剛迷迷糊糊醒了過來。

小剛的父親見此模樣,一把抱住小剛,瞬間老淚縱橫!

「先將他抱進屋去吧,」我搖搖頭,說實話剛才我也是被嚇的夠嗆,你說這要是在我眼皮子底下死了人,我怎麼跟人家交代?

還好小剛只是貧血暈了過去,估計是站起來的時候動作太猛。

經過剛才的風波,所有人臉上都一陣后怕,不過經過我的解釋后,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這時,看着圍着的眾人,我心中忽地一驚,怎麼不見小剛母親?從剛才到現在,就一直沒見着她。 電哥這會兒已經從最初的疼痛中恢復,自己把下巴正了過來,口齒基本恢復正常,跳腳大叫:「叔,叫警察上!先廢了他!」

葛局長紋絲不動。

他慢慢走到張凡跟前,臉上的笑容已經不是冷笑,而是媚笑!

「張先生,我好像在哪裏見過你?」

「別套近乎。有話直說,今天,我打傷了兩個,怎麼處理,你說吧。」

葛局長見張凡神色自若,主動要求承擔後果,更加確信他有後台,忙放低身段,小聲道:「這個……這個,傷得不是很,很輕嗎……」

「行了行了,我自己做事自己承擔,不需要你來開脫我。不過,我得先請示一下。」

說着,掏出手機,撥通了江清市警察局吳局長的手機。

「局長,我是張凡……我這裏遇到點小麻煩,跟江陽縣警察局有點誤會……對,對,葛局長也在現場……好好,我把手機給他……」

張凡答應着,伸手把手機遞給葛局長:「葛局長,我有個朋友想跟你談兩句。」

葛局長已經意識到電話那邊不是普通人物,忙接過手機,恭敬地問:「我是小葛,您是哪位呀?」

「聽不出來嗎?什麼聽力?是不是進村普查人口被驢踢了?」一聲斥責傳來。

葛局長立即一個立正,「吳局長呀,吳局長我糊塗……」

「你是不是在搞事情哪?農民爭水,警察所要稟公主持,別亂來,現在維穩時節,你要是給我捅出群體事件,我要你腦袋!」

「我錯了,我錯了,是聽信了一方的報案,搞錯了,吳局長,改日我要向市局做出深刻檢查。」葛局長的汗珠已經滴滴地往下淌了,腰也是彎到了不能再彎,好像吳局長真能看見他的卑躬樣子。

「檢查的事,往後拖拖再說吧,主要看你表現。我朋友張凡,是神醫,連市長都極為欣賞,他戶口在你治下,你可要給我照顧好了。要是得罪了張凡,市長怪罪下來,別說你呀,連我都吃不了兜著走,明白嗎?」

「明白,明白,我明白該怎麼做,局長您放心。」

「好吧,這事我就不親自過去了,張凡那邊,一個大神醫,親自去替你們扒壩口,你給我好好招待一頓,完事向我彙報張神醫的意見。要是張神醫不滿意,我拿你是問!」

我去!

吳局長命令我招待張凡!

可見這個張凡跟吳局長關係匪淺!

而且,連市長都極為看重!這說明,張凡和市長的關係非同一般。

媽呀,果然遇到了硬點子!

多虧我剛才冷靜,留了一個心眼,否則的話,現在就完蛋了!吳局長還不把我擼了?

「是,是,我一定好好招待張神醫,好好向他學習,向他賠禮道歉……」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當然理解:市局的吳局長,是葛局長的頂頭上司,當然是葛局長的爹了!

現在爹把兒子訓了,兒子這回是熊了!

葛局長摁下紅鍵,雙手捧着手機,恭敬地舉到張凡面前,標準的「舉案齊眉」姿式,嘴裏道:「張神醫,您的手機給您。」

張凡把手機接過來,笑道:「吳局長,今天的事兒,你看——」

葛局長點頭哈腰:「張神醫,都怪我們縣局工作水平太差,您多包涵哪!」

說完,轉過身,一把薅住電哥的衣領,左右開弓,「啪啪……」連連搧了電哥幾個耳光,罵道:「吃糞的東西!長眼睛沒有?快給張神醫跪下!」

電哥雖然不服,但眼見得是上面大人物發話了,他也不敢不服,更不敢違拗叔叔,便趴在地上,磕了兩個響頭,不情願地討饒道:「張神醫,都是我的錯,誤聽了張虎勇的話,衝撞了您。」

吳局長在電哥屁股上蹬了一腳,對張凡道:「張神醫,我這個侄兒是個沒出息的貨,你要出口氣的話,斷他兩條腿吧!」

電哥嚇得爬到張凡腳下,摟住張凡小腿:「神醫,斷我一條腿吧,給我留一條,好歹能拄拐走幾步道!」

張凡笑道:「你這兩條腿我先記在帳上,以後別老仗勢欺民!若是被我聽到你的劣跡,我直接去廢了你丫的!」

電哥本來打算借叔叔的警力,把張凡弄進監獄,然後和虎子一起把張家埠村的林地給霸了,沒想到踢了鐵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