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站在他身後的三個女人,卻快要把自己的腦袋塞到褲襠里去,都不敢抬頭,她們三人心裡都在想,這個彭若若,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這樣的大人物,這樣說話,旁邊那一個老人卻還在幫她,為什麼,她們三個,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

碰見的,就是一個性情古怪的老怪物,說什麼,非要收她們做徒弟,他她們不答應還不行,被強行控制在這老頭子身邊,現在都不能夠離開,組織那邊要她們做的事情,她們要怎麼辦?

床上躺著的彭建明,自從看見黑聖將那三個女人帶進來,他就躺在床上不敢吱聲,眼睛也不敢到處亂看,在自家媳婦兒面前,他就是個以媳婦為天天的好男人,別誰都別想,在他身上硬栽爛桃花。

他不爽地看著,黑聖後面那三個女人,暗中磨牙,真是媽的,這兩個爛桃花他就沒辦法擺脫了是不是?老天爺非要給他和睦的家庭來點調料?那就不要怪他做得絕。

不知彭建明心中的想法,知道了怕也不會理會,黑聖緊抿著唇,眼中有著一絲絲不耐,雖然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但是這麼多年他難得看上一個這麼順眼的徒弟,又怎麼會輕易放棄?盯著彭若若看了良久,他冷哼一聲,說:「行,你今天就暫時這樣吧,我明天再來。」

說完,不等彭若若有所回應,就轉大步離開。

只是,寧大夫看了眼若若,沖她眨眨眼睛后,追了出去。

。 他領著數百人來到城下,看著林爾樂部下把城內支持清軍的綠營兵屍體扔下來,和林爾樂部下豎起大拇指。

「林爾樂的兵,好樣的。」

林爾樂正在城內追殺其他殘餘清軍勢力,在城內和清軍戰鬥中,林爾樂全力發揮,麾下將士也曉得,不把城內清兵剁了,等清軍主力部隊回來,他們這些人都要人頭掉地。

於是越戰越勇,將城內清軍徹底擊潰,林爾樂雖然擊敗大部分清軍,卻沒有徹底殲滅殘餘清軍勢力,他不太敢打開城門迎接大順軍進城,要是城內有殘餘勢力刺殺大順軍將領,那還不如不投降呢?

聆敬陽在城外也不急,等到其他部隊都返回以後,林爾樂也終於在城內開闢一片沒有殘餘清軍的區域,這時,他打開城門迎接聆敬陽,和麾下大順軍進城。

他和聆敬陽表示,城內仍然有數百清軍殘餘,請聆將軍和諸位將領在這裡歇息,不等他繼續說話,聆敬陽命令直屬部隊加入到城內作戰,和林爾樂部隊在城內圍剿清軍殘餘勢力。

得到大順軍支援,不斷有支持清軍的綠營兵被拖出來斬首,到了下午,城內清軍殘餘部隊全部被消滅,王牧也領著四大家族,還有范宏火等人來到城內。

清軍雖然被擊敗,可還是有不少清軍逃出去,這些清兵肯定會去威遠衛和博洛匯合,帶領博洛殺回大同城。

或許博洛就在回援的路上,雖然大順軍徹底攻佔大同城,聆敬陽並沒有勝利沖昏頭腦,下令各部兵馬進入城防,其中萬里雲部駐守城東,張羅輔部駐守城北,大順軍將士不敢怠慢,在各級將領的帶領下,再一次進入戰鬥狀態。

聆敬陽也重重賞賜林爾樂,給林爾樂五千兩銀子,提拔其為右威武將軍,仍舊統領本部兵馬。

這個任命讓其他大順軍將士著實眼紅,右威武將軍僅次於左威武將軍,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這個右威武將軍比不過其他都尉,因為聆敬陽讓林爾樂仍舊統領本部兵馬,他的那些本部兵馬都是些烏合之眾,和其他各部兵馬有著質的距離。

