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聽到妮狄婭的話,許林的臉龐上浮現出了驚駭之色。

其實從他剛來到武台大學的時候,心裏就已經覺得很奇怪了,為什麼武台大學的大門口與台南大學的倉庫能夠連接在一起。這其中雖然說是利用了摺疊空間的技術,可是不要忘記了,摺疊空間可是很耗費能量的,但是偏偏他在武台大學裏面並沒有發現有任何可以提供給摺疊空間技術的能量裝置。

現在他這才明白,原來供應摺疊空間技術的能量裝置,不是在地上,而是在地下。

「能量動力所提供著整個武台大學的一切能量資源,如果那群惡魔真的控制住能量動力所的話,還真的有可能被他們利用我們的系統進行改變,將達到他們想要達到的目的。」妮狄婭出聲說道,「許林,你必須得到能量動力所去,不然的話,武台大學,就真的要完了!」

独属 聽到妮狄婭的話,許林緊皺起眉毛,他點了點頭,出聲說道:「好。我現在就過去能量動力所。」

「嗯,我們也會想辦法將結界打破,與外頭聯繫,爭取援兵到來。」妮狄婭點了點頭,出聲說道。

聽到妮狄婭的話,許林不再多言,將Weltraum-Uhren關上,然後就朝着研究所的方向掠動而去。

與此同時,在妮狄婭掛掉了Weltraum-Uhren與許林的通話后。巴里的聲音就叫了起來:「我計算出位置來了,如果根據我們學院的面積大小,想要用結界完全覆蓋住的話,那麼它們就需要在這裏設下能量輸出的裝置。」

聽到巴里的話,所有人都是順着他的手指望向了光板上顯示的地圖,當下眾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居然是A座教學樓?」

妮狄婭的目光看向了巴里,出聲問道:「巴里同學,你確定是這裏嗎?」

「我不確定,」巴里卻是搖了搖頭。出聲說道,「但是如果說能量傳輸裝置最大可能出現的地方,就是在這裏了。」

見巴里都這樣說力量,妮狄婭自然只能夠相信前者的話,當下就點了點頭,望向了站在自己身前的幾位老師。說道:「既然如此,那麼就麻煩三位老師跟着我一起到那邊去看一下,如果確定情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我們就直接毀滅掉,至於剩下的老師,你們就帶着學生們轉移到避難所去。」

當妮狄婭帶着樂雲等人來到醫療室的時候,醫療室就已經聚集了不少人,畢竟很多人都還是有腦子的。

「校長,這個事情。就讓我去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在人群中響了起來,旋即一道身影便是走了出來。

那正是奇烈。

「胡鬧!這件事情。豈是你們學生所能夠承擔的?老老實實跟其他老師一起到避難所去!」一名老師聽到奇烈的話,當下臉龐上就露出了不悅之色,出聲說道。「都到了這個關頭了,你們就不要再來徒增麻煩了。」

奇烈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堅定之色,說道:「不,我並不是在開玩笑的,對於那些惡魔,我是非常清楚的,況且我的能力是可以剋制住他們的,畢竟再怎麼說,我身上也流淌著一部分惡魔的血,但是老師們你們並不一樣,你們身上沒有我有的血液與氣息。很容易就被發現,更何況,現在很多同學都受了傷,而外頭還不知道有多少學生等著救援,難道我們要眼睜睜的看着他們死在惡魔的爪牙下嗎?」

聽到奇烈的話,諸多老師都是皺起了眉毛。他們何嘗不知道這又是一個巨大的麻煩,但是他們也不能夠眼睜睜的看着這群學生代替他們老師的職責,跑去執行這麼危險的任務。

妮狄婭也是皺起了秀眉,精緻美麗的臉龐上浮現出了掙扎之色,因為正如奇烈所說的那個樣子,因為現在他們的人手的確是太不充足了。

如果真的派遣出幾位老師過去將結界搗毀的話,那麼其他的學生,又該怎麼辦呢?難道真的要眼睜睜的看着他們喪命在惡魔們的爪牙下嗎?

這個時候,巴里也是走了出來,臉上露出了堅定之色,說道:「校長,你就讓我們去吧,我們熱愛這個學院,這個學院,就是我們的家,我們不可能讓這群惡魔渣滓這樣毀掉我們的家,請你們相信我們,我相信,就是許林老師在這裏,也同樣會支持我們這樣去做的。」

「不錯,校長,請你相信我們!」

「我們一定可以完成的!」

S班的其他學生也都是紛紛出聲,加入了勸說大軍里。

聽到這群學生的話,再看到他們這一張張還沒有褪去青澀的稚嫩臉龐上充滿了堅定之色,妮狄婭心裏也是一陣欣慰,當下便是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好,那麼這件任務,就交給你們S班來做了。」

「校長,這可不行啊!」聽到妮狄婭的話,其他老師也都是臉色一變,紛紛反對。

妮狄婭眼神頓時變得冰冷起來,寒聲說道:「不行的話,那你們可以拿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來嗎?」

聽到妮狄婭的嚴厲質問,這些老師一個個都默不作聲。

妮狄婭冷哼一聲,說道:「既然沒有辦法,那就按照我說的去做!」

「是!」

妮狄婭看向了奇烈等人,語重心長地說道:「你們注意安全,一切就拜託你們了。」

。末世里的遷徙是一件常見的事,也是一件困難的事。

一大群人呼啦呼啦,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或者乾脆居無定所,四處漂泊尋找物資,一路吃一路走,總要時不時死幾個人,掉隊幾個。

然後在旅途中間再補充一些。

好在陸安他們現在有飛行艙,再不用像當初那般,一輛破自行車裝上家

《黎明之劫》在未來等你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把世子當替身之後最新章節、把世子當替身之後義楚、把世子當替身之後全文閱讀、把世子當替身之後txt下載、把世子當替身之後免費閱讀、把世子當替身之後義楚

義楚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東宮瘦馬、清朝之寵妾、我成了四爺的外室(清穿)、把世子當替身之後、

。 第七百零五章她出車禍了!

