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眾人的表現,似乎大大的愉悅了它。

「捉迷藏開始啦,我要開始數數了哦,1、2、3、4、5……」

小女孩兒的聲音,突然在眾人的耳邊炸開。

在知道了這個小女孩兒厲害之後,已經有人受不了這壓抑的氣氛,開始真的找地方躲藏。

看到有人真的聽話的去找地方躲,這些普通人,一下子亂成了一團。

有人跟隨其他人的腳步,也跑去找地方躲了起來。

有人則是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不該躲。

「安安,我們怎麼辦?我們要藏起來嗎?」馮素梅一臉不知所措的看着女兒問。

老太太和喬俊興也下意識的靠近了喬安。

不管平時和喬安關係如何,現在靠近喬安身邊,確實能讓他們更有安全感。。比起常規的廢墟,這座魔法塔莊園遺跡果然給了艾文更多的驚喜。

除了常規的金銀財寶,他還發現了一座隱藏的紫金錠倉庫,從裏面收穫了共計67.3噸已經初步提煉好的高純度紫金。

根據金屬錠上打印的標記,基本可以確定之前挖掘的那兩座放置了大量資金礦石的倉庫,應該也是歸這裏的主人所有。

《我的魔獸不對勁》第242章藏在廁所夾縫裏不能示人的書 「噗嚕?」

在遇到商離之前,咪咪子從未與任何的人類接觸過,更別說是遭受到人類的攻擊了。

因此在遭到箭雨襲擊的時候,咪咪子非但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慌,反而還一臉好奇地站在原地歪了歪腦袋。

那些會飛的東西……到底是怎麼啊?

怎麼看上去,比鳥兒飛的還要快啊?

咪咪子的思緒很快,但是再快也快不過飛行的箭矢。

就在咪咪子打算繼續深入研究天上的箭矢的時候,那些急速飛行的箭矢已經射在了它的身上,並且發出了「叮叮噹噹」的聲音。

「噗嚕嚕~」

咪咪子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本能地想要撒丫子跑路,結果卻發現除了一開始的觸碰感之外,自己的身上什麼感覺都沒有。

似乎……也沒有那麼可怕嘛。

咪咪子心中有了計較,緩緩地轉過身,走到了那些掉落在地上的箭矢身邊,用鼻子撿起一根箭矢,好奇地打量了起來。

飛的很快,但是卻並不能對人家造成傷害。

這是咪咪子對箭矢的第一印象。

想到這裏,咪咪子直接將鼻子中的箭矢丟掉,而後一腳踩了上去,將它踩成了兩半。

垃圾,就要有垃圾的覺悟哦~

咪咪子如是想道。

「住……快住手啊!」

一旁的子和見狀,忍不住大聲疾呼道:

「那可是好不容易才打磨出來的箭桿,別踩啊!」

「噗嚕?」

聽到聲音的咪咪子轉過頭來,好奇地看了子和一眼。

你是在和人家說話嗎?

「啊!!!天殺的!這可都是上好的箭桿啊!你怎麼可以這麼糟踐它!」

然而子和卻沒有搭理咪咪子,而是快步跑到被踩碎的箭桿旁,一臉心疼地將其撿起,捂在自己的胸口道:

「你知道為了打磨這些箭桿,我們花了多大的力氣嗎!?結果你卻就這樣輕易地將其踩碎了,你這隻可惡的象!」

說完,子和還惡狠狠地瞪了咪咪子一眼。

「噗嚕!」

咪咪子何曾見過這般兇狠的眼神?當即驚嚇地後退了好幾步。不僅如此,咪咪子還遠遠地朝着商離呼喚了一聲,希望商離能夠站出來保護自己。

故事很短 「王叔不必如此。」

這時候,商離知道自己不出馬不行了,當即走到子和的身邊道:

「這些箭桿在以前確實是難得的寶貝,但是放在以後,這些卻也已經稱不上是有多難得了。為了這些隨時可以獲得的箭桿而傷心,王叔不覺得自己的眼淚太多了些嗎?」

子和的反應是正常的,在鋸子和砂輪被發明出來之前,箭矢的箭桿都是用天然的蒲草做的。但問題是野生的蒲草桿極少有又直又勻的,因此在鋸子和砂輪被發明出來之前,箭矢的射程以及精準度往往都不會太高。無他,純粹是箭桿在空中受力不勻爾!

