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一槍射偏……

那個海賊看着旁邊的彈孔,不斷叫喚著,這比直接殺了他還嚇人。

鶴中將說的沒錯,這準頭太差了。

盧卡斯默默將槍放下,拔刀,一道斬擊斬出!

嗖!

斬擊飛速衝到海賊面前,一擊而過,海賊和大樹一起被腰斬。

「呼~」盧卡斯鬆了口氣,還是刀用着習慣一些。

他身旁的年輕人震驚的看着這個傢伙,用槍一槍都打不中,結果用刀打得這麼准……

這也太玄學了吧!

軍艦上,莫奈靠着欄桿,支著下巴,微笑看着盧卡斯。

相處這麼久,她已經習慣了這傢伙的不科學。

別人槍法越來越好,他不管是用大炮,還是槍,精準度連50%都沒有。

但只要一拿起刀,瞬間實力暴漲,就連斬擊都能精準的砍中遠在百米之外的敵人。

盧卡斯將槍交給身邊的年輕人,示意來吧。

年輕人接過槍,腦海里回憶起當初海賊入侵,那一幅幅猙獰的面龐,海賊一腳將門踹開,肆意奪取他們的錢,打他們的家人,刀刃閃著的寒光映入他的視線中。

年輕人咬着牙,抬起頭瞪着遠處的海賊,舉槍、瞄準、扣動扳機!

砰!

子彈飛出,瞬息間射中海賊的眉心。

「啊啊啊——!」其他的年輕人大喊一聲,紛紛開槍。

砰砰砰……

這如果是以前,他們絕對沒有勇氣對海賊開槍,但鎮子剛剛遭受完欺壓。

帶着怒火,他們一個個扣動扳機。

「停停停!」盧卡斯連忙叫停,好傢夥,一個個都槍法入神,在他的感知下,全是擊中眉心。

他不僅有些懷疑,這是神槍手之鎮嗎?

不過這些年輕人有好多忍不住對着海賊一直開槍,這是緊張過頭了。

叫停他們,盧卡斯拍著幾位的肩膀:「你們我要了,回去收拾東西,和家人告別吧。」

「真、真的嗎?」為首的年輕人一臉激動的看着盧卡斯。

「我們也可以做海軍了嗎?」另一個年輕人興奮地都抱住了盧卡斯。

「真的,回去收拾收拾吧。」盧卡斯拍着他的肩膀笑道。

廢話,他的槍法實在一言難盡,能收到十幾個槍法這麼好的好苗子,那可是彌補了他軍艦的弱點了。

這些年輕人反悔都不行,他看上這些人了。

十幾人激動的挨個抱一下盧卡斯,然後一溜煙的跑回家收拾行李了。

「……」盧卡斯聳聳肩,笑看他們奔跑的背影,瞧把他們激動的樣子。

「莫奈。」盧卡斯走上軍艦,拍拍莫奈肩膀。

「跟我來一趟,有個東西要給你看看。」盧卡斯笑道,走進船室。

「什麼東西這麼神神秘秘的。」莫奈連忙跟上去,抓着盧卡斯的肩膀揉搓著問道。

「別問,進來就知道了。」盧卡斯神秘的說道。

來到他的房間,盧卡斯找出一個木箱子,拿出鑰匙打開。

莫奈坐在一旁,期待的看着。

木箱打開,露出了裏面雪白的惡魔果實。

莫奈看到這個東西,驚訝的抬頭看着盧卡斯,他竟然願意把這個東西給自己?

「最近你的進步我看在眼裏,希望以後你繼續努力,不要鬆懈了關於體術的鍛煉。」盧卡斯將雪雪果實拿了出來,遞給莫奈。

「我的?」莫奈一臉不可相信的看着盧卡斯。

她只是一個被好心盧卡斯撿回來的流浪女孩,現在也就是個盧卡斯手下的小海兵。

一不會學砂糖賣萌,二沒有實力。

盧卡斯中校竟然……

「嗚嗚嗚……」莫奈哭了出來,太感動了,盧卡斯對她太好了。

莫奈忍不住抱住了他。

盧卡斯是她這輩子見過最好的男人。

「你別多想……」盧卡斯默默的將莫奈推開,動畫中莫奈後來吃了雪雪果實。

他機緣巧合之下拿到這顆惡魔果實,在他看來交給莫奈也沒什麼的。

而且莫奈最近的努力他也確實看在眼裏,莫奈在他的鼓勵下,甚至要比他的那些部下還要拼。

他覺得給莫奈沒什麼的。

但感受着莫奈那水汪汪的卡姿蘭大眼睛深情的盯着他,前世將骨王看過好幾遍,熟知迪化為何物的盧卡斯明白,莫奈一定腦補了很多事情……

「只是船上就你鍛煉最努力,嗯,就這樣……」盧卡斯看着更加激動的莫奈,連忙站起來,往外走,省的再被撲了。

男孩子出門在外,尤其是像他這樣優秀的潛力股,千萬要保護好自己。

你以為女孩子是饞你?

