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綠猗目光落在顧微羽身上,神色柔和下來,「自是可以的。」

兩人邊走邊聊,開始往合歡宗在雲郡的駐地行去。

紅裳時不時地便朝許魏洲和楚流星拋個媚眼。

許魏洲木頭樁子似的,倒是楚流星搖著摺扇,嘻嘻哈哈地道,「這位姐姐,你眼睛是不是不舒服?」

紅裳還以為楚流星被她勾搭上了,媚態橫生地朝他靠過來,「是呀,小弟弟你幫姐姐吹吹?」

「姐姐你這是有病啊,本公子又不是大夫!」楚流星摺扇一收,臉上露出惡趣味的笑。

紅裳步子一個趔趄,臉色青白交加,差點沒控制住原地爆炸:

「你這個——」

「好了!」綠猗朗聲冷喝一聲,涼涼地望了一眼紅裳。

紅裳嘟了嘟嘴,恨恨地瞥了眼楚流星,心不甘情不願地住了嘴。

顧微羽隨綠猗一起來到合歡宗駐地內。

綠猗將他們一行帶到待客大廳,朝僕從吩咐道,「快上茶來!」

僕從領命而去,沒一會兒便端著茶盞靈果去而復返。

「四位來我雲郡不知有何貴幹?」綠猗等顧微羽他們端起熱茶抿了一口,才緩緩開口問道。

「綠猗姐姐,聽聞貴宗千機道人門下有位姓顧的姐姐……」

顧微羽正欲趁機說出來意,一道聲音便咋呼了出來:

「什麼?你們要見那個狐媚子?」

紫筆文學 第3248章永夜君王(上)

「砰!」

林天成再次被擊中一拳,肋骨頓時斷裂數根,整個人也被轟飛到城堡的城門之上才停下。

林天成沒有絲毫猶豫,強壓胸口吐血的衝動閃身朝着一旁閃去,再次成功的躲過異靈的劍芒斬殺。

「可惡,在這麼下去,恐怕等不到支援我就要電量耗盡必死無疑了!」林天成當即不再分心去想支援的事情,全身心的放在如何應對對方的攻擊上面。

林天成腦子冷靜下來之後,全心思的投入到了判斷當中,情況果然有了一些好轉。但是,也只是一點點而已,在面對一個六星道祖巔峰甚至更強的異靈攻擊面前,雖然對方壓制了實力,但是也不是林天成所能應付的,林天成依舊處在劣勢當中,稍有不慎就會丟掉性命,戰鬥也是險象環生。

在一次次的交鋒當中,林天成身上的傷勢不斷增加,雖然都不足以致命,可是卻也令他的情況越來越危險。為了節省電量,林天成現在已經開始選擇性的恢復傷勢,這樣的結果就是他受到的打擊也越來越重,越來越多。

林天成身上已經出現多出損傷,再繼續下去的話,不用異靈出手,光是傷勢惡化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林天成當即毫不猶豫的再次修復了自己身上的傷勢,電量也跌破了20,赤紅的顏色觸目驚心!

林天成此時將所有的思緒都拋之腦後,只想着要如何判斷對方的攻擊落點,如何讓自己受到的損傷降低到最小。神秘城堡中,林天成的身上到處都是血淋淋的,看起來像是一個血人,但是他的目光卻依然堅定熾烈。轟!突然之間,林天成的腦海發出一聲異響,宛如九天玄雷擊中了一般,整個人頓時愣在原地,連帶着視線之中的異靈都像是開啟了慢速一般……

等等……我能看清她的出招了?

林天成心中頓時大喜,生死大戰之中竟然激發了神識的爆發,此時的神識宛如潮水一般向外蔓延,將整個神殿都籠罩了起來,神殿之內的一絲一毫都無法逃過他的神識探查。

面前的異靈的一舉一動也是一樣,都在林天成的掌握之中,她的移動軌跡和出手的軌跡都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原本躲閃不開的攻擊,現在能輕而易舉的躲開。

這種感覺,就像是開啟了上帝視角,在這一方天地之中他就是主宰,就是不敗的傳說一般!

