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而在獸宗宗主留在東方養傷的這段特殊時間,全權指揮落在幻神面前這位接過信件、明明同為滅世奴卻展現出遠超其他同袍氣勢之人的身上。

或者說早在毀滅教成立之初,眼前這騎滅世奴便被當做魔宗派出的主力,幫助獸宗在西方世界安置。

等到四百多年前失心本想著來西方帶這騎滅世奴回去時被九轉毒龍阻撓,只得暫時「借用」在此地直至今日。

「東方發生了什麼?」

在獸宗內對方地位要比自己高出不少,可在毀滅教等級制度內二者是平級的。

抱著這種思想剛來到這裡的幻神,由於多次帶著平級的語氣和眼前滅世奴說話,引起許多隸屬與獸宗、侍奉在對方麾下的智慧種族不滿。

暫掌大權的滅世奴自然不會和幻神計較,卻不禁止有亞人想挑戰幻神。

結果當然不會出乎意料。

在天賦魔法和體能、戰鬥經驗上有著鴻溝般差距的對決,以幻神兩天連斬三十多隻智慧種族告終。

從此在獸宗任職的其他人在敬畏這騎被九轉毒龍留在西方主持大局的滅世奴外,對幻神同樣抱著極為驚恐的態度,根本不敢違抗對方命令。

如今看見二者平級對話,其他智慧種族也不會找死地去多說什麼。

「上面提到九轉毒龍大人被獵魔協會從懲罰者連續擊殺五條命,暗宗宗主藏影冥刺被打成不可逆重傷。在我打開這封信時,魔宗宗主失心惡魔大人也極可能殞命。至於滅世奴,嗯,冽雲、魔庇還有不朽以及惡魔現在似乎都活不成了。哦,還有派出去增援的三千五百多頭烏利迪姆,大概也全軍覆沒了。」

以平靜話語念出這份令幻神眼皮直跳的名單。

難以想象在他離開羅克郡城后,東方到底經歷了多少激烈戰鬥,才會導致毀滅教受到如此慘重的傷亡。

「到底是怎麼回事,獵魔協會那邊可有其他損失?」

迎著幻神壓制下失控的問題,坐鎮西方的滅世奴眼睛稍微掃了眼其他地方,輕輕嘆口氣道:

「抱歉,上面的信息只有這麼多,寫不下精準到每個人的死因和重傷原因。獵魔協會那邊除了有些獵魔者傷亡外,好像還新加了幾位神眷者。嗯,大魔法師轉世活得好好的,至於鎮魔者,布魯斯特的深淵魔眼找到了新繼承者,就是這樣。」

自始至終報出這些己方傷亡情況時,被九轉毒龍任命鎮守西部的滅世奴沒帶著任何明顯情感波動。

就像是簡單的查看一份節目報告單。

倒是從東方被派來增援的幻神對此感到些許不安:「失心宗主應該不會這麼輕易死去,咱們毀滅教肯定還有——」

「不,他確實是死了。畢竟這封信大概率就是他寫的,嗯,可能是他死了之後讓別人寫的。」

當年九騎滅世奴的指揮權被交予魔宗,深知失心惡魔謀划精準的他們,知道這封信給出的各種預測絕對不會有錯。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等待九轉毒龍大人回來再幫失心大人報仇嗎?」

「倒是沒必要。吾等滅世奴對幾位宗主大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特別是像你這種跑腿的角色,更要相信宗主大人的安排。」

聞言臉色猛地變陰沉的幻神正欲開口反駁,就被那位高居上位的滅世奴出聲打斷:

「我身兼兩位宗主大人的重託,所以還請你多多配合我的工作。信上說明了獸宗務必推遲對西方世界的攻勢,在九轉毒龍大人沒給出反對意見前,我們必須遵從信上的安排。」

搬出兩位宗主的說辭讓幻神無言以對。

「很好,去通知大家回來吧。」 考核結果的出現,讓的主持測試的長老,都是石破天荒的楞在了原地,他更是不知道說什麼好,緩了好一會,才接受了這個事實。

「第二關,蘇銘、洛玉檸,甲級!其他人,全部不合格!」

這道朗聲的話語傳出,讓的整個洛家都是再次震撼了,這代表著,蘇銘居然是前兩關里,唯一奪得甲級分數的人。

而洛玉檸因為第二關里,其他人的失常發揮和自己的超常分數,居然一躍成為了年會排名的第二,只在蘇銘之下!

這一對夫妻,竟然包攬了年會的第一和第二,而第三名,可是獎勵稀少的。

也就是說,如果蘇銘和洛玉檸在第三關里依然保持出色,他們將聯手獲得洛家的九成繼承權,這整個洛家,以後會是他們三房說了算。

這種結果的出現,讓的老夫人都是面色錯愕,以她這麼多年的見識和經驗,看到這個結果的出現,都不禁是錯愕了起來。

還真是讓人意想不到啊。

而這種結果,在洛家宴請來的賓客眼裡,可能就是看個熱鬧,但在洛家的長房和二房眼裡,逐漸讓他們眼眸冷了起來,一種冰寒的如蟒蛇般的寒意,在他們眼裡如漩渦般的轉了起來。

年會之爭,不只分小輩高下,更分長輩生死!