「你說什麼?」墨錦城聲音一沉,周身的氣壓驟降。

顧兮兮連忙開口,「我現在就在墨家老宅前門大街的第二個十字路口,你……電話裏面說不清楚,你快點過來吧!嘟嘟嘟——」

顧兮兮匆匆地說完這話,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墨錦城跟顧兮兮相識了這麼長的時間,知道她向來都是很淡定的一個人。

除了碰到自己兩個孩子的事情之外,基本上沒有別的事情會讓她失了方寸了。

可剛才,跟自己打電話的時候,她語氣急促,緊張,明顯不太對勁。

墨錦城二話不說,拔腿就朝着外面沖了過去。

顧可伊出事了?

到底是出什麼事了?

墨錦城的腿很長,正常從老宅這邊去到十字路口至少要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可是他三步並作兩步,三分鐘就趕到了。

「墨錦城!」

顧兮兮站在路邊,一看到他就立刻跑了過來。

她一把攥住了他的胳膊,「墨錦城!」

墨錦城看了她一眼,「到底出什麼事了?」

顧兮兮咬唇,扭頭朝着馬路中央看了一眼。

墨錦城立刻順着她的視線看了過去。

只見在十字路口的位置,聚攏了很多人,里三層外三層的似乎在看熱鬧。

馬路邊上,一輛黑色的轎車撞上了路邊的花壇,正在冒煙。

車門半開,裏面一個年輕的男人歪著腦袋,眼神渙散,正被人圍着。

「……」

墨錦城多聰明的一個人?

看到這個場景,立刻就猜到了幾分。

他轉身,一步一步沉沉的朝着十字路口走了過去。

不知道是不是他身上的氣勢實在是太強了,當他走進的時候,原本擠做一團的人們竟然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給他讓出了一條路來。

墨錦城眼神沉沉的往前走。

耳邊,還不時能夠聽到路人的竊竊私語。

「這個人是誰啊?好帥啊,氣勢也太強大了吧?」

「你看他的表情好像不太對勁啊!」

「哎呀,他該不會是出事的那個小女孩的家長吧?」

「有可能哦!這也太可憐了吧!」

「那個小女孩在路邊都能被撞到,真是死神來了。」

「我剛剛看到小女孩飛起來摔到了地上,鞋子都撞飛了,滿頭滿臉都是血,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碎嘴的人話還沒有說完,突然感覺到一股極其強大的壓迫感襲來。

他一抬頭,就看到墨錦城正用一種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

嚇得他舌頭一抖,差點沒被咬到。

他連忙往人群後面縮了縮,不敢吭聲了。

墨錦城攥緊了拳頭,加快了腳步。

遠遠的,能夠看到現場已經被拉起了警戒線。

在距離那輛黑色轎車不到五米的位置,一個小小的身影癱倒在地上,旁邊一灘血。

那是個小姑娘。

身上穿着的白紗裙,就是他送給顧可伊的那一條。

墨錦城心口一緊,飛快的衝過去。

只不過還沒靠近,就被旁邊的警察給攔了下來:「你是什麼人,這是現場你不僅靠近!」

墨錦城這個時候哪裏還有閑工夫解釋這麼多?

正要動手衝進去,冷不丁聽到旁邊有人說道:

「那個小姑娘太可憐了,人家在路邊好好的走着,竟然被一個酒駕的司機給撞了!」

「我聽說那個司機喝了好多酒,警察過來砸開車窗的時候,裏面全是酒氣。」

「而且,那個司機還躺在座位上面睡著了,怎麼叫都叫不醒!」

「天吶,這是喝了多少酒啊!喝了這麼多還敢上路,害死人了!」

警察正在轎車邊上,想要弄醒那個司機詢問事情的經過。

突然,一道黑影撲了上來。

長臂一伸,直接將那個渾渾噩噩的司機從車窗裏面拽了出來。

嘭!

一記老拳,重重地打在了司機的臉上。

那個司機痛的嗷嗷大叫,牙齒直接被打飛了幾顆,滿口是血的清醒了過來。

「啊啊,好痛,誰打我,誰特么敢打我!」

他跌坐在地上,開始叫囂。

一抬頭,卻發現一個如同地獄而來,修羅一樣的男人正站在他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他。

「死、死神?」醉酒的男子喃喃的說着。

緊接着,又是一拳,這一下直接把他下巴打脫臼了。

男人兩眼一翻,直接昏死了過去。

墨錦城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兩拳打出去了,警察才反應過來。

「喂,住手,這位先生住手!」

墨錦城臉色陰沉,幾個警察衝上來也沒能按住他。

他本來還打算動手的,突然一個嬌柔的身影從後面撲了過來,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墨錦城,你冷靜點!他已經暈過去了,你再打下去,會出人命的。」

是顧兮兮的聲音。

墨錦城攥緊了拳頭,一把將那個昏死過去的醉漢提了起來。

很顯然,剛才那兩拳根本不夠他發泄怒火的。

眼看着那一拳又要砸下去,顧兮兮連忙喊道:「顧可伊還活着,她只是昏過去了,救護車來了,你得跟她一起去醫院!」

聽到這句話,墨錦城的動作果然停了下來。

他回頭朝着十字路口那邊看了過去。

果不其然,一輛救護車正停在那兒。

幾個醫護人員在給顧可伊做了簡單地包紮之後,就匆匆將她抬上車了。

墨錦城一把將那個醉漢撇到了一邊,讓汪正把車開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