這種感覺難以言明,但是林天成清楚,自己現在才算是將神識之力徹底激發出來。

現在,林天成只感覺整個人無比的輕鬆,在原本恐怖無比的異靈手下能閑庭信步的閃避對方的招式。

異靈的境界的確強,但是在他神識覆蓋的神殿範圍之中,他就是無敵的,即便她的招式再強,只要傷害不了自己那都是白搭!

只是,他現在的反擊依舊對女異靈而言毫無作用,雖然能命中,卻破不開對方的防禦。

不過即便如此,林天成也還是很高興,只要他能拖住對方,小精靈他們就有足夠的時間斬殺剩下的異獸。

到時候群起攻之,也算是有一戰之力,再不濟自己至少已經沒有生命之危!

女異靈顯然也意識到了林天成的變化,她的實力比林天成強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之前壓着他打也算事實,雖然不明白林天成有什麼手段能瞬間恢復傷勢。

但是總歸是催死掙扎而已,可是現在,林天成竟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彷彿洞穿了自己的一切意圖,自己的招式再也難擊中對方。

女異靈微微皺眉,自己一時半刻之間卻也拿不下林天成,可是一旁的西方惡龍已經岌岌可危,自己再不出手想必西方惡龍難逃厄運。

要是等他們群起攻之自己的時候,情況就會變得很麻煩!

女異靈當即也不管其他,撇下林天成閃身飛向小精靈那邊,顯然是打算支援西方惡龍了。見狀,林天成臉色頓時微變,知道絕對不能讓對方在這個時候支援過去。否則的話,小精靈他們可能都要死!

林天成一咬牙,突然間加速沖向異靈神殿。

異靈見狀,頓時眼中閃過一道異色,閃身急忙擋住林天成的去路,要將林天成攔下。

林天成見狀心中頓時一喜,果然異靈都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寄魂石,只要自己掌握了他的寄魂石,不怕她不臣服!

林天成當即身形左右搖擺不定不斷的做出假動作,往往當異靈做出預判準備阻止林天成前進的時候,林天成已經換了個方向繼續突襲,逼的異靈無暇顧及其他職能全身心的阻止自己。

雖然異靈的實力比它強,速度比他快,可是揣摩不出林天成的意圖,根本無法阻止林天成靠近神殿。

原本林天成打算就這樣拖延對方,直到堅持到小精靈他們斬殺對手過來支援。

可是,女異靈顯然不會任由林天成擺佈,只見她身形停在神殿門口,眼中散發出一道黑芒。

剎那間,整個異靈城都被黑暗籠罩,女異靈身上也散發出更加恐怖的氣息,一股莫名的能量圍繞着林天成,不斷的蠶食他的靈力,而且似乎將此處徹底與世隔絕開來。

「能逼的我施展這招,你死而無憾了!」女異靈聲音冷的掉渣說道,顯然已經被林天成激怒了。

林天成看着渾身沐浴在黑色焰光之中的女異靈,喉嚨上下聳動了一番,就這麼一會的功夫,女異靈身上的生命氣息猛然暴漲,一下達到了讓人心驚肉跳的地步,氣勢強大的無法想像。

「是不是玩不起?」林天成看着突然放大招的女異靈心中暗自叫苦,自己戰鬥之中突破神識之力,好不容易扳回一點劣勢,轉身就被碾壓的粉碎!

林天成也停了下來,眼神死死的盯着那如同永夜君王一般的女異靈,全身出於緊繃狀態。

此時他不是不想動,而是感覺自己的肉身被那黑夜之力籠罩,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人鎖定,只要他稍微動彈一下,就會招來對方無法想像的強大攻擊。到那時,就這麼站着不動,以不變應萬變也是扯淡,對方的實力遠超自己,怕是一出手就是毀天滅地的一擊,自己到時候能不能閃開都是兩說!