嗯,就是……

盧卡斯走到門口,扭頭看了眼低頭準備咬惡魔果實的莫奈。

「聽說能力者將惡魔果實全部吃掉,能獲得全部的力量呢~」

盧卡斯的話如同魔音一般迴響在莫奈耳邊,莫奈剛小口咬了一下惡魔果實,感受着那令人難忘的味道。

耳邊迴響着盧卡斯的話。

「魔、魔鬼……」

莫奈嗚嗚嗚的含淚將整顆惡魔果實吃了下去。 空間蟲洞之內

如同穿過一圈漆黑的薄膜,一股異樣的失重感籠罩全身。

柳席三人至少都有斗皇之上的境界,迅速反應過來,調整好自身狀態。

柳席看着周遭的環境,這是一個十丈龐大的通道,四周都是淡銀色的空間屏障,背後是一圈如水面般的漆黑薄膜,前方延深至無盡遠方!

「這就是空間蟲洞,還真是一片死寂……」

柳席掏出一艘小木船,那四級空間船出現出現之後,幾個呼吸間迎風暴漲至幾丈大小,船身之外,一層薄薄銀色光罩閃爍著光芒。

「走了,」

柳席帶着紫妍、小醫仙一躍而下,跳進空間船,目光掃過,找到那船頭的特殊裝置。

紫妍一路小跑到那特殊裝置之前,饒有興緻的道:「大哥,我要來開船!」

柳席也樂的輕鬆,笑道:「可以,就決定是你了,紫妍。」

紫妍小手一揮,雄渾的鬥氣湧進鬥氣輸入點,整個空間船輕輕顫抖起來,隨即尾部爆發出一股推力。

空間船瞬間化作一道銀色流光,快若閃電的向著那無盡黑暗行駛而去。

兩側的風景飛速後退,快的令人臉花繚亂,看久了難免覺得枯燥單調,柳席收回目光,落在小醫仙身上,道:

「雖說運氣不錯,湊齊了最後一枚天毒蠍龍獸的魔核,不過終歸是差了一階,效果實在難以預估。

為了完美控制你的厄難毒體,我們還是再等等,最好還是弄到七階天毒蠍龍獸魔核。」

小醫仙目光溫柔的注視着柳席,輕輕點頭,道:「少爺決定就好,我相信少爺的!」

目光一轉,轉向駕馭空間船的紫妍,緩緩搖了搖頭,笑道:「這次又得到不少的獸火,我想要修鍊「弄焰訣」,不過,紫妍就是個三分鐘熱度,接下來駕馭空間船就拜託你了!」

小醫仙莞爾一笑,也是想到紫妍的性格問題,道:「沒有問題,少爺你放心!」

柳席笑着轉身,走進船艙裏面,有小醫仙這位斗宗作鎮,他完全可以安心修鍊「弄焰訣」。

說起來這地魔老鬼也是個人才,將這「弄焰訣」推演到這等地步,解決掉會對身體造成傷害的弊端之後,這化生火在異火之下,也是一等一的強大火焰。

坐在床榻上,手指撫過納戒,取出三個玉瓶,分別是曾經的六階紫晶翼獅王的伴生紫晶源、六階熾翎狂虎獸火、六階幽冥地狼獸火。

將三個玉瓶各自打開,抽出幾滴伴生紫晶源置於食指指尖,拇指和食指輕輕揉捏,瞬間將紫晶源之中的狂暴因子激活,「霍」的一聲,一股紫色火焰騰起。

柳席隨即抽出另外兩種獸火,張開嘴就將三種獸火吞入體內,柳席體內本就有萬火之尊的異火,又修鍊過頂級的控火之術「五輪離火法」,掌控三種獸火算不得困難。

獸火入體,青色火焰迅猛撲來,如同為丈夫挑選小妾的大婦,展現著身為正宮娘娘的威嚴,讓得三種獸火都是戰戰兢兢,熊熊升騰的火苗都是萎靡下來。

獸火萎靡的瞬間,柳席心神一動,三股摻雜着些許青色火焰的鬥氣溪流奔涌而來,將三種獸火包裹在內。

鬥氣隨心而動,化作三道不斷旋轉的氣旋,隨着氣旋旋轉的加快,對火焰的壓縮越發劇烈,鬥氣逐漸滲入其中。

與此同時,柳席的靈魂力量擴散而來,同樣滲透進火焰之中,監控着火焰的一切變化,錘鍊獸火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若是狂暴因子暴動,那一切都將前功盡棄。