「告訴蘇護劉雲,第三關,蘇銘和洛玉檸,讓他們死在一起。不必留手,也不必留活口。」

「告訴洛平平、洛青和洛亮,蘇銘和洛玉檸前兩場積分太高,不弄死他們兩個,恐怕年會將要生變。」

「他們不是感情深厚嗎,讓他們夫妻合葬。」

「就今天!今天就是這兩個廢物的葬禮!」

一道道長輩傳出話來,遞了紙條給自己手下的三代小輩,而這些弟子,看到這些紙條后,更是第一時間就明白了過來,頓時一道道不善冷漠的眼神看了過來。

蘇銘感受到了那些目光,拳頭攥了起來,嘴角慢慢掛上一絲嘲諷的冷笑。

「一萬年前的事情,你們現在是要重演了嗎?而這些老傢伙們,還是終於忍不住了?」

至於洛玉檸,也感受到了那些目光,她俏顏一變,旋即複雜的看著蘇銘,輕輕道:「人終將一死,我陪你。」

蘇銘沒有說什麼,只是哈哈大笑了起來,這種笑聲,分外的自信,只是在蘇護劉雲他們耳中,卻是讓他們不禁笑了起來,好一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啊。

******

主持測試的長老繼續走上了高台,環視了一圈族中眾多三代弟子道:「第三關,比試關!這一關,將要決出族中前十高手。」

「這前十名次,第四到第十,有家族的資源獎勵,更會得到家族在外的一部分小型產業,如典當鋪、交易市之類的小生意交由掌管。」

「至於第一第二第三,則會擁有整個家族的繼承權。這權力,今日將會得到定安城的認證,日後若是使用陰謀強奪者,將會遭遇官府王法誅殺!所以今日,乃是乾坤大定日!」

這些話的說出,讓的三代弟子們都是興奮了起來,但更多的則是冷血和殘忍。

可以說往後幾十年百年的命運,都會在今日改變了,如果抓不住這個機會,恐怕這輩子就翻不了身了。

實力強大的弟子,已經把目光對準了前三,而實力一般的弟子,也把目光對準了前十。

但在場,可是有著數百弟子的。

「第三關規則,是守擂制度!」

「這裡是十個擂台,最後這裡只能留下十個人。」

長老抬手一指,身前有著十個已經規劃出範圍的圈子,這些搭建起來的檯子,盡皆有著十米方圓。

「這十個擂台,最後留下三個擂台,十個人競爭出前十!」

「最後前三留空,最後以比武的方式,選出第一!」、

長老道。

「我先來!」

蘇護一馬當先,便是衝上前去,佔據了一個檯子,在他之後,劉雲,洛平平等人,紛紛都是佔據了一個檯子。

一瞬間,十個檯子,第一關測試出三道波紋的五大天才,就佔據了五個。

這剩下的五個,因為沒有實力特彆強的弟子鎮守的關係,一下子變得混亂起來。

蘇銘突然伸出手,拉著洛玉檸朝著這五個擂台里,其中一個走去。

洛玉檸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只見的走到擂台外的時候,蘇銘猛地出手,瞬間就是一腳將之前那名正在盤膝療傷的弟子踹飛了下去。

他則是拉著洛玉檸走上了檯子,而他本人,則是站在了這擂台之下,儼然一副守護者的姿態。

蘇銘的舉動,就像是一個瘟神,之前的舉動更是粗暴,而他這種行為,也讓洛玉檸眉頭一挑,冰冷的面色都是慢慢融化起來,她知道蘇銘要做什麼了。

「蘇銘!你可知道你在做什麼!」

測試長老走了過來,冷聲道:「你這種行為,雖然有效,但其他弟子將被允許對你進行圍攻!」

頓時,全場寂靜!