這麼說可能還不太直觀,舉個簡單的例子,春秋時晉楚爭霸,以楚國地方之大,也僅僅只找到了三根又勻又直的蒲草稈出來,並且將其製作成箭矢。這三支箭矢平時被供奉在太廟之中,只有開戰時才會將其交給神射手養由基,由此可見勻且直的箭桿有多難得。

子和也正是受到了以往觀念的影響,因此才會在見到咪咪子將箭桿踩碎之後反應如此之大——畢竟在子和的眼裏這些在以往都是難得的寶貝,就這麼被踩碎實在是太可惜了些。

「這……」

另一邊,在聽到商離的話之後,子和也意識到了自己反應過度,當即漲紅了臉從地上起身道:

「臣……這只是不忍心見到國人的勞動成果就這麼被咪咪子糟蹋了而已……」

有了鋸子和砂輪之後直且勻的箭桿獲得了量產的可能,但是這其中依舊需要消耗不小的人力物力,因此子和的話倒也不算錯。

「王叔一心為國,當為國人榜樣。」

商離不動聲色地誇了子和一句,算是給了他一個台階,而後繼續說道:

「箭桿之事便到此為止吧,畢竟咪咪子也是無心的。接下來還請王叔看看這次實驗的結果,並且將其彙報給予一人。」

雖然商離此時就站在咪咪子的身邊,並且一抬頭就能看到咪咪子身上的鎧甲,但他依舊將查看實驗結果的任務交給了子和,試圖以此來轉變現場的氣氛。

「喏!」

商離都講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子和自然不會再繼續抓着咪咪子的「小過錯」不放,當即快步走到咪咪子的身旁,查看起了實驗結果來。

「噗嚕?」

眼見剛剛還對自己凶神惡煞的子和來到了自己的身邊,咪咪子本能地想要撒丫子跑路。不過在看到不遠處的商離之後,咪咪子終究還是壓住了這個想法,老老實實地在原地站好,任由子和的咸豬手在自己的身上亂摸。

「啟稟王上。」

在繞着咪咪子轉了一圈之後,子和再次回到商離的身前,拱手道:

「此次實驗一共射箭20支,其中命中咪咪子的為18支。且這18支箭全都不曾射穿咪咪子身上的鎧甲,最強一箭只是令鎧甲產生了輕微的變形,其餘諸箭都只是在鎧甲表面留下來划痕而已!」

「哦?是嗎?」

雖然早就已經從自己的眼睛看到了結果,不過在聽到子和的彙報之後,商離依舊「驚訝」道:

「如此說來,50步測試中,沒有一支箭能夠傷害到鎧甲下的咪咪子嘍?」

「啟稟王上,正是如此!」

子和一臉興奮地回復道。

50步,在站場上的常規射箭距離。

一旦突破這個距離,弓箭手就極少有機會再行射擊了。

因為敵人馬上就要殺到跟前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這次的實驗才會將射擊距離定在50步。無他,純粹是因為超過這個距離戰象不再可能受到射擊爾!

