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石門是開著的,就像曾經有人從裡面出來過,兩人壯著膽子走進那座墓,在墓里看到了一口巨大的金絲楠木棺,棺蓋竟然已經被人掀開。

當時兩人緊張到不行,走到棺槨旁往裡面一看,裡面躺著一具乾屍,嚇人的是,那具乾屍的腹腔彷彿被什麼東西給掏空了一般。

至於墓里的陪葬品,都已經不見了,他倆就撿了這麼個青瓷花瓶,然後就從墓里出來了。

趙老三講述到這兒的時候,有點閃爍其詞,而且眼睛不敢看我們,我一眼便能看出來,他在撒謊。

等他講述完,我直截了當說道:「你沒跟我說實話吧?」

趙老三臉色微微一變,急忙說道:「我……我說得句句都是實話。」

「你要是不肯說實話,我可幫不了你們,你們走吧。」

「這……這……」

趙老三跪在地上,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陳墨說道:「你們瞞不過我師父,要想讓我師父救你們,你們就得說實話。」

趙老三猶豫了片刻,終於鼓起勇氣說道:「那……那個,其實我和老四走進那座墓里的時候,墓……墓里的陪葬品好像都還在。」

。 梁卓帶着大傢伙玩了許多有意思的遊戲,瑞霖用手機記錄下了很多美好的瞬間。

清越拿她的可樂相機拍下了瑞霖的模樣。身邊的人都笑着鬧着,瑞霖安安靜靜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他們鬧,手裏還拿着一塊咬過一口的抹茶味馬卡龍。

遊戲時清越偶爾會離席去趟洗手間,她在洗手間外的洗手台那碰到了孫雅麗。

看到孫雅麗清越會尊稱她一聲「雅麗師姐」。

「師妹現在功課怎麼樣?許老師有誇獎你嗎?」好容易見到師妹師弟,作為師姐的雅麗自然要詢問詢問她們的功課。

「一切都好。」

「都好就行。」

「清越也有十六七了吧?有沒有喜歡的男孩子呀?」

孫雅麗不過比清越早幾年上大學,她的內心還是個小女孩,也喜歡八卦有意思的東西。

「這個……」清越不知道師姐的意思,不好回答她的問題。好在孫雅麗不刨根問題,清越露出為難之色就沒追問下去。

「很快就輪到你們藝考了,到時候千萬別像我那樣錯過名校的複試哦,不然真的會抱憾終身。」孫雅麗笑眯眯地囑咐著清越,從她臉上絲毫看不出遺憾過的樣子。

大傢伙都和音樂沾邊,當然要在周年慶露兩嗓子才算慶祝過。清越從洗手間出來時梁卓佟易已經開始激情澎湃地唱起來了。

瑞霖躲在角落調弄結他弦,酒館里吵吵嚷嚷並不影響他安安靜靜。清越選擇了穿過眼前的熱鬧來到他的身邊。

「不去唱歌嗎?」清越問。

「一會,我還沒用過馬丁結他,先試試手。」瑞霖抬頭看向清越,把懷裏的結他遞給清越瞧瞧。

「你之前用的那個牌子是恩雅嗎?」

「嗯,我爸給我的十四歲生日禮物,是月下花海。」瑞霖一邊說一邊拿結他布擦拭著結他。

清越不禁感慨有錢真好,那款結他少說也上千了。

「相比起唱歌,你更喜歡彈結他是不是?」

「我那嗓子能不唱跑調就不錯了。」瑞霖不好意思地笑笑,他可不敢在關公面前耍大刀。

梁卓拿着話筒對大傢伙說,單獨唱歌一點意思都沒有,要雙雙合唱才有趣。梁卓打開了評分模式,大家唱完歌系統會根據實力來評分,唱得最好會有大獎。

梁卓和佟易此時正在小舞台上唱着氣氛歡樂的歌,清越不着急上去唱,她想等著瑞霖弄好了再說。

瑞霖簡單清了清嗓子,輕輕彈下幾個普通和鉉,用熟練的粵語唱着AGA的《圓》。(《wonderfulyou》的另一個版本)

「結尾才是新的開端,情人團聚的小心愿,離開一段開一段新一段,人間的圓雖則是不夠緣,而有生一天會遇見。」

someone 雖然只是淺唱兩句,不難聽出瑞霖的咬字清晰,這首歌因為語言的不同,流露出的感情也不一樣。不知道是否有意唱歌清越聽,清越聽了這個詞心裏是有所觸動的。

「你的粵語說得好好……」清越不禁讚歎,她越發不敢小瞧眼前這個男孩子了,他身上似乎藏了許多她意想不到的驚喜。

「過獎了,我弄好了,咱們去唱歌吧。」瑞霖從位置上蹦下來,伸出手要帶清越一起去小舞台上唱歌。

「我們……一起嗎?」清越不解。

「嗯,一起!」瑞霖笑得很溫柔,那刻好似有一束光照進了清越的心裏。

「好。」清越笑着回應他,拉住了瑞霖的手。

兩人跑上小舞台時,梁卓第一個帶頭起鬨讓大家跟着躁動起來。清越和瑞霖查完了舞台上的道具是否正常運作,彼此對視一眼后,開始唱起了《WonderfulU》。

梁卓很機智地打開了前面的一段鋼琴伴奏,室內燈光也變得柔和起來。

「Ineverknew,WhentheclockstoppedandI’mlookingatyou,IneverthoughtI’llmisssomeonelikeyou,SomeoneIthoughtthatIknew……」