哪怕是蘇護劉雲他們,都是第一時間將頭扭了過來,看了蘇銘的樣子,不禁露出了一抹冷笑和嘲諷。

蘇銘的行為,在他們眼中,不外乎是送死。

洛家的這些弟子,勝在人多,而且蘇銘的行為,已經是引起了公憤,很可能在第一輪圍攻中就被打死。

不過這樣也好,蘇護他們心中想著,也省的他們到時候再費力氣了。

一瞬間,眾人看向蘇銘的眼神,都是嘲笑冷漠譏諷。

不過蘇銘對此,盡皆無視,他只是冷冰冰的站在擂台的下方,看著群情激奮,一群圍了上來,要對自己出手的弟子,眉頭一挑,冷聲道:「想上這個擂台,就來闖我這一關!」

醉成了你的模样 一個個弟子罵道:「蘇銘,你要與整個洛家作對嗎!」

蘇銘點頭。

「來人,給我上,把這傢伙打死,讓他妻子守寡!」

頓時,一個個弟子都是朝著蘇銘沖了過去,這種圍攻的勁頭,讓的蘇護和劉雲他們,都是忍不住的忌憚著,恐怕這第一輪攻擊下去,蘇銘就會敗北當場。

檯子上的洛玉檸,更是俏顏一寒,喝道:「蘇銘,你瘋了嗎!」

蘇銘猛地一愣,旋即笑了笑道:「曾經我沒有守護好你,於是後來我後悔了,但這一次,我不想讓自己有絲毫的遺憾和悔恨。」

剎那間,他拔劍出鞘。

靈武劍的寒光,如浮光掠影,鋪天蓋地組成一道劍網,而這劍網上,更是有著熾熱的高溫,竟然是猶如岩漿爆發般的可怕溫度。

尤其是,還有著一道道可怕的風聲,在這烈火劍網之中輔助著,風助火勢,火借風勢,在這些弟子圍攻而來的第一輪上,突然間反手祭出,向著圍攻圈子吞噬了過去。

風之無極劍法,第三招,烈風式!

第二招,風嘯式!

這一劍,蘇銘更是二招融合,進行瘋狂的揮劍推進,烈風式本來就是大範圍的群攻型劍法,加上風嘯式的輔助,其速度更可謂加快,一瞬間就好像一個絞肉機般,朝著洛家弟子攻擊。

一剎那間,凡是劍網觸碰到的洛家弟子,紛紛都是倒了下去。

這還不算完。

因為烈風式本身的特性,最高可以疊加九層威力,隨著時間的往後推移,他的威力越發可怕起來。

只不過如今的蘇銘,只是將這第三招,修鍊到小成地步,遠遠不能將其發揮到一個巔峰水準。

而如今他的修為,雖然已經是淬體境六轉,九轉劍訣修鍊的內勁而言,其渾厚程度和一般的七轉武者也不遑多讓了。

但儘管如此,他施展第二招和第三招融合的劍法,每一個呼吸,體內的氣血之力都在飛速的流逝著,這種生命力都不斷衰弱的情勢,讓他頓時汗如雨下。

連靈魂中都傳來了倒下的訊息。

他臉色更是一片蒼白,而隨著剛才的瘋狂劍雨,更猶如一尊殺魔般,殺得圍攻上來的洛家弟子,拋下了十幾具屍體,剩下的洛家弟子頓時都愣住了。

他們只是參加試煉的弟子,還沒有經歷過生死廝殺,這一瞬間就被深深的震住了,紛紛都是後退著,一副驚駭的看著蘇銘。

蘇銘眼眸一挑,雙手持著劍,冷冷看著這些弟子,以極度疲憊的姿態,驀然道:「這個女人所在的擂台,你們不許上!否則,死!」

「同為一族弟子,我不想為難你們,你們也不要為難我!」

結束了風之無極劍法的釋放,蘇銘身體情況好了起來,但過分的疲憊,還是讓他身體快要倒下,驀然間,一雙軟玉溫香的手,把他將要倒下的身體給拖住了。

洛玉檸說不出話來,兩行眼淚就那麼流了下來。

蘇銘沒有說什麼,只是閉上了眼睛,輕輕道:「讓我躺一會,等會還有戰鬥。」

咣的一聲,蘇銘倒在了擂台上,雖然呈現一個人字般的倒在這裡,閉上眼睛,雙手拿著一枚丹藥喂進了嘴裡,感受著慢慢恢復的氣血之力,喃喃道:「會改變的,會改變的,我準備了一萬年,我會改變這一切的!」

******

隨著蘇銘出手,讓的之前那些瘋狂的洛家弟子,付出了十幾具屍體后,其餘的弟子,一部分也受到了重傷。

而剩下的弟子,去競爭那剩下九個擂台的時候,顯得,竟然是輕鬆了起來。

而對於這種現象,老夫人眉頭一皺,冷喝道:「為什麼允許圍攻?那種情況,他殺紅了眼!」

主持測試的長老一怔,竟然沒有話說。

但如今見了血了,一眾來看年會的賓客們,卻才興奮了起來,血戰啊血戰!

城主和將軍也不禁對視了一眼,越來越有意思了。

不多時后,蘇銘站起了身,朝著另外的擂台走去,那名守擂的弟子,竟然不敢與其碰撞,倉皇之下便是跳下了擂台。

就這樣,年會的前十就決鬥了出來。

看著這種如夢似幻的結果,洛長天和俞沐婉,已經是徹底的面容獃滯了下來。

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蘇銘和洛玉檸,能夠雙雙踏入前十。

不只是他們,整個洛家都沒有想到,尤其是洛長龍、洛長虎二人,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忍不住都是一口血噴了出來,他們憤恨的看著檯子上的蘇銘和洛玉檸,再次遞出了條子。

「殺蘇銘,殺洛玉檸,今天讓這兩個廢物夫妻合葬!」

「不留活口!」

洛長天後知后覺,卻仍然是發現了這越發微妙的氣氛,不禁是站了起來,朝著洛長龍和洛長虎顫顫巍巍的,用手指了起來,但這二人根本不搭理他,徹底將其無視。

他氣的一巴掌拍了下去,正要一巴掌拍碎身下座椅的時候,手卻被一隻手抓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