而只有長時間不間斷的錘鍊,才能夠將獸火徹底錘鍊到極致,以柳席充裕的靈魂力量,倒也不用擔心枯竭的問題……

而在柳席錘鍊獸火的過程中,外面的紫妍果然在玩弄空間船數個小時之後,就對枯燥的開船過程感到厭煩。

用那雙寶石般的紫色眼眸,楚楚可憐的注視着小醫仙,在小醫仙無奈的笑容中,接替過紫妍駕馭空間船。

解脫之後的紫妍,本想去找柳席玩耍,而柳席也沒空搭理她,只得悶悶不樂的嗑著藥丸,接着就是呼呼大睡。

而這一過程持續二十天之後,三種獸火也已錘鍊到拇指大小,但其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是比之前強橫好幾倍,柳席呢喃道: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步……融合!」

在青色火焰虎視眈眈的注視下,三道強橫幾倍的火焰依舊顯得極為溫順,隨即柳席心神一動。

體內一股恐怖的巨力立即湧出,緊緊拽住三縷拇指大小的火苗,狠狠的將它們揉搓在一起。

「彭!」

在三種火焰接觸的瞬間,各自爆發出強烈的排斥力,立即擴散出層層的三色火浪,不過在嚴嚴實實的青色火焰之中被盡數吸收,卻是無法對柳席造成影響。

對這暴起的火焰,柳席並未在意,心神一動,巨力狠狠的將火焰揉在一起。

火焰本就是狂暴之物,而要想要使用火焰,就必須先壓服火焰,讓火焰的狂暴對外爆發,而不是對內爆發!

就如同現在,三種火焰被強行揉合在一起,劇烈的排斥力使得火焰劇烈波動起來,泛起的熱浪四散而開,猶如即將爆發的火山。

就在此時,柳席的靈魂力量閃電般滲透其中,便是能夠感知到不同火焰中的狂暴因子,不盡相同的狂暴因子在相互碰撞之中,更加激發出對方火焰中的爆裂屬性……

察覺到揉合在一起的三種火焰,已經猶如蘇醒的火山,即將爆發,不過柳席絲毫不慌,目光一凝,調動洶湧的青色火焰擠壓而來,將那股即將爆發的三色火焰盡數壓制。

不就是硬碰硬,那就看看誰更堅、更硬、更持久,這根本是柳席強項!

隨着這股壓制力的暴漲,三色火焰之中的暴烈屬性也是翻倍猛漲,本就是強行揉合在一起的三種火焰,轟然爆裂而開!

炸裂的火焰,恐怖的火浪四下擴散,剎那間周遭的溫度開始急劇升高,同時,柳席調動青色火焰迅速反撲,將暴起的火浪再度擠壓回來。

將那三種火焰二次揉合在一起,火焰之中卻是醞釀起更加狂暴的力量,片刻之後,被強行按回去的火山,再次歇斯底里般噴發。

网客 柳席身軀一顫,眉頭一皺,一聲低沉的怒吼從喉嚨之中發出,「給我回去!」

源源不斷的青色火焰洶湧而來,鎮壓着體內暴動的火焰,在異火的強力壓制之下,那般暴動逐漸平息下來……

而在青色火焰包裹之內,那三縷火焰已經是盡數消失,反而是多了一縷極為的微小、忽閃忽閃的蒼白如骨的火焰,這就是那「化生火」的火種。

日後只要不斷用獸火培養,還能夠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雖有極限,但也還算得用。

7017k 陸家離內城稍遠,賀之文來的時候,他們幾人已經吃上了,蕭錦麟介紹裴舒窈給他認識,賀之文行了個士子禮,裴舒窈點點頭,道了聲好,賀之文暗暗皺眉,這女子可真是沒禮貌。

蕭錦麟見到賀之文,其實想問問他陸離怎麼樣了,但顧忌良多,沒問出口,賀之文卻偷偷問他:「你怎麼帶着她出來玩兒,難怪慧陽郡主近日茶飯不思神形憔悴,你這是移情別戀了?」

真不怪陸離胡思亂想,看到這樣的場景,誰不猜他喜新厭舊,蕭錦麟瞪了眼他,說沒有的事兒,讓他別胡說,想了想又忍不住問:「你怎麼知道她茶飯不思神形憔悴,你見到她了?」

賀之文以為他的毛病又犯了,忙道:「我聽陸世叔說的,他愛女心切,讓我見到你問問,你們是發生何事了,郡主不說話只是哭,畢竟是父女,有些事情陸世叔也不好問的太明白。」

蕭錦麟聽到他這話,心便揪在一起,阿離肯定委屈壞了,那天晚上他是犯了什麼毛病,怎麼能就這麼走了呢,這幾日他帶着裴舒窈在京城遊玩,她若是知道了,又得傷心了。

裴舒窈見這兩人湊在一起嘀嘀咕咕,便忍不住問他們在說什麼,蕭錦麟道小賀在誇她漂亮,問她多大了,可有許配人家,賀之文臉上浮現一個僵硬的笑容,裴舒窈看了眼賀之文,對方也看向她,她臉上燒紅,饒是她為人豪放,也經不起他們這麼討論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