開頭讓清越唱去了,她很少唱英文歌,看着大屏幕上的歌詞一點點唱出來,沒有發揮出自己真正的實力。

瑞霖知道清越緊張,可自己要專註於彈琴伴奏不能拉住她的手讓她放寬心來唱。他只好在將要彈奏的前幾秒用手上的微小動作示意梁卓幫取一下自己的手機。

梁卓取到瑞霖手機之後,瑞霖已經開始給清越彈結他伴奏了,梁卓看着瑞霖舉起手裏的手機,一個眼神就告訴了瑞霖接下來要怎麼做。

瑞霖用嘴型告訴梁卓,「打開手機放另一個版本的歌詞」

梁卓照做后,又給了瑞霖一個眼神問接下來要做什麼。瑞霖笑着指指清越,梁卓立刻明白了瑞霖的意思。

到瑞霖該唱的部分時,瑞霖沒有按著大屏幕上的歌詞唱,而是唱了擁有相同伴奏的粵語版本。這讓所有人都為之意外。

清越錯愕地看了眼屏幕上的歌詞,又看了瑞霖一眼,她的眼神正好和瑞霖對在一起。他眼帶笑意,讓清越心裏少了很多緊張。

下一刻,梁卓又遞上一台手機,手機上是另一個版本的中文歌詞。

清越明白了瑞霖的意思,馬上轉換回自己最好的狀態。

「成為遺憾的小心愿,誠心許願一千段都甘願,如果保存幸福一段,這一段都一樣暖……」

當清越笑着用還算流利的粵語接下瑞霖的歌時,她這才沒再緊張了。

「小心愿離開一段開一段新一段,人間的緣可繪畫一個圓,從前那一些小缺陷會令世界美滿點,仍然懷着的小心愿,求新一年多一年新一段,如果保存幸福一段,這一段都一樣暖,至少今天你欠缺的明天見。」

唱到最後時,一樣的感情用兩種不同的方式宣洩出來,兩人面對面唱着歌,歌曲的伴奏也被梁卓開到最大,屋子裏的氣氛一下升到了沸點。台下的人紛紛跟唱,都被台上這對佳人感動到了。

一曲下來,舞台頂上的禮花隨之一齊綻放,五彩斑斕的花紙全從頭上落下時嚇了清越一跳。

瑞霖立馬停下手裏的伴奏一手攬過清越並不寬的肩膀。

舞台下的人都因為兩人這一親密之舉紛紛起鬨尖叫。帶頭起鬨的梁卓不忘拿清越的可樂相機記錄下這一幕。

。 傅森把錢選送到了家門口,傅森就回家了。錢選看着傅森走遠,抬腿就往家裏走去。但是還沒推開院門,就聽到了屋裏爭執的聲音。

「爹,您為什麼不能替我們想想。為什麼不能答應?」這是錢大舅的聲音。

「你放肆!你不必說了,我不會同意小選回帝都的。」錢外公氣得不輕。

「爹,您這不只是耽誤小選,還耽誤了我們。」錢二舅也不滿的說。

「你們倆都給我滾出去。說什麼我也不同意,他木志明早就另娶了,要不是生不出孩子來,還能想起我外孫!你們倆眼皮子淺的,小選是你們的親外甥!

當年你妹妹。你姐姐在的時候是怎麼對你們倆的,你們兩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別人許你們好處,就把自家人都賣了!咳咳……」

聽到這裏,錢選直接沖了進去。

「姥爺,你別着急。快喝點水。」錢選趕緊衝到了錢外公的身邊。

「小選你回來了?玩的開心嗎?下次也讓你同學來咱家吃飯。」錢外公看着錢選的臉色,不知道他聽到了多少。

「玩的開心,姥爺,我還有事告訴您。大舅,二舅,姥爺不舒服,你們先走吧。」錢選的眼神轉向倆舅舅,眼神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錢大舅還想說什麼,錢二舅拉了他一把。倆人推開門走了。

「姥爺,我都聽見了。」等房間只剩他和錢外公,錢選低下頭,輕輕的說。

「唉!小選,你也別怪你舅舅們。木志明那邊許了他倆只要你回家,就給他倆重新安排工作。調去帝都。

昨天你苗爺爺給我打電話了,說木志明可能不行了,所以急着找你回去。」

一句話把錢選驚到了,他走的時候木志明還很健康。這是為啥?