此時的林天成已經身處絕境之中! 第829章秦臻慟哭出聲,崩潰絕望的聲音響徹整個山谷。手下用力,秦奎單眼大睜,舌頭伸出來……他要死了。

「臻兒。」卻就在此時,一道男聲帶着驚疑和試探出聲,聲音低沉卻很有磁性,又帶着一點點的沙啞。

秦臻只以為是幻覺,手下的動作愣了一愣。

「臻兒……」這一次,那聲音大了,帶着難以抑制的欣喜和激動。

秦臻緩慢的回過頭去,林子深處,那人穿了一身裏衣,衣服染血,墨發有些亂,他踏着血色而來,宛如神祇,是的,是神祇,在秦臻的眼中看不到他一絲狼狽,只看到他朝着自己一步一步走來。

那是蕭鳳棲。他還活着。秦臻不敢動,好怕這一切只是幻覺,怔怔的看着他。

蕭鳳棲記得曾經的秦臻,亦地上後來變成他的君緋色,他的印象中,這個姑娘有好多種模樣,端莊溫柔,恬靜淡然,聰慧靈敏,冷艷無雙,或者隱忍哭泣,憤怒無比的模樣,但從未見過她這般,歇斯底里。

她像是丟掉了這個世上最珍貴的東西,崩潰了。她的狼狽在他眼中只剩下滿心的心疼。

蕭鳳棲快步的走到她的面前,朝着他伸出手,

「臻兒。」

「嗚嗚嗚……蕭鳳棲,原來你還活着,你活着,我以為你死了啊,我以為你被狼吃了,嗚嗚嗚……我好難過,我好害怕。」當蕭鳳棲走到眼前,當他朝着她伸出手,她終於確定這不是夢,不是幻覺,她輕輕的抬起手,碰觸到那伸向自己的大掌,掌心上有不少傷口,但是溫熱,是真的存在,她再也控制不住,凋零破碎的心痛的擰在一起,她一把撲進她的懷裏,哭的撕心裂肺。

什麼端莊,什麼情緒內斂,統統沒有了。蕭鳳棲的心都被這句話給哭的疼極了。

原來她這般崩潰是為了自己,是以為自己死了。蕭鳳棲好心疼的緊緊的擁着她。

「我在,我沒死,我沒事,別哭……」他不會哄人,但此時他用盡了自己最大的溫柔,低聲勸慰。

「你竟然活着,你怎麼沒死……」秦奎萬萬沒想到蕭鳳棲竟然在這個節骨眼又出現了,他是真的恨啊,拼着最後一口氣,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從地上爬起來,隨手抓住身邊一塊大石頭,朝着秦臻的後腦勺就砸了上去。

「找死!」蕭鳳棲戾氣湧現,殺意衝天,只在他衝過來的瞬間直接將他拍飛,秦奎一下子倒飛出去,砸在了石頭上,一口老血吐出,整個人都在抽搐……秦臻回頭看着他,眼中淚意未退,卻無悲無喜。和煦的海風,吹進海邊小鎮的小巷中。

二樓窗檯的吊蘭盛開著。

花香被海風送進了房間里。

諾亞從梅洛斯的銀月修道院的宿舍里醒了過來。

他來到窗台上,朝著下方看去。

這裡是一條臨海的街道,遠處就能看到巨大的海灣入海口。

街道上是由一塊塊的石板,拼接

《我真不想兼職神靈》第190章抵達亞寧半島梅洛斯小鎮 既然波雅不可能幫忙了,姚窕只能準備先回酒店再想對策,結果就在回去的路上,竄出來一個眼窩深邃的濃妝艷抹的女子。

拥我入怀 女子穿着一身熒光綠色的比基尼,一頭密密麻麻的臟辮,看上去很漂亮狂野,跟波雅長得有些相像。

「你好。」對方先是不太標準的漢語跟姚窕說着話。

還伸出一隻略顯黝黑的手掌。

「我是波雅的姐姐,波娜。」女人有着深邃的大眼睛,潔白的牙齒,皮膚比波雅還要黑一些但是卻比波雅長得更精緻漂亮。

「我可以幫助你,但是我有條件。」波娜直接說道。

「什麼條件?」姚窕瞬間覺得這是貴人到來了!

「我要你把那個男人讓給我一夜,我想生個漂亮的孩子。」

「好!我約他,然後你替我跟他睡一夜!我連夜乘船逃走!」

雖然這女人的要求非常的毀三觀,但是為了逃出去,她決定把金唯豁出去了!

