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總而言之,天御仁心之王並不是一個戰鬥神,長羽楓也沒有真正的掌控這份力量,這份神秘力量的未知擺在長羽楓的面前,等待著他開發與利用。

幕後元兇的實力不可預測,但一定是一座可以預料的高山難以逾越。

維多利亞的身影在正午的太陽底下越走越遠,人影交匯,便了無了雄鷹蹤影,許久未見一次的維多利亞女公爵會秘密的給他帶來什麼線索呢?還有這場好戲,又會是什麼呢?

長羽楓以掉落了東西為由回家,在途中,他仔細盯防著那個跟著維多利亞的黑影,好在那黑影不再出現,他才打開了那封密信,信上唯一的一句話,就是琳兒來了四個字。

仔細一想,那場好戲,應該也和琳兒有關。

琳兒,整個故事中謎一般存在的女孩子確實會在溫緹郡【出龍大會】的前夕出現。他會和長羽楓有第一次接觸。而最早和她接觸的,竟然是【龍興會】。。 轟!

神通的威力超出了秦楓的想象,那一爪之力直接在空中撕裂出巨大的黑洞,將數十個鬼方族殺手吞噬。

十餘人魂飛魄散,屍骨無存!

「這是什麼招式?」

獨孤清看得真切,眼皮狂跳,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了。

拔劍!

他再次出手。

嘶唳的破空聲依舊攝人心魄,讓秦楓耳畔嗡鳴不斷,眼前光影陸離,方向感儘是。

這是獨孤清劍術的霸道之處。

但凡實力不如他的人,在他的劍下必死無疑!

一劍橫空而至,清冷的寒芒跳動。

這一劍的威力數倍於先前。

很顯然,獨孤清認真了。

若是剛才的秦楓,碰到這一劍,必死無疑!

而現在……

秦楓閉著眼睛,臉上青筋暴起,眼睛、耳朵的視聽感知已經不起作用了。他只能憑藉身體的本能,身上汗毛豎起,皮膚也微微地跳動著。

嗡!

劍至!

撕裂的疼痛瞬間充斥著他的腦海中。

就是現在!

地獄之手再次殺出,交織的黑氣從秦楓手臂中迸發,如同一張黑色獸吻,吞噬向獨孤清。

轟!

劍入秦楓身體半寸之際,地獄之手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

獨孤清直接被轟飛出去,周身被無數道黑氣糾纏,似有成百上千隻厲鬼在他耳畔怒吼,想要將他的氣血吞噬一空。

而他體內迸發出驚人的力量,無數道劍氣縱橫,與黑氣相互抗衡,抵消黑氣的侵蝕。

但是,黑氣的霸道超乎了獨孤清的預料。

他露出了罕見的驚慌神色:「這怎麼可能?」

「小子,你用了什麼陰謀詭計!」獨孤清目光直逼秦楓,厲聲喝道。

「要你命的手段!」秦楓臉色灰暗,氣息起伏不定,冷冷回道。好在有血魔之體,能夠調動天地之力,不斷維持他的損耗。

「好大的口氣!」

獨孤清深吸口氣,周身還有黑氣纏繞,但這並不妨礙他再次出手。

天空中似有一道驚雷劃過,振聾發聵的轟鳴聲響徹四方。

而後,獨孤清的劍直指蒼穹之上,接引雷霆之力。

他凌空而立,睥睨著秦楓,傲然道:「邪魔歪道,接受雷霆的懲罰吧!」

一劍出,天地驚,雷霆動!

撕裂長空的力量橫掃而出,瞬移般出現在秦楓三尺範圍內,速度之快,常人根本無法反應過來。

地獄之手!

而秦楓此刻有血魔之體加持,又有地獄之手相助,戰鬥已經成了身體的本能反應。

一爪再次劃破長空,陰風怒號,鬼哭狼嚎。

你是我的权世界 吞噬性極強的黑洞再次出現在面前,直接將獨孤清那道疾若奔雷的劍氣吞噬了。

吼嗚嗚!

黑洞兀自咆哮,彷彿凶獸一般,朝獨孤清露出猙獰的獠牙。

該死!

獨孤清臉上青筋暴起,眼神充血,手段再次施展出來,十字劍氣交錯而出,威力相互疊加,再次提升了數成。

轟!

黑洞直接被轟散。

但是,那兩道劍氣的威力也消弭於無形,衝到秦楓面前的時候,已經如清風拂面!

秦楓衣袂飄搖,看向獨孤清,說道:「現在你相信了?」

「哼!」

獨孤清本是劍修,何其高傲,凜然道:「我已經知道如何破解你那邪魔歪道的招式。現在,你已不、足、為、懼了!」

摜劍式!