聆敬陽在大同城內看到城內數萬百姓,和林爾樂說道:「疏散這些百姓,就說清軍即將殺來,讓他們趕緊出城。」

林爾樂忙領著部隊去疏散百姓,而城內又發生一件事情,范宏火領著四大家族,還有王牧等數十個官吏來到城內一座府邸,這是他堂哥范廣進的府邸。

范廣進也是清軍鐵杆,清軍戰敗后,范廣進帶著家人躲在地窖,突然地窖大門被人從上面拔出來,有人把火把往下面一照,看見范廣進和家人慘白的臉色。

「堂哥,你還城內啊?」

范宏火和王牧說道:「此人就是范廣進,也是大同城城內清軍秘密情報站。」

王牧連忙下令,將范廣進等人全部拖出來。

范廣進看著范宏火辮子剪掉,大驚失色。

「范宏火,你…投了順賊,就不怕死嗎?」

「死你個頭,我看你就要死了。」

王牧在一旁作勢,怒斥范廣進投降建奴:「范廣進,吾乃大同府廣靈縣知縣王牧,爾等是我明人商賈,卻吃裡扒外,為建奴賣命,來人啊,拖出去斬首示眾,全家充軍。」

范廣進聽說要被砍頭,嚇得屎尿齊迸,跪在地上祈求活命,范宏火和他陰陰道:「想活命,還不孝敬孝敬諸位大人。」

范廣進迷糊一會,連忙和王牧說道:「大人,饒命啊,小的知道清軍,不,建奴在城裡輜重,這就給大人帶路,把建奴武器彈藥送給諸位大人,只求大人饒小的一家老小性命啊。」

王牧冷冷看著他,把頭抬了抬,范廣進趕緊彎著腰,帶領眾人去城內一間倉庫,倉庫隱蔽在城中很不起眼的巷子中,如果不是范廣進引路,其他人想要找到這裡,需要數天時間,而數天時間后,博洛早就領著主力部隊殺回大同城,那時候大順軍不是在作戰,就是撤出大同城。

倉庫大門打開以後,王牧驚呆了,裡面滿滿精良的鎧甲,武器,還有海量的糧草,范廣進和王牧說起這些輜重,都是清軍從關外送給姜瓖的,目的就是讓姜瓖徹底倒向清軍。

這可讓眾人著實樂了一把,王牧讓范宏火有請聆敬陽,聆敬陽還在城內布置防守,城中缺乏火炮,全城只有炮營帶來的二十門火炮,沒有重型火炮,在防守中,會被擁有強大火炮的敵軍集中轟炸,大量有生力量死在炮擊之下,聆敬陽在城中轉了一圈,哪怕是八旗兵軍營,都沒有看到一門火炮。

想來這些火炮都被博洛帶去攻打威遠衛了,這時,范宏火小跑過來,和聆敬陽說道:「將軍,喜事啊,王大人在城內找到建奴倉庫,裡面都是海量輜重啊。」

他領著聆敬陽來到倉庫,王牧早就帶著人在倉庫裡面轉悠,看到聆敬陽過來,興奮跑上前和聆敬陽賀喜,這倉庫里有五萬石糧草,一千五百副鎧甲,火銃九百桿,火藥一百箱,長槍長矛可以裝備十個石營部隊。」

聆敬陽不停地點點頭,問道:「有沒有火炮啊?」

王牧倒還真沒有在意有沒有火炮,作為一個文官,他腦海里都是糧草,只要有糧草,就可以聚攬百姓,招兵買馬,他和下屬說道:「都去看看,有沒有火炮?」

眾人在倉庫里轉悠一圈,沒有看到火炮,只有火銃和火藥,聆敬陽和王牧說道:「王大人,大同府可有能力鑄造火炮?」

王牧想了一會,搖搖頭,和聆敬陽說起明軍軍事制度,為了防止火炮技術泄密,歷朝皇上不允許邊軍自行鑄造大炮,只能由工部的軍器局,火藥局生產火器。

數十年前,邊鎮作戰激烈,尤其是遼東戰事,朝廷製作火炮不能滿足邊境戰事,朝廷也默許地方大規模仿造火器,有的邊陣開始仿造武器,最有名的是戚繼光在薊鎮製造的虎蹲砲、石砲、鳥嘴銃、火箭、飛刀、飛箭等武器,但是有能力鑄造重型火炮的邊陣,仍舊是寥寥無幾。 「不是吧?有這麼巧嗎?」看著這些車輛,許林愣了一愣,眼裡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果然,正如許林所想的那個樣子,從車上下來的,是一名平頭男子,而這個平頭男子,不就是之前在吳晴家飯店與自己發生過衝突的龍虎社社長大龍嗎?