「羿只有一個,普通士兵拉不動羿手中的那張硬弓。」

在聽完子和的話之後,商離在心中盤算道:

「羿能在50步的距離外將戰象鎧甲射變形,其他的射手顯然是沒有這個實力的。他們在50步外造成的射擊結果,與羿在一百步外相當。也就是說,他們在30步外造成的射擊結果也僅僅只是和羿在50步時候的射擊結果相當,最多只能將戰象鎧甲射變形。再加上百越的箭簇用的還是石器,所以說……這副戰象鎧甲已經可以完美抵禦百越人在30步內的射擊了嗎?」莫正東看著帝景離開。

想殺現在的帝景很容易,但是對方還有逃跑的手段,如果沒有其他人在,徹底擊殺帝景費些時間,問題不大。

可相當於妖族,他更需要將天人族留在這裡。

在帝景身上消耗太多,想殺天人族大羅,基本不可能。

既然如此,暫時放過帝景又如何?

帝景為

《閉關千年,瑤池女友請我出山》第四百八十三章你不低頭看一眼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葉瓷朝着他身後看了看,沒找到獵鷹,不由狐疑道:

「陸哥哥,你……」

你不是跟獵鷹去找師公了嗎。

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這件事說來話長,阿瓷,你先跟我回去,有個人需要你出手。」陸景延俊眉微蹙,自然而然地與她十指相扣。

「葉神……」袁媛遲疑再三,還是忍不住喊出了聲。

雖然這個才出現的男人,看起來跟葉神很熟悉。

但她總歸也得問清楚才是。

看出袁媛誤會了的葉瓷忙溫聲說:

「沒事,我未婚夫來接我了。」

「我讓他派人送你回去,這些日子你盡量不要自己出門,知道了嗎?」

「好的,我聽葉神的話。」袁媛恍然大悟地瞪大了眼眸,旋即甜甜一笑,乖乖巧巧地答應了下來。

直至被人送上車。

她還沉浸在磕CP的快樂中,忍不住露出了傻呵呵的笑。

原來葉神的未婚夫長得這麼帥氣。

這下她不用擔心葉神被那霍垚騙了。

另一邊,陸景延開車,載着葉瓷去了市中心的一處別墅內。

下了車,他拉着葉瓷便直奔二樓,進了其中一間房。

葉瓷根本來不及關注其他,視線便落到了榻上那雙目緊閉的男人身上。

「師公?」她疾步上前,把住了男人的脈門。

鄧子玉見狀,焦灼不安的臉上露出了些許喜色,「你們總算是來了,他身體內的毒素快要控制不住了。」

葉瓷仔細檢查了一遍,又看了看報告,面色凝重道:

「馬上安排手術,我需要儘快把他身體內殘留的彈片取出來,順便清除毒素。」

「好,我馬上安排。」鄧子玉知道此事刻不容緩,連忙找來人,將鄧城推進了佈置好的無菌手術室內。

葉瓷穿好手術服,一出來便見到了靠在門口,臉色莫測的陸景延。

他深邃的眼眸里儘是擔憂,「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一切都有陸哥哥在。」

「陸哥哥放心,我明白。」葉瓷會心頷首。

她知道陸哥哥是怕她因為要救治的人是師公,壓力會很大。

所以他在告訴她。

不論這手術成功與否。

他都是她最堅實的後盾。

葉瓷眉眼微彎,便進了手術室內。

她剛才已經檢查過了,師公之所以中毒,就是因為彈片上含有微型毒素囊。

這種東西經過特殊處理,耐高溫,並且能在侵入人體的瞬間釋放出毒素。

師公應該是吃了能暫時抑制住毒素的藥物,這才遏制住病情。

「鄧醫生,我一會兒銀針封住師公的經脈,然後取出彈片驅除毒素。但我可能會體力不支,所以師公的傷口需要你縫合。」葉瓷沉聲囑咐。

「你放心。」鄧子玉連忙應了下來。

葉瓷便心無旁騖地落針,在順着那人的傷口取彈片。

只是取出彈片的瞬間,他體內的毒素就好像是有感覺一樣,忽然活躍了起來。

葉瓷拿出手術刀,快速割開了一個十字刀的口子,再慢慢運針。

不多時,近乎黑色的血液便從口子裏慢慢流了出去。

直至血液顏色變成健康的鮮紅色,她才止了血,取下銀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