「請問你結婚了嗎?」姚窕問道。由於是用金唯的一夜做交換,所以她還是有點為金唯考慮的。

「結婚了,但是我老公太丑了。」

姚窕得知波娜已經結婚了,猶豫了一下,但是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好!給你老公一個驚喜!」姚窕上前去跟波娜握手,並且真誠擁抱,達成了友好合作。

就讓金唯先犧牲一下,做個造孩工具人吧,反正就這一次而已。

「大少爺……大少爺別生氣,少夫人可能是開玩笑的……」喬牧站在一棵椰樹下,看着身旁的大少爺已經把手裏的椰子徒手劈開了……

「你看她那個欣喜若狂的樣子像是在開玩笑么?」金唯的拳頭狠狠地攥著椰子皮和椰子肉,裏面的椰汁順着他的掌心緩緩流淌下來。

金唯的唇瓣已經緊抿的快要抿成了一條弧線:「好,別說我沒給過你機會。」

晚上,姚窕坐在房間的梳妝台上,然後等待着半天的男人,終於回來了。

「阿唯。」姚窕對着正在換拖鞋的金唯,直接熱情地撲了上去:「阿唯,想我了沒?」

金唯頃刻間揚起俊逸冷酷的下頜線,眸光清冷的看着天花板,喉結微動:「呵呵心情不好,離我遠點。」

「天哪!」姚窕兩隻小手繼續摟住金唯勁瘦的窄腰上:「你怎麼突然間對我這麼冷漠?我做錯什麼了嗎?」

金唯高大的身影移動着,想要扯開她的手,結果她像個狗皮膏藥一樣:「我說了我心情不好。」

「別呀,人家晚上還想跟你再睡一次呢,你這樣,人家怎麼辦?」

姚窕嗲的自己都要受不了了,然後金唯高大的身材脫下了外套,裏面穿着一件純黑色的打底衫,他轉身看着她:「在浴室里六個小時,還不行啊?」

說完轉過身,金唯直接進了一個獨立房間,還反鎖上了門。

姚窕瞬間五雷轟頂,他不按照計劃來呀。

她必須得讓那個姐姐跟他睡一覺才能獲得幫助呢……

姚窕走到陽台的方向,那個姐姐已經在服裝店買了一件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古巴紅色連衣裙。

就在樓下等着她發出信號呢。

只要她跟金唯說自己上廁所,然後再把房間的電斷掉,那姐姐波娜就直接來頂替她,而她直接去乘坐一艘事先準備好的郵輪,整整一晚的時間,逃走的時間肯定夠得!

姚窕看向金唯的房間,眸光一閃先是在金唯的門板上面貼著,聽了聽裏面在做什麼。【

然後聽見翻書的聲音,特別煩躁地翻書的聲音,但是結合他的總裁身份,絕對是在看合同。

啊,原來心情不好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情。

姚窕靈機一動,直接小手一扣,輕輕敲門,聲音放的嗲嗲的:「金總,你還要人讀合同嗎?」

「真是的,大晚上的鎖什麼門,人家難道會吃了你嗎?」

姚窕等待着回應。

突然間,面前的男人俯視着她,姚窕趕緊嗲精附體:「金總你終於開門了,人家真的很會念合同的,之前要不是你把人家的公司收購了,人家也是執行CEO的,放心好啦,說不定我還能幫你整理出一堆文件呢。」

纖細的手指放在鎖骨處,姚窕將自己最迷人的姿態展現出來,小鹿似的眼睛上一對俏麗的睫毛小扇子一樣地撲朔著。

在原地旋轉了一圈清麗魅惑的身材,火紅的裙擺在空中甩動着,像是電影明星一樣。

金唯雙臂環胸地看着她,大長腿在地面上佇立着。完全冷酷著一張臉。

姚窕試探著,伸出手在他的結實的腹肌上面戳了戳:「你這人怎麼忽冷忽熱的啊?」

金唯站着不動,眸子裏面陰暗交加地盯着他,舌尖抵著下牙膛,看着冷漠又陰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