錢外公看到外孫,像極了自己的女兒,他並不想孩子回去趟渾水。但是他是木家唯一的正統繼承人,有些事不能逃避,不能改變。只能面對。

「是,木……你爸爸被他後來的老婆重傷,那女的也跑了。具體情況不清楚。但是你苗爺爺說,他診斷過,頂多一年是極限了。」

「這是為什麼?」錢選不能接受,即使心裏深恨自己的父親,但是他從來沒盼着他死。即使他幸福的源泉,不再是母親和他。

「小選,你自己想想,不用考慮別的。你回去,只能扛起木家的大旗,你們木家要擔負的太多了。你爺爺的身體,也就比你爸爸好一點。他倒是一直念叨着你,這幾年一直都有跟我通話。」

「外公,我……」錢選很糾結,他不知道該如何做。

「不說這個了,你小叔已經來了,就在招待所,如果你想好了,下午就跟他回去吧。」錢外公默默的站起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錢選坐在沙發上,沒有說話。捨不得,捨不得外公,捨不得新生活,捨不得自己的朋友……無數種情緒在錢選心裏交織。

但是,他有自己的責任,不為了別的,只為了不讓木家的傳承斷掉。錢選的眼神慢慢堅定,不,現在是木家未來的繼承人,木易安。

「外公,我決定了。回帝都繼承木家。但是,外公你要跟我一起回去。」錢選敲了敲門,在外公門外說道。

第二天傅焱上學的時候,錢選並沒有來上學。傅焱以為他是起晚了,但是接下來的一天他都沒出現。傅焱沒放在心上,估計又在家研究什麼。

放學的時候,傅焱推著自行車往外走的時候,剛巧碰到了周秋露。

「小火,小火,你等等我。」

「秋露,正好,我帶着你回家。」傅焱拍了拍後座。

「這是那個錢選給你的信,昨晚上送到我們家的。」周秋露掏出一封信遞給了傅焱。

「哦?」傅焱拿到信並沒有看,直接裝到了書包里。

「他好像很着急,送完信就走了。」周秋露坐在後座,疑問的說,

「估計有啥事吧,你最近咋樣?上次我給你的數理化叢書你看的咋樣了?」傅焱邊騎車邊問。

「還行吧,但是我有幾個不懂的,我都記下來了。周末準備去你家和你一起學習!」

「好啊,我二哥和姐姐也一起學習。周末你自己來,我讓我姑給我們做熏魚。」

「真的!說好了啊!」周秋露小吃貨,一聽吃飯啥也忘記了。

傅焱是回到家才看的信,看完信,傅焱輕嘆了一聲。

錢選說到家會給她寫信的。說到信件,白墨宸上次說去執行任務,不知道現在任務執行的怎樣了。也一直沒有信回來。

傅焱心念一動,直接用手邊的筆一扔。看到筆的方向,傅焱心裏咯噔一聲。

大凶!

傅焱趕緊拿出紙筆,在紙上寫下了白墨宸的生辰八字。拿着去了空間里,她要給白墨宸擺一個陣,這個卦相實在是太不吉利了。

傅焱擺了三次,每一次不是符紙自燃,就是不成。她掐指算了算,不再擺下去。傅焱怔怔出神,看來這次,白墨宸只能靠自己。

而被傅焱念叨的白墨宸,現在已經身在邊境密林中,他帶領的小隊是來救援的,邊境軍這段時間,已經失蹤了十幾個軍人。他們的任務就是找到失蹤的戰友。

這時候,白墨宸帶着小隊,正在密林休息。

「狗子,你小子老傻笑啥?」李單看着傻笑的林往就手痒痒。

「咱隊長又在那看信呢?」林往悄悄地說。

「真的?隊長那樣個大男人,還能兒女情長?」李單疑惑的問。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叫英雄難過美人關,就是不知道隊長的對象長得啥樣。」林往十分好奇。

「要不要看看?」頭頂上傳來一個聲音。

「那倒是不用……隊長!」林往心中直念經,他咋沒發現隊長過來了。悄悄的瞪了李單一眼。也不提醒一聲。正巧看到李單笑的都快厥過去了。

「林往!李單!」

「到!」

「原地俯卧撐五十個!」白墨宸面無表情。

林往和李單趕緊閉嘴,直接原地做了五十個俯卧撐。要是再講價的話,估計翻倍都是輕的。

倆人正做着,白墨宸突然打了個手勢。林往和李單就地打了個滾,倆人都以最快的速度進入了狀態。

密林中本來有鳥聲的,但是這時候寂靜的要命。好像有什麼東西出現了。 「不會吧,庄老一直在等我?」

他一個小輩,竟然讓庄老等他,可他因為一些事情,直到現在才來,讓庄老等了這麼長時間,頓時,羅天感到一陣不好意思。

在忠叔的帶路下,羅天也是第二次踏入了這莊家別墅之中。

走進別墅,羅天一眼望去,就看到穿著一身白色龍紋唐裝的庄華國正坐在一張豪華的真皮沙發上,手裡拿著幾頁文檔紙張觀看著。

「庄老,真是抱歉了啊,在外面耽誤了這麼長時間才來。」沒等忠叔告知,羅天當先走了過去,面帶歉意的開口說道。

「小天啊,你可總算是來了,快,過來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