他手中的劍驟然拋上天空,似一道驚雷刺目。

倏爾之間,錚錚的金戈之音不絕於耳,成百上千道犀利的劍氣在空中浮現,整齊排列,勢若驟雨將至。

如此陣勢,立刻驚動了許多人。

不少膽大的人冒著危險,前來圍觀,還交頭接耳地議論起來了。

「嘶……這就是一劍宗的摜劍式嗎?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想不到竟然有幸能看到摜劍式!」

「是獨孤清前輩!」

「跟他動手的人是誰?怎麼看得這麼眼生?」

「不曾見過,看著衣服,不像是我們南周的人啊。」

「外化之人也有如此實力?簡直匪夷所思啊。」

……

獨孤清的目標只有秦楓。

空中的劍氣在他的意志操使下,射殺而出,橫空掃向秦楓,密集如雨。

地獄之手,殺!

秦楓以一破千!

吞噬黑洞在面前不斷浮現,出手的速度比獨孤清想象中要快得多。

這便是神通的霸道之處。

何謂神通?

與生俱來的本能技藝!

它已經超越了武技的層次,所以才謂之「神」!

砰砰!

接連的劍雨被黑洞吞噬,激起的肆虐氣浪讓圍觀的人群驚呼不已。甚至有倒霉的傢伙差點被流溢的劍氣切成兩瓣!

可見,並非獨孤清的摜劍式不強,實在是秦楓的地獄之手太過霸道了。

「這是哪家的絕學?我等為何不曾見過?」

「對啊,我也沒有見過!」

「好快的反應速度,簡直就是身體的本能啊!」

眾人看到秦楓施展的地獄之手,都露出羨慕之色,議論聲更加激烈。

獨孤清只覺得煩躁不已,臉色越來越難看。

難不成自己的一世英名要栽在這小子手中?

不,他絕不甘心!

秦楓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幽幽道:「獨孤前輩是吧?現在停手還來得及,給自己留個台階下吧。」

「猖狂!」獨孤清冷冷地吐出兩個字。

秦楓笑了,徐徐道:「本王的狂,是有實力的!」

嗡!

獨孤清的劍再次顫動起來,目光熾熱如火。

他怒了!

劍氣縱橫交錯,肆意傾瀉而下,連帶著圍觀的人群都籠罩在他的攻擊之中。無數人感受到致命殺機,慌不擇路地逃命。

「惱羞成怒,氣急敗壞,呵呵。」

秦楓笑得更開心了:這一戰,獨孤清必敗!

地獄之手,殺!

他迎著獨孤清的劍氣而上,凌空擊出數十個黑洞。由於速度太快,那數十個黑洞像是同時出現了,一瞬間將空中肆虐的劍氣吞噬了大半。

獨孤清看著秦楓逐漸逼近,眼神變得暗淡。

「機會只有一次,既然你不懂得珍惜,那就再見吧!」秦楓冷冷開口,悍然一抓落向獨孤清的頭頂。

「梁王殿下手下留人!」

突然一聲急切的大喝傳來,有人策馬飛奔而來。

地獄之手停在了獨孤清的頭頂上空。

秦楓看向了來人。

「奉陛下口諭,送梁王殿下出城!」

來人不是別人,卻是元恩。

出城?

獨孤清本來灰暗的眼神中閃過一抹肅殺之色:若是秦楓安全出城,那自己的任務就失敗了,其後果……

想到這裡,獨孤清再次出劍。

只可惜,他還是低估了神通的威力。

。 看見董自玲似是不省人事,林天成覺得有些不對勁。

懷璧其罪。

林天成心裏非常清楚,自從上次他在龍虎山施展獅子吼絕學后,龍虎山人便懷疑他得到了什麼奇遇,想要佔為己有,這才污衊他到龍虎山行竊。

撇開內勁修為不談,論戰鬥經驗,林天成是不如董自玲的。剛剛董自玲主動提出來要和林天成切磋是假,想要找機會擊倒林天成,脅迫林天成交出奇遇是真。

想到之前董自玲的野牛頂角,林天成有些不放心。

他手電筒開啟。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董自玲雖然趴在地上,但全身繃緊,雙手也用力摳進了泥土裏面,一雙三角眼半眯著,密切關注林天成的動靜。

陰險!!!

如果不是林天成多留了一個心眼,貿然上前攙扶董自玲,很可能會遭到董自玲的無情打擊。

林天成四處掃視了一下,發現不遠處有不少的瓦礫石頭,便撿起來作勢欲砸董自玲。

看見林天成不按常理出牌,董自玲暗暗叫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