「王東強居然連社團都勾結上了!?」

許林的內心滿是震驚,連社團都在為王東強效力。看樣子王東強的勢力不小啊!

難怪連水榮陽都會如此被壓制著,看樣子,這個王東強。不能夠小瞧了。

許林在心裡暗暗想到,只不過他也慶幸了一下,好在剛剛沒有跟他們動手,不然的話,恐怕今天的計劃就泡湯了,什麼線索都直接斷掉了。

想到這裡。許林不得不為自己的機智而點贊。

「老大,老大,那,那交易方居然是剛才找我們茬的人誒!」王二柱的聲音也是在這個時候充滿了驚訝的在許林的無線對講機里響了起來。

「廢話,我有眼睛,用不著你來提醒,」聽到王二柱的話,許林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壓低聲音罵道,「你個白痴,你聲音再說大一點,等一會兒要是被下面的那群人發現了,你可別怪我不顧兄弟情面不救你。」

「呃,老大,你不能夠這個樣子啊!」王二柱急忙說道。

「別廢話,看看他們在幹什麼!」許林冷聲呵斥道。

王二柱只好老老實實閉上嘴巴看著下面的動靜。

這個時候,大龍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而在他身邊還跟著一個豹哥。不得不說,豹哥還真的是很敬業,雖然有一隻手掌暫時被許林給廢掉了,但還是非常盡忠職守的呆在大龍的身邊。

而在這群黑衣人里,也是走出了一名光頭胖子,他看向了大龍,伸出了手掌,微微笑道:「龍哥!」

大龍也是伸出手,微笑著說道:「強哥。」

大龍朝著豹哥望去。旋即豹哥單手提著的手提箱就遞給了大龍,大龍打開,然後對向光頭胖子,說道:「三十萬,你點一點。」

光頭胖子看了一眼,臉龐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直接蓋上手提箱的蓋子,說道:「我相信二位的信譽。」

大龍問道:「貨呢?」

光頭胖子揚了揚手,旋即一名黑衣人同樣是提著一個手提箱來到光頭胖子的面前。光頭胖子接手,滿臉笑意地遞給了大龍。

大龍看了光頭胖子一眼,接過手,放在地上,打開箱子,旋即他就看到了手提箱裡面放著十個不鏽鋼圓形罐瓶。呈天藍色,而在有著一個標誌,看著像是一對翅膀,那是天堂的圖徽。

大龍拿出來仔細的看了一眼,然後又看向了大龍,手中立刻丟出了一個小瓶子給大龍,說道:「試試。」

大龍接過手,看了光頭胖子一眼,打開瓶蓋。深深的吸了一口。

在持續了兩三分鐘后,大龍這才緩過神來,他看向了光頭胖子。滿意地點了點頭,眼裡充滿了震驚,驚嘆地說道:「不愧是王先生所調製的『天堂之吻』啊。果然非同小可。」

「那是當然的了,這可不是誰都能夠有這殊榮得到王先生的青睞的。」光頭胖子微笑著說道。

「天堂之吻!老大,那是天堂之吻!」就在這個時候,王二柱看到了個不鏽鋼圓形罐瓶上面的圖徽,臉龐上湧出了震驚之色,低聲驚叫了起來。

「什麼?天堂之吻?」

聽到王二柱的話,許林也是心中一震,雙眼裡充滿了驚駭之色,問道:「你確定你沒有看錯?」

因為視線還有方向的關係,許林看不到那個不鏽鋼圓形罐瓶,但是王二柱在相反的一個方向,因此他能夠看得清楚。

天堂之吻。是一種國際毒品,效果要比尋常的毒品還要更加強烈,可是一旦吸食過多,就會出現嚴重的神經中樞麻痹現象,造成神經癱瘓,從而致死。

天堂之吻的出現。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各國武衛局甚至是國際刑武都想要緝拿天堂之吻的幕後主使者,只是對方實在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根本沒有辦法找到,因為他藏得太隱秘了,就連玫瑰的情報部門都無法收集得到詳細的資料。

可以說,天堂之吻是各國最頭疼的。

而現在,龍圖市居然出現了天堂之吻,這可就真的是了不得了!

如果能夠抓住這個光頭胖子的話,那麼或許就能夠從他的身上問出幕後製造者的名字,從而將他繩之以法!

「不能耽擱了,必須動手!你負責大龍,我去抓那個胖子!」許林低聲說道,旋即身體用力一彈,便是騰空而起,朝下方跳躍而下。

「靠!憑什麼是我去對付那個醜八怪啊!」

王二柱口中嘟囔著,臉上滿是不樂意之色,只不過雖然這樣說著,他還是老老實實的跳下去出手。

「嘭!」

許林雙腳落在一輛車的車頂上,直接抬臂,旋即手中兩把衝鋒槍就開始跟隨著自己身體的旋轉「噠噠噠」的響了起來,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就有不少反應過來的傢伙紛紛中槍倒地。

許林的出現,讓光頭胖子臉色一變,直接一手就搶走了大龍手中裝著美元的手提箱,拔腿就跑,連他的手下都不管了。

至於大龍,也完全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有人敢這麼大膽的來偷襲,他蹲下身子,躲過了子彈的掃射后,立刻收好裝著「天堂之吻」的手提箱,然後轉身也是奔跑而去,同時更是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大聲吼叫著:「快點攔住他們!」

。 弱,很弱,真的很弱。

這些人雖然都是練家子,可是在葉天傾的眼裡,他們真的很弱。

完全是不堪一擊的那種弱。

葉天傾對付他們,萬分之一的戰鬥力,都沒有施展出來。

甚至在動手的時候,葉天傾都小心翼翼的控制著手裡的力量。

因為他害怕。

自己稍微一不小心,力量稍微的多用一些,這些人的腦袋就會被自己抽的開花。

「你們太弱了,就你們這點無限接近於零的戰鬥力,也好意思來找我的麻煩。」

「你們是來搞笑的吧。」

强俊 葉天傾將他們都解決后,抬腳踩在蔡浩的身上,言語間儘是不屑一顧。

轟!

蔡浩原本還被抽的有些發矇,可在聽到葉天傾這話后。

他登時爆發,眼珠子通紅,憤怒無比。

「你找死,你竟敢說我是來搞笑的,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爸爸是誰嗎?」

他大聲喝道。

「不知道啊,我為何要知道?」

「你爸爸是誰,和我有關係嗎?」

葉天傾淡然的說道。

字字反問,字字扎心。

「你……」

蔡浩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葉天傾可沒心情和他在這裡浪費時間,他踩著蔡浩語氣漠然的問道:「現在,輪到我問你了,好端端的你來找我的麻煩做什麼,咱們又不認識……你能跟我說說,你來找我麻煩的原因嗎。」

他的話聽起來像是在詢問,也像是在徵求蔡浩的意見。

可是他在問這句話的時候。

踩在蔡浩身上的那隻腳,卻是逐漸的增加力量。

蔡浩被他踩的要喘不過氣來了,身上被踩的那個地方更是傳來陣陣的劇痛,覺得骨頭都要被踩斷了。

「啊,我,我……我是楊建的朋友。」

「你把楊建打成那樣,他現在還都昏迷著那,我,我氣不過……就從他手下哪裡,打聽了一些消息,然後就調查到你住在這裡,所以就想來給楊建報仇。」

他疼的齜牙咧嘴,堅持不住,便一股腦的交代出來。

楊建的朋友?

幫著楊建來出頭?

葉天傾眉頭挑起,他倒是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是因為楊建而來找他麻煩的。

「呵呵,你到是重情重義啊。」

葉天傾冷笑一聲。

「你,你放了我,我是道森武館的人,我父親可是道森武館的館長,你要是敢對我怎麼樣的話……我爸和他的那幾十位弟子,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你最好現在就放我走,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但,你若是敢不放我走,動我一根毫毛的話,我早晚弄死你,非但如此,我會讓你們全家老少,全部都不好過的。」

他心裡害怕,嘴上卻無比強硬的撂著狠話。

唰!

葉天傾在聽到他撂的狠話后,臉色當即陰沉起來。

讓我全家老少都不好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